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雷达:《文博天下•雷达艺文全集》前言

2017年01月10日 13:24:52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雷达 浏览数:37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人生苦短,其道悠长。转眼间,已成八旬老翁了。

忆往事,无限感慨;看前路,足迹斑斑。似乎该干的事,已尽力干了,该走的路,也绊绊磕磕地走了,但还没有画个句号。思谋许久,想出一本我对秦域民间文艺采风、感悟并探索其美学价值和俗文化理论的书。

书名释义

书名为《文博天下》,是恩师——国学大师霍松林先生题写的。有必要予以阐释。

我半世喜爱下乡采风,习文探艺,写词吟诗,但并不“博”,不敢说“博”和“文博天下”的大话。只因当下网络文化骤兴,博客风起云涌,而我又从2006年9月17日起,在网络办了《秦风雷达站》(综合)和《秦风园》(视频)两个博客,已经营10年之久,至今发诗文2941篇,视频1246个。绝大多数系原创,音频、视频也多为自己所制作。许多过去所写的诗文、音乐和有关师友、文友往来、作品交流、谈书论画、重要活动等文艺信息,全都上网于“博”,有些就是直书于“博”的,故有了为保存此博博文、资料而编书出版一部书的想法。其理由是,尽管科技发达,但说不定哪天“呼”地一下子就烟云殆尽、魂飞魄散的了。

“博客”二字何来,其“博”有何含义,不得而知,但我是作为“博写诗文、书画、播出戏剧、乐舞”之“平台”来解释的。“博”者,写也,用在书名里,是作动词讲的。意在用操作电脑的方法上网“博写”天下,以文会友,强化交流、传播信息。

“博客”之外,还有“空间”、“电子信箱”、“播客”、“微博”、“微信”、“微米”、“QQ”等频繁而更加时髦的名称。那是指通过用电脑鼠标键盘的点击操作,让人能上传、发文、发图、发视频,使网民能聊天、对话并观赏诗文、书画、视频节目的网络艺术形式。我开办的“新浪网”《秦风雷达站》、56视频网《秦风园》和以“梁山居士”名义所办的“QQ”,就是这样。

本书所辑文字、图片和视频,皆为我的博客所载,多系我个人所作。凡属此类,都是我用键盘一个一个字“敲打”出来的。因此,对他,我有深深的怀旧之情,是欣然惬意的感觉。

看着他,我便有了“即时上网顺天游,放唱时歌不断头”的慨叹。从而忆起我所走过的采风之路,目见的山河风景,耳闻的田间野唱、乡民的逸闻趣事,还有我操办、经营博客的艰难与乐趣。

德高望重,驰名中外,九十七岁国学泰斗霍松林先生给《文博天下》题字

艺途回望

我这一辈子所念的“经”,似乎只有“民间文艺”一部。我为念诵它,学习它,研究它。已虔诚地度过七、八十年的时间了。

作为农民儿子的我,是听着故乡韩城秧歌长大的。小时候,爷爷教我学文化,妈妈教我学唱歌。我是在家人、艺人、学人和许许多多种田人的关爱、教育下逐渐成长,走上文艺之路的。正如《夜思》这首诗写的那样:

我选了一条从艺之路,

但至今无悔。

身披家乡的尘土,

走遍千山万水。

遍访各地盛景,

采撷四方花卉;

目送蓝天浮云,

心随鸿雁高飞.

向着草原,

向着大海,

浩歌翱翔,

从不思归。

但要说的是:我虽在从教、从艺的过程中学文学、写诗歌,却未成为作家和诗人;恋戏曲,喜音乐,却不是什么音乐家和戏剧家。不是不能做,也不是做不成。只是由于行政工作环境的制约,不可能专事写作。我把有限的业余时间、精力和注目点,全放在我所乐于追求的民间文艺上了。对包括民间歌谣、歌曲、器乐、舞蹈、戏曲,乃至民间剪纸、皮影、泥塑、耍乎(戏)、石雕、木雕、纺织、造纸、榨油等民间工艺在内的各类“泥土艺术”,特别钟爱,每每触及欣赏,就像伏天于耕作口渴时痛饮山泉一般的舒畅,解馋,故而酷爱,采风,学习,欣赏,关注,照应,摸索,研究,一直走到今天的耄耋之年。

庆幸的是,连做50多年的行政管理工作,也是采风、学艺、探索的过程,因为我所接触的老师,是艺人,是演员,是从民间文艺汲取营养又用之于民的作家、艺术家。可以这样说:采风、学习、探索、实践,是贯穿我整个人生的。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农村民间文艺的长期熏陶下所自然形成的认知、兴趣和动力所致。正由于我是中国农民的儿子,是历经数千年开荒造田、引水耕作、播种收获、取火造饭、唱歌跳舞、造字书文并不断传宗接代、造福于民、强国兴邦的种田人的后代,对民风、民心、民情、民艺有着割舍不了的情愫。因此,不管是上学,任教,下放劳动,还是后来从艺,写作,采风,或参加行政管理工作,都没离开我对民间文艺美学真谛的追求。也许缘于这个原因,我后来从事了三十余年的全国“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的编辑、出版工作,并做了十一年的“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幼时,妈妈教育我不能浪费,要我每每吃饭,把米粒吃净,说“种田不易,应思甜想苦”,说“麦地里有油”,“碗底里有福”。这话还真地应验了我的“福”缘。至今想起,我这大半生所走过的路,虽也有曲折,坎坷之时,但总的还是顺当,通畅和“终生有福”的。

上世纪30年代中期,我出生在韩城黄河岸边、梁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与史学家、文学家司马迁同乡。尽管度过的是“战时童年”,但由于日寇未渡过黄河,还算平安。1948年我十三岁时家乡解放,喜获新生,顺利上学,直至大学,学有优绩,留作助教。小学、中学、大学读书间,吹笛、拉琴、写歌,演戏,从未间断。工作后下放凤县山区劳动一年,联系到以后的多次上山下乡,使我有机会深入民间,接触群众,参加劳动,学习民艺。因文艺所好,我极喜业余创作。这既是我学习民间文艺的感悟和收获,又是我初期步入文艺创作的实践和成果。尽管多系“下里巴人”之作,但总是自己亲手播种、收获的黍豆。

在一些作品获奖后,经资深作家胡采推荐,于1961年从陕西师大调入陕西音协,这是我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其亮点,是我幸运地参加了长达一年半时间的全省音乐采风活动,跑了榆林、定边、靖边、绥德、清涧、延安、洛川、韩城、商州、丹凤、汉中、南郑、略阳、安康、旬阳、白河等20多个市县,近一百多个乡镇、村落,从200多个艺人口中、记录了一千多首(个)歌谣、民歌、戏曲、曲艺曲谱、唱词,积累了大量极有原生态历史、艺术价值的俗文艺资料。我边走边记,在记谱的间隙,写了日记、杂记、散文多篇,一部分发表于报刊、杂志。这是我在大学教科书里所学不到的“教材”,是我从来没有做过的“课堂作业”。其课堂在乡间,其授课老师,是成天“把日头从东边搬到西边”的胡子八叉、满脸皱纹的种田老人和烧柴做饭、搂抱小孩的老妪、村姑。那时,我才28岁。1992年,由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的《采风录》,是我“采风日记”的扩充和提炼,那里边有对这些歌者、老师们的零星记载和我对他们的尊师之情。

机遇总是朝着“幸运儿”来的。我在“采风”之后的机遇有四:

其一,经过长达五年的“斗批改”,我被选到陕西省南泥湾干校学习。是幸运、幸福的感觉,是最浓烈的惬意。这是由于它曾经是延安大生产运动中的典型,是马可著名曲作《南泥湾》诞生的故乡,是我早已向往的地方。几个月之后,我被较早地调入陕西省文化局(最先叫“文化组”,以后叫“文化厅”),从那时的43岁,一直干到我61岁退休,度过了近20年的“从政期”。由于如上所说的“爱好”和“追求”,我幸运地走进一个民间戏曲、音乐、舞蹈等“俗文化”的“窝子”和推行“雅文化”并行使文艺管理职能的“乐府”“宫廷”了。在这里,不仅结识了我小时候就崇拜过的戏曲正宗泰斗、传人(如李正敏、刘毓中、阎更平、苏育民和后来者任哲中、李爱琴、萧若兰、李瑞芳等),还接近了像柳青、杜鹏程、王汶石、李若冰、姜炳泰、石鲁、赵望云等这些著名的作家、艺术家。在这里,我既触摸到了古代文化与现代文化继承、发展跳动着的脉搏,也感悟到了“俗文化”和“雅文化”巧妙结合、凸显繁荣的奥秘和气息。是一个在“俗雅文化”学习基础上的另一个高层次的课堂。在这个“社会大学”,我学到了关于中国民族文化理论的许多许多……

其二,从1979年起,我参与了文化部和各有关协会发起、组织实施的宏伟的“修筑中华民族文化长城”工程,即十大卷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的编辑出版,一直干了三十多年!在陕西,动员、组织这项工程的第一个官方文件就是由我执笔起草的。从此,十次上京开会,与全国头面文艺家钟敬文、贾芝、晓光(文学)、周巍峙、赵渢、孙慎(音乐)、张庚(戏曲)、马学良(语言学教授)罗阳(曲艺)、吴晓邦(舞蹈)等先生们接触,学习了近代鲜活的文艺史。

其三,1994年12月,在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被推选为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由于身份和工作的关系,与全省广大民间艺人结下了不解之缘,使我在全面研究陕西民间文艺方面进入了一个更加广泛而深入的“进修”阶段。

其四,我(1996)退休后,作了以下事情:2003年,以陕西民协主席的身份、发起举办“陕西省首届大学生艺术节”;从2004年起,与李玫、李世斌、李恩魁几位朋友协助民族音乐史学家李石根先生完成了《西安鼓乐全书》的编辑出版,并参与“西安鼓乐”的中国、世界非遗申报工作;2006以后,继续编辑未完成卷的民间文艺集成志书,并开始办“博”;2006年夏,受聘担任“西安大唐芙蓉园”顾问,参与其“中国(陕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及其他多种活动;2008年以后受聘担任西安西市“雨田文化集团”高级顾问并参与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等单位的群众文化活动;2011年,支持一群青年成立“陕西秦域文化传播中心”,连续开展了一系列“非遗”保护、研究活动。特别是在周至鼓乐之乡——南集贤村协助建立了农村文化保护基地,在西安鼓乐社固定活动的的基础上,与以田孝梨村长(兼鼓乐社社长)为首的村委会合作,成立了农民合唱团、农民歌舞团、业余秦腔团和曲子班社等业余组织,将现存的民间音乐、戏曲、曲艺、民间手工工艺、旧有农具、遗存保护等连为一体,开展“四季开花”式的文化娱乐活动,实施农村“非遗”的全面保护、发展,加强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基本建设,促进农民团结、协和和经济发展。

于是,才有了这本书中或正论、或散论、或诗论的上千篇诗文。也就有了这部名为《文博天下》三百万字的多卷本书。

集大半生之感受,就是我总结出来的“两手”歌诗诀:“老朽雷公,已过八旬,韩城人氏,农家出身。种过大田黍稷,读过大学中文,酷爱民间文艺,极喜吟歌奏琴。欲探求文艺之根,还原文艺之本。一手伸向古代,一手伸向民间,读诗,听歌,观舞,习文;赏画,击缶,和乐,弹琴。五十年来,一直在民间文艺的汪洋大海中游弋嬉戏,在长安故道上疾步狂奔……”(见新浪网“秦风雷达站”首页《自吟》)

我正是用这“一手伸向古代,一手伸向民间”的红线,编辑这部诗文集的。

这“古代”,是纵向的,历史的,以往的;这“民间”,是横向的,地域的,现时的。有纵向和横向,即可囊括我所写民间文艺的方方面面了。

涵盖内容

《文博天下》的副题是“雷达艺文全集”,分六卷出版。

第一卷:《民间艺术文论集》。分“三秦采风散记”、“秦声艺史追踪”、“集成志书编辑”、“民间文艺散论”四个部分。前两部分是散文,杂文;后两个部分是论文、札记(有论陕西方言、论韩城民艺、论古典诗词、论民间故事、论民间歌曲、论民间舞蹈、论民族器乐、论西安鼓乐、论戏曲曲艺、论民间美术、论延安文艺、论秦域文化、论宗教文化、论非遗保护、论文化工作等15个章节)。

第二卷:《采风散记》,分“三秦采风散记”、“秦声艺史追踪”、“西欧演出日记”、“韩城民艺论述”、“艺理评章汇集”五个部分。

第三卷:《绿叶诗笺》(系诗歌创作专集)。

第四卷:《古典诗词歌曲集》(含《相逢在金秋——陕西省终身成就艺术家雷达作品音乐会》评论集。

第五卷:《他从乡村走来》。分“杏园纪事”、“同州求学”、“大学深造”、“艺术花果”、“故乡情结”、“长安幽思”、“网络遨游”等7个部分。这是以文学传记形式记述从艺之路的。

第六卷:《艺道足迹》。分“大学日记”、“采风日记”、“师友评论雷达”三个部分。

以上是本书的基本内容。从形式上讲,有论文、散文、随笔、诗歌、歌曲等。

在我看来,不管是散文、诗歌,还是其他,多是与民间文艺有关的。

其文字部分,或谈经历、认识,或谈感悟、体会,都带有“述说”、“散论”的成分。这是因了我对民间文艺的欣赏习惯而形成的一种“自然”文风。多年来,我因忙于行政工作,无暇正儿八经地从事“写作”,每与艺人、演员接触,往往因受其感染而先为诗,次为文,再后为“论”。因爱好驱使,我喜欢写活泼一些的诗文,即使是写论文也是力求活泼、易懂,往往带着感情色彩。

诚然,论文固然是论述、论证、说理的主要形式,但散文、诗歌、随笔,也可以看做是文学化了的论文,对视觉、听觉艺术来说,它能起到身临其境、随文领悟的效果。文中必要的属于音频、视频的“附录”节目,可以填补其理论“抽象”的不足,可帮助读者理解其具体的听觉、视觉内涵。

民间文艺形式多种多样,而某一理论的高度概括,则难以包容并使读者领悟各个艺术品种的个性特色,因此该书多是按内容专题和艺术品种分项排列的,也许因内容的相对集中而便于阅读。因为不管是散文、诗歌,还是长篇论文,都是道明一个主题(民间艺术)的。

殷切期盼

窃以为,此书有三个特色:

其一,记录了包括我平时向艺人、演员学习在内的采风、学艺的历程、收获和成果。尽管诗、文、歌、论皆有,但都是平实、松散并多为“认知化”和“感情化”了的。

其二,保存了各有关较早、较老、较原生态的民间艺术(如《三秦采风散记》所记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民歌事象及秦腔里的“敏腔”、还有诸如老艺人唱过的迷胡、老腔、碗碗腔之类)并有所思、有所悟、有所论。尽管有限,但我是很珍惜的。由于各种原因,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确有遗失、变种的危险。就此而言,这种有限、感悟式的“保护”,还会有点积极意义。

其三,阐述了某些较有开创性的民间文艺理论。如关于方言对戏曲、曲艺强烈影响的理论;关于以方言区划分民间文艺区的理论;关于长安地域文化向全国辐射、传播并新生、发展的理论;还有有关文史学、采风学、非遗保护学的理论等。

如果没有田间作业,没有采风学习、认知和艰苦的探索,没有第一手民间文艺资料的搜罗,我是万万不敢说这些话的。

与此书有关的两大遗憾:

遗憾之一:因六十年代初的时代和条件局限,缺乏录音资料,更不可能有视频实录,连相关的照片也不多,收集的有关民间歌曲抄本和实物资料,当时已交给陕西音协,但因“文革”而被盗,造成了无法追回的损失。

遗憾之二:原计划借“集成志书”编成之机,欲组织力量编写诸如《陕西民间歌曲概论》、《陕西民间器乐曲概论》、《陕西民间戏曲概论》、《陕西民间曲艺概论》、《陕西民间美术概论》等理论专著,均以各种原因未能施行,竟连许多散存于个人手中的许多第一手资料也未能收集起来,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属于我自己应该写的,也无法述写,只好以“散记”“散论”形式公示的了。

我殷切地期盼:有关文化主管部门、民间文艺研究机构和年轻的民间文艺家能继续深入民间调查研究,并参照我们这一茬人的研究成果,完成我们这一代老者的未竟事业,写出系统的具有秦域特色的民间文艺理论专著来。如果这本书能起到可供参考和抛砖引玉的作用,那就是对我莫大的安慰了。

人生之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人生之史,是自己写出来的。这部百万字篇幅的《文博天下》,就算是我这一生走在民间文艺采风之路上踩踏出来的影影绰绰的脚印吧!

平时好艺终生唱,

绿海碧波任徜徉。

深恋雅乐奇葩馨四季,

更喜俚歌陈酒醉八方。

烂熳山花烁丽彩,

春风青野散泥香。

闲心唱赋弹琴吟古调,

漫步田间踏舞唱新腔。

恋歌喜赋采民风,

自讨苦吃困半生。

爱赏山河风雪景,

喜听雷雨浪涛声。

田间耜土诚浇水,

灯下移毫奋笔耕。

愿得人间皆似我,

歌台曼舞唱真情。

特以这两首拙诗作结,是为“前言”。

2016.3.9.

2016.4.9.

雷达 于陕西秦域文化传播中心

雷达,研究员。著名民间文艺家。男,陕西韩城市雷許庄村人。1935年生。1958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留校任教。1961年至1996年退休前,先后在陕西省音乐家协会、陕西省文化厅工作。历任陕西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陕西省文联常委、省音协常务理事及省剧协、曲协、舞协、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等职。现任陕西秦域文化传播中心艺术总监。曾在全省各地采风,研究民间文艺,写作、发表了大量的诗词、散文、歌曲和论文。出版有散文集《采风录》、诗集《绿叶集》、歌曲集《雷达古典诗词歌曲选》和《韩城方言概述》《韩城秧歌》等专著。与他人合作,经30多年的艰苦历程,编辑出版了约一千多万字的“中国民族民间文艺集成志书”《陕西卷》10部。曾多次获文化部、中国音协、中国民协“突出贡献”等奖励。2016年,获“陕西省终身成就艺术家”称号和奖励。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