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秦域文化

弦歌诗教出新意——霍松林先生为《雷达古典诗词歌曲选》序

2017年02月05日 20:30:12来源:陕西秦域文化传播中心 作者:霍松林 浏览数:32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雷达同志送来即将出版的《古典诗词歌曲选》要我写序,我看了好几遍,引起了不少回忆,激发了若干思考。

1956年前后的一段时间,我们学校的学术文化气氛相当浓郁,中文系的文艺活动尤其生动活泼。而雷达正是学生中以多才多艺出名的拔尖人物。多次文艺演出的歌舞节目都是由他谱曲、编导的。他不仅在学生会中负责文艺工作,而且由他创作的歌曲《贺新年》和歌舞剧《龙口夺食》等节目在校内和西安市汇演中荣获一等奖而蜚声西安古城。

我上初中的时候,参加过歌咏队,唱过岳飞的《满江红》。尽管缺乏音乐细胞,唱不好,但也深深地体会到同样是一首“壮怀激烈”的《满江红》,一个人默默阅读所受到的感染,是与许多人同时放声高唱所受到的鼓舞无法比拟的。如果所有的古典诗词名篇,都有歌谱,都能用管弦伴奏,引吭高歌,该多好!

我国有悠久的“诗教”传统。两千五百年前的孔夫子创办他那时的“大学”,分设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四科;但不论哪一科,都得学诗,其通用教材便是他编定的《诗三百》(后来被尊为《诗经》)。他如何用这部教材进行诗教呢?就是说,是不是每首诗都先解字句,然后串讲,然后用很多时间进行思想分析和艺术分析呢?不是的。他的办法很简单,也可以说很高明:即用琴瑟伴奏,把那305篇诗一首一首地歌唱,学生们也跟着歌唱。这不是我随意编造,而是在《史记·孔子世家》里有记述的,原文是:“诗三百篇,孔子皆弦歌之。”诗和乐,都是最感人的艺术,孔夫子把诗和乐合二而一进行教学,使学生陶醉于洋洋盈耳的弦歌声中,如坐春风,如沐化雨,在无穷的审美享受中便不知不觉地被“感化”过来了。直到现在,喜用典故的人,还往往用“弦歌”指代教学,其实已无“弦歌”,有的只是烦琐的讲解和缺乏艺术感染力的分析与批判。

近年来,提倡素质教育。1999年春节期间,北京音乐厅举办“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座无虚席。这种用音乐诠释的方法向群众普及唐宋诗词名篇的形式,受到江泽民同志的赞许,亲临欣赏,并号召大家“学一点古典诗文”。我参加的中华诗词学会,也争取到教育部的支持,开过几次“中华诗词进校园”的研讨会,引起了强烈反响。然而现在的学生要学许多东西,特别要学“高科技”,负担已经很重,如果仍用逐篇讲授的方法,在极有限的时间里,能讲几首诗?我因此设想:如果像孔夫子那样把“诗教”和“乐教”结合起来,在极扼要地讲明诗意的基础上用“弦歌”的方式进行素质培养,也许会收到事半而功倍的效果。至于向广大群众普及诗词,“弦歌”也似乎是最佳选择。

这就出现了一个为古典诗词谱曲的问题。如前所说,《诗经》中的305篇诗本来是有谱的,可以唱;汉魏六朝“乐府诗”当然有谱,可以唱;唐人绝句又称“小乐府”,可以唱;唐五代两宋的词,本来是“入乐”的,可以唱。可是这许多谱,后来大都失传了;而见于文献的,如清乾隆初重现于世的姜白石《十七谱》、上世纪发现的敦煌《琵琶谱》等等,还需要专家研究、解读和翻译,至今还未圆满解决。值得庆幸的是,直到解放初期,西安市区和长安、周至、蓝田等县还有好多个古乐社,保存了不少古乐谱;经过陕西省音协、艺术馆、艺研所、西安音乐学院专家数十年的努力,已经记释了三百多首乐曲,并尝试为古乐曲配了十多首同名的唐宋诗词。但尽管如此,也还远远不能满足大量古典诗词名篇的歌唱需要。

那么怎么办呢?雷达同志即将出版的这部著作,根据他自己对原作意境、情调、韵味的领悟,为23首古典诗词谱了曲,我认为这是切实可行的好办法。

雷达同志既有深厚的文学修养,又是高明的音乐家,对于如何为古诗词谱曲,的确考虑得十分周详。试读他的《我为什么要为古诗谱曲》的后几段文章就不能不赞佩他的深思熟虑和远见卓识。从接受美学的角度看,对于同一首古诗,后代不同时期的读者有各不同的理解。比如,《诗经》的第一篇《关雎》,《毛诗序》说它是赞美“后妃之德”的,《鲁诗》说它是讽刺周康王好色晚起的,此外还有说它是举贤诗、祝贺新婚诗、贵族婚姻教育诗等等的,而现在一般人都认为它是一首古代上层社会男女的恋爱诗。雷达同志在这部著作后面附录了古曲七首,其中就有宋人相传的《关雎》古曲,在古曲大量消亡的情况下幸存的这些古曲有如凤毛麟角,弥足珍贵,因而发掘、抢救古曲的艰苦工作,还需要大力开展,使中华文明古国音乐史重放光芒。然而,即使有很多古曲供今人和后人演奏演唱,向海外展示中华先民的音乐风采和心灵世界,仍不能取代为古诗谱新曲的光荣使命。

根据今人的现代意识、现代情感、现代智慧对我们的古典诗词进行深入的研究与体认,在此基础上运用新的音乐语言创造新的音乐形象,为古典诗词名篇谱新曲,这既是提高全民素质的需要,也是发展民族音乐的需要。从这一意义上说,雷达《古典诗词歌曲选》的价值不仅在于为23首古典诗词谱了极好的新曲,而且在于开辟了一个亟待很多人共同开辟的文化领域。

与雷达当年就读陕西师大时的同窗张崇文同志为该书所选的诗词作了注释与评析,资料翔实,文笔流畅,也有独到的见解,对读者、歌者无疑是会有帮助的。

出版者慧眼识珠,能将这部书编辑出版,且用录制VCD盘的现代化手段将它推向社会,此于弘扬我国优秀的民族文化有着积极的意义。

诚恳地期盼众多的音乐家为无数闪耀着爱国主义光辉的古典诗词精品插上音乐的翅膀,让她们飞进校园,飞进千家万户,飞入亿万中华儿女的心灵深处。

——2002年清明节于陕西师大文学院

 

霍松林先生2012年为陕西秦域文化传播中心题匾、揭牌

【作者简介】霍松林 1921年生。甘肃天水人。著名学者。早年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中文系。1949年至今,一直从事高等学校文艺理论和中国古代文学的教学、科研工作,培养硕士、博士生。现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文系名誉主任。兼任国务院学部委员会学科评议委员。曾出版专著20多部;主编有关唐宋文学、中国古典小说等丛书30多种;参编《中国大百科全书》40多种。发表论文数百篇,出版诗集多部。1989年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荣获国家特殊津贴。曾被美国国际传记研究中心选为世界杰出领导人物。曾东渡讲学为日本明治大学客座教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