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于流年中唱念做打——昆曲

2016年07月05日 18:21:31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佚名 浏览数:43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昆曲,出生于昆山的曲,繁花迷丽,雅美绝伦,近乎完美的艺术,旷世绝尘的美神。娉娉婷婷,于咿咿呀呀声中,用400多年深邃的美目,书写了多少如泣如诉,迷离了多少才子佳人。

作为百戏之祖,昆曲,又称昆剧、昆腔、昆山腔,是中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也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中的珍品,被称为百花园中的一朵“兰花”。

明万历年间,昆曲有苏州为中心,在华夏大地上振起戏曲的壮阔波澜,自此走上它几百年的鼎盛时期。然而,百年时光漫漫,现代都市快速发展导致的浮华与冗杂,将昆曲掩上了层层纱帐,遮住了它愈加悠远的目光。

现如今,当我们兴冲冲地谈论着莎翁的《仲夏夜之梦》之时,能否会想起,在伊丽莎白时代伦敦剧场中响起阵阵掌声的同时,在华夏富绅的家庭表演场地,汤显祖的《牡丹亭》正在演绎闺门少女的爱情幻梦,那神秘而绮丽的梦境也弄得无数人如醉如痴;当我们苦若悬河的讲述着《哈姆雷特》中的人性复杂之时,能否会想起,在哈姆雷特将手中染了毒的剑刺出的同时,在明朝民间的露天剧场里,沈璟的《义侠记》正在讲述武松与流氓恶霸斗争的故事,热血与正义的侠士也引得无数人义愤填膺、抚手称快!

曾经出生于民间的昆曲以其优美清新的风格超越了其他简单粗率的戏剧样式而登上时代艺术的巅峰,一曲《长生殿》浅浅吟出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缠绵悱恻,一段《桃花扇》低声唱尽李香君和侯方域的乱世爱情,牵动无数妇人闺秀的喜与悲、笑与泪。

遗憾的是,到了清代中叶,昆曲经过长时间的繁盛之后,日渐失去原有的活力,开始走向衰微。一直以来,昆曲演出氛围富丽华美,刻意追求附庸风雅,细腻幽雅的昆曲开始显露出远离大众欣赏趣味的一面,过分雕琢的歌词、过分悠长的演唱、过分缓慢的节奏让普通观众越来越难以接受,使得昆曲日益走向文雅、繁难的境地,紧接着,各种地方戏的大兴引发了著名的花雅之争,昆曲已然日薄西山。

直到新中国建立之后,浙江昆剧团以一个曲折离奇的案件——《十五贯》获得新生。时光的蹉跎不仅没让它消逝,反而为它沉淀了些微的浮华,在戏曲百家争鸣之时,厚积薄发,重新绽放属于它的熠熠光彩。

直到今天,虽然在繁华都市生活的冲击下,戏曲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但以昆曲日久的沉淀,以及它雅美绝伦的魅力,仍旧活跃在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演绎着一部部离合悲欢。

绵绵细雨的日子里,持一把油纸伞,迈开疲累的脚步,跨过百年的时光,寻一处古色古香的戏园,捧一杯香茗,在昆曲华丽婉转的唱腔、细腻的表演中,伴着氤氲的茶香,回到久远的画卷中,去看看那儒雅俊逸的书生、舞蹈飘逸的秦女,于唱念做打中拂去蒙在心头的尘埃,于离合悲欢中洗去压在肩头的疲累。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