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艰苦的历程——《韩城方言概述》是怎样写出来的

2016年10月18日 15:14:57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党尚仁 浏览数:37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看过雷达先生的《韩城方言概述》,我被他锲而不舍、苦心钻研家乡方言的顽强精神所感动。

我和雷达先生既是同居于韩城泌惠原的老乡,又是并肩同行十年的同窗好友。他家在泌惠原西边的雷许庄村,我家在泌惠原东边的党家村,相距不到三华里。自十来岁读初中一年级起,就相互串门,亲如兄弟。奇特的是,从韩城简师三年,到大荔师范三年,再到陕西师大本科四年的十年间,我俩一直在一个班里读书,没有拆过伴。由于亲密无间,形影不离,对他的一切便了如指掌。

他给我的总体印象是:勤奋好学,多才多艺。尤其是学习时,勤于动脑、极喜钻研,遇到他感兴趣的学问,一定要深入探索,追究到底。

大学毕业后,他留校作了三年助教,是“写作课”教研室的成员。由于作曲而出名的他,先后被调到陕西音协,陕西省文化厅和陕西文联工作。曾任陕西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和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经过多年努力,终于成为驰名文艺界的作家,诗人,音乐家和民间文艺家。

受祖父影响,他本是喜欢古籍经典并攻读文学的,写有不少诗词歌赋和散文、论文,但他却特别注重对语言学的研究,这是他与多数同学不一样的地方。在读大荔师范时,他就善于写作,其作文常被语文老师诵读点评,其中一个原因,是他很注重词汇、语法及语音的合理应用。记得他在课余读《无辜者》小说时,就按书中的写景、人物描绘、对话等写了大量的笔记,而且还在书店买了语言学家吕叔湘等合著的四本语法书籍阅读。以见他青少年时对语言学关注的一斑。

作为《韩城方言概述》一书著作的见证人,我在此想要说的是,他的这部颇有价值的书,是经历了咋样的千辛万苦才写出来的?其精神动力和成功的奥秘何在?也许,会对如今的青年人有所启发。

首先,浓浓的本土乡情,是他研究韩城方言的精神动力。

雷达,原名雷省吾,1935年出生于韩城雷许庄村。四、五岁时,就从其祖父雷仲鸣读书六年,受其影响最大。由于他的祖父一直从事小学教育,加上“耕读传家”的家教,他不仅跟随祖父读书,而且跟他务农。因此,他对包括方言在内的乡间劳动生产、风土民情、民间艺术,都很熟悉。就语言而言,他既熟悉方言雅语,又熟悉口读和文读。他是在熟悉本土方言口语的基础上,通过对语音、语义的辨析去琢磨韩城方言词汇、词义和声韵的。正因如此,就为他研究韩城方言,创造了有利条件。

我清楚地记得,他对韩城方言的收集、整理与研究,是从1956年他20岁上读大学二年级时开始的。那时,我们中文系系主任、著名语言学家高元白教授为我们讲《现代汉语》,接着又讲《古汉语》,雷达是受高先生的影响逐渐步入语音学研究的。由于他的耳朵很灵,已发现韩城方言里有古音的存在(如车,念cha;蛇,念sha;斜念xia等),就对古代音韵学产生了兴趣,加上他熟悉韩城秧歌,就有了探索古诗和民歌音韵的想法。至1957年,随着文字改革、汉语拼音方案的制订和普通话的学习与推广,促使了他在这方面研究的深化。很快,经过一番探索,他发现了关中方言与普通话声调的对应关系。这使他喜出望外,写了一篇文章经高元白教授推荐,由学校教导处印发全校,产生了不小的震动。时,我班即将赴省女中实习,按上级要求,讲课必须用普通话。为此,他为全班讲了一堂有关学习普通话的课,他侃侃而谈,对比剖析,讲得生动活泼,对我们学习普通话起到了积极作用。由此,他的方言研究,一发而不可收。即使“反右”热火朝天,他也是日以继夜地在整理他的稿件。记得1957年暑假,他没有回韩,集中一个月的假日苦苦鏖战。9月开学,我终于见到他清抄、装订好了的那本名为《韩城话与普通话三用字音对应表》的小册子。该册子共收录了两千九百多个常用汉字,是他编写《韩城方言概述》的基础资料。我不由得叹曰:“这是你苦战两年的劳动结晶啊!”

(雷达与陕西师大出版社胡选宏先生交谈《韩城方言概述》稿件事宜)

记得他曾在那个《韩城话与普通话三用字音对应字典》的小册子封面上写有“献给我可爱的家乡”字样。我看后,才发觉他是怀着浓浓乡情、以作为一名韩城人的责任感来著写这部书的。浓浓的本土乡情,是他研究韩城方言的精神动力,促使他发奋笔耕,完成书稿。

其次,方言与民歌通融,是他研究韩城方言的重要方法。

雷达自幼酷爱韩城秧歌、秦腔、迷胡等民间音乐,这是人所共知的。正由于他那灵敏的听觉,使他在揭示民间音乐的奥秘中,感悟到方言对民间音乐的制约作用,从而给予了全身心的投入,而且到了痴迷之境。

雷达自幼就从母亲那里学儿歌,从艺人那里学秧歌,学打鼓。六岁时参加娃娃锣鼓队,击打乐歌《风搅雪》,惊动四村。后来拜寺庄盲艺人刘清心为师,学弹三弦,学迷胡曲子。对“岗调”、“五更”、“紧诉”、“慢诉”、“采花”“银纽丝”、“哭长城”、“说道情”之类的曲牌,他都了若指掌,演唱如流。

1948年韩城解放,12岁的他,用胶泥土做了一把泥胡胡,为《兄妹开荒》伴奏,还登台演出《夫妻识字》(饰妻);读初中时,他拉板胡,我打板,排演秦腔戏《打渔杀家》,还参演小歌剧《军民一家》(饰红小鬼);在大荔师范拉小提琴、二胡,奏广东音乐;在大学期间,当乐队队长,学习作曲。他写的歌曲《贺新年》、《夏收忙》、《上山岗》、《新嫂嫂》和歌舞剧《龙口夺食》等,都是吸收韩城秧歌、迷胡及韩城唢呐曲牌谱写的优秀作品,具有浓郁的关中民间风味,很受群众欢迎。

雷达先生喜爱民间音乐的热度,有时叫你难以理解。在大荔师范上学时,因不通汽车,240华里的路程,全靠步行,一天八十里,要走三天,而他却在一次次的往返途中,竟背着他那把心爱的小提琴,为的是与艺人们能在随时合乐中学习民间音乐。即使在省文化厅当了处长,还不忘家乡的民间艺术。他与张祯祥、张桃叶、孙永和曾多次回乡挖掘“韩城闯神楼”、“韩城行鼓”等民间艺术,与程宝山、屈海浪、秦引浪、刘粉珍等排演了秧歌剧目,出版了书籍、光碟。在他的鼓动下拉我和樊鸿新、程宝山三个初中老同学,自费编辑出版了20多万字的《韩城秧歌剧曲目选》。

正因为他这种对家乡民间文艺的酷爱、认知和感悟,才促使他数十年如一日地专注于对这些民间文艺的主要载体——韩城方言的收集整理与研究。而且是把这种研究与韩城其他民间文艺研究紧密结合的。正是这种紧密的结合,才促使了韩城方言研究的深化。例如书中的《韩城方言与韩城民歌》,就是不同凡响的最光彩的一章!

韩城秧歌是韩城方言的贮存宝库,无论其词汇、语音、语法,尽在秧歌艺术之中。雷达的这种两者通融的著述之法,实在高明!

韩城同窗三弟兄(右起:雷达、党尚仁、程宝山)

其三,苦斗的持之以恒,是他研究韩城方言的成功保证。

看罢此书,我为他一生苦斗并持之以恒的精神所折服。不禁感叹:“知他者,唯我也!”

为写此书,他不知用了多少个课余时间和星期天!

为写此书,他翻烂了两本字典!

为写此书,他竟然书写了四、五本的笔记和毛稿!                         

为写此书,他不厌其烦地查阅各类资料,回忆、汇集韩城方言土语词汇。想起一个,就随手书写,以至信封、信纸、报纸、杂志空间、甚至烟盒、手心、手背都写满了忆起的土语词汇,然后记录、归类、誊抄并亲自设计、制作各类图表!

1958年初,他为求得此书注音的科学性,经申请,由四年级返回三年级从张富昕先生上新开设的《方言课》,学习国际音标,并参加了中文系组织的方言调查小组,整理了《周至方言》国际音标语音表。再后,就是写各个章节的密密麻麻的《韩城方言概述》初稿了。

1957年夏,他有一首名为《写稿难》的诗是这样写的:

写稿难,难于上青天。钢笔不离手,苦熬三伏天。满脸汗珠滚,湿透薄衣衫。战时烽火急,征人难下鞍。路途虽遥远,催马奋向前。口干舌燥,粗糠难咽。山高水险,步步登攀。写稿难,难于上青天。

从中可以看出他著写此书的艰辛!

想不到,这部书稿一直延续了40多年,才见天日。

何以如此?除工程浩繁、难度较大、缺乏资金外,就是其中的许多土语词汇在书写、释义、辨音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费时间,尽力弄清。

令我惊讶的是,这部20多万字的书稿,大部是由他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上敲打出来,并由他多次校对了的。他做学问的严谨、细心、恒心、毅力和耐力,不得不使人叹服和尊敬!

如今,我们已至耄耋之年,当我日前在黄河印刷厂看到它的清样时,真是感慨万千的哦!仿佛,那字里行间,都浮动着一个一个令人揪心的“苦”字!

雷达先生《韩城方言概述》的出版,填补了韩城乡土文化中关于“方言”保护及对其整理、研究的空白,它是家乡母文化中的一株苍老的古树,其根深叶茂,花红果繁。我向他表示由衷的敬意和庆贺!

——2014.9.28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