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武术功夫

赵长军:从冠军到“教头”

2014年03月04日 05:58:49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admin 浏览数:811 责任编辑:

   赵长军是中国武坛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十连冠”。他1987年退役,1993年“下海”,创办武术学院。目前,在美国新泽西州也设有武校。

赵长军给自己这样打分:运动员生涯100分,“下海”至今勉强80分。

受访人档案:

   赵长军,男,1960年10月25日生于西安,回族。1978年至1987年,在国际国内武术比赛中夺得金牌50余枚,荣获十次“个人全能冠军”,成为中国武坛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位“十连冠”。1987年退役。1993年“下海”,创办武术学院。目前,在美国新泽西州也设有武校。

  从没见过那么多的白皮肤、黑皮肤,操着刀枪剑戟,穿着中式褂装,玩着中国功夫。1985年盛夏,西安,第一届武术国际邀请赛举行。

   在这届邀请赛上,陕西小伙赵长军拿了4块金牌,给乡党长了脸。而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赵长军还没有意识到,他正站在自己思想和人生的拐点上。

   赵长军说,如果没有1985年,他不会接触到更大的世界,脑子也不会开窍。而那一年也成了他人生的“分水岭”,之前能打100分,之后勉强80分。

一辆自行车换不来一张票

   提起1985年,姚国兴至今仍觉得遗憾,因为他没能弄到一张武术国际邀请赛的门票,尽管他抛出的条件相当诱人——一辆“飞鸽”牌自行车。

   23年前的姚国兴是西安一家国营机械厂的职工。那年,他早就从报纸上注意到这次被誉为“古城光彩武林首举”的武术国际邀请赛,在中国和世界还是头一次,有好几百名外国人来参赛观看。当然最吸引姚国兴的是参赛选手赵长军,因为他是中国队队长。

   赛场设在古城南门外省体育馆,那是当时西安最好的场馆。卖门票的时间是早上8点和下午3点,售票点设在体育馆大门口和西五路秦雁电子公司。一张门票大概是三五元钱,相当于姚国兴半个星期的工资。

   “人太多了,操着各地口音,挤不到跟前。”票没买到,姚国兴不甘心。有单位凭介绍信买了20张,他凑上去搭讪,“十块钱,给咱匀一张?”那人没理,“兄弟,给匀张票,车子送你!”那人一下子呆了。

   那年头,自行车还是“奢侈品”,凭票供应。不知道是不行还是不信,那人咽了口唾沫,还是走了。

   直到8月26日晚闭幕式,姚国兴只好和许多人一样,围在电视机前看转播。从8月23日起,省电视台每晚“黄金档”都播放前一天的实况录像,一到开播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守在电视机前。

   体育馆中央当时搭了个正方形赛台,像“擂台”。还有电子记分牌,中英文双显,之前全运会判分还在靠手翻。散打和自由搏击都是邀请赛的表演项目,以前从没见过。你一拳、我一脚,有时候两个人扭抱在一起,将对方摔倒,真打实斗。“很像拳击,但可以用腿,很过瘾!”

   这种“真打”的对抗性武术,在国内当时还没见过,报纸就此讨论:这是不是“打擂”,会不会产生不良影响,引起人与人之间的冲突。

   中国队队长赵长军技压群雄,一举拿下长拳、刀术、棍术及个人全能四项桂冠,给陕西人挣足了面子。

25岁西安娃,世界第一

   1960年10月25日,赵长军出生在西安回民坊大皮院。走上学武的道路,是因为一件小事。

   那是1966年,赵长军才6岁,当时麻家十字有一家糕点坊,12岁的大姐去排队买点心。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什么都是限量供应,就在大姐快排到跟前时,被两个小伙插队把剩余的糕点全买了。姐姐气不过,跟他们争,却被对方扇了一巴掌。“父亲知道后,带我和大姐去理论,被打破了头。”事后,父亲郑重地说:“你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将来要保护姐姐妹妹。”就这样,赵长军开始学武。直到1970年,在新城广场练武时,被陕西省武术队“猎头”白文祥发现。“文革”期间,体育被认为是培养“精神贵族的温床”,而无产阶级不能培养“精神贵族”,1959年成立的陕西省武术队被迫解散,一些教练、队员被下放到宝鸡桥梁厂打铁。直到1970年5月,国家恢复体育运动,白文祥被指派重新组建省武术队。

   1971年5月,赵长军进了专业队。7名队员中,他年龄虽小,却最刻苦。

   就是这个小家伙,在1972年第一次参加全国武术比赛时,与当时功夫同样了得的北京武术队队员李连杰同场竞技。在那个强调“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年代,追求成绩和奖项是“资产阶级的名利观”,尽管叫武术比赛,但不设冠亚军、不排名次。最终,赵长军以出色表现与李连杰同获优秀表演奖,引起全国关注。“他是个武术奇才,一下子脱颖而出,进了国家队。”白文祥很欣慰。

   在1985年邀请赛前,赵长军已是四届国家武术比赛的个人全能冠军了,中国武坛无人可敌。而在本届国际武术邀请赛上赵长军一举拿下了长拳、刀术、棍术,及个人全能四项桂冠,成了最大的赢家。另一个更显著的亮点是,这届大赛是中国武术第一次邀请境外选手参加,能当冠军也有些“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味道。这让西安父老很有面子:北京出了个李连杰,比不上咱西安的赵长军,世界第一。“赵长军”一夜之间成了妇孺皆知的名字,娃娃们经常会在沙堆边学他的“再接旋风脚劈叉”和“跳起后摔背”。有人去大皮院吃饭,老板也会兴冲冲地说:“赵长军,那是咱坊上出来的冠军!”[page]

收徒甄子丹

   也是在这届邀请赛间隙,美国队华裔女教练麦宝婵登门拜访:“你的功夫很好,能不能收我儿子甄子丹当徒弟?”赵长军不敢答应,因为对方希望学一年。收外国队员,要学这么久的还没见过,“这得问组织”。

   1987年初,本着增进友谊的目的,经组织批准,甄子丹和金发碧眼的斯坦方从美国来到西安拜师,就住在当时省体育场附近的招待所。“甄子丹很结实,比我小三岁,张口就用中文叫我师父,我说国内兴叫老师。”

   安顿好后,赵长军请学生到小寨的“胜德全”清真饭馆吃羊肉泡。他们胃口很好,还吃了一大盘烤肉,“真香!”甄子丹直打饱嗝。两天后,两个学生闹肚子,以后就改到金花饭店吃西餐。

   在赵长军眼里,甄子丹是个勤奋的学生,整日跟着赵长军在省武术队泡着,“我一忙完自己的训练就教他套路,他在一旁也从不闲着,边看边模仿,等我教时就能很快上手。”由于母亲在美国开武馆,加上16岁时曾在北京武术队练过两年,甄子丹的身体素质和武术功底都不错。

   “地趟拳”、“追风刀”和“疯魔棍”,赵长军的“三绝”,甄子丹都学了些皮毛,相对于整段套路,他显然更喜欢漂亮的动作,像难度很大的‘跳起后摔背’。做起来很累,但他觉得够帅,常常一整天都在痴迷地练这一个动作。“从竞技的尺度讲,甄子丹的长进不大,但拍电影不仅够用了,还绰绰有余。”

   甄子丹十分开朗热情,常拉着赵长军去玩,很喜欢去当时西安唯一一家合资宾馆金花饭店跳舞。“他的霹雳舞跳得很好,还能弹一手好钢琴。一出场就像个明星,很引人注目。“他曾很直接地告诉我,对拿冠军没兴趣,学武术就是为了拍电影、当武打明星、赚大钱。”

   1987年下旬,结束了七八个月的学习,甄子丹走了。没回美国,而是直接去了香港。如今,那个直率开朗的小伙子成了国际动作巨星。

   “从做武行到当主角,他这一路走得也很艰辛,能闯出来我很替他高兴。”谈到学生,赵长军很是骄傲,刚走的那几年,他还经常收到这个学生的问候,聊聊自己在香港拍了什么电影,有什么长进等等。

   “他总是很疑惑:老师功夫这么好为什么不去拍电影?我只能说人各有志。”

机会不比李连杰少

   其实,这个美国学生的理想,当时已经让赵长军开始重新审视自己。

   之前他已经拍了《神秘的大佛》、《武当》等几部武侠电影,但和《少林寺》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被禁绝达30年的大陆武侠电影自1979年开始复苏。1979年,香港导演张鑫炎在山东的一次武术邀请赛上为《少林寺》剧组挑演员,李连杰就在其中。而赵长军却因当时调入《神秘的大佛》剧组任武术指导,与《少林寺》失之交臂。

   1983年,张鑫炎见到赵长军,遗憾地说:“如果当时你参加比赛,肯定能入选。”

   但那时,赵长军仍不开窍,认为拍电影只是副业,随后又拒绝了张鑫炎的影片《黄河大侠》的邀请。“不是男一号”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怕影响不好:“我是运动员,是组织培养的,不能都走李连杰的路。”

   其实,1985年后,赵长军已经名扬世界。日本、马来西亚、英国等很多国家都抛出重金希望他去任教,一些香港电影公司也找他签约,每年至少3部戏。他的机会并不比李连杰少。

   《少林寺》火了,1981年的全国武术锦标赛,有一位高手放弃了,北京队愤怒了,很多人不理解,包括赵长军。宁可不要武术队的“铁饭碗”,都要到香港去拍戏,“只想出名挣大钱,是资产阶级名利主义,组织白培养你了。”

   别人可以放弃比赛,赵长军不能:“我是组织培养的,没有组织我吃不上一天一元钱的伙食,丰盛得像过年,训练能在地毯上进行,可以代表陕西征战!”那时参加全国比赛,一出场就是句“陕西两千三百万儿女的代表们出场了”,这样被看重总让赵长军热血沸腾。

   何况当时三令五申:“一切向钱看”的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正严重地腐蚀社会风气。一定要抵制和清除这些丑恶的思想和行为。

   赵长军是党员,还是省体委优秀党员,而那位去香港的高手却不是。

“走穴”两天成了万元户

   转眼到了1987年。看着自家亲戚买车跑出租当起“老板”,去广东批发服装回来的朋友也富了,只有自己还在原地踏步。赵长军选择了退役,他开始尝试“走穴”。退役后的两三年,他为“走穴”忙得不可开交,广东沿海地区走了个遍。

   1985年,珠江三角洲被批准为经济开发区,演出公司火了,“合资、独资企业一个劲儿地建,只要建厂房搞开业典礼,我们就有钱赚。”有时一个月就要去那边两三次。

   1989年夏天,海口举办一场文艺演出,赵长军和搭档表演的武术对打小品,赢来“满堂彩”。毛阿敏、李玲玉等歌手也同时出场。

   “毛阿敏唱首《思念》要6000元,我怎么着也不能低于3000元,不然体现不了我的价值。”他和演出公司的“穴头”谈出场费,对方答应了。台上三五分钟并不费劲,那一次,两天连演三场,赚了近一万元。

   在那个“万元户”还很稀罕的时代,他只用两天就赚到了。而之前,他的月工资是70元。

   赵长军学会了讨价还价,在以前他会觉得这有些不好启齿,包括拍《武当》时,人家给多少就拿多少,自己多要点就感觉是分外要求,“是给人添麻烦”。

   等到1993年开办学校时,赵长军已攒下近百万元。

   而后是“下海”。赵长军的“下海”路走得并不顺当,一度出现危机,他不得不被迫停办中小学,寻找联合办校的途径。“是因为手续、合法性等问题,跟武术本身完全没关系。”赵长军坦言,自己缺乏经营头脑,但最重要的还是输在了人际交往方面。非武术教育之外的东西他不擅长也不善于去学,“在这方面我很不成功”。

   赵长军给自己这样打分:运动员生涯是100分,“下海”至今勉强80分。以前因为单纯、目标明确,没有什么可顾忌的,做好运动员就行;再就是当好教练,教好下一批人,一直很顺当地走下去。

   但他仍然感谢改革开放,毕竟为自己开了一扇窗,人生可选择的东西更多了。收获了荣耀和财富,也必然要承受挫折和打击。

文/记者 陈樱


  ■对话


  我的观念没跟上国家开放的速度

   记者(以下简称记):著名武术家,功夫影星,民办教育家,你更喜欢那个称谓?

   赵长军(以下简称赵):“著名”就算了(腼腆地笑),武术家还能称得上,其他两个都不敢当。影视作品有几部,但都不令我满意,反响也一般。教育家我更称不上,如果说民办教育是经营,我是一个很不成功的经营者。市场概念、经济概念很差,只能算一个好“教头”。

   记:武术界有“七十年代李连杰,八十年代赵长军”的说法,您的运动员生涯是不是很辉煌?

   赵:可以这么说。(兴奋起来)让我自己打分,运动员生涯能拿100分。那时候,武术就是我的全部,我热爱它,把它当成唯一的追求和事业,单纯而拼命地训练。我是个不服输的人,当时我把拿破仑的话改了一下当座右铭:不想当冠军的运动员是没有出息的。所以在赛场上,我觉得没有我战胜不了的!

   记:告别赛场办学校,你这种“拼命三郎”的劲头有用武之地吗?

   赵:社会和专业队完全不一样。在队里我有明确的目标,不用费脑子,只要努力朝着目标走,就能得到。进了社会办学,我也有明确的目标,但却很费脑子,各方面环节都要处理好。(苦笑)从没这么累过,发现自己只是一介武夫。

   记:那为什么不拍电影呢?曾经有那么多机会。

   赵:李连杰比我小三岁,《少林寺》拍完后他就退役去拍电影了,当时震动不小。那时我也拍了几部,片酬也不少,是有过小小动摇,但总觉得我的身份是运动员,电影不是我的分内工作。

   后来想退役再拍电影,又被留下当教练给省队培养好苗子,再后来在体委武校当校长。两年后辞职,那时洪金宝还想邀我拍戏,但我选择了自己办学。现在想想,挺遗憾的。

   记:机会错过就回不来了。你觉得这和自己的性格有关系吗?

   赵:怎么说呢,有时我并不喜欢自己的性格,在一些事情上太过顾忌和优柔寡断,把自己搞得身心疲惫。以前有很多机会,但我是个相对保守的人,观念跟不上国家开放的速度。

   记:听说你给儿子起名叫“赵云”?

   赵:是啊,《三国演义》里,只有诸葛亮和赵云是两个近乎完美的人物。我不希望他成为张飞,也不希望是关羽,最喜欢赵云,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文武兼备、稳重而全面的人,不像我。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少林武术东渡日本 下一篇:中国武林高手赵长军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