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陕北大唢呐流派及艺人介绍:米脂县陕北唢呐

2016年10月23日 08:28:45来源:散文网 作者:圣手书生 浏览数:81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米脂唢呐,作为一种纯民间器乐艺术,其曲牌丰富,风格各异,以其音乐的人民性以及自身的艺术价值彰显着极强的生命力,至今已传承数百年。

2006年5月,米脂唢呐被国务院公布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唢呐在米脂传沿数百年,形成独具风格的米脂唢呐音乐。印斗乡常石畔村有八代相传的常氏“唢呐世家”,闻名遐迩。据传,清末一次学台大人过境时,该村常聚财、常义财兄弟俩吹奏唢呐路迎,从四十里铺一气吹至米脂城。学台对其技艺大为赞赏,当即封为“官吹”,允许米脂吹手入考场。自此,米脂唢呐名气更大。1942年初春,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的音乐工作者刘炽、张鲁等随河防将士访问团到米脂,向唢呐艺人常文青(小名常峁儿,常石畔人)请教。他毫无保留地向延安客人传授了《将军令》、《大摆队》、《粉红莲》等许多乐曲。其中《粉红莲》深沉、悲壮的音乐感染力深深打动了刘炽等人。回延安后,在1943年迎送成吉思汗灵牌和刘志丹灵柩仪式中,他们将《粉红莲》加工、改编成多种民乐演奏的哀乐。1956年,刘炽在电影《上甘岭》音乐创作中,再一次将它加工为双管管弦乐队加大锣的追悼音乐,成为我国现在通用的《哀乐》。至今,音乐艺术家仍对米脂唢呐有浓厚兴趣。米脂各乡镇均有唢呐班,1989年全县有60多班。这些唢呐班经父传子承或师授徒袭,大致为3个流派,即常石畔常家班、李家沟李家班、城关华严寺湾赵家班。唢呐高手有常家高、常文洲、赵福英、李歧山、李子山、赵锦让、赵所同等。

常家班传袭久远,演奏注重底气功力,习惯用硬哨,撮口较宽,筒音浑厚、饱满,力度强,尤长于吹奏慢板曲牌。印斗、桃镇、桥河岔、高渠等乡镇唢呐艺人多属这一派。赵石畔老艺人赵福英(赵五)自幼学吹唢呐,后移居龙镇丁家沟,带出许多徒弟,把常派演奏法传至无定河西。常家高技艺精湛,闻名东区,竟可用鼻孔吹音;常文洲15岁开始吹“上手”,掌握104种传统曲牌,1973年在地区唢呐比赛中夺得第一名,1982年赴北京献艺,受到来自亚洲16个国家的民间艺术家好评。他还精于唢呐乐器制作,1990年为亚运会精制10对长号、10副唢呐,并参加了亚运会开幕式演奏。李家班艺人喜用软硬适中的小哨,撮口稍窄,“浸醒”为度,吹音清脆,音色明晰、活泼。后起之秀李歧山兄弟师承父传,突破上、下手传统八度齐奏方式,佐以四五度和声,自成一格。尤善高音吹奏,音程跳动大,加“花”多,立体感强,在发挥高难技巧中使传统曲牌产生新的美感。1986年,中国唱片公司上海分公司邀请李歧山、张静吹奏,录制盒式录音带《狮子令》唢呐曲13首。1983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发行《陕北唢呐曲精选》盒式录音带,所收16首唢呐曲由李歧山、李子山演奏。李派吹奏法流行城郊、杨家沟乡一带,绥德北部艺人多受其影响。赵家班艺人讲究吹奏严谨,高低音连惯使用,音量平衡,击乐与唢呐巧妙配合。并善于将大、小唢呐交替使用,丰富音色,增加流畅优美感。知名老艺人赵锦让(赵达四)80高龄仍不辍艺。赵派吹奏法流行县城及周围村庄。

米脂县唢呐曲牌相当丰富,有来源于历史故事,如《三通鼓》、《下江南》等;有以物命名,如《粉红莲》、《急毛猴》等;也有以事得名的,如《上南坡》、《奠酒辞》等;多数曲名与曲调本身有关,也有的毫无牵系。不少曲牌先有调后得名,如《大开门》、《观花》、《切字四合四》、《刹场尾》;还有些是直接沿用传统戏剧曲牌的,如《柳青娘》、《杀姬》、《摆场》等。县文化馆高万飞挖掘、整理县内流传的唢呐传统曲牌,1984年编出《米脂唢呐音乐》,打印成册,收传统曲牌302首,其他曲调59首。

唢呐吹打班所用乐器多为两支唢呐和3件打击乐(小鼓、小钗、乳锣),座场吹打时,另加小海笛、管子、云锣等。唢呐演奏以上、下手配合,打击乐铺助。上手主吹高音,称为“走字”,掌握定调、技巧、节奏;下手以单旋律中低音衬托、辅助。上手吹“花腔”时,下手吹主旋律或长音。吹奏循环换气,套曲联奏,乐章间不停顿。以八度齐奏为主,有固定节奏。

唢呐音乐与民俗紧密相连,凡节日、庙会、婚丧、祝寿,以至合龙口、贺新居、做满月,都要请“吹手”助兴。办婚事时,迎亲队总由唢呐班引路,走村过镇高奏《大摆队》、《得胜回营》等喜曲。拜花堂、婚宴,唢呐声不绝。办丧事举行丧礼,各种仪式都在唢呐哀调《苦伶仃》、《纳鹅》、《西风赞》中进行;夜间祭灵、“撒路灯”时,唢呐曲调环山回绕,愈添悲切气氛。节日闹秧歌、扳水船时,元宵之夜的花灯下、十字街火塔塔边、九曲滩里都有唢呐吹打,渲染气氛。唢呐音乐在人民生活中应用极广,不可缺少。

★常家唢呐:陕北唢呐在流传和发展中,形成了各种流派,其中米脂县印斗乡常石畔村的常家班子,以其吹奏功底深、技术全面、曲牌多、演奏风格质朴稳健而在陕北高原享有盛名。常石畔村被誉为陕北的“唢呐之乡”。在长期的封建社会里,吹鼓手一贯被视为不能登大雅之堂的“下九流”,不能进考场,也不能与外人结亲,而常石畔村的艺人却以自己超群的技艺,为鼓吹乐艺人争得了一定的地位。据传,清朝初年,朝廷学台大人亲临米脂县,常石畔的鼓吹乐艺人常巨财,到四十里铺去迎接,一口气吹到县城,学台大人十分赞赏他的过硬功夫和演奏技艺,遂废除了吹鼓手不能进考场的旧规,准许享有一般百姓应享的权利,民女不嫁吹鼓手的陋俗也随之革除(这种陋俗至今在陕北南部仍有残存)。常家乐班成了“官吹”(得到官府承认的意思),从而提高了米脂吹鼓手的社会地位。每当闹红火(耍社火)时,常家唢呐班子必到场助兴,家有红白喜事者必争先向他们发出邀请,外县大户人家有红白喜事,以及榆林青云山、佳县白云山等各大庙会,亦远道来请。虽然有时也有不服的乐班来打擂台、比高低,常家班子总是以超人的功力、丰富的曲牌、朴实的风格,沉着、稳健地压倒对方。他们拿手的曲目是《得胜回营》、《大开门》、《观花》、《看灯山》等。常家老一辈著名演奏家有常加高、常加兴、常加中;他们的下一代以常文清、常文章、常文洲挑梢;常文刚、常文举、常文千亦出手不凡;在小辈中首屈一指的是常兴发。但常家唢呐并不限于常姓,如米脂县桥河岔乡赵石畔村有赵福英,榆林镇川堡何庄有何增统。米脂县东区印斗、桥河岔、桃镇、高渠等乐班的演奏,均系常家唢呐艺术流派。常家的弟子遍布榆林、志丹、靖边、子洲等县。米脂唢呐高手常加高可用鼻吹音,常文洲竟掌握104种传统曲牌。

米脂县常家唢呐可考证的传承谱系:常仲元父亲——常仲元——常文洲、常文锦——常志林。

★常文洲(已故),男,1936年9月28日生,米脂县印斗乡常石畔村人。13岁随祖父学唢呐吹奏技艺,15岁开始独自吹奏,一生从事唢呐吹奏艺,1960年转为公办教师,一边教书,一边学艺。曾参加地区文工团当吹奏员,先后参加省、市级重大文艺汇演当领吹。1990年9月,在北京亚运会开幕式上为安塞腰鼓队表演领吹,曾轰动京城,为陕北绥米唢呐在全国创下了名牌。常文洲不仅吹奏技艺高超,还是唢呐制作的高手。他师承父亲常家中的制唢呐技艺,制作的唢呐外观精美,音乐准确,在陕北及周边乃至西安地区享有盛名。民间唢呐手及西安各艺术院校和文艺演出团体都首选购买常文周制作的唢呐。

传承谱系

代别

姓名

性别

出生年月

文化程度

传承方式

学艺时间

居住地

第一代

常家中

不详

粗识字

家庭传承

不详

米脂县印斗乡(已故)

第二代

常文洲

1936

初中

家庭传承

1951

米脂县印斗乡(已故)

第三代

柴随随

1972

初中

师传

1986

佳县乌镇

第四代

高九

1978

初中

师传

1996

米脂县十里铺乡

第五代

李冬冬

1982

初中

师传

2002

米脂县城

申正华

1983

初中

师传

2003

米脂县城

★李岐山,“绥米唢呐”传承人。男,汉族,1945年5月生,榆林市米脂县人,他从7岁开始就跟父亲学习唢呐曲牌,14岁时开始正式学吹唢呐,天天废寝忘食地练习,在短短3年时间内就学会吹奏许多唢呐曲牌。他的演奏生动活泼、欢快流畅,尤其擅长高音吹奏,在高音区(上三眼)加“花”装饰吹奏,略有调皮气息,音似珍珠落地般蹦出,大音程跳动吹奏形成鲜明的起伏跌宕,既增强了立体感,又弥补了传统吹奏拖拉力乏的不足,能使用“一曲多变”的方法,在发挥高难度技巧中使传统曲牌产生新的美感。如传统曲牌的“大摆队”、“银纽丝”、“刮地风”等经他演奏都有超群出众之势。

李岐山的唢呐演奏突破了传统上、下手八度吹奏的习惯,充分应用四五度和声,增强了音响厚度,给人一种新鲜感。在对吹上,突破传统下手不能吹高音加技巧的方法,自由发挥上下两人的特长,上呼下应,一问一答,有分有合,大大增加了唢呐音乐的表现力。1983年,李岐山参加榆林地区民间文艺调演,一举夺得“唢呐演奏奖”和“优秀民间艺术奖”;1986年,中国唱片公司上海分公司为他录制盒式录音带《狮子令》,收入唢呐曲13首;1988年,中国文联出版社为他录制盒式录音带《陕北唢呐曲精选》16首,《西安晚报》以《农民吹手,进京录音》为题予以报道;他的录音通过各种渠道传遍美国、新加坡以及中国香港、澳门、台湾等地;他还为电影《人生》、电视剧《蓝花花》、《净土》吹奏;李岐山现为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2010年6月,李岐山入选陕西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绥米唢呐”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2012年12月,绥米唢呐传承人李岐山、汪世发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刘山财、张明虎入选榆林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名单。

目前依然从艺的米脂县唢呐艺人名录(排名不分先后):

李岐山、李之山、李三虎、常体成(连成)、贺栓、张明虎(虎林)、常彦利、高汝飞、李小飞、赵义同、赵英前、刘山财、申成军,申天明、张明彦、姜三埃、马新荣、杨小波、申良正(五斤)、屈海生、屈海胜、郝志爱、赵所朋、申善军、常永红、申余河、郭宏强、李胜利、柴占春、李宗建、马瑞海、乔红红、刘富才、常少奇、党阳东、井爱峰、常来军、曹爱学、雷兴平、李永利,刘光银、常小川、常建成、申进文、曹正伟、姬东阳,常建业、张宝林、贺建飞、刘磊、张康康、赵延同,常向生、刘德强、常彦红、赵永亮、杨海生、李福军,吕波、杜芳栋、朱腾、申余贝、艾绍利、姬存军、常小伟、白吞吞等。

米脂唢呐制作——常文洲、常文锦。米脂唢呐,历史悠久,据传是两汉时期由西域人带至陕北以及米脂区域,为了糊口度日,许多穷苦的老百姓学艺吹奏广泛用于民间的婚、丧、嫁、娶,祭祀庆典等仪式,于是,唢呐的制作也应运而生,基本上有名气的吹奏者都能自己制作唢呐木杆,其余铜器部件由专门工匠制造。米脂人原本称作的“鸡腿唢呐”,音量小而黯淡。民国初年,米脂的著名唢呐艺人李大牛和当地吕姓铜匠合作,在“鸡腿唢呐”的基础上大胆改制,他们加大了唢呐铜碗子的弧度,并用上好的黄铜制作,唢呐杆子也改用坟墓中未腐朽的柏木制作。改制后的唢呐音色优美,音响洪亮有力,穿透力强而传音远。从此唢呐制作者纷纷效仿,形成了独特的米脂大唢呐。米脂县印斗镇常石畔村的常仲元不仅制作的唢呐木杆子音准和音色精美,铜制的喉子和碗子也深受唢呐艺人的喜爱,便成为唢呐制作专业户世代传承下来,米脂的唢呐制作也就成为一种专门的传统制作技艺。

米脂常石畔唢呐制作世家的常文洲、常文锦弟兄制作的唢呐,堪称一绝,尤其是常文锦,不仅制作唢呐木杆,铜质的喉子、碗子也属上等,长号更是远销台湾、西藏以及国外。C调、D调、f调唢呐的音准、音色均属上品。深受唢呐艺人们的喜爱。

米脂“申家”唢呐:米脂县桃镇申家沟村“申家”唢呐既是米脂唢呐四大家族,也是陕北大唢呐响当当的家族。申明延(艺名“埃堂”,已故),名满陕北的的唢呐大师,也是常石畔常家唢呐最头疼的对手。据说申埃堂生前掌握传统大唢呐曲谱多达168首,代表曲牌有《大开门》、《西风赞》、《四马推车》、《四合四》、《大摆队》、《三铜鼓》等。申良正(五斤),63岁,8岁学艺,10岁吹上手,14岁就成为陕北名吹。其家族制教唢呐,对子弟要求严格,手把手教,每年四月白云山十天的庙会期间,申家唢呐班都在正殿前吹奏,香火不断,唢呐声不断,从早吹到晚。申善军,47岁,从10岁开始吹唢呐,跟随他的爷爷申埃堂一板一眼的拉筒筒(吹下手),16岁就开始吹上手,会吹奏的大唢呐传统曲牌相当多,从艺多年来,严守祖训,一直吹奏大唢呐传统曲牌,是地地道道的陕北传统大唢呐风格。申善军不仅曲牌掌握得多,吹奏技艺也十分精熟,不仅能熟练用本调、凡调、甲调吹奏,而且还会用梅花调,六指调,勘称陕北大唢呐艺人中的中坚力量。

申家唢呐第四代传人申善军成立的陕北唢呐传媒(申氏祖传唢呐艺术团、善军唢呐传媒),结合陕北大唢呐古老传统曲牌,并配以小号等西洋乐器,其中男女合唱,小品说书等多种演艺形势受到了内蒙、延安、山西、佳县、米脂人等地的欢迎,申善军于2015年获得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陕北大唢呐组一等奖。目前,陕北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申家祖传大唢呐第四代继承人申余亭(主奏)也逐渐成长起来。

传承谱系

代别

姓名

性别

出生年月

文化程度

传承方式

学艺时间

居住地

第一代

申明延(埃堂)

1913

私塾

家族传承

不详

米脂桃镇申家沟

第二代

申良正(五斤)

1954

初中

家族传承

1962

米脂桃镇申家沟

第三代

申善军

1970

高中

家族传承

1980

米脂城区

柴如前



师传


佳县

第四代

申余亭

1990

大学本科

家族传承

1998

米脂城区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陕北大唢呐流派及艺人介绍:绥德县陕北唢呐 下一篇:陕北大唢呐流派及艺人介绍:子洲县陕北唢呐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