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红楼梦》里的年味

2016年02月06日 19:15:25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佚名 浏览数:20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饮酒作诗题对.jpg


《红楼梦》堪称中国古代的一部“百科全书”,图为荣国府里花团锦簇,宝玉同众姐妹饮酒作诗题对。

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不仅描写了感人的爱情故事,描写了四大家族的盛极而衰的过程,而且反映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堪称中国古代的一部“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又到一年新春时,总把新桃换旧符。值新春之际,看看中国古典名著里过年的吃食、礼节是什么样的。

办年货,头等大事领“恩赏”

《红楼梦》里的过年,出现在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和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这两回,乃是全书的分水岭,贾府自此盛极而衰。

“当下已是腊月,离年日近,王夫人与凤姐置办年事。”又写宁国府贾珍那边“开了宗祠,着人打扫,收拾供器,请神主,又打扫上房,以备悬供遗真影像。此时荣宁二府内外上下,皆是忙忙碌碌。”

皇亲国戚府里过年,自与平民百姓不同。置办年货,头等大事乃是“恩赏”——上领来自皇帝的“压岁红包”,下给族中子侄发年货。

皇帝的“压岁红包”其实没多少两银子,重要的是个级别待遇。用宁国府当家的贾珍的话来说,“咱们家虽不等这几两银子使,多少是皇上天恩。早关了来,给那边老太太见过,置了祖宗的供,上领皇上的恩,下则是托祖宗的福。咱们那怕用一万银子供祖宗,到底不如这个又体面,又是沾恩赐福的。”皇帝的“压岁红包”由礼部按官员名单发放,贾蓉一早代表贾家去领了来。那是一个小黄布口袋,上有印就是“皇恩永赐”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源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贾珍吃过饭,盥漱毕,换了靴帽,命贾蓉捧着银子跟了来,回过贾母王夫人,又至这边回过贾赦邢夫人,方回家去,取出银子,命将口袋向宗祠大炉内焚了。”

给族中子侄的“恩赏”年货,则是在门下“黑山村的乌庄头”来交租之后。贾府门下有八九处这样的庄子。这里曹雪芹大费笔墨描绘了一段贾珍与乌庄头怎样“打擂台”———贾珍算定乌庄头一年收成该交租5000两银子,乌庄头叹苦经只有2500两银子,于是贾珍端架子“哭穷”,乌庄头赔小心“哭穷”,主仆讨价还价,着实入木三分。乌庄头带来的年货计有:“大鹿三十只,獐子五十只,狍子五十只,暹猪二十个,汤猪二十个,龙猪二十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野羊二十个,青羊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鲟鳇鱼二个,各色杂鱼二百斤,活鸡、鸭、鹅各二百只,风鸡、鸭、鹅二百只,野鸡,兔子各二百对,熊掌二十对,鹿筋二十斤,海参五十斤,鹿舌五十条,牛舌五十条,蛏干二十斤,榛、松、桃、杏穰各二口袋,大对虾五十对,干虾二百斤,银霜炭上等选用一千斤,中等二千斤,柴炭三万斤,御田胭脂米二石,碧糯五十斛,白糯五十斛,粉粳五十斛,杂色粱谷各五十斛,下用常米一千石,各色干菜一车,外卖粱谷,牲口各项之银共折银二千五百两。还有孝敬哥儿姐儿顽意:活鹿两对,活白兔四对,黑兔四对,活锦鸡两对,西洋鸭两对。”

贾珍分完年货,留下些零碎,用狼皮褥子铺在厅柱下,分成等例,赏给族中没有差事没有进项的子侄。那个已在家庙管事的贾芹不请自来,被贾珍一顿呵斥。至此,贾府由“元妃省亲”时的大笔花钱如流水,到此时“只怕就精穷了”的算计,败相已露端倪。

辞旧迎新,祭祖规矩错不得

贾府的年三十,必得在前一天腊月二十九,做到万事俱备:“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不同于平民百姓家用红纸写春联糊大门,贾府的桃符多为皇亲国戚才用的木制雕刻,匾额对联不乏皇帝御笔亲赐,平时挂了一年,岁末得重新油一遍,方焕然一新。挂牌则以红纸或彩绸,剪成各种花纹图案、吉祥福语,悬挂在佛前、门楣或屋檐等处,为节日增添喜庆气氛。

祭拜.jpg

图为电视剧《红楼梦》中贾母带领众女眷祭祖

过年最大的礼仪乃是祭祖,年三十、年初一都得祭拜。当年荣宁二公,宁公居长,所以宗祠在宁国府,单辟一个院子,黑油栅栏内五间大门,上悬一块匾,写着是“贾氏宗祠”四个字,旁书“衍圣公孔继宗书”。两旁有一副长联,写道是: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亦衍圣公所书。进入院中,白石甬路,两边皆是苍松翠柏。月台上设着青绿古铜鼎彝等器。抱厦前上面悬一九龙金匾,写道是:“星辉辅弼”。乃先皇御笔。两边一副对联,写道是: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儿孙。亦是御笔。五间正殿前悬一闹龙填青匾,写道是:“慎终追远”。旁边一副对联,写道是: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荣宁。俱是御笔。里边香烛辉煌,锦幛绣幕。

到年三十大清早,贾母率族中有诰封者,按品级着朝服,八抬大轿一字长龙,进宫朝贺,行礼领宴。回来便直接进宁国府贾氏宗祠祭祖。此时家族中所有人皆须到场,“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拜兴毕,焚帛奠酒,礼毕,乐止,退出。众人围随着贾母至正堂上,影前锦幔高挂,彩屏张护,香烛辉煌。上面正居中悬着宁荣二祖遗像,皆是披蟒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影。贾荇贾芷等从内仪门挨次列站,直到正堂廊下。槛外方是贾敬贾赦,槛内是各女眷。众家人小厮皆在仪门之外。每一道菜至,传至仪门,贾荇贾芷等便接了,按次传至阶上贾敬手中。贾蓉系长房长孙,独他随女眷在槛内。每贾敬捧菜至,传于贾蓉,贾蓉便传于他妻子,又传于凤姐尤氏诸人,直传至供桌前,方传于王夫人。王夫人传于贾母,贾母方捧放在桌上。邢夫人在供桌之西,东向立,同贾母供放。直至将菜饭汤点酒茶传完,贾蓉方退出下阶,归入贾芹阶位之首。凡从文旁之名者,贾敬为首,下则从玉者,贾珍为首,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首,左昭右穆,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隙空地。鸦雀无闻,只听铿锵叮当,金铃玉珮微微摇曳之声,并起跪靴履飒沓之响。”

拜完神明祖宗,接下去就是给贾家现在的最高长者贾母行礼了。于是大队人马又来到荣国府贾母的正室,先由和贾母同为妯娌的几位老太太行礼,然后贾敬、贾赦带领诸子弟,男一起,女一起,分别行礼,是为礼拜尊者。拜完尊之后,还要拜长。各阶次的主子一一按长幼男女归坐,接受两府男妇小厮丫鬟们的行礼。受礼的同时开始散压岁钱、荷包、金银锞。贾府的压岁钱做的很精致,一百五十三两六钱七分碎金子铸成的小锞子,有梅花式的,有海棠式的,还有笔锭如意、八宝连春等等不同样式。受礼散钱之后,开始全家的和欢宴,献屠苏酒,上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那晚各处佛堂灶王前焚香上供,王夫人正房院内设着天地纸马香供,大观园正门上也挑着大明角灯,两溜高照,各处皆有路灯。上下人等,皆打扮的花团锦簇,一夜人声嘈杂,语笑喧阗,爆竹起火,络绎不绝。”直到次日年初一,五鼓时分,贾母等再次按品大妆,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领宴回来,又至宁国府祭过列祖,再回来荣国府受礼。

过年娱乐:吃酒、看戏、围棋、抹牌

看戏.jpg

荣国府里逢年过节都要唱戏,图为贾母率众人看戏。图片选自《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贾府过年,娱乐大事是迎来送往,宴饮不断。“王夫人与凤姐是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那边厅上院内皆是戏酒,亲友络绎不绝,一连忙了七八日才完了。”贾母则不会客,贺节来的亲友一概不会,只和薛姨妈李婶二人说话取便,或者同宝玉、宝琴、宝钗、黛玉等姊妹赶围棋抹牌作戏。

吃年酒包括请吃和赴吃,但不宜重复,所以需要年前就一一拟好日期单子。贾珍早早就特别关照贾蓉:“你去问问你琏二婶子,正月里请吃年酒的日子拟了没有。若拟定了,叫书房里明白开了单子来,咱们再请时,就不能重犯了。旧年不留心重了几家,不说咱们不留神,倒像两宅商议定了送虚情怕费事一样。”

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过年进入最后的高潮。

《红楼梦》中写元宵,前后三次。第一次是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中,士隐命家人抱女儿英莲看社火花灯,不料英莲丢失;第二次是第十八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浓墨重彩于元春省亲,其奢华靡费,如烈火烹油锦上着花,雍容华贵非皇亲国戚莫属。第三次则是第五十三回、五十四回,虽然架子不倒,但内里空虚已现———贾母开夜宴时,固然在大花厅摆了十来桌酒席,还定了戏班子,笙歌聒耳,锦绣盈眸,但是贾氏族人来者却寥寥无几:“贾母也曾差人去请众族中男女,奈他们或有年迈懒于热闹的;或有家内没有人不便来的;或有疾病淹缠,欲来竟不能来的;或有一等妒富愧贫不来的;甚至于有一等憎畏凤姐之为人而赌气不来的;或有羞口羞脚,不惯见人,不敢来的……”戏唱的是《西楼会》,看的贾母高兴,吩咐赏钱,立刻有三个媳妇将预备好的散铜钱,一人撮了一笸箩,便往台上撒,命那孩子们满台抢钱取乐。一会,元宵献上来了,连唱戏的小伶们,也停下戏和大家一起吃元宵。接着又有女先生说书、击鼓传花等节目。王熙凤为逗贾母开心,还一连说了两个“过正月半”的笑话:一个是“一家子也是过正月半,合家赏灯吃酒真真的热闹非常……吃了一夜酒就散了”,一个是“聋子点炮仗——散了罢”。演出及酒宴告一段落,贾母命把烟火放了解解酒。贾蓉带着小厮们就在院内安下屏架,将烟火设吊齐备。一色一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的满天星,九龙入云,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放罢,又命小戏子打了一回“莲花落”,吃些鸭子肉粥、枣儿粳米粥、杏仁茶,这才散去。

一直到正月十七,贾府宗祠的大门才关上,供奉的祖宗影像也收了起来。至此年应该算作过完了,实际又并非如此。“十七日当天薛姨妈就来请贾母吃年酒,十八日是赖大家,十九日是赖升家,二十日是林之孝家,二十一日单大良家,二十二日吴新登家……”掐指一算,贾府过年,近乎一个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