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秦域文化

老老马寻梦(二章)

2017年02月15日 10:20:21来源:作者来稿 作者:马家骏 浏览数:23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民间文艺家雷达先生春节给马家骏老师拜年时合影

(一)

凌晨4点半,陡然醒来,拉开西窗帘,见万里晴空斜挂白玉盘,幽光映得半屋暗亮。再躺下,实难重新入梦,原来我把我的梦遗失了。我的是个人小梦,不是中国大梦。小梦丢了,也得找。寻梦,寻梦:好像在黑黝黝的森林里,远处树隙里,有点亮光,但怎样披荆斩棘也走不近;仿佛在辽阔的草原上,天际有座白帐篷,骑上快马奔去,但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宛如在无涯的大海上,一只闪着白光的孤帆在召唤,我变成无人机,我飞去寻梦,它躲得更遥不可及。病危中的挚友问近来哪位熟人下世?我说我在寻梦。寻寻觅觅不见踪影。我悟道:原来它是个空。孙悟空醒觉比我早。我这才悟空。还寻梦吗?

(二)

老老马寻梦,走岔了路。梦是人做的,怎的跑到大自然去找。林隙的光、草原的帐篷、海中央的孤帆,都是白色的。相对七彩而言,白色就是无色。无是空,而梦是有:有戒指才可能遗失,无戒指,丢掉什么?有梦才会遗失。去人间寻梦吧。我站在上海闹市的街口,熙熙攘攘车流人潮拥来奔去,一瞬而过,都来不及端祥其中某人。人行道上有悠闲的:一位留着一字胡、穿着白方格西装的上海老卡拉,敲着手杖过来了,两个时尚华丽的女郎嘻笑着鸟语走近了,一个歪戴帽子、嘴角插着牙签、歪披外衣的小㿜三,也来了。如此人等和我的梦何干?梦不在他人身上,去自己身上找:睡不着,就常回想在汉中圣水寺巴山角下南华读小学的时光,放学了,还在玩。母亲站在院门高台上,扶着柿子树,拉长音调,像唱一样,在暮色中喊:家一骏一呐,快回家吃一饭一饭来。上五年级时,家搬到二十里外的城郊,夜里寒风袭击我们集体宿舍,穿过门缝窗隙,呼啸有声,好像半夜有人唤我吃饭。七八年以后我与菊姐来遊访,确定了俩人白头偕老,五十多年后,我把菊姐的骨灰撒在不远的汉江里。巴山苍苍,汉水泱泱,江对面峭岸上的树林在风中摇头,骨灰在清澈江水中静静流向远方。但这是夜思,它怎么也难入梦。更深了,夜如墨汁,我还在辗转反侧。又想起与老同学新伴侣金留春住在徐汇区桂林西街寿祥坊十六层楼上,打开靣南偏西的窗子,好开 阔呀!下面多层楼伸到天边,远处一条白飘带在楼丛蜿蜒,那是黄浦江上游。夏秋洗澡,开窗数一架架飞机在晚霞中缓缓降落到虹桥机场。华灯绽放了,万家灯火,连锦江公园的摩天轮也变成辅条放光大圆环。真像歌里唱的: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这首歌词是金留春姐夫杨彦岐写的。寿祥坊庭院里有大池塘,一圈都是栏杆、石径、花丛和垂柳。在水一方有戏楼般的水榭,晚饭时光,打麻将和唱越剧走净了,我静静躺在圈椅里,摇着扇子听秋蝉在柳丝上哀鸣。不时还有魚儿跳水的哗啦声。上海另有三家老同学来聚会,可是,一个突然去世了,一个瘫痪在床了,一家迁回杭州。老金把房子卖给了常老太。人去楼空,往亊如烟,空梦难完成。还寻找吗?

2017.2.15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