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建筑家居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2016年06月21日 01:26:19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作者:撰文:刘华 摄影:杨昶 浏览数:46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撰文:刘华

摄影:杨昶

 

  祭祀祖先的习俗由来已久,不过,在宗祠出现以前,民间祭祖活动是在陵地举行的。

  秦汉时建于墓前或墓顶用于祭享的享堂、石祠,至宋代发展成为家庙;受帝王宗庙,尤其是唐代以后册封元勋功臣、敕建祠庙的影响,以宗祠祭祖的形式逐渐进入民间,元代以后基本形成定制,明清时期达到顶峰,在北民南迁较为集中的南方更为盛行,几乎村村建有祠堂。有的家族繁衍迅速,人丁兴旺,分堂分房,别派别支,除了总祠以外,派有派祠,堂有堂祠,房有房祠,支有支祠,形成了支、房、堂、派、总的宝塔式祠堂结构,加上朝廷赐建的个人专祠和旌表修建的节孝祠堂,一些村庄的祠堂竟多达数十个。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从我采风接触到的只鳞片爪来看,祠堂的兴起,与两位江西人很有关系。宋代,婺源人朱熹在《家礼》中规定:“君子将营宫室,先立祠堂于正寝之东,为四龛以奉先世神主。”“祠堂”之名开始出现。但这时的“祠堂”还仅仅是“正寝之东”的祭祀场所,与住宅还未分开。在朱熹故里,可以从史籍中找到祠堂的来路。婺源《清华胡氏族谱》卷六《家庙记》记载,元朝泰定元年(1324),清华胡氏宗族胡升,“即先人别墅改为家庙,一堂五室,中奉始祖散骑常侍,左右二昭二穆;为门三间,藏祭品于东,藏家谱于西,饰以仓黝,皆制也。”这座“家庙”已初具祠堂的一些功能,并且已从居室中独立出来,是“家庙”向祠堂过渡期的产物。元代休宁人赵昉在《汪氏世范录•知本堂记》中记载,婺源大畈有一座建于元代的知本堂,是一座独立的祠堂建筑,不仅规模大,还具备了祠堂的各种功能,至少在婺源,是目前所见文献记载中最早的一座名副其实的祠堂。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至明代中期,则因为一位贵溪人的提案加速了宗族制度普及的速度,元代民间自发创制的建祠之举,演变成有组织、大规模的修建祠堂之风。明嘉靖十五年(1536),礼部尚书夏言上疏“乞诏天下臣民冬至日得祀始祖”,明世宗采纳了夏言的建议,允许民间皆得联宗立庙。于是,引起了中国古代祭祖礼仪的一次大变革;从此,宗祠遍布天下。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作为全国历史文化名村的流坑,儒家思想的影响根深蒂固,它对宗祠这一礼制建筑的重视便是理所当然的了。人们在建房时,首先考虑的是祀祖的场所。明清住宅中,厅堂的上方均设祖龛,供奉直系近祖的牌位,每逢节日合家在此举行祭祀仪式,实际上这就是一种简化的家庙;每一房系、宗派,则设有自己的宗祠,供奉共同的祖先;全族形制的董氏大宗祠,供奉的就是全村的远祖、始祖。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而在五代和北宋时期,流坑还没有专用的宗祠,祭祖是在祖先的墓地前进行的。每年寒食节,村民们扶老携幼前往祖坟前展祭,由于路远,随着人口增多,始觉得有所不便,后改在村中神庙老子宫中设主行祭。入元后,老子宫被毁,族人曾商议立祠,无奈战乱频仍,时事艰难,直到明洪武年间才遂了族人的心愿,建起董氏大宗祠。此后,各房各派的宗祠和各类名贤祠堂相继建成,每座祠堂不仅有专人看管,还置有祭田,以田租收入作修葺和定期献祭之资。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从表面上来看,兴建宗祠似乎是为了祭祖的方便。但是,我以为并不尽然。墓地与宗祠的区别,是阴宅与阳宅的区别,是阴阳两界的区别。也许,在人们的潜意识里,他们更愿意把已故的先人从冥界请回阳世,让先人的魂灵端坐在阳宅之上。巍然耸立的宗祠象征着存在,而不是消逝,象征着复活,而不是死去。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我把宗祠喻为族人的精神围屋,不仅因为祖先的灵魂驻守在这里,统摄着一个宗族的精神生活和心灵世界;不仅因为尊崇祖先的情感串联了合族上下,在这里汇流、凝聚;还在于,正是这鲜明的精神指向性,要求宗祠建筑除了须具有普遍的审美性和情感性外,还要上升到表达儒学思想的高度;充分体现出尊卑之礼、长幼之序、男女之别、内外之分等宗法伦理观念。比如,为了达到教化族人、提升支丁精神境界的目的,人们总是把祠堂建得非常宏大,营造出广阔、肃穆的空间气氛,使人进入祠堂面对先灵和族众,顿时生出一种压抑感、渺小感;在平面布局上,祠堂采用对称的中轴线结构,从门楼到天井,依次到享堂再经天井直至寝堂,一进又一进,逐步升高,形成了令人肃然起敬的环境,引导族众在内心升腾起依附宗族、敦亲睦族的感情。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耸立于村中的宗祠,威严地镇守在人们的心头。宗族依靠它,维系着森严的宗法关系,同样,也依靠它来建立生活秩序。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吉安樟山的文石李氏族规称——

祠堂设有大钟鼓,仅供春秋两祭以及诸礼举行时使用,不得无故乱击。若有进祠议礼者,必须先将鼓钱交族长收,然后方准击鼓。如有犯上逆伦者,鼓钱不收。

族间若有忤逆不孝,灭伦犯上,先告明族房长绅士,详究因何事故,即饬令该亲房责打。倘恃横不受,再告族房鸣鼓,齐集到祠剖断。十分不法,重则责八十板,轻则四十。为尊辈者,亦不得以大压小,凌逼子侄。有一等泼滥悍妇,不分长幼,以泼滥为主,若至骂翁犯姑,凌夫欺族,最属可恶。公议:凡有此种恶妇,先告明族房长绅士,许即鸣鼓到祠。一面差人往其娘家报明,一面责其丈夫四十板不能严加拘管。次将该妇以柳鞭打二百,重则四百,送归娘家,以为不孝泼滥之戒。

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个家族自治行政管理体系的威权,而实施有效管理的地点就是祠堂。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庄严的宗祠建筑有时也是温存的。当它眉飞色舞地炫耀着宗族的光荣时,当它情深意长地讲述着祖先的事迹时,当它顾虑重重地盘算着年成的丰歉时……一座宗祠既是一座缅怀祖宗功名的纪念碑,往往也是一座表彰先人善行义举的道德碑,它默默无言,却又铿锵有力,用砖石木的语言教化着后人。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比如附属于宗祠的义仓,就在向族人宣扬着仁爱的思想。开基于北宋的安福县柘溪村,村子虽不大,但从明代起先后共出了十四名进士。此村的刘氏总祠,坐落于村子中央,位于村内蛇形山脚下,始建于明洪武年间,距今已有六百余年了。刘氏总祠主墙体至今没有改变,祠内的梁架保持着原汁原味,是梁架式与穿斗式结合的风貌。槅扇素面装饰,上部是芦苇秆编织,外用白灰粉饰,具有典型的明代风格。屋面坡度陡峻,仍彰显出宋元之遗风。总祠由相互贯通、浑然一体的十三幢分祠组合而成,义仓在其东侧并排而立,可储公祠稻谷九万余斤,用于祭祖或救助。各分祠高门重檐,雕梁画栋,丰富的浮雕图案、木刻鎏金牌匾以及各种手迹的碑文,折射出当年此地人文鼎盛、富庶祥和的景象。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试想,一个不大的村庄何需偌大的义仓?它是要后人存储受用不尽的仁和义吧? 

  受男尊女卑封建思想影响,祠堂以女性命名者甚为罕见。白鹭村却有一座王太夫人祠。这位王太夫人,系清太学生、布政司理问加捐知职例授奉政大夫钟愈昌的副室,儿子为嘉兴府知府。钟愈昌的结发妻子早殁,继室为赵太夫人,作为副室的王太夫人一直帮助赵太夫人管理家务,赵太夫人去世后,她一人主理家务二十多年。她一生贤淑,相夫教子,经常劝导丈夫和儿子要为人正直,扶弱济贫。据七修《鹭溪钟氏族谱》记载,儿子在京城做官时,王太夫人随往,她以勤快和谨慎教导儿子出名,获得许多赞誉。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王太夫人乐善好施的德行尤为人们称道。她用布衣素食节省下来的积蓄为病人施药,为贫寒者施粮施衣,甚至为死于白鹭村的所有乞丐施棺木并妥善安葬。临终前,她还念叨着设立义仓,并把所有积蓄拿出来成全此事,交待儿子义仓规模要达到一千担义谷,每年用于赈灾济贫,不得留存。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她死后,儿子果然遵母愿办起了义仓,名曰“葆中义仓”,族人在族谱《王太夫人传》和《义田记》中对此作了专述,此外,还将她的事迹上报朝廷旌表。由于王太夫人义举不凡和儿子任嘉兴知府而“母以子贵”,朝廷特下懿命,诰封其为大恭人,诰赠太淑人。 

祠堂:灵魂聚会的圣殿 

  王太夫人祠即为纪念王太夫人而建。王太夫人祠建成后,楼上主要用做义仓储存义谷,楼下则是赤贫子弟读书的场所。大灾之年,王太夫人的后人在大天井里摆放大铁锅,熬粥施粥,这座祠堂成为从前济难济贫的专门场所。因此,它也就成了族人心中的一方圣地,成了一座温情脉脉的纪念碑。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