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陕北大唢呐流派及艺人介绍:子长县陕北唢呐

2016年10月23日 09:01:45来源:散文网 作者:圣手书生 浏览数:21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子长唢呐历史悠久,代代相传。改革开放以来,子长县围绕唢呐艺术开展了大量挖掘、抢救和推广工作,并专门成立了“子长唢呐协会”,唢呐活动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唢呐队伍愈来愈壮大,唢呐的吹奏、表演艺术比以前有了较大的提高。子长唢呐杆长碗大,音色明亮宏厚,粗犷悍实,热烈奔放,渗透着雄健的阳刚之气。其曲牌丰富多彩,变化无穷,艺术魅力很强。抒情时,悠扬悦耳,委婉动听,如行云流水;喜庆时,欢快明亮,亢奋激越,如万马欢腾;哀怨时,如泣如诉,荡气回肠,如苍天悲哭。

子长唢呐杆长一般为0.42米,用不干裂褪木(即埋入地下多年的柏木)制成。通常由上下手双人演奏,下手依附上手作低8度的简化演奏,小鼓、锣、小钗三种打击乐为伴奏乐器。吹奏者均用“鼓腮呼吸”的流水式演奏。

唢呐曲牌常见的节拍有4/4、2/4,但在同一曲牌反复时强弱交错频繁,时而拉长、缩短,时而加多、减少,变化多端,衔接自然。唢呐的板式有:慢板、原板、中板、流水、二流水、快板、煞头牌等。 子长唢呐的音乐特点是粗犷、奔放、热烈、明快、舒展,其不仅音乐清晰,刚柔相济,委婉动听,且具有纯朴、优美、浓郁的陕北风味,吹奏基本上遵循慢起、中续、快结尾规律。 唢呐曲牌多为七声性雅乐调式。其中雅宫、雅徵调式较为多见。由于#4的出现,使许多本来为4的或4其他调式也向雅调式靠近。调式转换一般在主音的五级上进行转换。徵宫转换、商徵交替、商羽交替较多。

当地风俗,每逢喜庆,必请吹鼓手助兴,民间有“锣鼓家什再足劲,没一对喇叭(唢呐)不能行”说法

子长唢呐以瓦窑堡为界分为东西两个流派,东派风格粗犷、奔放、热烈、欢快;西派具有清爽纯朴特点。唢呐音乐分红、白事两类曲牌,红事曲脾有《大开门》《小开门》、《得胜回营》、《牧场曲》等;白事曲牌有《祭灵》、《吊孝》、《送丧》等。全县有120多个唢呐班子,吹手250人,连同操纵打击乐者达600人。

子长唢呐作为民间文化艺术,被列为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已成为地地道道的“特产”和本土的一大艺术品牌,登上了大雅之堂,逐渐为全国人民所熟悉。1984年,县唢呐协会成立,有会员25人。 1984年始,县文化馆的曹志富致力于陕北唢呐艺术的挖掘、整理、提高和推广工作:在演奏形式上,从小班子(一般由5人组成)单独吹奏发展到二三百人的集体演奏;从街头院落的自由吹奏发展到严谨正规的舞台演出;从单一的大唢呐吹奏发展到大唢呐、小唢呐、管子等多种乐器合奏。在吹奏内容上,由过去只吹唢呐曲牌发展到吹奏民歌、小曲、流行歌曲、进行曲、道情音乐等。同年,成立了唢呐协会,从此唢呐活动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起来了。1985年以来,曹志富组织唢呐手参加了《北斗》、《童年的朋友》、《羊马河战役》、《火种》等电影、电视片的拍摄或配乐,影响波及全国。1985年,县文化馆编辑整理唢呐曲牌1 10首。1985年,延安地区秧歌汇演,子长秧歌由唢呐伴奏,25杆长号向天长鸣后,锣鼓喧天,唢呐声阵阵,蔚然壮观,轰动了延安。1988年,甘肃音像出版社录制发行了由曹志富编曲,子长唢呐协会吹奏的《陕北唢呐•喜庆套曲》1万盘,畅销一空。十多名吹手曾为电影《童年的朋友》进行伴奏。薛增山、麻成海、薛守高、常体英、李树林、焦养亮等多次参加延安地区文艺汇演并获奖。近年来,先后在湖南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成功演出,应邀参加了《羊马河战役》、《北斗》、《火种》、《刘志丹与谢子长》、《中国命运大决战》、《童年的回忆》等电影、电视剧的拍摄,其中为凤凰卫视制作的《子长唢呐迎亲》向世界9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放。2006年6月29日,子长唢呐参加中俄文化交流年在延安举行的文艺晚会,与俄罗斯国防部红旗歌舞团同台献艺。2006年7月22日,在“第七届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艺术表演暨全国首届民间吹歌展演第四届南戴河荷花艺术节”比赛中,子长唢呐以高超的技艺、精彩的表演和浓厚的地方风味,荣获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2009年8月,子长唢呐受邀首次走出国门,参加为期一个月的英国爱丁堡军乐节。2011年8月,子长县唢呐艺术代表团又受邀参加了俄罗斯军乐节演出,向世界展示陕北儿女豪迈奔放的性格和独有的黄土风情文化,为子长争光,为圣地争光,为祖国争光。2013年12月23日,在国家大剧院,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举办了大型主题交响歌会《歌唱延安》。歌会上,子长唢呐表演获得现场专家和观众的高度赞扬。2014年春节期间,样式新闻频道(2月4日当天上午)直播了子长唢呐。

在子长的唢呐队伍里,上辈演奏比较好的有薛增山、麻成海、马五等人;现今演奏比较好的,有马家砭镇焦家河村的焦养亮、焦吉祥兄弟,史家畔乡崖坪村的李树林、李树森兄弟,南沟岔镇南河村的薛光华、薛光年兄弟,涧峪岔镇的薛守高,还有玉家湾镇的贺福元、张金贵,路坪村的徐六、徐丑兄弟等,他们都在不同的唢呐演出中获得过奖项。常体英、赵智海、李开峰等人也都是唢呐吹奏高手。

★焦养亮,61岁,号称“吹歌大王”,子长唢呐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子长县唢呐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

在陕北子长县,谁家过红白喜事,如果能请到焦养精的唢呐队,特别是焦养亮能够亲自献艺,那可是一件让人引以为劳荣的事。焦养亮的唢呐技艺算得上是一门绝技,特别是在迎亲队伍遇上抢花路,两个唢呐队狭路相逢展开技艺比拼,双方队员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力争把对方压下去时,焦养亮就会展露出超人的吹奏技巧。在热烈的锣鼓声中,他时而将唢呐高高举起,吹奏出高亢、响亮的喜庆乐曲;时而筛头耸肩、扭腰摆胯,吹奏出委婉缠绵的抒情乐曲;他还随着乐曲做出各种生动、有趣的动作,引得众人一阵阵喝彩。焦养亮从小就喜爱吹唢呐,如果村子里有人家过红白喜事时请了唢呐队,他他就追着吹鼓手跑,还白白给人家打杂跑腿。为此,父母对他大为失望,非常无奈地说:“这小子就是一块贱骨头,就是讨饭的命。”

十二三岁的时候,听说爷爷有把三弦,走了80里路去讨要,结果破旧得不能使用,被爷爷当柴烧了。十四五岁的时候开始接触音乐,家里穷,自己做二胡、三弦。那时候他已经会吹横笛、竖笛。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陕北许多地方的人对吹鼓手是歧视的,认为他们跟讨饭的几乎是一个层次。过事的时候,没有人愿意跟吹鼓手—起坐席,甚至就没有他们的席。他们的席就是坐在磨盘、碾盘上吃饭。然而焦养亮可不管这些,他就一根筋,每当听到那时而气势磅礴、高亢响亮,时而悠扬婉转、如泣如诉的唢呐声时,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甚至到了着魔的程度。他不顾父母的反对,不顾两个县级干部的舅舅的劝阻,一心一意要学吹唢呐。他上初中(15岁)时,父亲去世了,家庭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他这个只有16岁的少年身上。父亲的去世对他来说是不幸的,然而不幸中的万幸是家里反对他学唢呐的阻力因此而大大削弱了,此时,焦养亮学习唢呐的热情更大了,如果有幸借到一支唢呐,他一个人就会拿着唢呐跑到野外一个圪坊里,笼上一堆火,整整吹一个晚上。

焦养亮多么渴望有自己的唢呐啊!1972年,县上招工,焦养亮(时年17岁)有幸被招到南家嘴煤矿。由于他会吹唢呐,煤矿吸收他参加了矿办乐队,发给他一支锃光明亮的新顺呐。焦养亮终于有了自己的唢呐,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唢呐吹奏上,那时他只能靠自己摸索着学习,技艺提高较慢,渴望得到名师的指点。197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陕北最知名的民间唢呐大师安四(安生荣)、安五(安生文)兄弟俩。两位大师给他作了仔细的点拨,还教会他几百首陕北传统唢呐曲牌。其中有常用的曲牌,如《大摆队》、《得胜回营》、《四海春》、《狮子令》、《下江南》、《大开门》、《小开门》、《苦伶仃》等;也有一些比较生疏的曲牌,如《骂玉郎》、《小锣》、《撒朴音》、《开庙门》、《鬼扯腿》、《算盘游》、《抢字急毛猴》、《刮地风》、《六棒》、《担水》、《反担水》等,不仅大大丰富了他的唢呐曲牌知识,而且也使他认识到陕北唢呐内涵的丰富,两位师傅还给她传授了几种特别的技法,如鼻吹法、交杯吹法、卡腔法等。

1981年,焦养亮作出了惊人的决定,主动放弃在煤矿上的工作成立了自己的唢呐队,开始了自己完全意义上的唢呐职业生涯。在家人和亲戚的眼里焦养亮简直是疯了。然而在唢呐界他的名气渐渐地越来越大,终于成了子长县顶尖的唢呐高手。

1985年,焦养亮参加了延安地区秧歌调演。他出色的表演引起省内外多家媒体的关注。这些媒体纷纷对他的演出进行报道,从此焦养亮这位唢呐手就成为陕北黄土地上―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在多年的吹奏实践中,焦养亮大胆地将多种管弦乐器以及架子鼓、电子琴等融入唢呐乐队,不断扩大乐队人数,从最初的5人增至10多人,甚至上百人。在表演形式上打破了传统的坐吹和站吹,巧妙地把舞蹈与唢呐结合起来,创立了一种新型吹法——舞吹,大大增强了唢呐演奏的表演性和观赏性。在表演技巧上,他打破了传统的坐吹和站吹,他把舞蹈和唢呐巧妙地结合起来,创立了“舞吹”,大大改进了唢呐的欣赏性。“鼻吹唢呐”、“交替吹法”、“转盘演奏”、“龙腾虎跃”等一些别人想不到的表演方式,都是他靠着那股“钻劲儿”一个人琢磨出来的。光是鼻吹唢呐用的鼻嘴,他就反反复复试验了半年时间。从此,焦养亮在唢呐吹奏方面渐入佳境,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获得了一又一个荣誉:

1986年,他参加陕西省民间艺术大赛荣获二等奖;

1988年,他出版{陕北喷呐喜庆套曲》录音磁带畅销全国;

1992年,他参加“朱栽堉杯”全国唢呐大奖赛.荣获三等奖;

2003年,国家邮政局在宜川壶口举行黄河壶口小型张邮票发行仪式。庆典仪式导演为了展示陕北的地方特色,决定让陕北唢呐为—位歌星伴奏。然而,当地好些唢呐于由于不识谱,没人接这个活。当焦养亮接受邀请来到宜川,一边看乐谱,一边吹奏,两遍吹罢,导演高兴得拍手叫绝,当即把任务交给了焦养亮。焦养亮不负众望,他的吹奏与歌手的演唱相得益彰,博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

2004年,焦养亮受邀在比京体育馆进行唢呐表演;

2005年是子长唢呐队和焦养亮最为辉煌的一年。在参加全国第七届民间艺术表演暨全国首届吹歌展演时,以焦养亮为首的唢呐队吹奏的《兰花花》以优美流畅的旋律和浓郁的陕北风情让全场观众和评委折服,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子长唢呐队荣获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焦养亮本人获得“中国吹歌大王”称号;

同年,焦养亮受邀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大剧院参加华夏清音——中国民间音乐经典展演。他吹奏的《兰花花》征服了全场观众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的专家;

同年,焦养亮参加了中俄文化交流年文艺演出活动,并与中国演出团―起与俄罗斯红旗歌舞团同台献艺;

2007年焦养亮受邀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全国百名著名艺术家同台献艺,并在中国原生态民歌大奖赛中再展雄风;

2009年7月,以焦养亮为首的子长唢呐队组成“天地社火”团队,应邀飞赴英国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在第六十届爱丁堡军乐节上演奏唢呐,第一次把子长唢呐推出国门。当焦养亮和他的同伴们进人王宫广场上通往舞台的通道时,他立即吹奏起陕北唢呐经典曲牌《大摆队》。身着中国秦代兵马俑服饰的唢呐手们边吹奏边舞蹈着涌向舞台,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几乎都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向中国唢呐队报以热烈的掌声。我驻英使馆以“中国社火照亮英国爱丁堡”为题向文化部、外交部和陕西省人民政府发函,盛赞我国唢呐在英国的成功演出。

尽管焦养亮获得了许多殊荣,但是历史的使命感却让他忧心忡忡。

唢呐在金、元时期由波斯、阿拉伯一带传人中国内地。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在民间形成不同的派系。陕北唢呐以其身长碗大、音域宽广而独具特色。它不仅可以吹奏出单调的D调和C调,而且可以吹奏出音域更加宽广、旋律更加起伏的F调、降E调和D大调等。它在吹奏技巧上也有独门绝技,如用鼓腮鼻孔换气法可实现连续不间断吹奏等。数百年来,陕北唢呐传承下来上千个曲牌,但是到了现代许多古老的曲牌日益被边缘化,甚至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在唢呐行业里通常使用的曲牌只有五六十个。焦养亮担心的正是如何保护这些古老的曲牌,不使这些宝贵的唢呐音乐遗产湮灭。为此,他一直奔走呼号,希望县上有关部门加强唢呐曲牌的挖掘、搜集、整理和保护工作。

曾经,为了弘扬和水承子长唢呐,焦养亮办起了唢呐培训班,但是他的徒弟并不多,只有一个得意门生。这个徒弟是个孤儿,很小就失去了双亲,县政府把他收留在福利院里,供他上学,并且承诺只要他肯读书,政府就一直供他到参加工作。但徒弟就是学不进去,偏偏要跟焦养亮学吹唢呐。焦养亮发现他是一棵好苗子,就收他为徒,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在生活上关心他,在技艺上点拨他。

焦养亮的徒弟为什么这样少呢?这是因为他收徒弟条件严格。他的条件有三:一是必须要有音乐天赋,而且能吃苦;二是所有学徒必须学满三年方可出师;三是必须学完他所规定的足够多的古曲牌。许多人怕吃苦,嫌时间太长,嫌费力费时不适用而不愿意跟他学习。即使这样,焦养亮的收徒标准一点都没有变。焦养亮毫不含糊地说:“宁可徒弟少,不可乱糟糟。”焦养亮深知,子长唢呐要发扬光大,还需后继有人。为此,他打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民间艺人传统守旧观念,只要有人愿意拜师学艺,他便担起做师父的职责,尽心尽力教授唢呐吹奏技艺。这些年,他接收徒弟二十余人,跟随他学习过的吹手已过百人。

如今,一个宏远的计划已在焦养亮的脑海里形成,他决心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把从师傅那里学到的各种曲牌,以及他后来遍访民间艺人所学到的曲牌全部记录、整理成《子长唢呐传统曲牌》一书,以便后人学习。“子长唢呐是个品牌,但愿能够一直传承下去”这是焦养亮目前最大的心事,也是他最大的希望。(摘自《陕西非遗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撷英》,略有增删)

李金锡(焦养亮的徒弟)、焦渊渊(焦养亮的儿子,省艺校毕业,从事唢呐吹奏行业)。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陕北大唢呐流派及艺人介绍:志丹县陕北唢呐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