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茶花香道

源远流长的茶文化

2015年09月04日 19:30:48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李曼丽 浏览数:20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茶对于中国人来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饮用品,正如人们常说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将茶与柴米油盐等这些日常生活必需品并举,可见其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茶的原产地在中国,中华民族认识和利用茶叶可追溯到6千多年前的神农时期。《神农本草经》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十二毒,得荼而解之。”这里所说的“荼”,是一种野生植物,具有解毒之药性。如果说远古的神农氏尚属传说时代,不足作为信使。那么到了两千多年前的汉代,茶作为饮料而已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则是史实。《僮约》载:“烹荼净具,武阳买荼。”据学者研究“荼”在这里即指茶,“烹荼”即烹茶。而且当时人们饮茶已有讲究,据成书于汉代的《尔雅》记载:“今呼早采春为茶,晚取者为茗。”可见汉代对茶在品味上已有所细分,可谓中国茶文化之滥觞。

  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道教、佛教的兴盛,茶与宗教产生了联系。茶的清淡幽香特性,引发了道家、佛家的联想。在道家看来,茶是助炼“内丹”升清降浊、轻身换骨、修成长生不老之身的好办法;在佛家眼里,茶又是清心寡欲、禅定入静的有效之物。这样,茶已经脱离了作为单纯饮料的物态形式,具有了显著的社会功能、文化功能等精神层面的内涵,茶文化已初见端倪。

  对于文人而言,茶的先苦而后甘的自然属性,又正暗合了士阶层追求理想所走的人生道路,故而这一时期文人饮茶之风兴起,茶成为引发思维以助清兴的手段。“竹林七贤”亦时不时的以茶代酒,以表清高。同时,有关茶的诗歌也日渐问世,如杜育的咏茶诗:“……承丰壤之滋润,受甘泉之霄降。月惟初秋,农功少休;结偶同旅,是采是求。水则岷方之注,挹波清流;器则陶简,出自东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刘;惟慈初成,沫沉华浮;焕若积雪,晔若春敷。”不难看出,这已开唐宋茶道之先声。

  唐朝国力强盛,经济发达,文化繁荣,茶文化得以快速发展。陆羽在唐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所著《茶经》即是对唐代茶道文化的总结。《茶经》不仅对茶的起源、种类、特征、制法、烹煮、茶具、饮茶风俗、名茶产地等做了全面论述,更为重要的是把儒、释、道诸家精华及诗人的气质和艺术思想渗透其中,创造了中国茶道精神,奠定了中国茶文化的理论基础。茶道文化因陆羽《茶经》而形成的一套崭新的文化体系受到了文人、僧侣以至皇室贵族的接受和推崇。在陆羽茶道普及的基础上,又出现了斐汶著的《茶述》、张又新著的《煎茶水记》,苏广著的《十六汤品》等茶事茶道专著。

  唐代茶道的形成与禅教的兴起有关。禅宗重视“坐禅修行”。坐禅修行必须要排除所有的杂念,专注于一境,以达到身心一致。所以要求参禅的僧人“跏趺而坐”“过午不食”。而茶则有提神养心之用,能促进入静专思,摒除杂念,因而就成为禅僧首选的饮料,遂有“茶禅一味”之说。于是寺院饮茶之风大盛,形成茶道中的寺院茶礼。寺院内设有“茶堂”“茶寮”,专供禅僧以茶礼宾、品尝茶茗的地方。还专设有“茶头”,专司烧水煮茶、礼佛待客。在寺院茶礼中,有着固定的程式、严格的等级,用于不同的场合,形成独特的寺院茶道,并融入寺院生活的仪轨。诗人刘禹锡参拜西山寺时,受到寺僧的以茶礼款待,遂作诗一首:

  山僧后檐茶树丛,春来映竹抽新葺。

  苑然为客振衣起,自傍芳丛摘鹰嘴。

  斯须炒成满室香,便酌沏下金沙水。

  骤雨松风入鼎来,白云满盏花徘徊。

  悠扬喷鼻宿醒散,清消彻骨烦襟开。

  唐代文人士大夫更是茶道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实践者,如颜真卿、李德裕、刘禹锡、皮日休、白居易等均是茶道中人。诗人白居易亲就自开辟茶园,种茶烹茗,乐天安命,并经常举办“茶会”,以茶会友。茶会是当时文人们一种常见的联谊方式,成为文人相互结识,联络感情,切磋茶技的重要场合。在茶会中,这些文人雅士自然免不了品茗吟诗,内容也多以茶事为题。而且常常采用联诗和韵的形式,即由一人开启始端,其余的人接续何韵联诗。如:

  万卷皆成帙,千竿不作行。——陆羽

  练容餐沆瀣,濯足泳沧浪。——李萼

  守道心自乐,下帷名益彰。——裴修

  风来似秋兴,花发胜河阳。——康造

  支筑晓云近,援琴春节长。——汤清河

  水田聊学稼,野辅试条桑。——皎然

  巾折定因雨,履窗宁畏霜。——陆士修

  解衣垂蕙带,拂席座藜床。——房夔

  檐宇驯轻翼,簪裾染众芳。——颜粲

  草生还迁砌,藤长稍倚墙。——颜颛

  鱼乐怜清浅,禽闲喜颉颃。——颜须

  空园种桃李,远墅下牛羊。——韦介

  谈易三时罢,围棋百事忘。——李观

  意幽神自王,道在器犹藏。——房益

  昼饮山僧茗,宵传野客觞。——柳淡

  到了晚唐,茶会活动更是丰富多彩,出现了品评新茶的“斗新”及音乐歌舞等助兴内容,有诗为证:

  遥闻境会茶山夜,珠翠歌钟俱绕身。

  盘下中分两周界,灯前各作一家春。

  青娥递舞应争妙,紫笋齐尝各斗新。

  自叹花时北窗下,蒲黄酒对病眠人。

  ——白居易《夜闻贾常州、瞿湖州茶山境会亭欢宴》

  僧人与文人士大夫饮茶之风,也悄然吹进深宫,宫廷茶道遂盛行起来。陆羽的师父智积禅师曾被召入宫中,为皇帝煮茶。

  唐朝已有贡茶制度,除州郡所进贡茶外,大历元年(766年)与大历五年,朝廷先后在宜兴和顾渚还设置了“贡茶院”,作为专门进奉宫廷御用茶叶的基地。每年宫廷都要举办规模盛大的清明茶宴,参加人员不仅有皇亲国戚、王公大臣,还有外邦使者等。因此每年新茶下来后,即快速于清明节前贡奉到宫廷。

  宫廷对茶道的重视和喜爱,促进了唐代茶具制作工艺的发展。1987年,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一套唐代宫廷茶具,即为其最高工艺的代表。据地宫出土的《物帐碑》记载,这批茶具有“笼子一枚重十六两半,龟一枚重廿两,盐台一副重十一两,结条笼子一枚重八两三分,茶槽子、碾子、茶罗、匙子一副七事共重八十两”等。唐僖宗奉献于法门寺的这批皇家茶具是最高礼遇的佛教茶供养,同时也反映了唐代宫廷茶道的奢华。这批茶具,展示了从烘焙、研磨、过筛、贮藏到烹煮、饮用等制茶工序及饮茶的全过程,且配套完整,自成体系,为迄今发现时代最早、等级最高的金银茶具,每一件都是完美的艺术精品。

  宋代伴随着都市商业的繁荣,文化艺术异常活跃。茶文化亦步入鼎盛时期。宋代社会各阶层,上自帝王,下至乞丐,无不以饮茶为乐,

  即如时人李觏所说:“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宋太祖赵匡胤更是位嗜茶的主。在皇帝的喜好下,朝臣们自然纷纷媚上效仿,一时间宫廷茶道日盛。朝廷设有专门的事茶机构,掌管宫廷茶事。宫廷用茶分有严格的等级,龙茶供皇帝专用,有时皇帝也将其赐予王公大臣,而其他不同等级的茶则按宫廷成员地位高低有所区别。

  宋代文人茶道之盛,更是超越前朝,出现了专门的茶会社团“汤社”。当时的茶道中人大多是著名文人,如徐铉、王禹、林通、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苏轼、苏辙、黄庭坚、梅尧臣等。他们或诗茶唱和,或将琴棋书画这些文人的雅兴融入茶道中,如“煮茗对清话,异琴知好音。”(洪适)“煮茗月巉上,观棋兴未失。”(吴则礼)“弹琴阅古画,煮茗仍有期。”(梅尧臣)使茶文化的内涵得以拓展。

  文人茶道的兴盛,促使了宋代茶学大兴,一批研究茶事的论著纷纷问世,如蔡襄的《茶录》、宋子安的《东溪试茶录》、黄儒的《品茶要录》、赵儒砺的《北苑别录》、熊蕃的《宣和北苑贡茶录》、审安老人的《茶具图赞》等等。就连身为皇帝的徽宗赵佶亦痴迷于对茶事的研究,著有《大观茶论》。这些论著无疑对当时茶道的普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茶道文化在宋代的普及已深入到民间各个阶层,正如王安石在《议茶法》中所说的:“夫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特别是在当时的都市中,茶肆、茶坊林立,茶会此起彼伏。时人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就给我们展现了当时汴京开封茶事的繁荣景象:除了诸多各类商品的店铺、摊贩外,茶肆、茶坊错落期间,“茶旗”随风摇曳。甚至到了深夜,还有提壶叫卖者:“至三更天方有提瓶卖茶者,盖都人公私营干,夜深方归。”(《东京梦华录》卷三)。

  宋代茶道有“点茶”之法,即将茶饼碾磨成粉,过罗筛细,放于茶盏中直接用沸水冲泡。以此法品评茶叶质量优劣、茶道艺能高下的活动又被称为“斗茶”。宋代“斗茶”的情景我们从范仲淹的《和章岷从事斗茶歌》中可窥知一二:

  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水微开。

  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栽。

  ……

  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

  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

  期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十手指。

  胜若登仙不可攀,输同降将无穷耻。

  ……

  宋代茶道文化相对唐代而言,在茶叶生产的过程、成品的样式、点茶技艺、茶艺器具、鉴赏标准等方面都产生了较大的变化,远比唐代精细,更注重感官体验和艺术审美。宋代茶点成后,茶色尚白,茶盏尚黑,建窑所产绀黑色茶碗,就有兔毫盏、油滴盏、曜变盏等多种,黑色的碗壁映衬着白色的茶汤,这种强烈反差对比的审美情趣极具时代特色。

  到了蒙古族建立的元朝,这些入主中原的北方民族虽亦嗜茶,但根植于游牧生活的民族性格对宋人繁琐的茶艺不耐烦。茶文化在这种思潮中发生了变化,茶艺趋于简约,返朴归真。直至明代,依然保持了茶艺简约化。虽然饮茶之风已深入社会各个阶层,但昔日茶道中的诸多程式以及所包含的丰富文化内容已不复存在。即便是在文人间,也多是品茶清谈或以示自己的苦节。明末清初,精细的茶文化一度有些许的回光返照,不过,制茶、烹饮终未回到宋人的复繁。这一时期,茶的饮用已改成“撮泡法”,人们对各种茶品更在乎的是其味觉上的享受。与此同时,茶具的款式、质地、花纹也呈现出千姿百态,追求其在视觉上的艺术性。

  源远流长的茶文化是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世界各地的文化也产生了影响。最先受到影响的是朝鲜、日本等地,随着佛教的东传,中国茶文化迅速传播到这些国家。特别是在日本,茶文化得到了登峰造极的发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日本茶道。明清时期随着中西贸易的频繁,中国的茶叶也与丝绸和瓷器一样,成为外销商品的一大宗类,饮茶之风在西方也逐渐兴起。如今,茶已经成为风靡世界的三大无酒精饮料之一,饮茶嗜好遍及全球。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