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地理人文

西安咸阳本一家

2017年01月10日 17:31:40来源:贞观 作者:肉上师 浏览数:31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在“大西安”的维度上,跳出城墙看西安,首先看到的会是什么?

是西安——咸阳,这两座城市的关系,包括它们的现实关系,更包括它们的历史关系。这些关系决定了人们看待它们的观念,在无形中影响人们的认知、决策和判断。

西安市行政区划

长期以来,围绕这两座城市的历史和现实,形成的观念缠绕复杂。以至于,每一种主张都可以随意翻出某一段历史来佐证。比如说,咸阳从属于西安吗?反对者通常会提出,这种提议忽视了千年古城咸阳的悠久历史文化,从而抹杀掉咸阳作为秦都城的那段岁月。

在这个时候,某一段历史说辞通常是为现实而存在的,更确切的说,是为现实利益而存在的。大量互相矛盾的说辞所产生的观念相互纠缠,使人们既忽视了真实的历史逻辑,又回避了真正的现实问题。

——相隔仅20余公里的两座各自独立存在的城市,一座宣称自己是“中国第一帝都”,另一座宣称自己是“周秦汉唐四朝古都”。再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事了。

▲咸阳市行政区划

所以,要推动现实的发展,自相矛盾的观念就必须首先得到破除。无论是马克思所说,“理论只要能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本质”,还是米塞斯所言,“只有观念能够打败观念”,不同立场的思想家在这一点上的看法却能够达成一致。

跳出城墙看西安,在历史的角度上,也就是要跳出明西安城的历史,乃至于唐长安城的历史,从建城史的维度上重新审视西安—咸阳的历史。

何谓咸阳?何谓长安?

●《史记》对汉长安城的描述是:“长安,故咸阳也”。

●《旧唐书·地理志》对唐长安城的描述是:“京师,故秦之咸阳,汉之长安也。”

这就是说,秦朝建都于咸阳时,长安城并不存在。而曾作为都城的咸阳城的延续,其实就是汉长安城——至于历史上咸阳与长安的分别,只是同一座伟大城市在两个朝代不同的名字而已。

换言之,对于这两座如今仅相隔20公里的城市,根本就不存在两个千年古都——一个说自己的中国第一帝都秦都,另一个说自己是周秦汉唐四大古都之一,这是不合逻辑的。

让我们继续谈下去。

《史记·秦本纪》载:“十二年,作为咸阳,筑冀阙,秦徙都之。”咸阳取名,是因建城于山之南、水之北,山水俱阳,故名咸阳——水即渭水,今天的渭河,至于山,有人说是如今位于礼泉县的九嵕山,也有人说是咸阳塬。

最初,秦国在渭河北岸建设宫城,随着秦国国力逐渐强盛,咸阳逐渐向南发展,跨越渭河,如今考古发现的秦都咸阳章台宫、长安宫、兴乐宫、六英宫、甘泉宫,实际上都位于渭河南岸(如今西安市版图内),这些重要的宫殿与渭河北的咸阳宫隔河相对,通过几座渭桥相连接,共同构成了秦都“大咸阳”。

当时,作为秦都城的咸阳很自然的分为了“渭北”和“渭南”两部分,政治重心也曾来回摆动。至于后来秦都咸阳的规划范围,《史记》正义引《庙记》说,“咸阳北至九嵕、甘泉,南至长杨、五柞,东至河,西至汧渭之交,东西八百里,离宫别馆相望属也。”

到西汉,刘邦取关中,建都在秦都咸阳的渭南区。《史记》载: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更名咸阳曰长安”。

无论是“长安,故咸阳也”,还是“更名咸阳曰长安”,“两座”城市的历史关系,一目了然。更严格的说,要在历史意义上谈论古都咸阳、古都长安,存在的不是“两座”城市,就只是“两个名称”而已。

咸阳市区 图片来自网络

这之后的历史则为人们熟知:

●隋时,在汉长安城的东南方向兴建了大兴城,唐朝则在大兴城的基础上进一步建设了唐长安城,如今被西安市的基本市区版图容纳。

●唐朝以后,长安不复为都,但即便如此,后来在渭河北岸逐渐发展起来的渭城县、咸阳县,也一直是归属于西安府的下属区县

●按照清代的行政区划,西安府辖一州十五县,咸阳县是作为西安府下辖的一个普通区县而存在,这一格局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国。

●到1953年,西安成为直辖市,咸阳县才正式独立设市。咸阳当时的脱离,是在特定历史时期下,按照直辖市不再管县的原则城乡分离的结果。之后,西安直辖取消,1966年,咸阳再度并入西安。

●然后是文革期间一系列的行政区划密集调整,1969年,陕西省革命委员会批准咸阳专区更名为咸阳地区,咸阳地区革命委员会由咸阳市迁至兴平县;1971年,西安市代管的咸阳市划归咸阳地区,咸阳地区革命委员会由兴平县迁回咸阳。

爬梳史料,如今被行政区划所区隔的西安、咸阳两个城市,其实一直都拥有共同的历史,本就是一体存在的:

——曾是同一座都城,即秦咸阳—汉长安—唐长安。

——在长安不复为都后,也曾同属一个作为普通行政区的西安府(明清)或西安市(近代)。

在历史上咸阳的两次脱离于西安,不再从属于长安(西安),都是出于特定年代下的待定原因,而非城市、经济、人文发展的结果。一次是因为西安直辖不再辖县,再一次则是文革中错综复杂的变动,直至形成如今格局。

咸阳市区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传统历史中,历朝历代,行政区划的调整一直是一个动态的、随时而变的、因时而需的进程。农业社会中,行政区划的设立遵循的是“山川形便、犬牙交错”的原则,前者体现了区域整体性原则,而后者则是为了使相邻政区彼此交错,从而相互牵制,为的是避免出现“形胜之区,四塞之国”,抗衡中央集权。

直到如今,中国各地的行政区划仍在根据形势需要,不断做出调整,原则则是用最小的行政管理成本,获得最大的管理效益,近十几年中,发生在重庆、成都,乃至最近撤销安徽巢湖地级市的各类调整,数见不鲜。

但在陕西,西安和咸阳在短短数十年前特定年代下的分离,却被人们营造出“两个城市”、“两个历史”的幻像。这些幻像和因此纠缠不清的观念,进而使人们回避了自己的真正现实任务,阻碍了本该早已实现的“一体化”。

让我们重申这一点,在真正的历史逻辑中:咸阳(咸阳市)既非咸阳(秦咸阳城),西安(西安市)亦非长安(长安城),长安(长安城)也即咸阳(秦咸阳城),西咸(西安市+咸阳市)才是长安(长安城)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