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毛兰:我认识的吴素秋先生

2016年03月31日 20:35:51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毛兰 浏览数:86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刚刚听说吴素秋先生故去了,我的心里难受极了!

我是一名普通的京剧演员,出生在一个梨园世家,从小的时候起,家里来来往往、里里外外的事儿大多离不开京剧。我们家梨园行儿的亲戚也多,有好多人和事儿我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才慢慢了解到的。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沧桑了流年,老一辈儿的亲友越来越少了。所以只要有机会,我总忘不了去看望一下健在的长辈。

去年冬天我和爱人、孩子一起去北京办事,有一天空闲,恰逢北京少有的一个艳阳天,我们去看望了京剧名家吴素秋先生。虽说几乎年年都来看望怹老人家,但吴老看到我们还是非常高兴。老人家虽已94岁高龄,但是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乐观而又豁达。聊着聊着,话题不知不觉就转移到了梨园行的陈年往事上——

吴素秋:“你爷爷是我的‘小五舅’”

从我刚到北京在国戏读书时,就和吴素秋老师一直没有间断过来往。论年龄我应该叫她奶奶,但老人家不让我这样称呼她,老太太一本正经地说:“没这么论过,咱们两家是亲戚,我管你爷爷叫‘小五舅’呢!——

你爷爷(毛世来)属猴,我属狗,他就比我大两岁,可是我为什么还得叫他‘小五舅’呢?回忆起来这可是87年前的事儿了,我7岁学戏,教我唱青衣的开蒙老师是当时很有名气的陈盛荪先生。陈先生可是富连成毕业的高材生,嗓子好,戏路也宽,就是扮相稍微吃点亏。他教了我不少戏,像《贺后骂殿》、《二进宫》、《南天门》、《宇宙锋》、《彩楼配》、《祭塔》、《探窑》等戏,最初都是陈先生给我说的。陈先生还是前辈青衣名家陈德霖‘老夫子’的入室弟子呢,可惜他英年早逝(陈盛荪1943年因病去世),所以现在知道他的人不多了。我的师娘是毛家的姑奶奶(姐弟相貌生得很像),那时候都直接喊‘娘’的。既然师父是世来的姐夫,所以按辈分我得叫他‘舅’。你不知道吧?小时候让我叫你爷爷一声‘五舅’,我嘴里不说什么,可是心里老不乐意了,我就想:你也是个小屁孩子,和我一般高,我还得叫你‘舅儿’?现在回忆起来,昔日童心多可笑啊!

你爷爷的戏我可是没少看,像《拾玉镯》、《铁弓缘》、《打面缸》、《小放牛》、《小上坟》、《探亲家》、《春香闹学》、《十三妹》、《巴骆和》、《翠屏山》、《乌龙院》、《得意缘》、《马思远》、《大劈棺》、《战宛城》等等我都看过,还有《思凡》、《独占花魁》、《虹霓关》、《马上缘》他也唱,他的戏真好真好!在富连成‘世’字辈里你爷爷算是花旦第一名了。他‘跷功’好,不但稳,而且灵活大方;基本功好,玩艺儿磁实;扮相俏秀,一双眼睛长得好看,虽然不是很大,可是有神、有光彩。他和同科的演员叶世长、李世芳、詹世辅等师兄弟总在一起演出,很多观众喜欢看他们的戏。我的师父尚小云先生还到富社给他们排戏,如《娟娟》、《金瓶女》、《昆仑剑侠传》等,你爷爷演得好极了。出科后他又学了不少荀派戏,我看他演过《红娘》、《红楼二尤》等,不少呢。

你没看过你爷爷演戏,他的念白好,尤其是京白,快慢适度,使观众听得很清楚,台词交待得很明白。他上场脚步也有特色,两只胳膊向后弯曲,不是前后或左右摆动,迈步也不是小碎步,很自然。后来我每次给学生说戏时,说到各种脚步时,内中就有他独有的动作。你爷爷踩跷能从桌子上翻抢背下来,扑虎、乌龙搅柱运用自如。我特别欣赏他的盘腿屁股坐子,他是蹦起来先盘腿再往下坐,起的‘范儿’高,台下看真精彩呀!”

其实爷爷的两位兄长也是京剧演员,大爷爷毛庆来是唱武生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傍李万春先生演出;三爷爷毛盛荣是唱花脸的,爷爷挑班儿以后主要就给爷爷管事,不太登台了。我还真没看过爷爷的演出,只知道他是‘四小名旦’,拜过很多名师,红遍大江南北。听着吴老的这些回忆,仿佛回到了六、七十年前,看到了爷爷舞台上的风姿。其实,我们家和吴老的渊源还不止于此呢!

“活红娘”促成的一段美姻缘

众所周知,吴素秋老师演出的荀派名剧《红娘》是很受欢迎的,尤其是文革以后吴老复排该剧,更是备受追捧。1981年,她和谭元寿等名角儿去吉林省收徒并示范演出。这回虽然没唱《红娘》,确真的当了一把“红娘”。

来到长春后,吴老便来我家看望我的爷爷奶奶,她的“小五舅”已是今非昔比了,经过文革的磨难,爷爷从农村回到长春不久就患中风,经过治疗虽已能走路,但手脚还是不灵活。看到他的病情大家心里很难过,更多的是惋惜!如果爷爷没有病,也能在舞台上示范演出该多好!

爷爷回城后,戏校是很尽心照顾的,不久就安排爷爷搬进了“高知楼”。与爷爷相邻而居的是余派老生万啸甫先生一家,万先生与吴老的爱人姜铁麟先生、还有同来的谭元寿先生是把兄弟,非常的要好。所以这回吴老一行来长春,毛家、万家争着抢着安排家宴,招待贵客。谭元寿先生和爷爷都是富连成的师兄弟,所以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知心话。长辈们在一起聊天,后辈们就在旁边添茶续水,殷勤侍候。吴老便打量起毛家的小儿子和万家的二姑娘,对这俩孩子越看越喜欢,问了问老家儿孩子们定亲没有?得,这事儿就算定下啦!吴老的大媒,毛家的儿子和万家的姑娘就成了我的爸爸妈妈,所以每当提起这件事,吴老都会笑着说:“闺女,没有我牵红线,可没有你呀!”

时光越老,人心就越淡,听老人们聊一聊过去的事儿,伴随着他们那淡泊的心绪,整个人仿佛行走在温暖的阳光里。吴素秋先生不光艺术好,她的至仁至义在梨园界也是有口皆碑。那是在上世纪70年代,京剧大师尚小云先生在西安挨了斗,被抄了家,他一心想回北京,却已是有家归不得。1974年,尚先生来北京治眼疾,他自己的房子被别人占了,无奈只能先住在亲戚家里。但那里是江青的“样板团”宿舍,亲戚也不敢久留他。幸亏已退职的吴素秋先生,她念及与师父的情谊,义无反顾地把尚老和夫人接到自己的家里吃住,同行们无不为她的义举竖起大拇指。

如今吴老走了,我们失去了一位慈爱的长辈,京剧界陨落了一颗璀璨的巨星,我的哀思之情无以为祭,拟挽联一幅遥寄哀思吧:

恸孔雀南飞,人面桃花溜须店。

念比翼巧舌,红娘再牵柜中缘。

愿怹老人家在天堂安息。

文/青岛京剧院  毛兰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王凯:京剧与昆曲小生行当“发声”浅析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