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盘点兰陵笑笑生《金瓶梅》中的关中方言

2015年11月18日 07:23:06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刘郎99 浏览数:46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金瓶梅》中有大量关中西部方言,至今鲜活。如近年热词“大大”,指父亲,关中个别地方或者某地方个别家庭,称呼父亲为“大”,很少见。多用于结干亲,称呼干爹为“干大”,“大大”连用,称呼伯母。《金瓶梅》里,“大大”用在床帏,西门庆要性伙伴在性活动高潮时喊他“亲大大”,类戏谑语。

《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一直被猜测,从未被证实。众说纷纭之际,一直认为作者是青藤先生徐渭,他不羁的才华,他独特的感情遭遇,他落拓的人生际遇,让他对人情世故风花雪月金钱权力有深刻独到的体悟,也让他有能力写出这样一部前无古人也许后无来者的大书。徐渭的书画今天千金难求,当年却没给他带来基本的温饱,诗人不幸艺术幸,不平则鸣,创作这么一部奇书的艺术冲动也不欠缺。

再次重读《金瓶梅》,细究之下,发现书中应用了很多关中方言,这些方言今天仍然鲜活生动,流淌在关中人的嘴边耳畔,语言是小说的皮肤纹理,也许从中可以发现被刻意隐藏的作者信息的蛛丝马迹。关中是指陕西中部渭南、西安、咸阳、宝鸡一线,潼关以西的渭河平原地区,作为一个宝鸡人,喜见家乡方言在自己最喜欢的小说里大量应用,可是青藤先生徐渭并没有在关中生活的经历,之前的判断好像不能成立。不管怎样,摘录出来,供识者一笑,乞有心者察之。

《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应伯爵等十人结拜,要寻一处地方。西门庆说:“这结拜的事,不是僧家管的。那寺里和尚,我又不熟,倒不如玉皇庙吴道官与我相熟,他那里又宽展又幽静。”宽展,形容地方大,宽敞,也有亮堂,齐整的意思,关中日常词汇,使用频率非常高。比如,“去年拾掇了地方,屋里宽展的很,他姨你过年时候来住几天。”再比如,“客厅宽展,你两个到客厅下棋去,不要在床上挤了。”宽展的反义词是窄卡(qia)。

《金瓶梅》第二回,武松搬过来和武大潘金莲一起住,拿出银子买茶食招待四邻。左邻右舍“都鬬(dou)分子来与武松人情。”鬬,凑、凑合,经常组词鬬差(ca)。比如,“我把盖房剩下的砖头瓦扎鬬差了一下,盖了个猪圈。”再比如,“两个人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鬬在一起,买不起一碗羊肉泡馍。”

第三回《赴巫山潘氏偷欢,闹茶坊郓哥义愤》,西门庆言语挑逗潘金莲,一边用手便摸她裤子。潘金莲叉开手道:“你这歪厮缠人,我却要大耳刮子打的呢。”西门庆笑道:“娘子打死了小人,也得个好去处。”耳刮子,这里指巴掌,例如,“小狗子昨天耍水,被他爸抓回来扇了几个耳刮子,看他还敢去!”。另外,耳刮子还指冬天耳朵的保暖工具,毛或棉材质,挂在耳朵上,整个脑袋都暖和。

第七回《薛媒婆说娶孟三儿,杨姑娘气骂张四舅》一开场,“西门庆见是薛嫂儿,连忙撇了主管出来,两人走在僻静处说话。”撇,即丢、主动丢弃,被撇的可以是物,也可以是人。比如,“把烟灰缸撇了去,省得你爸看见又想抽烟。”又如,“一起出门上街,你看你,把人撇街上自己回来了,害我等了一晌午。”再如,“走着走着,把人撇半路上了。”除字面意思,也指离婚或者丧偶。

第九回《西门庆偷娶潘金莲,武都头误打李皂隶》开篇有一首打油诗,“堪笑西门不识羞,先奸后娶丑名留;轿内坐着浪淫妇,后边跟着老牵头。”牵头,不是带头、领头的意思。在这儿是个名词,对应淫妇,指不负责任、不守本分、行为不端、鬼混浪荡的人,比坏人的意境稍弱。一般口头称之为“牵,牵头,牵豆豆”,比如,“二狗那人不行,是个牵娃哩”;再比如,“那个牵豆豆,把先人留下的东西糟蹋光了”。

第十二回《潘金莲私仆受辱,刘理星魇胜求财》,“那妇人自知理亏,不敢不跪,真个脱去了上下衣服,跪在面前,低垂粉面,不敢出一声儿。”在这一回还有,“西门庆道:真个?我不知道。”真个,真的,真的吗?不可能不应该但是发生了。今天仍然在关中口语中有大量普遍的使用,每个人每天不知要说几遍。例如“这么忙,你真个跟集去吗?”,再如“生产队真个解散了,人才松活了。想种啥种啥,想啥时间种啥时间。”

第十六回《西门庆择吉佳期,应伯爵追欢喜庆》,李瓶儿着急嫁西门庆,催着西门庆修造房子,对西门庆道:“我的哥哥,你上紧些。奴情愿等着到那时候也罢。”上紧,赶紧、抓紧,上紧比这两个词的意思要更强烈一些。比如“上紧把那二亩麦子割了,咱好到宝鸡做活去。”再如,“不上紧么,盖个房子歇三天停四天,啥时才能盖好。”

同样在十六回,应伯爵等得知西门庆勾搭上了李瓶儿,嚷叫着敲诈西门庆请客。西门庆道:“怪狗才,休要倡扬。”随后,谢希大接过说道:“哥若不说,俺们明日倡扬的里边李桂姐、吴银儿知道了,大家都不好意思的。倡扬,指有意无指向的宣扬宣传。比如,“啥事不敢让你知道,一知道就倡扬的全世界知道了。”再如,“张三到处倡扬,没几天大家都知道李四家的女儿退婚了。”

第十八回《赂相府西门脱困,见娇娘敬济销魂》,西门庆骂潘金莲:“淫妇们闲的声唤,平白跳什么百索儿?”声唤,指呻吟叫唤,例如,“小花她娘头疼的声唤了一晚上,一早就拉倒医院去了。”闲的声唤,指闲的百无聊赖,以致无事生非。比如“你看闲的声唤哩,跑去摸牛尾巴,被牛踢了一脚。”闲的声唤,地道的方言俚语,仍然在频繁大量使用。

同在第十八回,“一日,西门庆新盖卷棚上梁,亲友挂红庆贺。”上梁,盖房时,把柱子搭好,横梁上顶叫上梁,又叫架梁。上梁的日子,主家要置办酒水招待匠人,亲朋好友要带点心酒水鞭炮来庆贺,主要礼物是一匹红布,在鞭炮声中把红布绑在房梁上,即挂红,又叫搭红,寓意辟邪。祝贺主家建房顺利,生活吉祥。

第十八回还有这么一句,西门庆对潘金莲说,“不是我也不恼,那日应二哥他们拉我到吴银儿家,吃了酒出来,路上撞见冯妈妈子,这般告诉我,把我气了个立睁。若嫁了别人,我倒罢了。那蒋太医贼矮王八,那花大怎不咬下他下截来?他有甚么起解?招他进去,与他本钱,叫他在我眼前开铺子,大喇喇做买卖!”这句话说的是,西门庆因为陈亲家祸事,冷落了李瓶儿,之前说好娶李瓶儿的事搁置下来。李瓶儿难耐寂寞,招赘了医生蒋竹山上门,还拿钱给蒋竹山开药铺,和西门庆做一样的买卖。西门庆知道后恼怒的很,回家看见潘金莲在跳百索儿,踢了潘金莲两脚后说的话。气了个立睁,指猛然听到某消息后非常生气的样子,非常通俗的话,土的掉渣的关中方言。

第二十二回《惠莲儿偷期蒙爱,春梅姐正色闲邪》,应伯爵好久没见西门庆,对西门庆道,“不好告诉你的。大小女病了一向,近日才好些。”一向,指一段日子,很长时间。例如,“一向没见你,忙啥呢?”

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晝秋千,来旺儿醉中谤仙》,潘金莲对西门庆说,“这奴才欺负我,不是一遭儿了。说我当初怎么用药摆杀汉子,你娶了我来,亏他寻人情搭救我性命来。在外边揭条。”揭条,指揭露别人的过错,到处说别人是非。比如,“你再敢胡揭条我,给我知道非撕烂你的臭嘴。”

第二十六会《来旺儿递解徐州,宋惠莲含羞自缢》,西门庆令玉箫,“你搊他炕上去罢。”搊chou,动词,比搀扶强烈一些、结合抱、扛等动作,把将要倒或者已经倒了的事物扶正或扶到要去的地方。比如,“张三病的站都站不住,一直靠李四搊着。”或者,“你这会闲着,给你哥搊口袋去吧。”

第二十八回《陈敬济侥幸得金莲,西门庆糊涂打铁棍》,潘金莲对秋菊道,“你看胡说,我没穿鞋进来,莫不我精着脚进来了?”精着脚即光着脚没穿鞋,精即光,可以说精脚,精屁股,精身子。例如,“大冬天,精脚两片,在地上胡跑啥呢?”

还在这一回,陈敬济佯装要走,潘金莲拉着他说,“怪短命,会张致的!来旺儿媳妇子死了,没了想头了,却怎么还认的老娘。”张致,即装模做样,装腔作势,行为夸张,例如,“张三儿子考了个大学,你看把他在人面前张致的。”

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潘金莲兰汤邀午战》,吴月娘说潘金莲,“如今为一只鞋子,又这等惊天动地的反乱。你的鞋好好穿在脚上,怎的让小厮拾了?”反乱,这里不是指反叛谋反,而是指有限度的可控的乱跑乱动。这个意思在关中西部仍然被频繁使用,例如,“村里唱个戏,几个外甥反乱了个不像啥,这几天才收拾清静。”

第三十回《蔡太师擅恩赐爵,西门庆生子加官》,“潘金莲在房里看了一回,把孟玉楼拉出来,两个站在西稍间檐柱儿底下那里歇凉,一处说话。”歇凉,即乘凉,例如,“中午了,天气越来越热,地里干活的人,都走到地边喝水,顺便赖在树荫下歇凉,生产队长也只有睁一只眼毕一只眼。”

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西门庆开宴为欢》,应伯爵对西门庆说,“说不的,一品至九品都是朝廷臣子。但他告我说,如今上任,见官摆酒,并治衣服之类,共要花很多银子使,哪处活便去?一客不烦二主,没奈何,哥看在我面,有银子借与他几两,率性周济了这些事儿。他到明日做上官,就结草衔环也不敢忘了哥大恩。”活便,方便,便当,灵活,这里指手头宽松方便。例如,“你最近活便了给我借二百块,等麦下来卖了再还给你。”一客不烦二主、结草衔环在普通话里也有应用,就不再举例造句。顺便插播一下,这里说的“他”,即吴典恩,西门庆给他借了银子,西门庆死后,这个吴典恩不但昧了银子,还企图利用一起官司敲诈吴月娘。吴典恩真是无点恩啊。

同在这一回,西门庆借银子给吴典恩,说“吴二哥,你明日只还我本钱便了,我不留你坐罢,你回家执你的事去。留下应二哥,我还和你说会儿话。”执事,指家里婚丧嫁娶等需要招待客人时,请的管事的人,也可做动词,即管事。例如,“王五家办喜事,李四执事,弄了个乱七八糟。”再如,“我今日没时间,在村上执事着哩。”

还在这一回,还说银子的事西门庆对吴典恩说,“既是应二哥作保,你明日只还我一百两银本钱就是了,我料你上下也得这些银子搅缠。”搅缠,花费,开销,盘缠。例如,“明天上西安,买这样买那样,还要吃住坐车,我怕二千块钱不够搅缠。”

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韩道国纵妇争锋》,西门庆要买何官儿的绒线开铺子,打发应伯爵和来保去交易。“应伯爵于是同来保骑头口,打着银子,迳到门外店中成交易去。谁知伯爵背地与何官儿砸杀了,只四百二十两银子,打了三十两背工。”头口,即牲口,现在农村机械化生产,养牲口的越来越少,头口这样的词语,恐怕不久就消失了。打背工,即吃回扣或偷拿别人财物,一般是指钱,有时候也指物。例如,“王二从地里往出拉麦捆,王三在地边帮忙装车,乘王二转身,就把麦捆往自家地里丢。王二感激王三帮忙,却不知王三打了他背工,还亲兄弟呢。”

还在这一回,陈敬济丢了钥匙,被潘金莲捡到,要敬济唱曲儿,敬济道,“这五娘,就勒掯出人痞来。谁对你老人家说我会唱?”勒(lei)掯,勒索,刁难,强迫等。例如,“乘放暑假出去找点事情做,赚点钱,开学又勒掯你爸爸,那么多钱,你让他到哪儿抢去。”再如,“生产队那时候,把人勒掯的,粮食放着不给分,家家户户没东西吃。”

同在这一回,吴月娘在乔大户家,上楼滑了一下,对孟玉楼说,“跌倒不曾跌着,只是扭了腰子,唬的我心跳在口里。楼梯子趄,我只当咱家里楼上来,滑了脚。早是攀住栏杆,不然怎了!”趄,常说打了个趔趄,意思是身子倾斜、歪斜。比如,“雨下的越来越大,人们趔趄着,艰难的走在这条烂泥路上。”引申为斜,如引文“楼梯子趄”,又比如,“墙趄了,离远一点,小心倒了。”再引申为借力或者借势,如,“他不是趄他伯面子,能当上公务员?”,“趄着这一场雨,赶紧把油菜种上,再慢来不及了。”

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歌,玳安嬉游蝴蝶巷》,仆人玳安和书童两个闹翻了骂仗,玳安到,“好淫妇,你今日讨了谁口里话,这等扭手扭脚。”书童把头发都揉乱了,“耍便耍,笑便笑,臜剌剌的㞞(song)水吐了人恁一口。”玳安道,“贼村秫秫,你今日才吃㞞?你从前以后把㞞不知吃了多少!”㞞,㞞水,指成年男人生殖器分泌物,粘液精液等。引申为坏的,关中西部口头语有很多,如“㞞人,㞞娃,瞎(ha)㞞”,例如,“电厂拉煤是个㞞事,半年要不到钱。”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说说西安方言 下一篇:陕西话(关中方言)大观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碗碗腔名家温喜爱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方正不阿 大爱苍生—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