首页>> 文教视窗>> 镇乡村街

漫话西安青年路

2020年10月12日 00:43:05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朱文杰 浏览数:655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漫话西安青年路(一)

杨虎城将军


青年路是西安一条历史悠久的老街巷,它是由梁府街和九府街合并而成的。梁府街较短,从北大街到雷神庙街(今立新街);九府街较长,从雷神庙街到老关庙巷(今西北三路)。凑巧的是青年路与我同龄,它得名的1948年是我的出生之年。

其中的梁府街是清初大将梁化凤的府邸所在。梁化凤(1621~1671年)是长安县小丰村人,曾任江南提督,官居一品,是清初一位叱咤风云的常胜将军,富有传奇色彩,一生显赫。民间有“满人的江山梁家的将”之说。西安城内的梁家牌楼就是清政府在梁化凤死后,为表彰他的功绩而建的牌楼。

九府街街名来历却不知其源,民间传说和文献记载互相矛盾相谬,使九府街的身世成谜。一会说明代镇守西安的秦王朱樉九个儿子在青年路开府,但秦王只有六个儿子;一会又传说是朱樉儿孙建的第九个王府设在这里,总之文献中都没明确记载哪位的王府设在九府街上,明清西安地图也不确定。

青年路隋唐时曾是太极宫之正殿的太极殿所在地,太极宫之正殿是国家的“中朝”,是皇帝主要听政视朝之处。也可以说是唐朝的心脏与中枢之地。

青年路也是名人荟萃之地,而近代最有名的无疑就是“二虎守长安”中的一只虎,“西安事变”发动者之一的秦中名将杨虎城。而最有名的大宅院,堪称青年路地标性的古建筑,就是杨虎城公馆的“止园”。

漫话西安青年路(一)

止园建于1935年,原名“紫园”,为庆祝杨虎城将军从胶东、豫东胜利回师而取“紫气东来”之意。

以后由李元鼎为其题名“止园”,取“止戈为武”与“知止不殆”之意,请寇遐(寇遐,字胜孚,号玄疵,陕西蒲城人。早岁加入同盟会,近代著名书法家)亲书隶体匾额“止园”二字,将“紫园”改为“止园”,传有几种说法。一说是杨虎城在1933年被蒋介石免去省主席之职后,深感蒋已对他产生疑忌,遂有意消极,以表露“仅止于斯”的心迹。再一说是杨虎城对蒋介石“攘外必须安内”的政策深为不满,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取《左传•宣公十二年》“止戈为武”一词之义。不管怎么解释,杨虎城是有意为之的。

这一改还引出了一段小插曲,很有点传奇意味。说止园改名不久,蒋介石有一次来西安视察军务,杨虎城特意把蒋介石安排在止园下榻。下车后,蒋介石边走边看风景,到了“止园”牌匾前,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劲,止步不前。稍停片刻,便执意要离开这个地方,驱车另择他处。原来蒋介石看到“止园”的“止”字,便与自己的名字“中正”联系了起来。“正”字无头不就是“止”吗?看来很不吉利,心慌不安,似乎有一股不祥之气围拢而来。

虽是传说,也证明蒋介石对杨早已有防范之心。蒋介石违背民意,逆时而动,终于招来临潼被抓的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最后蒋的光头虽还在脖子上,但肯定也受惊非小。杨虎城与张学良发动“兵谏”,在“皇上”头上动土,闹得中正不正,老蒋在中国人面前也算丢尽脸面,不得不改弦更张,走向抗日。当然这客观上帮了中共走向壮大,这是后话就不表了。

  二

清代陕西省钱局所铸之钱,代字为“宝陕”,其铸钱局称宝陕局。“宝陕局”就位于梁府街,今青年路东段,相当于现在的印钞厂。铸钱局陕西宝陕局设立于顺治二年,所铸之钱主要是“以佐军资”。铸钱局能设在青年路,可见其地理位置之重要。从清光绪年间的“西安府图”看,宝陕局南临梁府街,北到曹家巷,规模不小。

陕西笫一张报纸《秦中书局汇报》就创办于青年路。据西安市档案局保存的清代史料和西安市第二印刷厂《厂志》记载,光绪二十二年四月,在陕西布政使樊增祥主导下,陕西省购置了第一台铅字印刷机,并以此为基础,在长安二所一坊梁府街—提学使衙门以东(今西安市青年路13号),开设秦中官书局,由藩司文案吴廷锡兼理主持创办陕西第一张报纸《秦中书局汇报》。报纸为月出一期的期刊型。报纸办了两年之久,在战乱动荡的当年,其实极为难得,《秦中书局汇报》也因此而成为西安第一张官办报纸,其创办人吴廷锡先生,在陕西新闻报刊出版历史上地位特殊,声望颇高。

漫话西安青年路(一)

吴廷锡先生是清末民国一代鸿儒、史学大家,西安南门里湘子庙33号,有他的公馆。吴先生历官陕西华阴知县、略阳知县、榆林道尹、汉中府知府、清史馆撰修、省长公署参议等职,曾参与编修《陕西通志稿》《陕西乡贤史略》《太白山志》《续编陕西通志稿》等史料,在教育、文史研究、出版等方面贡献甚巨。

关于编修《陕西通志稿》是民国二十一年,杨虎城任陕西省政府主席时,聘请吴廷锡先生为陕西通志馆编导的。当时正值时局动荡,兵荒马乱之年,吴廷锡实际上属于临危受命,担承了一项于陕西,于陕西历史功德无量的抢救性工程。他作为编导,以身作则,不辞劳苦,同武念堂、林捷三、毛昌杰等人一起,足迹遍秦川地进行实地勘察,终于千辛万苦编辑整理出了《陕西通志稿》和《续修陕西通志稿》。

吴廷锡先生还与刘安国、冯光裕合辑《重修咸阳县志》等大型历史文献书籍。刘安国就家住青年路,为陕西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长。这所学校就是清宣统二年(1910)时,清廷又拨出款项,在梁府街(今青年路)的女子小学基础上创办的。冯光裕则是我的学兄,著名书法家冯郁章的祖父。曾任陕西通志馆主编,学识渊博,文笔绝佳,被同事誉为“活字库”,著有《陕西辛亥革命战事序》,当年住开通巷40号。

前文说到提学使衙门,光绪年间设在梁府街,它是统辖全省学务的机构。辛亥革命后的1925年,陕西省教育厅搬到梁府街,因之民间俗称梁府街,今青年路一带为“教育坊”。

提学使衙门东边,清末有“官书局”,是印刷书籍、报刊的机构,民国初年,“官书局”变为“教育图书社”,后来“教育图书社”又成了“国民日报社”,社长刘天章。解放后,其所在地建立了西安市第二印刷厂。这个“二印”,历史可追溯到清代“官书局”,历史真够悠久的了。

1986年到1989年左右,我在莲湖巷西安市文联《长安》文学月刊社当管业务的副主编,便经常去市二印联系印刷业务,因为我有个同学在厂里负点小责,从莲湖巷走过来也就十来分钟。但当时我看重的是在青年路西头西北三路上的“省印”,所以业务多给了省印,还真想不到“二印”渊源如此深厚。

“三民主义青年团”(三青团)在梁府街省教育厅隔壁办公,青年路之名由此而来。1948年,梁府街和九府街正式更名为青年路。

存亡兴替寻常事,城头变幻大王旗,想那青年路上“三民主义青年团”所在之地,转瞬之间又成了“共产主义青年团”西安市委的地盘,三青团、共青团同处一地,也使青年路名字至今尚不至于过时。

因了杨虎城建宅青年路,他的下属也有不少在青年路安家立户。例如十七路军独立旅旅长刘文伯的公馆就在梁府街。刘文伯(1893~1961),陕西高陵人,名一敬,字文伯、敬业,辛亥革命时曾任秦陇复汉军向字五营总教练官,并先后在张云山、胡景愚、于右任、冯玉祥手下任职,并担任李虎臣部队旅长,参加过西安围城“二虎守长安”之战。后任杨虎城第十七路军参议、十七路军独立旅旅长,1936年参加西安事变。

值得一说的是,刘文伯关心文化教育事业,1921年他在西安二府街真罗庙创建以他的字“敬业”为名的私立敬业小学,1923年升为私立敬业中学;还创办《西京工商日报》,任董事长;与张秦伯等创办晓钟剧社,任理事长,范紫东任副理事长,后又创办晓钟剧校;他还在乾县创办敬业图书馆等。再就是他积极投资西安民族工业,为西安民族工业的开创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例如他在1930年出资12000元,与杨虎城、孙蔚如等筹办西安新华机器砖瓦厂股份有限公司,总股本4万元,任董事长;1933年与南汉宸、高又明、窦荫三、邵力子、杜斌丞、韩望尘、寇遐等集资3万元成立西安集成三酸厂股份有限公司;1934年与冯钦哉、韩光琦等发起成立裕秦纺织股份有限公司;1940年与高培伍、石凤翔、窦阴三、贾玉璋、谢西林等发起成立西安益群烟草公司。

再有,他于1938年与韩望尘等七人为延安捐赠图书五马车。毛泽东高兴地称刘文伯等为“长安八大家”。

还有杨虎城第十七路军少将参议仲兴哉的公馆也在止园之西的九府街。著名书法家、交大教授钟明善先生的父亲钟占魁曾任仲兴哉副馆长。钟明善先生告诉我,他小时候曾随父进过仲公馆,当时对仲公馆这处大宅院感觉就是豪华、阔大、幽深,对一个从咸阳农村进省城的小孩子来说那种震撼,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钟先生还记得,仲家的大孩子还领他去西大街,逛了亮宝楼。钟先生的三爷解放后还告诉他,“1947年赵寿山走陕北,就是先在仲公馆和仲兴哉商量的,为了保密,当时你父亲就守在门外。”

漫话西安青年路(二)

赵寿山

赵寿山堪称杨虎城手下第一虎将,“二虎守长安”时,赵任第二混成团团长。1930年5月,蒋、冯、阎中原大战,赵升任旅长,年底任绥靖司令。“西安事变”中,赵寿山和孔从洲、许权中受命指挥了西安方面的战斗,并任西安公安局长。“西安事变”后,杨虎城部十七路军缩编为三十八军,赵任十七师师长,后升任军长。抗战时三十八军在中条山坚持抗战达两年半之久。日军称中条山是他们侵华的“盲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称三十八军为中条山的“铁柱子”。到延安后,赵任西北野战军(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建国后,曾任青海省人民政府主席和陕西省省长。

止园之西这一带,曾任十七路军总部驻南京办事处主任的晁晓愚也有一处宅院。晁晓愚(1900--1976),陕西兴平人。他的儿子画家晁熙说父亲的晁公馆在大皮院,平时和他母亲住在九府街。

晁晓愚先生留下资料记载较少,主要有两件,一是2010年11月在一则陕西辛亥革命的先驱和杰出领导人井勿幕的珍贵遗照在台湾被发现的报导中,井勿幕先生的侄孙女井亚莉于近日在台湾党史馆查档时发现的这张遗照。照片上的题字显示,这张遗照流传有序,经历了多人之手,先是在民国九年(1920年)春,李元鼎先生题诗、高又明题字收藏。到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一月二十九日,曾任十七路军总部驻南京办事处主任的晁晓愚在西安写信,并将此照片寄给于右任,嘱其赠送国民党党史馆。于右任背面题注记载此事,随送党史馆。二是我的同事王民权告诉我,在《回忆杨虎城将军》一书第290页收有晁晓愚《杨将军将出国其夫人在沪遇险的情况》一文。

晁晓愚先生也是民国名士,我2001年在晁熙书房欣赏过晁家父辈传下来的几十件书法名家拓片和几大箱秦汉瓦当精品。有“龙门二十品”

“褒斜十三经”以及汉魏书法拓片,有“青龙”“朱雀”“玄武”四神瓦当。晁熙任上海中国画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徐悲鸿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长安印社社长、《书画研究》副主编。他哥哥和三位姐姐都出生于青年路老宅,哥哥晁无疾是北京农业大学教授、园艺专家,中国葡萄学会会长。姐姐晁玲是医生,曾任南院门的西安市中医医院副院长、西华门省中医研究院副院长。解放后晁家迁卧龙巷,晁熙就出生在此巷。晁熙是我的朋友,曾对我说,他家在青年路老宅对门是孔从洲公馆的后门。

漫话西安青年路(二)

孔从洲

孔从洲公馆占地不小,进深有一千米,应该是三进的深宅大院,正门开在药王洞,后门就在九府街,孔公馆的后门也很阔气,有雕花砖墙门楼,进门先是一座花园,应是后花园吧。

孔从洲,陕西西安灞桥人。中将。原名祥瀛、从周,字郁文,1924年参加西北军,是杨虎城将军的爱将。抗战期间,先后任38军独46旅长、新35师长、55师长。参与过血战永济、保卫中条山、中原等战役,所属部队战斗力强,为抗击日寇侵略作出重大贡献和牺牲。1946年任38军中将副军长,成为继孙蔚如、赵寿山之后38军的第三面旗帜。1946年率部起义加入人民解放军行列,全国解放以后,先后担任西南军区炮兵司令、高级炮校校长、军委炮兵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解放军中将军衔,传奇的是其一生竟分获国军和解放军中将军衔,还与毛泽东成为儿女亲家。

曾在青年路居住过的名人不少,有窦荫三宅居青年路澄华巷。窦荫三(1889~1990),字树槐,陕西蒲城县人。1907年加入同盟会,1911年在西安参加辛亥起义。1920年入杨虎城部任军需主任、处长。王典章住陈家巷(今青年路青年三巷)10号。王典章(1865~1943),字幼农,陕西三原县人。清时历任四川省新宁、兴文知县、宁远府知府。民国时任广东省高雷、粤海道尹,两任沪宁、沪杭铁路税务总局总办。邵力子主陕时,力邀归陕,在于右任说服下任陕西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赈务会主席、省临时参议会议员。

彭世安、王竞秋夫妇居东九府街(现青年路)173号。彭世安,(1881年~1924年)字仲翔。陕西辛亥革命先驱,曾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部军务处处长、参谋长,1924年与刘镇华的镇嵩军在华县谈判时被杀害。他的夫人王竞秋(1882~1951),陕西白水县人,辛亥革命时期随丈夫女儿彭毓恒(化名王惠今)参加中共西安情报处工作,她把自己的家作为共产党人、进步人士进行革命活动的联络点,共产党员雷晋笙,杨明轩、李馥清及中共西安情报处处长王超北等,都因工作常在她家聚会或进行联络。每当此时,她都利用各种方法,为他们“站岗”放哨,以防不测。王竞秋还多次替女儿到莲湖公园奇园茶社传递和交换情报,为抗日和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

建国后,王竞秋1950年即任西安市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副主席,市人民政府委员及西北、省、市妇联委员。为解除劳动妇女后顾之忧,捐资创办青年路幼儿园。为支援抗美援朝,将家藏多年的历史文物——断臂佛像捐献给政府,把保存了10余年的一根10两重的金条亲手交给方仲如市长。她以70岁的高龄,不辞辛苦,组织妇女多次到医院慰问志愿军伤病员,使伤病员倍受感动。1951年12月病逝后,西安市人民政府为其召开了追悼会。

据记载秦腔著名编剧范紫东也曾在青年路建宅院居住过。

另外,我的学友王继岳父家在青年路,他的岳父程甲润老先生曾是西安市九三学会的会员,解放前是西安协丰泰银号的经理。协丰泰银号旧址在大差市十字稍向东的路北。程家祖上在青年路西段原127号建有程家大院,曾是由市民政局,房地局,土地局三局联合发文认定,受保护的“西安市二十四户传统民居”之一。旧址占地约3.7亩,前门开在青年路(原九府街),后门开在药王洞。三进深的院落,青砖漫地,雕花门窗,前后院遍植果木,中院的主屋为一栋二层的中式阁楼。可惜程家大院,如今已没了踪影。

程家祖上,即程甲润先生的爷爷是清光绪年间从六品的武官,现在位于青年路上著名的“止园”和“止园宾馆”,有一部分在辛亥革命以前曾是程家祖上武官的“马场”,旁边还建了一座葡萄园。1931年杨虎城将军在此购得近55亩地后,始建为官邸“紫园”,后改名为“止园”。“止园”后又成为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的“公馆”。

王继的岳母名朱纯光,解放前是西安市女师附小(后改为青年路小学)的老师,五十年代是青年路夜校校长,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中期,老太太一直担任青年路居委会主任。

曾经的青年路,古朴典雅的深宅大院,青壁灰瓦,二进、三进独门独户的院子比比皆是,有花园的宅邸也有多家。如此规模成片的典型的老民居、老建筑,成为这座千年古都西安独特的一道风景,构成了西安城市建筑最基本的脉络和代表,上世纪70年代初不少院子还被西安市旅游部门指定为专门接待外宾的开放院子。可惜都已被拆得七零八落,留下的也仅“止园”了。(待续)

漫话西安青年路(二)

朱文杰先生

【作者简介】朱文杰 : 1948年10月出生于西安,现任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西北大学中国节庆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西安秦砖汉瓦研究会副会长、西安市文史馆馆员。系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出版诗集《哭泉》《灵石》《梦石》《朱文杰诗集》(上、下卷);报告文学《老三届采访手记》;散文集《清平乐》《拾穗集》 《长安回望》《吉祥陕西》(上、下卷),《邮票上的美丽陕西》。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西安胡家庙、曲江、三兆地名的故事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