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中医中药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2015年11月24日 00:04:57来源:凯风网 作者:佚名 浏览数:132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是“良药”还是“毒药”?

五石散,又名寒食散。相传系汉末名医张仲景为治疗伤寒而研制,经由何晏的“改进”而成为魏晋时期的流行药方。隋代名医巢元方认为,五石散主要由钟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等原料构成。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五石散药材主要原料

对于五石散,历来有两种观点:一是“毒药说”。以隋唐名医孙思邈为代表,他指五石散是“大大猛毒”,并提出“宁食野葛(一种剧毒草药),不服五石”;二是“良药论”。据何晏介绍,“服五石散,非唯治病,亦觉神明开朗”。事实上,后人在西汉名医淳于意的《诊籍》中发现,构成“五石散”的石药,早在扁鹊(战国)时起便用于治病了。而在《神农本草经》中,这些药石属于“轻身益气、不老延年”的上品。另外,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养生方》中也有类似记载。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古代五石散炼制图

不过,无论是“毒药说”还是“良药论”都不否认一点:五石散药性发作后(通称“石发”),一般会异常兴奋,须不停地走路、狂奔,还必须饮温酒,以发散药性,直到浑身大汗淋漓汗为止,否则就会危及性命。据史学家余锡嘉先生考证,从魏晋至唐代500多年里,因“石发”而丧命者达数十万。

“吸毒第一人”何晏

何晏原是曹操的养子,其妻是金乡公主,但在魏宗室里却不受待见。曹丕就看他很不顺眼,称他为“假子”。在曹爽当政前,何晏一直像搁浅沙滩的鱼儿,被朝廷晾在一边。何晏便长期醉心于周易和老庄,逐渐与王弼齐名,成为一代玄学宗师。但他最初“走红”却是因为人长得特帅。当时中原有三大“帅哥”:夏侯玄、司马师、何晏。到魏明帝时,何晏仍是“万人迷”。一个男人竟“帅”到天下皆知乃至盛行不衰的程度,确实难以想象。有人怀疑他擦粉,就称他“敷粉何郎”。据名医皇甫谧披露,何晏在服用五石散之后,自称“心加开朗,体力转强”。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影视作品的何晏

魏晋时期风靡一时

何晏“第一个吃螃蟹”之后,据说“京师翕然,传以相授”,五石散的“神奇功效”一下子就传开了。何晏之后,“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也嗑药。这二位超级明星便成了五石散的“形象代言人”,这可能是史上最具魔力的炒作。不过,何晏最终死于政变,这位一生充满荒诞、悲剧色彩的人物,最终留下了“魏晋玄学”,还从此成为嗑药的“祖师爷”。

五石散是丹药的一种,魏晋时流行玄学与神仙思想,加上一些道家人物如葛洪对五石散的推崇,更是推波助澜。据说服用此散之后有使人“心加开朗,体力转强”的感觉,故人皆趋之若鹜。此外,当时的五石散究竟是“仙药”还是作为发情药使用?历来众说纷纭。但魏晋时社会风气极度淫靡却是事实,因而不排除当时有“服食”人士借“修仙”掩盖私欲的可能。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瘾帝”发狂,险些亡国

北魏道武帝拓跋珪的晚年,几乎是在半疯癫的状态中度过的。这位本来颇有作为的开国之君,一世英名最后被五石散毁了,还差一点断送了辛苦打拼下来的江山。拓跋珪一直服五石散,但自从太医令阴羌死后,毒性就不受控制,一再发作。拓跋珪长期处于幻觉中,时常从早到晚一个人自言自语,仿佛在跟幽冥对话,而且喜怒无常,经常无缘无故滥杀大臣。还有一回,雷电击中了宫殿一侧,他居然派军队动用攻城武器去攻打两侧,似乎是跟雷电作战,险些毁灭了皇宫。拓跋珪“石发”后,朝野上下人人自危。有逃亡的,有试图杀掉皇帝的,一时间危机四伏。不久清河王拓跋绍发动政变杀死拓跋珪,一些将领起兵反叛。这时,北方的柔然见北魏大乱,也想乘机捞一把,便发兵南下。最后,逃亡在外的拓跋嗣(北魏明元帝)联合大臣平定了叛乱,终于控制了局势。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名士”暴毙,死因蹊跷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东晋名士殷顗服五石散的动机居然是为了“保命”。原来,殷顗的堂弟、大将殷仲堪决定跟桓玄(桓温之子)、王恭一起图谋举事。而殷顗却一再拒绝堂弟的“加盟”邀请,让殷仲堪火冒三丈。殷顗进退两难,就找出了一条强悍的理由——“行散”(服五石散后须不停走路或狂奔)。当殷仲堪去看望他并表示担心时,殷顗答道:“我的病不过身死,但你的病在于灭门。”可见殷顗是故意的,他的行为更像是自杀。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影视作品中的东晋名士殷顗

疑案重重,谁有嫌疑?

第一位,十六国时期“扪虱而谈”的王猛。疑点在于,“扪虱而谈”在当时几乎就是服五石散的招牌。因为服散后,皮肤易磨破,衣服不能穿新的,也不能常洗,于是虱子就多了。所以,王猛有“嗑药”的高度嫌疑。但是王猛也可能是装出来的,因为据说符坚是个双性恋者。不过,王猛在“扪虱而谈”中却助符坚成就了前秦帝国的事业,险些改写了历史。

第二位,是北齐的“裸奔帝”高洋。话说这高洋还是个开国皇帝,早期也勉强算是个明君,但后来却突然间变得荒淫无道、残暴嗜杀,只能用变态来形容。至于高洋的裸奔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他不分盛夏还是隆冬,甚至创造过昼夜不息裸奔千余里的世界级记录,把随从搞得狼狈不堪。巧合的是,脱衣、狂奔,这两大特征都高度吻合“石发”症状。如果不是人格分裂,便不能排除嗑药的嫌疑。而高洋的性情大变,也把国家弄得一塌糊涂。后继者更是一个不如一个,世称“禽兽王朝”。在北齐地区,自魏孝文帝改革以来的历史成果险些都被高氏败个精光。

王猛与高洋,一个安邦定国、名垂青史,另一个却开了历史倒车。这两个人都有服食五石散的嫌疑,却有着天壤之别!

王羲之的“自助餐”

魏晋时代,有不少“跟着潮流走”的人经常躺在大街上,袒胸露肚,似乎是“服散”者。其实很多人都是装的。当时的五石散都是天价,而“服食”则是一种非常高端的消费行为,普通人往往是伤不起的。

不过,要弄到五石散还有第二种模式——“自助”,就是亲自去采药石。其中,便有一位“超级会员”——书法家王羲之。有人说,王羲之的一些书法如同一份特殊的“病历”。而造成其健康每况愈下的五石散,却是他自己亲自去采集的。王羲之出身名门,自幼在清谈空气中长大,倒也具备“高级驴友”的资格。可是以王羲之的身份,按理不需要为了吃药而去爬山涉水,他走“自助路线”是有点奇怪的。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事实上,王羲之不太喜欢呆在京师,并且其在仕途也不如意,这些也许是他选择“自助”的难言之隐。不过,王羲之采药的过程有可能是一种愉快的体验。一来他把服食五石散当成“修仙”之途,二来是因为钟乳石(五石散主料之一)产自西南、两湖与两广地区,远离江左。据说,王羲之找了位“专业人士”——道士许迈担任旅行顾问,再加上一些少量的随从,便组成了“王公子采石队”兼“东晋自由行”旅游团。史载,王羲之遍访了许多名山胜地,还曾泛舟海上,说了一句看似很潇洒的话:“我卒当以乐死”!

“VIP顾客”与“营销牛人”

五石散最初只是治病之药。随着服食者日益增多,便物以稀为贵,其身价自然就水涨船高,那光景更胜“洛阳纸贵”了。高昂的价格,也决定了五石散的“VIP顾客”都非同凡响:不是帝王将相、高门大族,便是社会名流,这些人都是长期且相对稳定的客源。

五石散也是六朝丹药中最具市场的“名牌产品”。道家热衷于炼丹,也是魏晋神仙思想的主要传播者,他们更容易接近那些笃信玄学的士族。只有他们,才能够花毕生精力、满怀热情地去推动丹药市场,他们很可能是历史上最出色、最富于创意的营销团体。只要不碰上秦始皇那种刨根究底且“惹不起的顾客”,也就不至于像前辈(徐福)那样弄到被迫“玩失踪”的地步。由此在“成仙梦”与现实利益的双重驱动下,一条看不见的“服食链”便形成了。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魏晋以后,嗑药风有所收敛,毕竟人都怕死。同时,随着士族的衰落与隋唐科举制的出现,大批寒门子弟跻身政坛,社会风气也开始转变,逐渐从清谈转为务实。然而,嗑药风并未就此刹车。五石散的“铁杆粉丝”中就有不少名人,如唐代布衣宰相李泌。宋代流行一种“食钟乳”之风,苏轼认为也是始于何晏,而钟乳石正是五石散主料之一。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古代五石散嗑药风

唐宋的服散风“余毒未清”,并非偶然。当时流传着“解散方”(五石散的解药),比如在《隋书·经籍志》中,就记载着二十家“五石散”的解散方。这就让许多“服食”者以为没了后顾之忧。同时在唐朝建立后,道教成为国教,原本不景气的炼丹派便又有了市场。至于法律方面,唐宋政府对服食五石散现象仍然缺乏关注。《宋刑统》中没有一处涉及五石散,像钟乳石在宋代居然还成了地方进献朝廷的贡品。

不过,“反对派”渐渐占了上风。隋唐名医孙思邈呼吁,“有识者遇此方,即须焚之,勿久留也”,建议一碰到五石散的药方就立马烧掉,绝不让它流传于世。至于宋人与晋代风气也有天壤之别,有识之士像苏辙、苏轼等也都表达过类似的反对意见。唐宋以后,五石散逐渐销声匿迹。

五石散,在魏晋南北朝的历史上,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一般有两种观点:

一各观点认为五石散是“魏晋风度”的催化剂,也是魏晋人士寄托情感或者实现自我的手段,并最终使魏晋演变成一个富于个性色彩的时代,在客观上为后世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假如没病也经常吃,自然就会吃出问题。五石散的危害其实都是人为的,这并不是五石散本身的问题,只能证明人性的缺陷。

魏晋仙药“五石散”之谜

另一种观点认为五石散对精神空虚的世风则起了推波助澜的负面作用,并加速了魏晋统治集团的败亡。魏晋之世,大批社会精英沉迷于纵酒、嗑药,腐朽堕落到了极点,却都成了明星人物。所谓的个性解放,多数人只是学了嵇康们的表面,实际上是借“清谈”玩无厘头,骨子里非常肤浅、庸俗。“竹林七贤之”一的山涛就曾预言,王衍之流或将“误天下苍生”,结果一语成谶。北宋苏辙也说晋人“借通达以济淫欲”,南渡后仍然“此风不改”。因此,五石散荼毒社会、遗祸后世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其弊病、流毒远远超过那一丝微弱的“风度”!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