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曲艺乱弹

正在消逝的中国文化——陕北说书

2016年04月15日 20:05:20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佚名 浏览数:43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在陕北这块独特的土地上存留着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这就是陕北说书。陕北说书源远流长,在陕北这块厚重的黄土地上,它从遥远的过去一直弹拨到了现在。盲人书匠们走遍了陕北的大川小道以它特有的韵调慰藉过这块贫困而又闭塞土地上的人们的心灵。

\ 

  陕北说书属于中国曲艺中的一种,在历史上它不可能仅以单一的陕北地方所能考察清楚,应放在中国曲艺历史中去考查。 

  陕北说书起源何时,很难细考。相传很早以前,有一个老汉生了三个儿子,长大后给人家当奴隶,赶牲灵,大儿子叫大黄,让奴隶主把一只手剁了,二儿子二黄的一只腿被打坏了,三儿子三黄让主人把眼睛扎瞎了,弟兄三人流落到陕北的青化县乞讨为生。一天大黄拾到两片烂木板,敲打着木板沿门乞讨,说上一些吉利话,主人便赐给他们一些残汤剩饭,有一次人家吃羊,他们捡来羊肠子,晒干绷在木板上,就弹出声音来,后来他们弟兄三人自制了琵琶,从此相互配合,边打、边弹、边唱。二黄心想大哥去世后谁来敲梆子,他灵机一动干脆把两块木板绑在腿上自打、自弹、自唱。后来老大、老二去了山西临县一带,三黄却留在了陕北,婚后生了五个儿子,并将弹琵琶的技艺传授给儿子们。老大成家后收了三十六个徒弟,将三弦传给了十八个徒弟,在榆林一带安了家,把莲花落、琵琶、三弦的技艺传授给了后人。这一民间传说足以见证陕北说书的历史久远。 

  随着时代的变化,明眼人也加入到瞎子说书的行列中来,给古老的陕北说书注入新的血液和活力,陕北说书在形式上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一人说唱变为两人对唱或多人走唱,所使用的乐器也不再是单一的曲项琵琶或三弦,二胡、板胡、笛子、扬琴等也参与其中,人数与乐器的改变更加拓宽了陕北说书的表现领域,同时也对书中人物的刻画和环境、气氛的渲染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现在陕北说书分为单人说书、双人说书和多人群口说书三种,曲调也有九腔十八调之说,以平调为主,辅以欢音,苦音调、武调等调式,其音乐曲调的变化在整个说书的过程中显得尤为重要,故事情节的表述,喜怒哀乐的渲染和平仄声韵起承转合,九曲十八调都能表现的淋漓尽致。 

  陕北说书流传几千年,时到今日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它可能会在中国的文化中流逝。我认为有以下几种情况导致它的消亡。 

  首先,陕北说书陈旧的内容和陈旧的形式会促使陕北说书逐渐消亡。如今的陕北说书所演唱的内容全部是传统的书目内容,没有新的内容注入这已经是个最大的问题。传统书目的主题思想、哲学观念、价值观等都与现代的生活主题和生活精神相差很大,它赢不得人们的喜爱。再者,说唱形式的固定不变让人们的审美视觉、听觉疲劳,也不适应人们审美心理自发的求新动力,这决定它没有市场,没有市场了它的生存将受到挑战。在80年代中后期,榆林的大街小巷的门市铺里反复播放陕北说书录音,而且听众甚多。农村里,庙会说书全村老小都去听书。如今,已经很少听见播放说书录音,农村现在再也看不到说书了。榆林文化馆组织的说书晚会在80年代中期人们都自带小凳,抢购门票争先入场占位,而今日便无人问津了。农村也不再说书了即便有也只是十几个老头去听。 

  其次,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陕北说书的市场越来越小,这是它消亡的致命因素。它的生存空间没有了,所以只能逐渐消亡。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因此,精神生活也有所提高,说书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随着电视、录像、舞会、卡拉ok、台球等各种文艺娱乐的出现已经把它挤出了市场。再者,电视等娱乐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比说书更具有吸引力。这些家电不仅在城镇而且在农村也普及了,随着交通、电力建设的发展,陕北说书在更加贫困的地区也将无法生存。 

  再次,盲人自身的缺陷也将促使陕北说书的消亡。陕北说书艺人基本上是盲人正是由于这些先天原因,他们几乎是文盲,因此它们没有多少传承文化的能力。眼盲使它们缺少了与听众感情交流的重要媒介;文盲使得它们的说唱艺术不可能提高。更何况许多传统的书目经盲人的代代相传,早已面目全非,这样又怎么能淋漓尽致的表达其思想内容,描述栩栩如生人物呢?80后的孩子没有人去说书了。即便是盲眼的孩子,一则是因为现在的医疗条件使得眼盲的孩子数量减少,再则,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没有必要去为吃饭说书。前面说过,说书的地域化也不能使陕北说书更好的发扬出去,只能在这闭塞而贫困的土地上生长。脚本的程式化也束缚了陕北说书的发展,使得它越来越古板,盲人的文化水平也无法将其改进。由此可知,陕北说书的消亡也许只是时间的问题,当然,不能排除其转变为另一种形式。但是陕北说书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曾经影响着陕北人的思想意识,它有它的文化价值,特别是对陕北意识形态领域有着长久的影响。写此文章,希望有志者能够拯救这种正在消失的中国文化——陕北说书。

  综上所述,概而括之。陕北说书源远流长,但是其具体形成,我只是粗略浅显的做一些自己的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绝非某代某人的所做,而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沿流而来的。经过数百年的继承、吸收、改革才形成今天的陕北说书。它源于周代瞽人的“百戏”与“散乐”,加上民间音乐的沃土而形成的;吸收了隋唐“俗称”与“转变”的精华,继承了“话本”、“ 陶真”与各种技艺的格体;在元、明、清、民国乃至当今时期生息繁衍。但发展到今日,因为各方面的因素使陕北说书开始走下坡路。希望有志者能够拯救这种正在消失的中国文化——陕北说书。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