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文化视点

陕西史前文明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研究报告

2016年02月19日 17:46:03来源:陕西文化产业网 作者:樊为之 浏览数:35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西安半坡博物馆

摘要:

陕西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等史前文化资源异常丰富,通过发现、保护和利用这里的史前文物资源,有利于深刻认识中华文明的悠久历史。陕西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在全国乃至亚洲有一定地位,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存数量多,代表性强。相当多的陕西史前文明遗址成为了国家和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得到了好的发掘和保护。陕西通过展现史前文明遗址,对于传播中华文明,满足群众对历史知识的需求大有裨益。

关键词:陕西 旧石器时代 新石器时代 文明遗址

陕西省历史悠久,包括史前文明在内的历史文化资源异常丰富。陕西的史前文明中的帝王、始祖传说与中华民族起源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保护、研究和利用好陕西地区的史前文明文化资源在弘扬中华文化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本文研究的对象主要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中列出的旧石器、新石器时代遗址。通过对他们的研究,论述陕西史前文明文化资源在保护和利用上的特点。

一、陕西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状况

陕西是中国南北方旧石器文化交汇、融合的重要地带,截止20世纪末,“已发现旧石器遗存近百处,其中包括旧石器时代早、中、晚期人类化石10余件,主要分布在洛河、渭河、南洛河流域与汉江流域两大区域。这些旧石器时代遗址中有目前亚洲北部发现的最早直立人化石——著名的蓝田猿人头骨化石,有距今14万—18万年的早期智人代表性化石大荔人,影响相当大。

陕西省作为全国和省上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旧石器时代遗址有一定数量,其中一部分在全国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1982年公布的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陕西蓝田猿人遗址,与元谋猿人、大汶口、河姆渡遗址一起构成了这批公布的史前文化遗存单位,国内外知名度都很高。2001年公布的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位于陕西省大荔县的甜水沟遗址、洛南的花石浪遗址;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位于陕西省南郑县的龙岗寺遗址;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位于陕西商洛地区洛南的洛南盆地旧石器地点群,延安宜川龙王辿遗址,延安黄龙杨家坟山遗址,都是重要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具有重要的保护、研究和利用价值。

陕西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在反映陕西史前文明方面,同样具有重要意义。除已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以外,属于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还有位于延安市黄龙县的半截沟洞穴遗址(2014年),位于蓝田的锡水洞遗址(2003年)。

陕西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年代跨度大,从较为久远的蓝田猿人遗址、龙岗寺遗址,一直到距今约3~5万年的杨家坟山遗址和距今2—1.5万年前后的宜川龙王辿遗址。蓝田的陈家窝化石距今60万年左右,公王岭遗址距今大约100万年左右;南郑县的龙岗寺遗址,距今120万年以上,是陕西目前发现最早的旧石器文化遗址;发现洛南猿人牙齿化石的商洛洛南花石浪遗址,文化层堆积的时代为距今约50—25万年间;甜水沟遗址发现的“大荔人”头骨化石距今20万年左右,有明显的从直立人向早期智人过渡的体质特征。洛南盆地旧石器地点群更是跨越了从距今80万至5万年的时间。

陕西的旧石器时代遗址规模较大,发现的文物多。洛南盆地旧石器地点群分别分布在洛南县城关镇、卫东镇、灵口镇、古城镇、三要镇、石门镇、麻坪镇、石坡镇、庙坪乡、四皓乡、谢湾乡四十多个村中,分布面积广。1995年以来,这里发掘的旧石器文物十万余件,发掘的文物跨越时间长,从距今5万年左右至距今80万,对世界旧石器时代的研究有重要意义,时任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的宋新潮称赞说:“洛南盆地旧石器遗址的发掘,其意义绝不亚于陕西兵马俑的发现。洛南花石浪遗址出土的旧石器时代制造石制品约7.7万件以上。洛南盆地石器工具能划分为9种类型:砍砸器、手镐、手斧、薄刃斧、大型石刀、石球、刮削器、尖状器和雕刻器,深入分析和研究洛南盆地旧石器遗址的文化内涵,对于帮助我们认识中国这个区域性旧石器工业的演变和传承脉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大荔县的甜水沟遗址已发现的包括刮削器、尖状器、石锥与雕刻器在内的石制品800多件。仅石制工具就包括单直刃、单凸刃、单凹刃、端刃(刃缘有直、凸、凹之别)、双刃圆头等9类。龙王辿遗址发现的发现旧石器时代晚期地点有21处之多,出土包括砍砸器、石锤、石砧、石磨盘等大型打制石器和磨制石器在内的石制品2万余件。

陕西丰富的旧石器时代遗址文物,为认识人类在三秦大地上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物证,利用好这些史前文明资源,对于研究先民从旧石器时代向新时期时代的转变,研究和宣传中国文明的发展历史很有意义。

二、陕西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现状

(一)陕西新石器时代文化的特点

“陕西是中国北方新石器时代文化的重要分布区域,共发现遗址3700多处,充分显示了原始社会晚期的繁荣。”陕西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主要分布在渭河、泾河流域和汉江、丹江上游地区。

陕西新时期时代遗址的发现对深入认识前仰韶文化时期社会发展状况有重要作用。陕西前仰韶文化时期遗存的典型类型当属距今8000至7000年间的老官台文化,1959年对陕西华县老官台遗址的发掘首次发现了层位关系可靠的遗迹单位和一批组合关系清晰的老官台文化器物,元君庙墓地的发掘首次发现了此类遗存早于仰韶文化的层位证据。这时的陕西先民已经培育出了主要的农作物品种粟。尽管渔业和采集仍占相当比重,农耕文明已经显现出了它强大的生命力。与西亚新石器时代发展阶段有别,陶器制作成为老官台文化的突出特征,陶器有三足罐、三足钵、圈足碗等,多红褐色的夹细沙陶,不仅有绳纹纹饰,也出现了彩陶。

仰韶文化(距今7000至5000年间)是母系氏族社会的繁荣阶段,“陕西的仰韶文化遗存数量众多,主要分布在关中和陕北南部的渭河、泾河和洛河流域,在一些地带遗址几乎与现今的村庄一样密集”根据陕西省文物普查资料,全省共发现史前时期遗址4200余处,其中发现仰韶文化遗址多达2040余处,分布在关中和陕北延安地区相加达1774处。这时的农作物品种有粟和黍,饲养的家畜主要是猪和狗。这时的关中地区已经有一定的呈向心式和凝聚式布局的原始村落,3.3万平方米的临潼姜寨遗址就是其典型代表。陕西仰韶文化遗址中的陶器器种更为丰富,纹饰更为多样,以绳纹、线纹、璇纹为主,彩陶较前更多。磨制石器成为主要生产工具。这个阶段的陕西史前文明呈现出了相当的对外影响力。

陕西的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5000至4000年间)的遗存十分丰富,分布范围也比仰韶文化更广阔,陕西的关中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与仰韶文化的分布区域大致相同,“陕北,特别是榆林地区,不仅遗址数量猛增,分布范围也大大向北扩展”。陕西共发现龙山时代遗址2200处,其中陕北占了64%,这个阶段的陕北遗址有数量较多的石城堡、窑洞式民居和大型聚落,地域特色明显的三足陶瓮和大量精美玉器等。

陕西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反映出农业越来越繁荣,农作物品种有粟、黍、稻、豆等。遗址类型主要有约距今5000~4400年的以华阴横镇、蓝田泄湖等遗址为代表的关中东部类型,以武功赵家来和浒西庄、扶风案板等遗址为代表的关中西部类型,以绥德小官道遗址为代表的陕北类型;有约距今4400~4000年的客省庄文化(包括康家类型和双庵类型)和以神木石峁遗址为代表的石峁类型。

陕西新石器时代遗址在全国有重要影响力,不仅数量多,而且规模大。仰韶文化遗址较其它地区更为突出,龙山文化遗址发现了规模远超其他地区的遗址——入选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神木石峁遗址,是目前中国发现的史前最大的城址。半坡遗址是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个新石器时代遗址之一(另外两个是河南的仰韶村遗址和山东的城子崖遗址)。姜寨遗址保存之完好,布局之清晰是前所未有。西安杨官寨遗址是“2008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榜首。

(二)陕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非常丰富,其中半坡遗址早在1961年就被列入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位于西安临潼区的姜寨遗址成为了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位于西安的康家遗址、老牛坡遗址和位于渭南华县的元君庙--泉护村遗址成为了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陕北地区榆林神木石峁遗址、佳县石摞摞山遗址,关中地区宝鸡的北首岭遗址,渭南华阴的横阵遗址,陕南地区汉中西乡的李家村遗址,商洛的东龙山遗址成为了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陕西有十三处新石器时代遗址成为了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中西安地区有杨官寨遗址(高陵)、西峪遗址(周至)、鱼化寨遗址(雁塔),渭南地区有下河西遗址(白水)、南沙遗址(华县),咸阳地区有碾子坡遗址(长武)、古邰国遗址(杨凌,与宝鸡扶风共享),宝鸡地区有水沟遗址(凤翔)、益家堡遗址(扶风)、桥镇遗址(陈仓)、赵家台遗址(岐山)、茹家庄遗址(渭滨),汉中地区有何家湾遗址(西乡)、宝山遗址(城固),商洛地区有紫荆遗址(商州)。

陕西大部分地区都拥有了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这说明了陕西是古代先民重点开发的地区,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也体现了陕西关注对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和维护工作。

1、关中地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中部的关中地区是全省新石器时代遗址最为丰富的地区,这里有著名的半坡遗址、姜寨遗址、杨官寨遗址、北首岭遗址、康家遗址、老牛坡遗址、元君庙——泉护村遗址、横阵遗址、鱼化寨遗址、西峪遗址、下河西遗址、南沙遗址、碾子坡遗址、古邰国遗址,水沟遗址、益家堡遗址、桥镇遗址、赵家台遗址、茹家庄遗址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的史前文化遗址反映了浓郁的文化气息。1972年发现的姜寨遗址延续时间较长,约二千多年,遗址总面积约五万平方米,是仰韶文化早期基本完整的村落布局,出土重要文物上万件。这里发现有一枚半圆型铜片,还发现了一套绘画工具,包括石砚一方、石质磨棒一支、黑色颜科数块,这是我国发现最早的一方石砚,最早的一套美工用品。部分陶器上发现刻划符号标本129个,共38种,较同期半坡遗址要多十几种,姜寨遗址是当时发掘规模最大,所发掘村落遗迹是当时已知史前村落中保存最好和最完整的一个,它所显现的文化要素在中华文化史中占据重要位置。半坡遗址出土的日用陶器以红陶为主,属于彩陶文化,陶器上有抽象的刻画符号,如著名的人面鱼纹图。这里还出土了最古老的乐器埙,利用重心原理制作的汲水工具尖底瓶,这一定程度反映了先民对于音乐、美术和科学的掌握程度。

陕西有延续时期长,代表了仰韶文化时期不同阶段的文化类型。总面积、中心面积分别为11万平方米和6万平方米的北首岭遗址跨越千年,北首岭遗存被分为早、中、晚三期,最早的遗迹单位77T4,属老官台文化数据,为公元前5340年至前5083年,而其仰韶文化早期遗存中最晚的遗迹单位77T1H2,其年代约为公元前4500年,其晚期应属庙底沟类型仰韶文化,距今有5700年。这里发现了三足器、三足杯、鼎、深腹平底钵、深腹假圈足钵、直口罐、小口罐、一般陶胎较薄,绳纹较细,灰陶较多,彩陶很少。这里发现的生产生活用具有6000余件,包括史前文化艺术精品船形网纹壶、鸟衔鱼纹壶和陶塑人面像等。

关中地区的史前文明遗址文化代表性强,有学者称这里的“西安杨官寨遗址是中华文明首源象征地”。杨官寨遗址距今6000至5000年,有半坡四期文化居民的聚居区和仰韶文化向龙山文化过渡期的庙底沟文化居民聚居区。有成排房址、陶窑、储藏窖穴等组成的制陶作坊区,表明当时已经出现比较明显的分工。这里是国内目前所知庙底沟文化时期惟一一个有完整环壕聚落遗址,其环壕周长达1945米,壕内面积24.5万平方米,是这一时期全国罕见的环壕聚落遗址。这里出土的文物有彩陶盆、陶尖底瓶、平底瓶、罐、钵、盆、瓮、杯、刀、灶、漏斗纺轮、陶塑、磨盘、磨石等。这里有镂空人面器、浅浮雕蛙纹陶釜、“蜥蜴纹”彩陶等他处未发现的特殊器物。面积80余万平方米的杨官寨遗址环壕,壕宽约8—13米,深约3—4.6米。其建筑遗址有门道、排水设施、“门房”等,环壕内部中心区域发掘出了水池遗迹——附带有95米长排水设施的储水池,深3.8米,面积约为292平方米,容积量为1000立方米左右,储水池经过三次重复修建,可能是环壕聚落内部集中供水的设施,这些为中国文明起源形成的多元性和发展过程提供了全新的研究资料。

2、陕北地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位于陕北地区的石峁遗址、石摞摞山遗址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很重要。陕北地区新石器时代的文化与关中地区的有联系,但更有自身特点,这与其所处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石峁遗址是陕北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的翘楚。从1987年佳县石摞摞山遗址的发现起,陕西榆林地区发现了一系列石城,在大理河流域发现了金山寨、寨山遗址等20座龙山时代的石城聚落遗址,2005年又在吴堡发现了后寨子峁遗址。这些遗址中石峁遗址最引人注目,石峁石城面积在400万平方米以上,规模大于年代相近的良诸遗址(300多万平方米)、陶寺遗址(270万平方米)等城址,是目前所见中国史前时期最大的城址。有史学家推断,为中华文明早期形成史提供了新图标的石峁遗址,正是传说中黄帝部族的所在。有学者推测称石峁遗址是《山海经·西次三山经》里面所说的“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的“不周山”,就是大禹治水与共工斗争时被毁的“不周山”。

石峁遗址已经具备中国古代城池的特征,2012年对石峁城址的复查过程中,再次确认了它由“皇城台”、内城、外城3部分构成。台顶面积8万余平方米的台城“皇城台”居于内城中心,四周砌筑层阶状护坡。现在的皇城台保存最好的是东北角,总长度约200米,高3至7米,其西南角和南侧亦有残存石砌墙体;内城系由围绕“皇城台”沿山势砌筑石墙所形成的一个封闭空间,城墙大部位于山脊上,现存长度超过5700米、宽约2.5米,保存最好的部分高出现今地表1米有余,内城城内约210多万平方米;外城为利用内城东南部墙体,向东南方向扩筑的一道弧形石墙,现存长度4200米,墙宽约2.5米,外城约有190多万平方米。这里还发现有城门、墩台、角楼、“门塾”、内外“瓮城”,疑似“马面”的附属建筑等。这里还出图了大量的壁画、石器、骨器和玉器,过去还发现了大量的石峁玉器。这些反映出石峁遗址是龙山时代中晚期,中国北方地区一个超大型的中心聚落。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云林佳县的石摞摞山遗址,是一座约建于四千五百多年前的龙山时代古城。古城由内城、外城和宽大护城壕构成,内城保存和发掘出的西南角一段城墙长70多米,呈圆角方形,面积约3千多平方米;外城平面呈不规则的圆角平行四边形,周长约1公里,面积近6万平方米。这里石砌城墙大多厚0.7至1.2米,现存高1至2米。石摞摞山遗址中的一段石砌护坡墙,高度达到了6.25米,厚度约3米多。石摞摞山遗址出土的文物超过了200件,灰色陶器,有磨制的骨针、骨锥、骨发笄骨器,有磨制的铲、斧、锛、刀与玉环等,陶器中包括龙山时代早期的陶器。从发掘文物和建筑等分析推测,石摞摞山遗址的古城约建于龙山时代早期的庙底沟二期文化阶段。石摞摞山遗址和石峁遗址等对探索我国北方地区龙山时代的文明进程,史前时期社会状况和中国城市建设发展历史等具有重要意义。

3、陕南地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南地区的李家村遗址、东龙山遗址、何家湾遗址、宝山遗址、紫荆遗址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有很强的代表性。对于认识陕南地区新石器时代发展进程有很强作用。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汉中西乡李家村遗址,1959年考古调查发现,1960、1961年和1982年进行发掘。李家村遗址距今7000年以上,属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老官台文化阶段。老官台文化李家村的碳14测年,现有的李家村遗址两个数据,分别距今6995±110年(ZK1268)和6895±120年(ZK1267)。这里发掘出了一座房址,灰坑与窑址,生产工具(如磨制石器的扁平舌状双弧刃石铲、扁平梯形石铲、穿孔石铲、石斧和石凿,还有刮削器、尖状器和敲砸器),陶器(如碗、三足钵、三足罐、平底钵、平底罐、圜底钵等)等文物。李家村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和发掘,为探索早于仰韶文化的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78年发现的商州东龙山遗址,是一处新石器时代至汉时期古遗址。1997年至2002年陕西考古所和商洛博物馆对其进行了考古发掘。东龙山遗址包括仰韶时代、龙山时代、夏代早期、夏代晚期、商代和周代六个不同时期。发现的仰韶时代遗存主要包括房址、灰坑,遗物包括钵、盆、罐、尖底瓶、敛口瓮等,发现的龙山时代遗存主要包括房址、灰坑、墓葬,遗物包括鬲、鼎、斝、盉、釜灶、尊形器、盆、盘、甑、杯、豆、壶、罐、瓮、器盖等。东龙山遗址仰韶及龙山时代遗存的发现,丰富了丹江上游地区考古学研究的基础资料,为研究该地区与关中地区的史前文化关系,了解该地区龙山时代与夏代之间相互关系等提供了新线索。

1980年发现的西乡何家湾遗址总面积4.5万平方米。何家湾遗址具有规模大、保存好、堆积层厚、出土文物丰富的特点,是陕南地区所发现的重要史前时期遗址,不仅发掘出了仰韶文化时期的残居住址20余处、灶坑,还发现了那个时期的石器、骨器、陶器等600余件。

1990年发现的汉中城固宝山遗址,是一处跨越了仰韶文化时期、龙山文化时期、商代直至汉代的遗址。宝山遗址被西北大学教授带队发现,其中史前文化时期的发掘主要有遗址南部的陶窖群,这些陶窖做法与过去考古中发掘的仰韶时期通过直接烧烤制作的陶窖明显不同,宝山陶窖窖室分为内外两个,两窖室在平面上呈现为两个互不相连的圆形。在这里还发掘了一种填埋垃圾和烧烤食物的“烧烤炕”,这种与其他地方有别的方式一直从仰韶文化时期延续到汉。宝山遗址对于认识陕南西部地区的史前文明发展和延续有重要作用。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商州的紫荆遗址,发现于1953年,1977至1978年首次发掘,1982年西北大学历史系对其再度发掘。1982年发掘中发现了房址2处、窖穴60多个和陶窑、墓葬等,发现的可辨识器形有鬲、斝、鼎、罐、盆、圈足杯、碗、杯、三足钵等,另外还发现了圆陶片、砍砸器、石网坠、石铲、石刀和骨匕、骨锥、骨针等骨器。紫荆遗址堆积厚,文化类型复杂,从发掘情况推测出它包含了新石器时代早、中、晚各个时期,其第一期文化与临撞白家遗址出土的同类器相近;第五期文化出土的彩陶纹样有鱼纹和人面鱼纹,与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基本相同;第三期文化遗物较多,与姜寨第四期、半坡晚期、大地湾仰韶晚期的同类器比较近;第四期文化中有较多屈家岭文化的因素;第五期文化后段出土的器形与客省庄二期、姜寨第五期出土的同类器相近。

(三)陕西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新石器时代遗址中有一大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批新石器时代遗址数量多,分布面广,在全省众多地方均有分布。1956、1957、1992、2003、2008、2014年公布的第一至第六批省文保单位中均有大量的新石器时期遗址。陕西省十个市级行政单位和杨凌区均有属于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其中关中地区最多,而关中尤以宝鸡地区最为丰富。

1、关中地区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西安有12处,位于7区县内,分别为临潼区的白家、英里遗址,雁塔区的鱼化寨遗址,户县的黄堆村、城关、宋村、真守村、五凤遗址,蓝田的洩湖遗址,周至的马营遗址,长安的郭北遗址,高陵的灰堆坡遗址。

宝鸡有61处,分布在11个区县中,分别为渭滨区的石嘴头一号、塔稍、高家村、旭光村二号遗址,金台区的韩家崖、王家堰、福临堡、高家坪、戴家湾、仝家崖、南坡遗址,陈仓区伐鱼村、鸭限岭、贺家湾、杨家沟、仝家沟、宁王、贾村、关桃园遗址,凤翔的水沟、吴家头,陇县的边家庄、麦枣峪、峪头一号、塬子头、韦家庄遗址,眉县的清湫、岭堡、白家村、韩家沟、东坡、第二坡遗址,扶风的姜嫄、上德村、秦家庄一号、王家台、益家堡、案板、白龙湾、下康、天河寺、五郡沟遗址,千阳的西沟、邓家堡、丰头、毗田卢寺村、望鲁台遗址,麟游的城关村、园子坪、蔡家河、兰堡子遗址,岐山的仓颉庙、双庵、魏家河一号、永尧、岐阳一号、丁童、赵家台、王家嘴、东坡遗址,(作为周王朝的发祥地岐山是县一级行政单位中拥有省文物保护单位新石器时代类较多者,共9处,其中5处由新时期时代延伸到周(或西周),其邻县,亦是周原所在地的扶风有10处),凤县的梁鹿坪。

咸阳有16处,位于5个县内,分别为三原的邵家河二号、樊家河二号、洪水村遗址,武功的郑家坡、香尧、史家、王烧台遗址,长武的将台山、拜家嘴、董家坪、下孟村、岸底、湾李遗址,乾县的郭村、杨庄遗址,礼泉的宁家遗址。

杨凌区有2个,分别为圪垯庙、坎家底遗址。

铜川有5处,位于3区县内,分别为宜君的五里镇遗址,耀州的前申河遗址,王益区的王家河、高坪、炭科沟遗址。

渭南有12处,分布在9区县内,分别为华县的南沙遗址,临渭区的北刘遗址,华阴的西关村、东嘴遗址,富平县的盘龙湾遗址,合阳的灵井遗址,蒲城的睦王河遗址,白水的雷村、西落雁、下河西遗址,大荔的牛北遗址,潼关的南寨遗址。

关中地区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相当丰富,共有108处,分别位于35各区县和杨凌区内,分布区域涵盖关中地区大部分的区县。其中宝鸡地区最多,占到关中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一半以上,可见陕西地区的先民在宝鸡活动的频繁程度。

2、陕北地区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延安有10处,分布于7区县内,分别为宝塔区的芦山峁遗址,子长的寨关山、栾家坪,吴起的树坬遗址,黄龙的贝坡、西山、木瓜寨遗址,富县的交道遗址,甘泉的寺疙瘩遗址,延川的神疙瘩山遗址。

榆林有4处,位于4区县内,分别为榆阳区的烂庙梁遗址,神木的寨峁遗址,横山的张家湾遗址,米脂的寨子圪垯遗址。

陕北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非常丰富,分布地区也较为广泛,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在11个区县有分布,其中延安地区大部分区县有分布。榆林地区的新石器时代遗址的规模巨大,尤以石峁遗址最为著名。

3、陕南地区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安康有6处,分布于5区县,分别为汉滨区的刘家河遗址,岚皋的肖家坝遗址,石泉的马岭坝遗址,平利的女娲山、魏家坝遗址,旬阳的武家后湾遗址。

商洛有5处,位于3区县,分别为商州区的紫荆、小圆坪遗址,山阳的乔村、后村遗址,商南的过风楼遗址;

汉中有2处,位于2县,分别为城固的宝山遗址、西乡的何家湾遗址。

陕南地区省文物保护单位中新石器时代遗址11处,分布在10个区县。

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中新石器时代遗址分布较为广泛,分布在全省56个区县。这体现了陕西地区的先民在新石器时代已经广泛的在全省大部地区居住和劳作,辛勤培育早期的农耕文明,在开启中华文明,发展中国文化方面做出了贡献。

三、陕西省史前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与利用

陕西丰富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为这里的史前帝王、始祖神话传说提供了一定的科学支撑,而这些神话传说又对陕西史前文明文化遗址的开发创造了独特的文化氛围,利用好这一独具的资源禀赋对开发好陕西的史前历史文化资源,对人们认识中华文明的起源具有重要作用。

作为早期先民的集体记忆形式,在中华大地源远流长的“三皇五帝”传说影响深远,一批远古神话人物在群众的口耳相传和史家的笔下逐渐为世人所熟知,其中的华胥、女娲、炎帝、黄帝、鲧、大禹、仓颉、后稷、夸父等人的故事就发生于陕西等地。司马迁的《史记·五帝本纪》、西晋皇普谧的《帝王世纪》、唐朝司马贞的《史记·补三皇本纪》、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等著述对这些传说中的人物进行了介绍,有的称炎帝“长于姜水,因以氏焉”(西晋《帝王世纪》),有注释称如今渭河支流,位于今宝鸡境内的岐水就是姜水,称“岐水又东迳姜氏城南,为姜水”(《水经·渭水注》),从而阐释了炎帝与陕西的密切关系。关于黄帝与陕西的关系,《史记·五帝本纪》称“黄帝崩,葬桥山”,现今陕西黄陵县桥山就坐落着黄帝陵。上古神话传说、历史文献与众多的相关文物点将这一文化现象演绎的淋漓尽致,为陕西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开发创造了一定条件。

陕西重视对史前文化遗存的保护和发掘工作。解放以后,在政府的重视下,陕西和全国其他方面投入力量对史前遗存进行发掘、研究和保护。1955至1959年,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华县队在渭南考古期间,对那一地区东周以前的考古学文化依次划分了年代序列,为老官台文化、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庙底沟类型、泉护二期文化、龙山文化、二里岗期遗存等,“这是中国第一个较为系统的区域性考古学年代序列,同时还对各期文化与同时期其它文化为相邻地区的新石器时的异同进行了谱系甄别,树立了第一个考古学年代标尺。”1954年至1957年陕西的半坡遗址、沣西一带遗址被发掘。1958年陕西省第一个专门从事考古工作的科研机构陕西省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成立,它是省考古研究院的前身。同年陕西对全省古文化遗址进行了一次全面普查。1958年至1959年,发掘华县泉护村、宝鸡北首岭、华阴横阵村等遗址。上世纪50—60年代陕西省社科院考古所对彬县下孟村、西乡李家村两遗址进行发掘。1972年至1979年,西安半坡博物馆对临潼姜寨遗址进行全面发掘,此后又对临潼白家、渭南白庙、渭南史家、蒲城曲里、铜川李家沟等遗址进行发掘。70年代末到80年代上半期对岐山双庵、商县紫荆、宝鸡北首岭、神木石峁、临潼康家、武功赵家来、浒西庄、临潼白家、岐山王家嘴东区南郑龙岗寺、宝鸡福临堡遗址进行发掘或再发掘。80年代下半期,西北大学考古专业、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对扶风案板遗址、长安花楼子遗址进行发掘和在发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蓝田泄湖遗址进行了发掘。到80年代后期,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中,陕西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址猛增至3700余处。90年代,又对神木寨峁、华县泉护村、神木新华、佳县石摞摞山、西安鱼化寨、西安米家崖、彬县水北等遗址进行了发掘或再发掘。进入21世纪,发掘力度进一步加大,新发现了一大批新石器时代遗址,并对包括吴堡后寨子峁,横山瓦窑渠寨山,榆林王则湾,子洲十里塬、三眼泉等遗址进行了发掘。

陕西史前文明研究成果显著。通过陕西和其他地方的研究,到上世纪80年代前确立了陕西渭水流域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学文化序列,分别是仰韶时期老官台文化、仰韶文化早期半坡类型、中期庙底沟类型、晚期半坡晚期类型、泉护二期文化遗存、庙底沟二期文化和龙山时代的客省庄文化。此后,研究人员又对前仰韶时期陕西各地遗存,丹江上游、汉水上游老官台文化遗存,仰韶、龙山时期陕西各地不同文化遗存进行了大量研究。

陕西重视对史前文化遗存的开发和利用工作。陕西除按照国家、省等各级行政单位法规进行保护外,还采取设立史前文明遗址博物馆等各种方式,将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展现给观众。半坡博物馆是陕西保护、开发和利用史前文明遗址的典范。1958年建成并对外开放的西安半坡博物馆是新中国第一座史前聚落遗址博物馆。2006年建成了钢结构、大跨度的新保护大厅。2008年被评定为“国家一级博物馆”。为更好提高展出效果,西安半坡博物馆采用了电子虚拟和幻影成像等方法,增设的半景画展厅,模拟了新石器时代先民生产和生活环境,有利于观众对陕西地区史前文明的深入理解。博物馆还开展了学术研究,探索进行文创产业,开发了人面鱼纹盆、陶埙、单鱼纹盆、半坡图案瓦当等特色产品。

除半坡博物馆外,陕西还建立了宝鸡北首岭博物馆,2009年宝鸡北首岭遗址博物馆动工建设,这是一座公园式博物馆,总投资1.5亿元,建成文物陈列厅2000平方米,房址和墓葬展厅分别是1500平方米和1000平方米,将展示以北首岭遗址为代表的新石器时期先民农桑、祭祀、田猎、制陶等状况。但作为旅游资源开发,北首岭遗址还存在一些问题,如文物稀少,知名度低,宣传不足等。

樊为之,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化产业与现代传播研究所副研究员。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