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文化视点

这一生,我只牵你的手

2016年04月26日 11:09:19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佚名 浏览数:504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4月23日,传承·齐爱云秦腔艺术展系列活动“梨园追梦人”迎来了“秦腔皇后”余巧云,这位如今已是85岁高龄的艺术家,见证了新旧两个时代发生在梨园行的诸多故事,至今记忆犹新。这份经历,也为她平添了一些与众不同,每每回忆起,总是千般感慨万种情愫。她动情地讲着,悲伤处潸然落泪,欢喜时笑容灿烂,沉思了低头不语,谈及挚爱了一生的秦腔,她总有说不完的话,“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些故事,大多是我经历的,而且是大家不太了解的……”

误场,庄王爷前挨打受罚


        旧戏班跑江湖,最要紧的就是角儿响亮、戏好,也因此,老艺人身上背了很多真玩意儿。短短数年,余巧云不仅从他们身上学到了真能耐,还亲眼领教了戏班的规矩。

        “有一次,何振中演出《抱火斗》,因为管前场的人没操心,结果火没着、炮没响,台下马上就喝起了倒彩,砖头、烂鞋都朝台上扔。到了后台,何振中直哭。戏班敬的是庄王爷,在香案前,焚香、叩拜,把误事人摁倒在长条凳上,戏班每人打一棍,总共有五十多号人啊,你是没看见,屁股上都是血。刚解放那阵儿,有演员因为谝闲传误了场,也受的这罚。唱戏这碗饭,不容易吃。不管是旧社会,还是新时代,演戏就要演好,要对得起观众”。

        (抱火斗,是表现剧中人受到惨无人道的刑法时的一种特技,秦腔《闯宫抱斗》一剧即有。舞台上看到的 “火斗”,是用红纸将旧日生活中量粮食用的斗裱糊起来,里面放点炸药和一串小鞭炮,见火起爆而通红,遂起名“铜制火斗”。)

学戏,得自己多费心


        解放前的几年,余巧云搭班演出,经常和李正敏、何振中、康正绪、晋福长等老艺人同台。此时的余巧云也不过是一个十三四岁的丫头,面对这些正当红的秦腔名角儿,她打心里兴奋,“经常是人在台上演出,我在侧幕里看,很多戏都是这么学来的”。时过境迁,余巧云始终无法忘记这些先辈对自己艺术上的提携与扶持。

        李正敏,被誉为“秦腔正宗”,所创立的“敏腔”艺术至今仍广受欢迎。“当时我十四五岁,和李老师在一个戏班,我父亲就叮嘱我说,要多操心李老师,伺候好,才能学到戏”,于是,乖巧可爱的余巧云就形影不离地跟着李正敏,端茶倒水,日子长了,李正敏也觉着这个丫头勤快、懂事,便教授了《白玉钿》“戳纸墙”一折和《走雪山》。“何振中当时也在班里,晋福长就说,瓜娃,赶紧跟着何老师学《斩秦英》。旧社会搭班演出,演员肚子里要有货,没有大量的戏,人家都不要你”。

打对台,小丫头赢了大红人


        旧戏班为了赢得更多观众,“打对台”也是常有的。这种市场竞争,从一定程度上说,既满足了观众的需求,又刺激着梨园弟子下功夫学好戏的决心。余巧云当年也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1946年,余巧云14岁,随富平正风社到白水县仓颉庙演出,便遇到了“打对台”。两个台口并排着,各家演各家的戏,台下的观众,人山人海,远远望去像是波浪一般,此起彼伏。“那时候唱的是天明戏,就是早上化好妆,包好头,一天不卸,一直要演到后半夜,十几折呢。哪个台口人多,就说明这个班社的戏好看”。一边是颇有声望的名演高符中,一边是初出茅庐的丫头余巧云,任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余巧云赢了。输赢,对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概念,“站在台上,把戏演好,就成了”,“赢是赢了,可把嗓子唱坏了,太疲劳了,吓得我直哭。好在班社里的老人们找偏方给恢复了”。

        学戏所遭的罪远非这些,“以前演戏,台子不像现在这么好,不大,前边演着,后边化妆,一侧地上铺的麦秆,演员实在乏的不行,就躺在那儿休息一会。不管天气冷热,都是单衫单裤。后来我演《年轻一代》,腊月天,穿的半袖、裙子,冻得四肢发青。戏完了,观众给我烧的炕,用被子捂着才慢慢好起来”。

陕西戏曲广播主持人秦越主持

大弟子张爱莲,72岁

李红,曾跟随余巧云学戏

再传弟子李小翠

业余学生武凤琴

现场给新收的弟子朱海娥说戏

  “余派”弟子有张爱莲、樊惠琴、党美丽、卫小莉、朱海娥,因樊惠琴、党美丽团里有任务,卫小莉随《西京故事》全国巡演无法到场。

不敢担,秦腔皇后的名号


        在秦腔界提及余巧云,有两个名号是人所共知的,“东府明珠”和“秦腔皇后”。关于“秦腔皇后”这个响当当的帽子,余巧云坦言:担待不起。

        那是在1948年秋,余巧云在西安演出时,引起轰动。《春蕾》杂志刊登了一篇较为详细的评论文章,并配上了演出剧照,“秦腔皇后”余巧云这样的字眼头一回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一叫就是数十年。头戴桂冠的余巧云并没有沉湎于这样的喜悦中,而是低头前行,排戏、演戏。

        过去的创作氛围让余巧云很是怀念,“后来我演戏,自己掏钱买票,请教师、写剧本的、有文化的朋友来看,专门给我挑刺,第二天一定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有这样,你才能发现问题,及时改进,观众可不是好糊弄的”。同行之间的切磋,也是常有的事儿。“任哲中唱《周仁回府》,就问我:妹子,你觉得我这句拖音咋样?这半晌把人的肝胆裂碎……听完我就说,把鼻音少用些。同行之间,要互相借鉴学习呢”。

乐队现场伴奏


从四川绵阳专程赶回来参加分享会的大学生

认认真真地给戏迷签名

编剧谢迎春

戏比天大,从来不是一句空话


        “把戏当戏,把戏当事业,要一心一意地对待,戏比天大”,这是余巧云在不同场合里反复提及的几句话,或许有人会问:戏真的比天大?在余巧云眼里,戏是这样比天大的。

        华县张家村演出《五典坡后本》,台子是临时搭建的,黄土地,尘土飞扬。演着演着,天公不作美,下起了瓢泼大雨,飞扬的黄土瞬间变成了凝固的黄泥。台下的观众,一动不动,静静地注视着台上。余巧云,依旧是舞台上端庄贤淑的王宝钏,“观众不走,戏就得演”。

        爹娘病重时,余巧云还在演出,戏散,还没来得及卸妆,便急匆匆地赶回家,可老人已先走一步,只留下撕心裂肺的余巧云。“愧对父母,愧对儿女,但我对得起我的事业”。

        戏晚上七点半开演,余巧云下午三四点便到了后台,独自化妆、默戏,细致地整理着演出要用的行头,“从化妆开始就要入戏了”。(早到的习惯,老太太一直保留到了现在。分享会两点半开始,老太太不到一点半就来了,坐在后院,谈的还是戏。)

        前些年,渭南举办秦腔大赛,邀请余巧云做评委。因是露天的舞台,评委和观众们一起风吹日晒。主办方觉着评委们年岁大了,便专程准备了几把伞,面对这样的好心,余巧云当场发怒:“观众都不怕晒,我怕啥?赶紧拿走!”

        在渭南余巧云的家里,隔三差五地就有专业演员和戏迷票友登门拜访——学戏,对这些后辈,老人从来都是热情相迎,不仅教戏,还好吃好喝地款待,“把戏学好,比啥都强”。

        1952年,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在京举行,余巧云跟随西北演出团进京,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了演职人员。“周总理讲话时说:你们不是过去单纯地演戏了,是党的文艺工作者,要思考如何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这句话我一直记着。”

忠实的追随者

后院里说戏

青年朋友祝福余老师

收获,满满的幸福


        “文革”十年,余巧云和很多戏曲人一样,被剥夺了演戏的权利。从灯光聚焦下的名演,到整理戏箱、扫地、洗衣服的勤杂工,这种反差深深地刺痛着余巧云,却又无可奈何。即使是三伏天,人的心情也像是在寒冬腊月。

        苦难的岁月,需要温暖相伴,此时的余巧云便收获了观众的真情实意。

        丁彩玲,1948年生人,打小喜欢文艺,尤爱余巧云的戏。17岁时,毕业到了渭南,只要有余巧云的戏,几乎场场必到,“有观众就为了看余老师的一个兰花指,同一出戏连看了三场,大家太喜爱余老师的戏了”。“文革”的开始,不仅让演员失去了舞台,也无情地剥夺了观众看戏的权利,“文革,不让余老师演戏,观众知道她在后台烧水,都跑到后台看她,不看前边的戏了”。如今也已是满头银发的丁彩玲,见到偶像的刹那,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后院里,她双手紧握偶像的手;分享会现场,她以同样的方式感谢忠实的戏迷。她和他们,因为秦腔,情牵一生。

随着梨园追梦人最后一期的举行

传承·齐爱云秦腔艺术展

也日渐尾声

将于4月28日落幕

两个月里

开幕式上嘉宾云集、各界捧场

马蓝鱼、雷开元、李爱琴、郝彩凤、肖玉玲、全巧民、余巧云

七位秦腔表演艺术家

先后与观众们分享了

自己从艺路上的点点滴滴

给予了年轻一代

满满的感动、鼓励与信心

秦腔,因为你们而熠熠生辉

祝福,老一辈艺术家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刘勇:传承永不落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