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品味历史变迁与沧桑往事 周至老县城游记

2016年07月14日 19:45:46来源:腾讯·大秦网 作者:秦岭思思 浏览数:51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从地图上俯瞰,老县城村如一叶扁舟般静静停靠于茫茫秦岭群山深处,秦岭梁、光头山、财神岭、冠山等将其环抱于此,作家叶广芩的一部《老县城》使其名声斐然:“西安后花园”、“北方的香格里拉”、“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等等美誉不绝!

实际上老县城村为佛坪厅故城,清朝道光五年(1825)厅治设佛爷坪(今周至县厚畛子乡老县城村)。这里曾经也是繁盛一时,但因为地处三县交界处,有点“三不管”的味道,所以土匪猖獗,一度十分混乱,民国11年(1922)3月,郧天禄匪众袭县城佛爷坪,在财神岭杀死交接任的两位县知事车正轨、张治,致使县太爷都无法忍受,民国15年,佛坪县将县衙迁到了袁家庄(现在佛坪县县城)。而原址留下的一些古老遗迹日渐消失在山群中。后因行政区划变迁,老县城隶属于周至县厚畛子镇。

自厚畛子镇西南方向盘旋而上,蜿蜒17公里到达老县城村,中间需翻越秦岭梁,站在梁顶看山下,在林木葱笼的群山之中,逶迤伸展的湑水河畔,一座四围石头城墙静卧,村舍点点稀疏散落,一派静谧的田园风光--老县城到了!已经是第五次来老县城了,依旧这么迷人!

下山梁过湑水河转向东行,两侧是木栅栏围起的田地:玉米不足一人高,土豆花遍地盛开!东行200米,西城门及石头城墙映入眼帘,城门下石碑上书:“佛坪厅故城”。据《佛坪厅志》厅城图看到:故城平面呈现不规则的长方形,东西长南北窄,城墙周长1197.6米,占地128亩,约为8.5公顷,东门曰“景阳”,南门曰“延薰”,西门曰“丰乐”,城门之上原有谯楼,现已不存。城墙为三七灰土夯筑而成,内外垒砌毛石,高约6米。城内为东西大街及南大街两条街道,路北为官府建筑,路南为商贾、民宅、作坊。

登上丰乐门城门之上,西边来路通往都督门,都督门在整个傥骆古道的正中心,处于太白山和兴隆岭之间的大山腹地,是山间几条河流汇合的一块山间盆地,因古代长期有军队在此驻扎而得名;东侧则是城内,南门和东门遥遥相见,一条东西道路将故城分为两半,道路两侧分布十几户人家,屋后是郁郁葱葱的田地,几处高大的云杉矗立其间:那是庙宇和书院的遗址所在!北侧的秦岭梁陡峭高耸,南侧的财神岭平缓开阔,东门外以东两山渐合,湑水河就从其出,涓涓流过城墙外北侧,背山靠水,是个风水宝地!

步入城内,道路两侧是古朴的木栅栏(防止牛入内吃庄稼),木栅栏上时不时挂着木牌:经制署、文庙、监狱、马王庙、荣聚站、县衙、兵营……如今岁月变迁世事沧桑都变成了一块块农田。路过第三家农舍,主人冯大姐迎了出来说:“你又来了”,去年金秋在她家住过一日,好记性!冯大姐说我守信用,所以记得(去年来前打电话定的房,来时大雨倾盆,她准备了十几人的饭菜担心我们不来了,结果我们如约而至),房屋依旧整洁,院子里还种了许多虞美人和格桑花,小雨过后显得愈加清新可人!大姐家后面有一残墙是原来的监狱遗址,据载:监狱墙体内侧土坯砌筑,外侧包砖,有内外两重,中间夹流沙,四面无门,称为“天狱”!

“秦英书屋”的女主人坐在屋檐下,她的屋内摆放了好几种版本的《老县城》和画册,墙上是孩子的奖状,还有和叶广芩女士的许多生活合影照!看来她和作家很熟,我问:“听说叶女士这几天在老县城?”,她说:“今早刚走,本来要住一周的,说是留坝有个研讨会,把她接走了”,唉!擦肩而过!作家在老县城有一工作室,就在保护站的斜对面,贾平凹题有“秦岭一叶”匾额。

南门上“延薰”字样已看不清了,南门外现存两口灵泉,汉白玉石条垒砌边框,泉水清澈见底,是当时的故城水利设施一部分,据说当时有四口泉水。南门往东西路上有对称的“V”字道路,原先想必就是油坊、磨坊、染坊、铁匠铺、木匠铺、药铺、当铺的集中之地。老县城自然保护站就设在南门东边,和陶站长聊天攀谈,趁机请他打开标本展览室:熊猫、羚牛、金丝猴、斑羚....,站长说老县城如今还经常有它们造访!

叶广芩工作室的东侧是文庙遗址,后改为学校。照壁保存完好,其顶部为砖雕,照壁上有字:“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发展壮大集体经济 走共同富裕道路”,照壁后面是平整的庭院,几颗硕大笔直的云杉耸立,三四间教室已经破旧。石英岩焚字楼在院子东边,有“读书见性天”“惜字凭天地”“道光二十二年八月吉日建  石匠刘贵生仝刊”字样。

出得东门一直向东,两山渐合处,王三圈--这个被称为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家遗世独立在深谷幽林中,他家正在建设几间房屋,内饰与城市装修接轨,外饰装潢为与深山协调的茅草屋和泥墙(这也是厚畛子旅游建设的要求)。很显然,王三圈借助媒体宣传的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而准备提高接待能力。我倒觉得,从地理坐标上来看,他家倒是老县城村中离西安最近的人家。

漫步老县城各处,据记载,老县城东门外有先农场、社稷坛、春场、城隍庙、关帝庙、佛爷庙、火神庙、白云塔等,南门外有灵泉、龙王祠、漏泽园等,西门外财神庙、接官亭、点将台、演武场等。但现在都掩埋在田间地头,空留下一些的石碑和石头基座在其中,透着一股苍凉!

不大的老县城村只需个把小时便可走完,可它的历史变迁、沧桑往事需要慢慢地解读,这也是我几次造访的缘由!愿老县城古朴永存!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