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田玉川:陕西赋

2016年08月06日 05:54:35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田玉川 浏览数:86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中华文明,源脉何处?
       秦中自古帝王都。皇天后土,上下五千年,于斯为盛!继往开来,半部中华史,于斯成篇!
       公王岭云高,蓝天猿人筚路蓝缕开生道;浐灞河水清,半坡先民刀耕火种植金谷。桥山苍茫,轩辕柏根深叶茂,铜枝铁杆,乃我中华民族之象征;姜水潺潺,炎帝制耒耜,尝百草,日中为市,为农耕文明的始祖。
       长安,十三王朝建都地;五千年,数周秦汉唐鼎盛期,兴于此,盛于此,是占天时?是尽地利?是得人和?
       陕西得名,始于周初。周召共和,陕佰为界:陕东者,洛邑成周也,关东重镇,天下之望;陕西者,宗周镐京也,周族源脉,华夏道统。

       陕西形胜,何其雄险?
      被山带河,四塞雄关汤固,据外多凭依;泾渭横贯,八百里秦川,天府之国,内聚足自养;煌煌京师,王畿中枢,据中以协和八方。东进函谷,据上游之势能以一制十,经略中原通海道;西出陇原,得胡苑之利而自强,民族大融合遂成一统。大哉古长安,八水环绕;城阙辅三秦,千秋汇聚轮回王气。钟鼓齐鸣,声闻于天,激扬华夏正音;巍巍大秦岭,一线分南北,万古绵延世间冷暖。终南阴岭秀,太白六月雪,无限风光在此峰。马踏漠北,直道通上郡,镇北台统辖万里长城;鸡鸣三省,东大门潼关,一关守护王朝安危。拔地而起,华岳仙掌托起西部云天;埋没沙中,统万古城深藏赫连勃勃遗恨。大散关,自古铁马秋风劲;商洛山,从来争战屯兵地。 泾渭分明,两河交汇于泾阳;一马平川,千里沃野是关中。承东启西,固有雄关而从不固步自封,张骞凿通西域,中华丝绸惊罗马;与邻为善,鉴真耄耋之年东渡,弘扬佛法普扶桑。纵贯南北,陕北、关中、陕南,积聚八方精粹而自强不息;融通古今,游牧、农耕、渔业,纵跨三大文化带而优势互补。 镐京、咸阳、长安,名中原之西,实天下之中,中华地理之中心,千年政治之心脏。中国大地原点在泾阳,北京时间临潼在度量。伐秦岭之木为笔,写不尽历史的辉煌;倾泾渭之水研墨,画不尽山川的壮美。

       周秦王朝,何以雄霸?
       凤鸣岐山,天降祥瑞,文王访贤,姜太公垂钓情不在鱼,佐文王,辅武王,灭殷纣而奠基八百年王朝。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制礼作乐,文明始创。封邦建国,强干弱枝,血浓于水,天下一家。曾几何时,狼烟四起,铁流滚滚,兄弟齐心共御外侮;曾几何时,同室操戈,手足亲情何其淡薄?骊山烽火戏诸侯,难道只是殷纣鹿台歌舞之重现?春秋诸侯无义战,互相残杀的那个不是同祖同宗?叹世事变迁何其速?沧海桑田,仿佛就在昨日;感人间荣辱何其多?酸甜苦辣,回味总有新顿悟。山水俱阳,渠梁雪耻,商鞅变法徙木示信,明法典,废井田,开阡陌,强秦富疆,重用客卿,得人才者得天下。车同轨,书同文,人同伦,扫六合,千古一帝挥剑决浮云,四海一统;废封建,设郡县,筑长城,开五岭,有雄心者能雄霸。焚百家,坑儒生,修骊陵,孰功?孰过?斩木为兵,揭竿为旗,难道只是一时之怒?指鹿为马,沙丘之谋,难道只是随意之戏?想建万世基业,竟在二世而亡,亡之何其速!岂是偶然之失?以史为鉴明得失,以史为镜知兴替!

       汉风唐韵,何以鼎盛?
       大风起兮云飞扬,鸿门宴刀光剑影,拜将台韩信将兵,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十面埋伏,霸王别姬难道只是一己悲剧?善用人者得天下!威加海内兮无为而治,三十税一,太仓之粟陈陈相因,文景之治开新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两千年昌明国家伦理,开思想控制之先河。马踏匈奴,武帝开疆犹为已;昭君出塞,休战和亲百代颂。未央宫前,花开花落,孰强孰弱?难道只是一时之变故?长门内外,月圆月缺,谁哭谁笑?难道只是一己之哀乐?上林苑张弓,射中的不是白鹿,而是一顶顶王冠;玄武门伏兵,围猎的不是兔子,而是一个个同胞兄弟。贞观之治,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百姓靠均田温饱;开元盛世,政通人和,百业兴旺,辉煌赖仁政施行。大明宫前拜冕旒,万国来朝,四夷齐颂天可汗;大唐芙蓉园春来早,曲江流饮,长安水边多丽人。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闹市有卖炭翁啼饥号寒;叹车辚辚,马萧萧,征战铁甲挤断咸阳桥。曾几何时,渔阳鼙鼓动地来,《长恨歌》唱的难道只是马嵬坡悲剧?曾几何时,满城尽带黄金甲,废都废的难道只是一城的繁华?
一座座汉塚唐塔,矗立的难道只是皇家的记忆?一个个王朝更替,轮回的难道只是变化的龙脉?

       国都东移,秦魂安在?
       大河上下,长安——洛阳,国都东西位移,造就三千年文明;运河纵贯,南京——北京,国都南北轮替,延续一千年辉煌。道统自周迄唐,秦魂依旧高高飞扬,秦韵依然不改声声铿锵。言必称汉唐,秦地公认承载华夏道统;报国为己任,秦人时时心系天下兴亡。范仲淹开创庆历新政,豳州建学御边树新风;杨家将忠义彪炳千秋,陕北腰鼓余音回响;李自成米脂揭竿而起,都西京,捣燕蓟,敲响明王朝丧钟;王杰甘愿悬头示杆,为黎民,伸正义,舍命揪出和珅巨贪。鸦片战争燃起硝烟,王鼎朝堂死荐林公之贤;康梁公车上书秦人多列名,慈禧庚子西逃三秦遭横祸。辛亥西安起义,宗社党“西狩”成泡影;“二虎”守长安,古城浴火重生;三原誓师,于右任率靖国军纾难。西安捉蒋,国命系一线,内战吟成抗日诗篇;云阳改编,健儿东渡,华北砥柱中流;立马中条,倭寇胆寒,巍巍潼关八年护佑西北。宝塔山高,延河水长,红都延安十三年,孕育新中国的摇篮。

       人文陕西,何以昌盛?
      仓颉字、半坡砚、蒙恬笔、灞桥纸、皆文化奇葩;毛公鼎、蓝田玉、耀州瓷,乃国粹瑰宝。老子骑青牛入关,楼观台讲《道德经》五千言,倡人伦规范。司马祠,高山仰止,鸿篇巨制乃史家绝唱;大唐诗,群星灿烂,境界高远为百代峰巅。大佛寺、法门寺、大雁塔,弘扬佛法惠众生;尝百草、疗百疾,药王恩德世代感念。黄河、黄土地、黄皮肤,一脉相承;汉中、汉江、汉字、汉人、源远流长。立心、立命、继绝学、开太平,横渠张载关学与“二程”鼎足而立,为一代宗师。碑林,矗立着千秋经典;皮影,演绎着阴阳变幻。兵马俑,气宇轩昂,挺立着秦人不屈的脊梁;大秦腔,荡气回肠,吼不尽人间世事沧桑。信天游在山川久久回荡,唱不完“走西口”的情深意长;情歌声声绕茶园,最难忘的是采茶的陕南姑娘。张艺谋领军,影视剧场西风劲;柳青、路遥、陈忠实、贾平凹,文学陕军实力壮。西安交大、陕西师大、西工大、西北大、名校林立,百万学子聚古城,科技实力追京沪。陕北枣、豳州梨、白水苹果、同州西瓜,周至猕猴桃,集天地之灵气,乃果蔬之佳品;水晶饼、肉夹馍、羊肉泡、饺子宴、五行菜,聚古今饮食之精髓,美味绝伦。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西风酒千年飘香。朱鹮亮翅、熊猫显影、金猴攀援,巴山汉水多国宝。

      建设陕西,何以超越?
      得天独厚,关中商品粮基地,久居西北第一;三线建设抢占先机,军工企业密布秦岭南北。纺织城、电子城、大学城、农科城、飞机城、工业奠基深厚,特色独具。深处内陆怎样追赶沿海?能源助力,神府煤田创新领先,彬长新矿强势跟进。背负深厚历史何以创新?科技先导,西安高新区、四千家企业汇聚,五大洲商家落户,全国排名列前茅;西咸新区,国家战略,西连欧亚大陆桥,东通沿海发达区,西部开发桥头堡,风景这边独好!

---------------------------------------------------

【作者简介】田玉川,知名文化学者,诗人,作家,报刊资深总编辑,策划人。现任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中国小康》杂志总编辑。 祖籍陕西彬县,1983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2000年起居京至今。从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出版《面子学》《圈子!圈子》《民国的官场圈子》《人情潜规则》《后宫政治》《饭碗定律》《晋商霸经》《孟子与百姓生活》《礼记与百姓生活》《倾斜的大陆》(诗集)《中国菜》(诗集)《人的密码》(诗集)等著作20多部。部分著作出版繁体字本和外文本。曾任中国文联《神州》杂志、中国科协《科技与企业》杂志、民政部《公益时报》及《健康导报》等报刊的总编辑二十多年。在各类媒体发表诗及新闻作品千余篇(首)。诗《城市的鸟在找家》获第二届上海诗歌节市民创作一等奖。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碗碗腔名家温喜爱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方正不阿 大爱苍生—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