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陵墓旧址

延安花木兰墓

2016年11月07日 20:37:40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西安路过 浏览数:36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花木兰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时间大约在1500年以上了。主要证据就是《木兰诗》在中国的普及,也是中国女性中的英雄人物,可是历史上到底有无其人史书并无记载,在历史上随唐就有多位名人定论,估计无风不起浪,花木兰我认为人还是有的,但是没有传说中那么玄乎,如果细读该诗也是有很多破绽的,以至于现在在中国的河南商丘,江苏的亳州和我们陕西的延安都宣称花木兰是自己省份的人,证据简直就是不一而足。

我今天写的是游记,所以不想去讨论木兰她是哪里的,也不想研究她到底死后葬在哪里,只是流水账的记录下当时我看见的情形就可了,当然这木兰诗还是应该说道说道的;“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两句,“可汗这个称谓为古代鲜卑、蒙古、柔然、突厥等民族最高统治者的称号。如果是这样的来理论,花木兰当是陕西人,因为河南和商丘离“可汗”好像远了点。“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也就是说一天时间就能赶到黄河边,那么延安到延川的路程一般的马是可以做到的,我就曾经一天骑马走过160公里的路,商丘我也去过,也是一天能够赶到黄河的,江苏的亳州我也是曾经去过的,这里比较黄河太远,一天到黄河边很困难,军队出征,打仗不是比赛,不可能不惜马力,非一天赶到黄河边把马累死。

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黑山﹑燕山等地,在北魏时期曾经是与柔然族交战的战场,这样也能证明木兰是陕西人,而河南的花木兰的故事发生在隋末,有点占不上边,毫州石碑刻的是“漢孝烈将軍花木兰之墓”,较北魏又错了1000多年,更是八棍子打不上边。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而天子明显是封建社会汉人最高统治者称呼,十年时间“可汗”就变成“天子”了。在中国好像没有这样的事情。所以说木兰诗也有可能早期出于北魏,而到隋唐完善定稿,必定木兰诗不是史书,只是个北朝民歌,可信度并不高。

“可汗问所欲”,这句也是最重要的,领导还是可汗呀,那么就不可能是天子,只能说可汗已经当上了皇帝,汉朝不是外民族统治汉人,那也只能是北魏以后的事情了。也就是说木兰是北魏时期的故事,不是汉朝的事情,“木兰不用尚书郎”;尚书在隋唐为三品大员,一般一个打仗的人也不可能10年时间混到三品去,而尚书在外作战级别已经是相当大了,那么这句只能理解说木兰可是不想当什么尚书郎,有自高身价的意思,当时肯定是天子可汗给封了官的,如果是三品大员。历史当有记载,这样看来,木兰当是个将军,相当于现在的师长这样子的将军而已,所以历史记载就少了,何况他回家了。并没有当官。

那为什么能这样广泛流传那,这就很简单了。为了政治的宣传需要,最直接的证据,中国在文革破四旧的年代,陕西的陵墓基本不破坏的很少,而延安的花木兰墓就因为毛主席的一句话而得以完好保存至今,必定花木兰是正面的爱国英雄,对那个朝代都是有用的范例。当然不管她是哪里的,其人,其事都是值得我们后人学习的榜样。

走进万花乡花塬头村,干净的柏油马路从村子穿过,在村子中间万花山门楼的路西就是花木兰墓,门楼是84年新修的,在门口立有一块铁制牌子,上面写着:花木兰陵园“,几个字,大门自然敞开,里面空无一人,今天要不是我来,估计一天都不会在有人来,整个陵园到也干净大气,四周栽满树木,陵墓紧靠路边依次向上而建,其实并不高,也就20来米的样子,当然这山也就因人而名。称为木兰山了。

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快2米多高的石壁,正面刻着“木兰诗”三个大字。碑后是木兰诗,台阶下两边是一对并不大的麒麟石雕,为近代作品,麒麟两边各立石碑两方,不外呼是当地领导歌功送德的字句,不消去看,直接跨过石壁就上第二台,二台中间神道中轴是一方丹凤朝阳石雕,能用凤凰做神道那也只能是现在,在古代估计她还是没有这个胆量的,神道两侧是台阶可以上到二台,居中依然是一方石刻,上书“木兰祠”。三字,可是这里并没有给木兰修祠堂,石刻后平台居中是木兰骑马戎装雕塑,高五米许,雕刻精美,明显延安还是花了些本钱。

最后三台之上就是木兰墓,台阶却是从两侧而上,这点也很符合礼制,也证明该墓确实是早期就有的,新中国成立以后,这些礼制性的东西已经大多废弃,也很少有人知道了,木兰墓不大,两米多高,周长不过几米,但是墓碑等级却是很高,由原山东省委第一书记,陕西省委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舒同书写五个草书大字;“花将军之墓”,舒同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任主席,却用草书书写碑名,并且该碑居中而制,显然不够严谨。

当然该墓到此也就告一段落,满园我并没有见到古碑,这样该墓是不是后人所修衣冠冢也就不好下结论了。又在四周寻访一遍,并无文保碑,难道这样一个古迹,都混不上一个省保,最少也该是市保吧,就凭毛主席当年说过,以后全国解放了。要好好修修木兰墓这句话就够的上省保资格了。可惜什么也没有。难怪陕西的木兰墓不出名,这也不怪延安政府不作为,必定我们延安这块已经没有了可以证明她早就有的一切证据了。

出的木兰陵园,向前几步走,原来木兰墓隔壁就是一个废弃的农家乐,在墙内竟然立有一个三米多高的翁仲,这样高大的翁仲一般级别的陵墓是没有资格摆放的,如是赶快绕进院子查看,这一看更是不的了。原来这里竟然摆放着宋朝一组高等级石像生,这个可是在网络上没有见过,我回家以后大量查找资料都没有结果,就连延安当地人的文章也没有见提到这些翁仲,民间对陵墓形制不了解也就算了,可是当地文物部门干什么去了。这么重要的文物就这样给农家乐拿去当了门神,这样的怪事也只能在我们陕西才有,外省还真没有见到过。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陕西很多县级博物馆都是拿唐陵石狮当门狮,就全国来看能用帝陵狮当门狮的省博物馆也不多,而我们陕西一般的县级博物馆都可以做到,够气派的了吧。

围墙紧邻公路边的绿化带而切,透过公路边围墙上的广告牌就能见到墙头上有一对翁仲脑袋高出围墙,如果不是我碰巧看见,还是真难发现。从两石刻中间的的大门进去,迎面台阶下就是一对一人多高的石麒麟,大门内两侧靠墙站立着一对翁仲,高不下三米,从雕刻的水平看要超过陕西秦明藩王几座墓的水准。初一看我还以为是明朝的石刻,可是看见石刻衣领是圆领,如是断定该石刻应该为宋朝时期的作品,当然我最近还没有去河南宋陵学习过。也不是把握的太准,希望有行内朋友给多指正。

翁仲高大上档次,明陵我去过很多,除了北京的十三陵神道翁仲水准超过这里,真还没有见过有比这里雕刻更细致的翁仲,当然也和石材有关系,延安的石料多为沙石,强度不高,所以相对雕刻要容易很多,当然雕起来就容易一些,四川也是这样的,在四川看见很多石刻就是这样的,雕刻要比花岗岩容易许多,其中右首翁仲要风化严重很多,左首翁仲保护完好,两件作品同为文臣,双手横握与胸前,手中并无牙板。

按制式应该还有一对武将,可是我满院子寻找都没有看见,也许花木兰级别还不够,神道只能摆放一对翁仲也有可能,必定许多皇帝,太子和藩王也才摆放两队翁仲,木兰一个区区武将有一对翁仲已经是很荣耀的事情了,翁仲前行几十米就是上农家的道路,道路随着山势而建设,台阶路高不下四米,在台阶两侧就立着一对麒麟,这对麒麟也是精雕细琢,高大威武,花木兰是武将,陵前摆放麒麟是在合适不过了,也显得剽悍,比摆放石羊要高大上档次,也能更好的彰显花木兰的英姿。

台阶有4米多高,在上台阶中间的歇台上却放有一对石刻。我先拍了右侧的石刻,高不过半米不到,成长方体,刻的是一个赑屃,原以为是墓碑底座,但是观察良久,可以武断这个赑屃绝对不是神道托碑的,在结合左侧同样的石刻分析,应该是望柱的底座,中间是圆形凹嘈,因为宽度不到半米,也不可能是托碑所用,如果是一件到有可能是小赑屃了。结合左侧分析应该是望柱底座无疑,不过石龟刻的很有意思,面向怀内,一脸的奸笑,一点也不庄重,全国都应该没有这样的石刻样板。

左侧石刻却不是赑屃了。雕刻的是一个卧像,这样的石雕就全国也应该没有人见过种式样的底座了。石像面向右首,同右边的赑屃刚好互相对望,形成一体,从石像的背部看,有明显的底座石圆形过渡,中间也是凹槽,让人立即很容易判断出他的作用,也就能够判断出它上面早期望柱并不粗,直径也就是40公分的样子,这样和别处的同级别武官墓葬石柱就能很好吻合了。就其公益水平来看到是优胜别的陵墓石刻。

上的台阶就是一个平台,最里靠山修有一排平方,是早期的农家乐的房子,院子还放有大量桌子和塑料园椅子,明显这里的农家也是好久没有营业了。估计游玩来人太少,老板基本没有做下去了。在台阶上两边摆放着两匹石马,被一些乱七八糟的生活垃圾弄的不成样子,在中国古代陵墓边几乎只要有权利摆放石马的无不给自己尽量多摆,可是这里就一对仗马。石马感觉谈不上高大英俊,不过自唐以后陕西保存下来的石马多为明朝的石刻,整体看明朝石刻仗马雕刻水准不高。比较瘦小,我认为和石料大小运输有关系,也可能是为了节省陈本,当然宋朝的仗马我见的并不多,也分析不出什么道理来。

在陕西。十三个王朝至唐以后,在无建都历史,从此陕西彻底走出历史舞台,沦为一个二线城市,从历史记载来看,陕西大规模盗墓的是比比皆是,但是大规模修墓的就少的可怜,最重要的当数宋朝。大宋开宝年间曾经对陕西的所有帝陵都进行过整体的修建,一些有名的坟墓也是花巨资进行修缮,这样看来花木兰墓会不会就是那时候从修的,从今天摆放的翁仲来看就是宋朝的样式(也许是明朝的)。如果真什么证据都找不见,那么延安的花木兰墓就应该是宋朝维修过的坟墓,其历史肯定早于宋,那么唐朝描写木兰的诗句也就得到肯定。早期听别人说在修万花山的时候曾经挖到过一块“花木兰墓”残碑,如果是记事碑就好了。不过这快碑现在依然不知下落了。

清朝对陕西的陵墓只是保护,大规模修建并不见记载,今天在花木兰墓并没有见到清碑,多少是些遗憾,如果以后有考古的老师有时间去花木兰墓考证下那就是在好不过了,如果石刻是明朝的,那毫无疑问,延安的花木兰绝对是个衣冠冢,那么花木兰是陕西人就不太靠的住了。相反,如果所有石刻是宋朝石刻,并是宋朝修理的,那么这就是铁的证据,花木兰是陕西延安人无疑,争论了几百年的结果就要在这里圆满的画上一个句号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大宋新修唐朝皇帝庙碑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