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陵墓旧址

乾陵的内城、外城及建筑

2017年03月03日 12:47:27来源:秦之韵 作者:佚名 浏览数:39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内城和外城

乾陵由内城、外城和附属建筑组成。

外城:据《陕西通志稿》载:乾陵外城周长80里,由于历年水土流失,遗迹已不可寻。

内城:又名皇城,历史上与之有关的文献资料很少。经过对内城进行实际勘察,结果表明:内城南、北城基长度基本一致,东西城基稍有不同,西边地形多沟道,城墙随着地形筑成。城基的夯土宽度一般为210厘米~250厘米,厚薄不同,地表夯土厚75厘米~135厘米,每层厚10厘米~12厘米。迄今保存在地面的夯土墙长仅15米,高50厘米~250厘米。

南城:基东起沈家池村北(即东南城角),再西经过石马道村,再西下沟经过黄巢沟上坡岭(当地群众称棒槌岭)为西南城角。全长1450米,东偏南3度。该城基由东向西657米处(即石狮背后),有高出1米、直径10米的夯土墩遗址。周围堆有大量的瓦片、砖块、红烧土、木炭灰、石灰渣等,是朱雀门遗址。

北城:基由今之东华门村北842米起(即东北城角),向西经过后宰门村,再西708米处止(即西北城角),全长1450米,东偏北2度。

东城基:南起今之沈家池村,向北经过东华门村向西北842米止,全长1582米,北偏西2度。青龙门遗址,只有一些夯土层、瓦片、砖块等。

西城基:由今西华门村842米,向南经过西华门、下河(何家沟)上坡到岭上,全长1436米,北偏西2度。城墙经过何家沟底,均修有走水洞,用石条砌筑。

四城基迄今保存都较完善,地面留存的城基还很显著。东南城角高5.5米,东北城角高5.1米,西北城角高5.5米,西南城角高10米,均为夯土筑成,周围残存瓦当、瓦片、瓦块、石渣。特别是西北城角和东北城角,有石条砌筑城基存在。内城总面积为2.29平方公里。

第一道门遗址:在乾县城北约1.5公里的张家堡和李家堡,距华表2860米处,有高达8米、东西相距36米的土阙2座,这是乾陵第一道门的遗址,也是陵园外围的起点。从平地远望,俨然如山丘,历经千余年风雨剥蚀,棱角已不分明。

陵园建筑

乾陵建成后地面的房屋建筑史无可考,但可以肯定,初期是有房屋建筑的。天宝末年,安史之乱后,乾陵地面建筑遭到破坏。《旧唐书•德宗纪下》载,贞元十四年(798)诏“献、昭、乾、定、泰五陵各造屋三百八十间”。这是隔了近一百年时间的建筑。后又屡经修葺,扩大完善,使乾陵逐步形成规模宏大,蔚为壮观的建筑群。依《长安志图》可知,乾陵陵园建筑大致为:由南向北,山下御道的西侧是下宫建筑,再向西约1公里处是邀驾宫;山上两乳峰巅各建土阙一座;司马道东侧华表附近是狄仁杰等六十朝臣像祠堂;内城南门西侧是第二对土阙;进入朱雀门是献殿,献殿东西两侧是阁楼;北峰顶建有上仙观。

邀驾宫:进入陵园第一道门向西北1公里处,踞下宫西南,今乾陵乡邀驾宫村即其遗址所在。此宫西邻漠谷河,北近陵寝,是武则天以后的唐代皇帝去乾陵祭祀的行宫。因千百年来,村民聚居,建宅挖土,遗址亦不可考。

下宫:遗址位于西乳峰南麓,今之陵前村南,邀驾宫村东北,御道西侧。地形北高南低,为坡式梯田,该遗址由南向北分布在12个台地上,总面积为11250平方米。地面上瓦砾堆积,散布在遗址范围内,出土有花方砖、板瓦、瓦当残块。

现存围墙略呈长方形。东墙、西墙南北长各298米,南墙、北墙东西长各282米,总面积84036平方米。

围墙东、西、北三面地表上暴露有夯土遗迹。受自然剥蚀和人为的破坏今已残缺不全,但有夯土遗迹仍能连成一体。

南面地形较低,但东西平坦,夯土遗迹除围墙东南隅有少许残迹外,其他均无发现,经钻探了解,在地面夯土0.2米下,有夯土遗迹深约0.55米。夯土层厚0.06、0.07、0.10米不等,底宽2.7米~3米。东墙残高0.40米~2.1米,是围墙最高的地方,西墙残高0.30米~1.3米,北墙0.4米~1.60米。

经勘察了解,围墙的兴建是按照地形高低建造的。在地面上遗留有大量砖、瓦等物,分布较广。据《历代帝王陵墓通考》载:当初乾陵建房378间,该遗址内的建房可能也算在内。据遗物中的瓦当、花砖来看,当初的宫殿建筑是极其宏丽的。

据《资治通鉴》载:“唐诸陵有署令一人,从五品以上;府二人,吏四人,主衣四人,主笔四人,主药四人,典事三人,掌固二人,又有陵会一人,率陵户守卫之。”下宫是守陵人员和负责谒陵祭祀礼仪的宫人的住所。

狄仁杰等六十朝臣像祠堂 据《长安志图》载:在乾陵东乳峰西北脚下,司马道东侧,有狄仁杰以下六十朝臣的画像祠堂。祠殿遗址尚存,砖瓦残块俯拾皆是。1958年,修梯田时有破坏。据史料得知阁楼为长方形,坐东向西,为庭院式建筑物,整体建设用墙隔成小间,白粉涂墙,每一小间画两个人。均在南壁,北壁书记其姓名事迹及赞语,取其面北朝见圣上之意。画像者系当时的著名艺人阎立本兄弟、尉迟乙僧等。

北宋元祐七年(1092)六月,奉天县(今乾县)县丞赵楷,为游师雄所绘的《乾陵图说》作说明。说云:“唐之诸帝,功烈如太宗明皇者,可谓成矣!宜其丘陇完固,及于无穷,今兵火之余,荒墟坏皿,瓦砾仅存,理亦宜也。独高宗武后之陵,崇丘磅礴,上诣青冥,双阙耸峙,丹青犹在,具岂造物者有以扶护而致然矣,抑亦穷匮国力,深规厚图、使人未易突击耶。转运游公,一日按部过乾陵,慨然兴叹,乃录高宗天后时六十人,重绘于陵所。其间忠良鲠骨、高才俊逸,如张说、苏颋、狄仁杰、娄师德、刘仁轨、唐休、宋景、李峤、贺知章、马周、李昭德、王琳、张仁厚、崔神庆、李务光、张柬之、魏元忠、陆元方、李怀远、毕诚景、杜景佺皆一代善士,固因当纪者。若夫武三思、韦巨源、崔湜、武承嗣、苏味道、封德彝之辈,回邪险妄、负国之谋而皆绘于壁,镌记于石,丹青可渝,而善恶之迹不可泯,珉石可磨,而劝诫之意不可泯,则斯名也,与其天地同于不朽哉!”

从以上记载看狄仁杰等六十朝臣,仅记有27人姓名,其中大多为高宗李治与武则天时代的朝臣,但也有个别为太宗李世民时的朝臣。

阙楼:乾陵陵园内阙楼遗址现存6对,东西乳峰1对,第一道门前御道两侧1对,内城四门各1对。

乳峰阙楼建造于东西二乳峰之巅,使乳峰形神兼备,惟妙惟肖。现存土阙残高在15米以上,东乳峰土阙底部实测19.60米×10.80米。土阙周围散布唐代砖瓦残片,可知阙上原建有阙楼,红墙碧瓦,飞檐翘角,雕梁画栋,色彩纷呈。故北宋奉天县丞赵楷有“双阙耸峙,丹青犹在”之说。经对朱雀门西阙楼遗迹底部的勘测,其外表底部奠石条,上砌砖,中间用土夯筑,周围遍布唐代砖瓦残片。

献殿:建于朱雀门内平台上的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式建筑,是用于祭祀天地神祗和陈列高宗与武则天生前用物的地方,是陵园建筑中的主要建筑之一。其规模宏大,建筑精美,为九间重檐大殿,建于唐而毁于清。清《乾州志》载:“析乾陵献殿以增州署。”也是说,清雍正年间拆除乾陵献殿修建乾州州署。今遗址尚存。

上仙观:建于梁山主峰之巅,是一座礼仪性的建筑物。今梁山顶上有一较方整的石城,当属上仙观遗址。基址东西长35米,南北宽约12米,基内遗址明显。周围山坡上唐代砖瓦残片随处可见。《旧唐书•代宗纪》有“大历八年(887)夏四月戊申,乾陵上仙观尊殿,有双鹊衔紫泥补殿之隙缺凡15处,臣表贺之”的记载。

内城四门:乾陵陵园内城南为朱雀门,北为玄武门,东为青龙门,西为白虎门。四门均建有高大宏伟的城门楼。据勘察,朱雀门遗址位于梁山主峰正南约320米处,东西长27米,南北宽15米,总面积405平方米。已钻探出大量唐代建筑遗物和遗迹,如残砖碎瓦、红烧土、木炭灰和夯土层等。此外还有两个石质基座,相距15.7米,为守卫武士雕像基座。其中有一个座石基还可辨认出石人武士的残脚痕迹和站立的方向。据此遗迹和相距数据,可知当年朱雀门为门洞式城楼。青龙门遗址总面积为722.24平方米;玄武门遗址东西长26米,南北宽14米,总面积为364平方米;白虎门遗址与朱雀门大致相同。

角楼:乾陵陵园内城四角均建有角楼。据勘测,内城四角下均有石条为垫脚,内为夯土,外用砖包砌而成。

无字碑和述圣纪碑亭:据勘测,无字碑与述圣纪碑均有石柱础遗存,具体规格为1000毫米×1000毫米的正方形,石灰岩质。柱窝直径200毫米,深10毫米。周围残存有大量唐代板瓦、筒瓦、瓦当碎片。

1995年初,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隋唐研究室对乾陵陵园部分遗迹进行考古调查,确认无字碑、述圣纪碑原建有碑亭。碑亭建在方形夯土台上,台基周围是砖块铺成的散水。无字碑居碑亭中央,亭由8根木柱支撑,每面各两根,呈正八角形分布。发掘时五个柱础窝尚未扰动,三个石础尚留原来位置,一石础移于夯土台东南角,一石础移于夯土台正南中央。其余三石不动,三个石础尚留。

六十一王宾像保护廊:朱雀门外,东西各有一组石人雕像群,东29尊,西32尊,共61尊。在石人像周围数十米内,残存有唐代的建筑遗物,如板瓦、筒瓦、砖块、瓦当残片等,其中东群雕偏东处现存留52厘米×52厘米×35厘米的石柱础两个。根据50年代末考古钻探得知,这些石像集中排列在东西长17米,南北宽10.50米的范围内。原来石像站立于东西两个保护长廊之下,后长廊倾颓,便使“六十王宾立露天”了。

陵园石刻

陵园石刻分布在内城的四门外,朱雀门前石刻最多,玄武门、青龙门、白虎门较少。千余年来虽遭自然侵蚀和人为的破坏,有的已经散失,有的残缺不全,目前保存的尚有113件。其形态逼真,雕刻精细,充分表现了唐代石雕的艺术风格,被誉为“唐代大型石雕博物馆”。从南向北依次排列在司马道两旁的有华表1对,翼马1对,鸵鸟1对,石马及牵马石人各5对,侍卫将军石像20尊,无字碑和述圣纪碑各1通,61王宾像,石狮1对。东、西、北三个门前各置石狮1对,北门前还有6匹石马、2尊卫士石像。

华表1对:石灰岩质,高9米,直径1.12米,由双层方形基座、覆盆莲柱座、八棱形柱身、仰盆莲顶座及石球5部分组成。柱底座二层,下层露出地面高0.2米,宽2.5米,座正面线刻狮子、海石榴纹。其余三面石刻因风雨剥蚀已无法辨认;上层高0.6米,宽2米,雕饰莲瓣;柱身各面为减底线刻石榴纹。

乾陵华表矗立于两乳峰之间,高大巍峨,衬托出陵园壮观肃穆的气氛。

翼马1对:石灰岩质,圆雕,马高3.17米,长2.8米,宽1.15米。马头雕刻结构清晰,突目,闭口,鼻孔扩张,周身筋骨坚实有力,头顶长一角,两旁有翼,刻卷云纹浮雕。

东边翼马底座为3层:底层高出地面0.5米,长3.5米,宽1.75米。四面线刻花纹,北面刻狮子、白象、海石榴纹;南面刻白象、海石榴纹,余漫漶;西面剥落不表,东面刻双獬豸、海石榴纹。中层高0.5米,长3.2米,宽1.45米,四面刻花纹。北面刻龙纹、云纹、海石榴纹,其余三面皆漫漶。上层为建国后补修,高0.1米,长2.9米,宽142米,无纹饰。

西边翼马底座3层:底层高出地面0.15米,长3.5米,宽1.75米,四面线刻花纹,北面刻狮、白象、海石榴纹;其余三面皆剥蚀不清。中层高0.6米,长3.2米,宽1.45米,四面线刻花纹已漫漶。上层为建国后补修,高0.25米,长3米,宽1.2米,无纹饰。

鸵鸟1对:石灰岩质,浮雕,鸟身高1.80米,长1.3米,厚0.35米,各雕刻在一块石板上,两鸟各损一腿,余皆完整。东侧石板长1.95米,宽1.55米,厚0.4米。底座两层,底层四面线刻花纹,东面露出部分海石榴纹,余埋入地下。西侧石板长2.1米,宽1.7米,厚0.35米,底座两层,低层四面花纹埋入地下。鸵鸟、石板、底座皆连为一体,是由整块石料雕凿而成。

鸵鸟产自西亚,《旧唐书•波斯传》载:鸵鸟“形如橐鸵,飞不能高,食草及肉,亦能啖犬攫羊,土人极为患。”又《旧唐书•高宗纪上》:唐高宗永徽元年“吐火罗(今阿富汗境)遣使献大鸟如驼,食铜铁,上遣献于昭陵。”高宗死后刻石鸵鸟于陵前,似有纪念性质。

石马及牵马石人5对:石灰岩质。圆雕。石马8对,3对置北门外,今仅存1对,且其中一个缺头;5对置陵前南门外,在鸵鸟之北,依次排列在司马道两侧。较完整者1对,残缺者4对,马有鞍镫、笼头、饰物,蹄与石座相连。两边牵马石人残存各3尊,均缺头,穿袖衣,腰束带,双手置胸前作牵马状。石马高1.80米,长2.45米,宽0.8米。石马座长2.5米,宽1.5米,高0.7米。牵马石人最高者1.4米,宽0.6米,石人座长1.15米,宽0.8米。

仗剑翁仲10对:位于石马之北,分列司马道两侧,保存基本完好。石灰岩质。圆雕,高4.1米,胸宽1米,侧厚0.55米。石人座高0.65米,长1.65米,宽1.80米。石人像为唐高宗葬礼的仪仗,叫中郎将或直阁将军,是侍卫皇帝的将官,头戴冠,腰束带,宽袍大袖,双手拄剑于身前,并足恭立,神态不同,表情各异。其中尚有一个冠顶与头部是榫结的,具有雍容和悦、细密大方的阿丹陀的风格特点。

述圣纪碑:位于朱雀门外西阙楼前。石灰岩质。通高6.3米,边宽1.86米。用7块巨大的石料缱成。碑座一节,碑身五节,以榫卯扣接,碑顶一节,故亦称“七节碑”。

碑座长宽各2.95米,厚0.44米,四面线刻各种兽形纹,东、西、北侧花纹漫漶,南侧刻双獬豸、桃状壶门和缠枝卷叶纹。碑座南平面上还线刻缠枝卷叶图案。

碑顶为庑殿式,屋檐四角各有一个石人,头顶斗拱,北边两角石人已毁。

东西侧面有宋、明时代题刻。西侧题刻是:“政和□□岁□月八日□陵郊□□大□洛阳□□□临邛韦彦拜谒乾陵,钱塘吴说书”,政和为北宋年号。

东侧题刻是:兰花芳草独嗟哦,一上梁山感慨多。

千民匡传唐社稷,□□犹带□山河。

春□□澹无人吊,落日□□有客过。

玉□玺书横断石,苔茵风雨恨如何。

时嘉靖丙申(1537)春,□□□□□□□□明□□六年六月成都范仲□□□□。”

述圣纪碑身刻文,文为武则天撰,中宗李显书写,共46行,行约120字,内容是颂扬李治功德。原文约5500字,当初笔画填以金屑,经千余年风剥雨蚀,文字斑驳,金屑脱落,仅第一、第二、第四面还残存文字1500余个,第三面文字全部漫漶。述圣纪碑现存碑文:

述圣纪□□□□□太后□□(以下泐)

朕闻阳耀阴凝,混元所以□□,天复地载,(泐105字)。

高宗见之矣。粤若稽古,□□□帝唐神源(泐83字)石而□□□□□弄犊□徵□而□雨,茫茫夏迹,俱为蕹草之场;渫渫齐萌,同变乱麻之域。(泐88字)高祖神尧皇帝晦电凝祯,流虹降祉,钟昊穹之眷命,迎□□之(泐70字)子□□□超然□□之表□□□□胥庭之上。太宗文武圣皇帝资灵宝纬,挺睿金英,禀赤帝于南宫,降(泐70字)雷电于□□□□□□飞动风云于四海,□早也而殪封豨,歼渭结而殄鸱张,畴野裂而阪泉震,白波静而(泐82字)逮乎梦拜升晨,席□折□,临明台而养正,坐衢室以居尊,兢若厉之,怀旰食□□□之□(泐70字)明明之□□□不则明者,粤在□□大帝焉。爰初在孕,及乎载诞,见龙登寝,其宵有梦象之符体。(泐56字)太宗□因□景□□后必有鲤鱼腾波,回沂迎舟。□□□于大帝之怀,紫翼锦鳞,与常有异,徘黼帷而莫惧,休绣被而无(泐63字)徘徊将下,仰手接之,得一三足乌焉,即捧之以献,太宗□□□□圣后曰:乌为慈孝之为,复是太阳之精,天意若曰:此儿其以爱(泐70字)乘□之□□折桂树屏,持斧作牧,谁□□□□□□化方流,初涉艺门,生知自远,若砥金之含彩,同莹玉之开(泐68字)久之,乃□闻年□□□□迂疾复何堪此□容□□□□莫不充,行莫能正履,衣未尝解带,既阴明落照,柔范韬仪,(泐68字)年尚幼仲,志迈老成之德。人伦所绝,今古莫俦。□□□□□埋玺于相思殿前,因告天地明祗及山川群望曰:当玺而立(泐64字)心矣。若夫艮阙崇于少象,□昭龙德,明堂增其日耀。□□□□□在庭兮陕聿谐其望执金按道兴宛且慕其荣,于是式降(泐77字)兵□王泰亦怀燕刺□□□□□之计不谋同发,一旦俱收,是知殷忧,以启圣朝,多难以(泐71字)可□□□□兵之□□何足拟由是式□□□□□□□□试之功,文武斯极。又尝监和御药,手持入进,属太(泐69字)弗同□□□□□□太宗□尝怒□□□□□□□□以惰职废职农基,以触为惊仗,天威震怒,立命斩之。(泐61字)下□□雷之威□□□□□□□□□□□□□社之□古□□□□□□□□戈战□戎夏克独清有淇水兮风。丸山阻顺,皇赫斯怒(泐76字)也。太宗爰□□□□□□□□□□军之气□居百步之中。大帝莫能自安,魂胆飞越(泐77字)有二毛(泐13字)太宗□□□□□□□□而以远涉之劳,时有不豫,令大帝总知军国,间日(泐77字)来□□秦□以成□□□□□□□□太宗命大帝承旨玉阶,即令敷畅□□□□大帝(泐80字)太宗稽□□动□□□□□□□□□□□□□□貌,太宗抚大帝颊而言曰:吾闻古之孝者,无过(中间泐70字)之行过于文王,远□□□□□□□□□□□□□流□□□集紫庭,地含梧野之哀。山起祚宫□□□□之变□大(泐61字)将加□□□□□向不肯加之,顾谓侍□□□□□□□□□□□之物,岂余凉德而敢服哉。侍臣衔涕敦劝,扶而(泐79字)于园陵游冠。□□□□□□□□□□□元忌则潜泣累晨,泽奉遗圈,则凝哀永日,因心被□,至性(泐58字)于□□此六合于□灵阴阳□不恻之功,蓍蔡掩无端之□□□□□□□□之镜欤!好生恶煞之戒则成,有截雨施云行之惠,沐浴激纲。无垠(泐60字)百□而无涯□而载物邑□□而□□□□不知其域而□□□□□□□□其源而春赏秋罚,□疏“攀槛,思闻逆耳之言,瞽说狂词。欣停□□之□□□□□□□□□□□□□□□□□□□□□□□之心(泐5字)举日鸟含宇耀,辟彩于丛云,月兔飞毫,动银钩于垂(泐10字)焕乎。天文架丹□而首出矣。五材兼运,仗仁义以明威;七德同敷,资□兵而(泐50字)藏刃韬弓,归牛散马□矣,神武□□□而居宗焉。藏金抵(泐11字)官,贻后昆而作范,刘台罢构,姬沼沸营,宝驷咸归,列求莫荐,由是去雕□□□□□□□风,草□还淳,被(泐39字)三□□□□谁显古□之□□□□水火之□玄髫肆其巷(泐9字)畜而□□皇之神务焉。想空谷以载怀,望中林而式□,出潜鳞于紫泉之□,□□羽于丹霄之上。五□三□,求贤得士,昌(泐32字)之丹□鞠茂草于□□□□□鼎之书□□陶既之议既(泐11字)刑不怒而威,不言而信,去罚实由于一德,胜残无□于百年矣。若夫尧光四表,才临朔昧之墟,禹奠九州,止届莹要之服。未有(泐36字)深□正朔于□□输奉□会衣裳于魏阙,是故星(泐22字)凝甘□□□而湛夜瑞□荐摇风之影祥□□□□之滋连宾植而指佞,抽朱草而丹芝秀。郊呈皓宝□戏黄鳞泽□连(泐32字)而□尽□□载而难胜□□□□□□□□黍而已。于是(泐16字)万骑□□披月侯于云峰,转星烟□观,六变场而地门辟,五精降而天庭开。兴百王之绝典,播十纪之高躅。(泐34字)而勿休□以□□□□□申□□□精思继伐念切(泐14字)谋臣如雨,猛将如云,竟献九攻之能事,争□□□之术,及圣谟天断,独出群心,违命者必无功,承制者莫不称(泐47字)以结蚁徒控地数(泐16字)九天偏将,暂动戎麾。俄清十角□□□□鸡岫雾卷,碧于龟林。遂使烟息朝烽,声埋夜柝。自圣唐之驭天(泐34字)下□□□□而□至生□□□□□圣德□□兴(泐11字)逍遥而访道,眇以寻真。或转旌萧□或□□□□□入吸风之地。每降汾水之游,天师乘日之野,屡动□山之驾。水(泐36字)之□白□在□□□□□□以弘道元年岁次□(泐10字)已崩□□□贞□□抱□写而凝哀。捧遗弓而(泐9字)恋徒深,曾旻落构,号天之痛愈切。掩四瀛而遏密,亘(泐40字)时□□□独□□□之□迥出入□(泐11字)仁侃又神圣文武并□先谥,今故因仍曰,□□□□□□□□□天皇大帝庙曰高宗,雇以□虚谬承乾荫,竟(泐40字)年□□□而□□上德无名共□(泐12字)文□之词莫岂能焉。圣海之遥,源叙(泐9字)圣德愈隆,百行咸该,而孝行弥著。每闻义夫节(泐32字)梁山□□□□之□□□□□之心□,昭陵之岫密迩,(泐11字)始□敬养允副因心,近者卜远之初茔兆(泐11字)川,惟此茕怀,必愿奉成先志,每言留葬东土,(泐37字)之除未命在辰□□,社稷为言专以□宗(泐12字)自古圣皇,咸尊菲葬,谷林稽岭,惟闻简素,(泐12字)德弥厚者藏弥薄,圣逾重者瘗逾轻。且珠宝(泐37字)安厝之时,必□□绝明器,唯施凡木灵物。止(泐11字)因天造,无待人功,微将所习之书,以示不忘。□□□□雇命,奉以□□藏殓之资,一遵遗志。斯地则川阜明秀,林甸城(泐36字)之志无□□□□□性而申福祥,总百神而(泐14字)而□符隐翠柏而呈象。石呈永固,□□□□隆七庙之基,重受三灵之眷,岂非德动天地,庆延无极者□,(泐40字)之□内总□□之□追□昔奉想风树(泐16字)将归上京,诉穷昊志,期攀□□□□□表奏相望,以为关铺尚虚,又频钟祸,故黎庶之情,犹惧震极(泐11字)湘水难追,空余□竹之感,(泐11字)易□茹荼之恨□尽。惟思赞述,少慰抽摧。但□□尊,丹碑所绝。见遐观列代,莫树丰琼。所以略符传记,弗存铭颂。庶(以下泐)。

无字碑 立于司马道东侧,与述圣纪碑隔道对望。石灰岩质,一石雕成。碑高6.3米,宽2.1米,厚1.49米。碑座东西长3.3米,南北宽2.9米,高0.75米。碑首刻八条螭下垂两侧。碑身的东、西两侧雕刻云纹和升龙图案,龙腾云翔,栩栩如生。碑座南侧刻狮马图案,狮昂首怒目,十分威猛;马屈蹄俯首,悠游就食。碑座其余三面皆漫漶不清。

无字碑初无字,宋、金以后始有游人题词刻字,共42段,真、草、隶、篆、行五体皆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金天会十二年(1134)刻于碑阳正中的“大金皇弟都统经略郎君行记”。有契丹文5行,是国内外仅存的契丹文字,弥足珍贵。

从陵园格局来看,无字碑当与述圣纪碑同时树立。唐高宗死后,武则天主持陵园修建,在为高宗立述圣纪碑的同时,也为自己树起一块高大的空碑。或曰武氏认为自己功高盖世,笔墨难以尽书;或曰武氏主张千秋功过,待后人评说;或曰武氏“淫毒窃攘”,难为碑文等等,莫衷一是。现已发现该碑上刻有3300多个方格,因而有人认为此碑原打算刻文,但在武则天死后,政局发生变化,维护武则天和反对武则天的势力斗争尖锐、激烈,在武则天能否与高宗合葬乾陵一事上就针锋相对,对武则天褒贬不一,故此碑最终未刻一字。

无字碑四十二段文字录 大金皇弟都统经略郎君行记:大金皇弟都统经略郎君饷以疆场,无事猎于梁山之阳。至唐乾陵,殿庑颓然,一无所睹,爰命有司,鸠工修饰。今复谒陵下,绘像一新,回廊四起,不胜欣怿,与礼阳太守酣饮而归。时天会十二年岁次甲寅仲冬十有四日。尚书职方郎中黄应期、宥州刺史王圭从行,奉命题。右译前言。

(该文右边为五行契丹文)

祖龙作无字辞,今乾陵亦□□□光谓高宗非武后□□□性□后□□□,堪与秦皇配也。明崇祯癸酉上巳成都范仲闇书。

西征过奉天乾陵有感次断碑宋御史韵

乾陵世已远,官路雨初晴。

碑断诗新刊,时移世自清。

羽书呈祥里,黄钺雍车行。

女主前朝事,千年恨未平。

督陕西三边军务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督御史,前少师兼太师,吏部尚书太原王琼书。

突突孤孤插太清,行人遥指是乾陵。

则天虐炎今何在,殿台焚烧石兽崩。

乾陵松柏遭兵燹,满野牛羊春草齐。

惟有乾人怀旧德,年年麦饭祀昭仪。

嘉靖丁亥二月四日四山题

题武后庙:

冬苑花开瑞气殊,唐朝周号谩窥图。

聪明终悟梁公谏,宗庙礼仪无附姑。

题高宗乾陵:

处分昭陵牢固贴,宣和秘阁至今藏。

外人岂计国家事,还笏空悲褚遂良。

明□五年岁在甲寅□冬望日□兆同尹

□□刘仲游景叹书

杨焕然纳南漕印后,癸丑清明还故里,与武功张君美同谒陵下。门人贠择书,高简刻,时亲归城居者七,田居者二十有一。悲夫!

梁山雄峙九重城,世远凋零感慨生。

述圣碑残横绿草,双龙阙古入青冥。

玉鱼终见唐陵掘,白马谁移汉帝盟。

一转乾坤狄相力,今人千载慕精诚。

万历乙酉岁秋九月郡人王子直题宋谔书

陵上萧萧山自空,残螭已断不铭功。

玉鱼曾择乾坤地,石殿长以草木风。

落日春秋来收蚕,细谈往事□村翁。

太原唐帝还□国,千载兴亡恨未平。

嘉靖辛卯秋七月宜阳王邦瑞题

无字碑,谁立竖,李兮唐,周兮武,

千秋冤结一抔 王,唐家馀子不足数。

于阗此意晦终古。

王尚炯

千山头角缩,万木爪牙深。

有客能占气,无人解换金。

难铭帝王德,易卜汉文心。

慷慨松风外,停车聊一吟。

宋京按部再至宣和五年三月望弟卞从行

晦雨连城暗,烟云入□多。

颓鸠□感慨,荒阙故□莪。

草莽悲陈迹,渔樵起暮歌。

追随马客,□□下山阳。

明嘉靖午子春□阮空麻城刘天和题

大明嘉靖四年六月上旬,陕西布政使霍州布韶,陕西宪副洪洞韩士奇游此。

成都范文光仲闇,居郴州五载,数登乾陵。崇祯六年上巳,复同侄萃华,彬友秦延辅、赵衍基,乾友张吾智、马以恕来游。

钦差巡按陕西监察御史王鼎,巡历过乾陵,秋日西曛,因伤往事,故勒马登临,徘徊久焉而去。时嘉靖四年十月望日识。

钦差武平伯陈经过,亲书此名,跟随头目陈通、陈见、张进、王良、毛鸾、杜成、陈兴、陈汉。政德六年七月十四日造。

政和甲午冬行劝农之事,因登乾陵。晚步临川亭,抵暮乃还。同会者五人,北彬李济泽民、河王顾正夫、彭城韩涣亨叔、河南郭彦正子常、淮阴宋孝光天经,十月有七日题。

少府监丞师具瞻民望,监察御史完颜忽升虎用之,刺史胥谦益之,省差段继祥庆之,奉天令李天章文卿,县丞温迪罕握奇,主簿鲁孛疙瘩,县尉孙完全甫、司侯吴昕明之,兴定五年四月中旬日敬谒陵下。外郎张秀华、德华题。

皇明嘉靖丙申,楚郎溪、陈仲禄清刑过此,冬日如春也。

明嘉靖□□□月四日题

正大改元夏廿九日,州司侯许柔,前礼泉簿宋实,尉蔡仲融,进士郑相,彬人王玠同拜陵下。

兵部员外郎蓬溪张庠,奉敕册封韩府,经过陵下,时嘉靖丙戌腊月廿日也。

正德元年五月六日太原道乔宇,上党王云凤过乾陵同观。

钦差御用监太监刘经过亲书此名。嘉靖丙午腊月廿日。

省掾胥恒同弟泰,因省视见刺史敬谒陵下。兴定辛巳重阳日题。

嘉靖甲申仲冬十有一日,西蜀杨仪、帝丘、桑溥同过陵下。

钦差两镇榆宁夏太监韦光恭,因赴京过乾陵,登临观叹,故书此名。

明嘉靖乙酉岁除日,参政苍谷王尚炯、副使泽山、桑溥,送太傅太师邃庵杨公(按:指杨一清)还朝过此。

钦差镇守宁夏内宫监太监吕洪上乾陵,嘉靖十八年终到此书。

嘉靖戍子夏四月六日,送大中丞翟老先生登此,郡人宋嘉祐题。

郡人刘汝梅、调元马□□□韶携琴书游此,时嘉靖丁亥二月四日也。

宣和改元,劝农出郊,休辔梁山,晚,余入郭淮蒲中来扶安道,圃田周无忌汉道,鄱阳宁津仲济,邯郸李思海孝初,岐下范汝听用言,河南郭彦正子常同焉。仲春中渐日,守郡吏汴梁李士观之孚题。

建安暨唐裔公本摄郡事来游。政和戊戌孟夏望日。

丁亥清明日,权县事范益率致政马麟之、监征高士若、郝雄承、贠延年、薄孟及申恭谒陵下。是日丽景乐霁,春气融达,游人共乐,排烛夜归。

宛丘宋孝光天径作承万年权邑奉天,挈家恭谒乾陵,徘徊历览终日。政和甲午仲秋晦日,男才申甫侍行。

范致明谪官漆水,政和元年天旗节后一日,同邑尉郭韶又善来谒乾陵,寅亮、寅畏从行。

开封王谷正叔,按行边部,南还京兆,道经奉天,同邑尉李定应之恭拜乾陵。时男仅从行。崇宁癸未季冬初八日题。

宾王石像61尊 位于朱雀门土阙之北,分东西两廊排列,东列29尊,西列32尊,皆石灰岩质,圆雕。石像一般高约1.4米~1.6米,宽0.65米,底座0.9米见方,露出地面约4厘米。东侧石像分东西4行站立,石人头全部被毁,有4尊身躯仅残存下半截,其中26尊身穿圆领紧袖武士袍,右衽袍24尊,左衽袍2尊,双手拢袖作抱笏于胸前状,皆腰束带,脚穿靴。其中一尊穿圆领宽袖右衽三折袍,左手持弓挂于左肩上;一尊身穿紧袖翻领左衽袍;一尊身穿圆领紧袖左衽武士袍,腹部横挂一匕首。

西侧石像32尊,分东西4行站立,其中29尊头部被毁,4尊仅残存下半截,2尊有头,1尊不知下落。其中27尊身穿圆领袖武士袍,右衽袍22尊,左衽袍5尊,双手拢袖作抱笏于胸前状,皆腰束带,脚穿靴。其中一尊穿翻领紧袖武士袍,头戴风披;一尊腹部横挂一匕首。两尊有头者,一尊身穿翻领紧袖左衽武士袍,头梳13条小辫;一尊身穿翻领紧袖左衽武士袍,卷发,八字胡。

石雕像又叫“王宾”或“蕃臣”像,背部刻有国名、官职及姓名。今模糊可辨者有以下六尊:

一、本俱罕国王斯陀勒

二、于阗□尉迟敬

三、吐火罗王子持勒羯达健

四、吐火□□□□□□督阿史那忠节

五、使□力贪汗□于

六、□仙□□河□□延

宋敏求《长安志图》据游师雄所刻4碑(失一碑)录所知蕃臣石像衔名为39人。陈国灿著《唐乾陵石人像及其衔名的研究》一文考证颇详,纠正了各家衔名记载之错误,并订正为36人。列其姓名、国别、官职、死年于后:

故左威卫大将军兼金微都督仆固乞突 《长安志图》作“金徽”,误一字,实为“金微”。“金微”即金微山,今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山,唐初为仆固聚居地。“左威卫大将军”和“都督”皆唐官取名。“仆固”,部族名,属回纥。“乞突”为人名。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故左卫大将军兼燕然大都督葛塞匐 它书作“燕□”,脱一字,应为“燕然”。“左卫大将军”和“都督”皆唐官职名。“葛塞匐”为人名,属回纥多览部,居肯特山与乌兰巴托之间,唐燕然都督府曾设在这里。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左威卫大将军兼坚昆都督结黉蚕匐肤莫贺咄口坚昆 又名结骨,部族名。在回纥的最西北,今唐努山以北,前苏联叶尼塞河上游。唐政府于此设坚昆都督府,隶燕然都护。“结黉蚕匐肤”为人名。“莫贺咄”突厥语为勇健者。

故大可汗骠骑大将军行左卫大将军昆陵都护阿史那弥射 它书作“阿史那弥则一”,误一字,应为“阿史那弥射”。“阿史那”为突厥王姓,“弥射”乃其名。唐显庆二年(658)任命阿史那弥射为昆陵都护。“可汗”为突厥王称。“骠骑大将军”为唐官职名。龙朔二年(662)弥射和阿史那步真随海道大总管征讨龟兹,遭步真陷害,为苏海政所杀。咸亨四年(673),昭雪后,朝廷又为之立碑,故衔名前称“故”。

十姓可汗阿史那元庆 元庆是阿史那弥射的儿子,为第二任昆陵都护,石像衔名未全列。如意元年(692),来俊臣诬元庆谋反,被杀。

左威卫将军鹰娑都鼠尼施处半毒勤德 它书作“□□都督鼠□□施处”,脱三字,掉一字,应为“鹰娑都督鼠尼施处半”。“左威卫将军”为唐官职名,“鹰娑都督”是唐王朝设在今新疆开都河流域的行政长官。“鼠尼施处半”为部落名,“毒勤德”为人名。

故右威卫将军兼洁山都督突骑施傍靳 “右威卫将军”为唐官职名。“洁山都督”是唐王朝设以伊斯库尔以北伊犁河流域的地方行政长官。“突骑施”为部族名。“傍靳”为人名。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故左威卫将军兼双河都督摄舍提暾护斯 它书作“双可□□□□舍提欲护斯”,脱三字,多一字,“河”误为“可”,“暾”误为“欲”字,实为“双河都督摄舍提暾护斯”。双河,指今新疆博罗塔拉河的南、北二河地区。“摄舍提暾”为部族名。“护斯”为人名。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故左威卫大将军兼匐延都督处木昆屈律啜阿史那盎路 它书作“延匐”,应为“匐延”,“啜”误为“”。“左威卫大将军”为唐军职名。“匐延都督”是唐王朝设在今新疆额敏河流域的地方行政长官。“处木昆”为部族名。“屈律啜”为突厥官名。“阿史那”为姓,“盎路”为人名。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吐火罗叶护咄伽十姓大首领盐泊都督阿史那忠节 它书作“咄伽□”和“盐风□”,均多二字,误一字,实为“咄伽”和“盐泊”。吐火罗国在今阿富汗境。“叶护”突厥语为大臣。“咄伽”突厥语为统领。“盐泊”为都督府名,辖地在今准噶尔盆地的北部玛拉斯湖一带。“阿史那”为姓,“忠节”为人名。阿史那忠节为胡禄屋部族首领,从全衔看,表明忠节又是统领吐火罗国的大臣。唐中宗景龙二年(708)金山道行军总管奏追忠节入朝宿卫,证明武则天死后,忠节还没死。

右金吾卫大将军兼大漠都督三姓咽面叶护昆职 它书作“泃本都督”和“五姓呐面”,误三字,实为“大漠都督”和“三姓咽面”。“右金吾卫大将军”为唐官职名。大漠都督府辖地,东起额尔斯河、宰桑柏,往西直到今巴尔喀什湖滨,在行政上,隶属于唐北庭都护府管辖。“三姓”为葛逻禄部族自称。“咽面”为突厥另一部族名。“叶护”为突厥官职名。“三姓咽面叶护”即葛逻禄与咽面的共同“叶护”。“昆职”为人名。

十姓可汗阿史那斛瑟罗 “斛瑟罗”是唐首任濛池都护阿史那步真的儿子。垂拱元年(685)年武则天授斛瑟罗为右玉钤卫将军兼濛池都护,镇抚碎叶。天授元年(690)拜左卫大将军,改封竭忠事主可汗,仍赐濛池都督,该石像衔名未全列。

右领军将军兼千泉都督泥敦俟斤阿悉吉度悉波 它书作“于泉都督泥□□小”,误二字,脱二字,少一字,实为“千泉都督泥敦俟斤”。“右领军将军”为唐官职名。“千泉都督”为唐政府设在前苏联吉尔吉斯明布拉克的地方行政长官。“阿悉吉泥敦俟斤”为部族名,属十姓突厥弩失毕五俟斤的一部。“吉度悉波”为人名。

故右金吾卫将军兼俱兰都督阙俟斤阿悉吉那靳 它书作“俱□都督关汗阿悉首那靳”,脱一字,误四字,实为“俱兰都督阙俟斤阿悉吉那靳”。“右金吾卫将军”为唐官职名。“俱兰”系城名,在前苏联吉尔吉斯卢戈沃伊附近之古城废墟,唐以俱兰设都督府。“阙俟斤”为突厥官职名。“阿悉吉”为部族名。“那靳”为人名。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故右卫威将军兼颉利都督拔塞干蓝羡 它书作“拔密干”误一字,实为“拔塞干”。“右卫威将军”为唐官职名,唐置“颉利都督”管理拔塞干部落,其治距千泉、俱兰不远。“蓝羡”为人名。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碎叶州刺史安车鼻施 它书作“安车鼻施□□□”,多三字,实为“安车鼻施”。“碎叶”为地名,在前苏联托克玛古城。高宗显庆三年(658)唐政府于碎叶建州,隶安西都护府。“刺史”为唐官职名。“车鼻施”是西突厥或异姓突厥中常见的官号,也常作人名。“安车鼻施”即刺史姓名。

故左武卫大将军突厥十姓衙官大首领吐屯社利 它书作“□□十姓卫官”和“吐屯缬利发”。脱二字,误二字,多一字,实为“突厥十姓衙官”和“吐屯社利”。“左武卫大将军”为唐官职名。“十姓”为西突厥十姓部落的专称。“衙官”、“大首领”、“吐屯”均为西突厥官号。“社利”为人名。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故右骁卫大将军兼龟兹都督龟兹王白素稽 “右骁卫大将军”和“都督”皆唐官职名。“龟兹”国名,今新疆库车。“白”为姓,“素稽”为人名。其父诃黎布失毕在昭陵有石像。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故右武卫大将军兼龟兹都督兹王白回地罗徽 它书作“□□□龟兹□”,脱四字,掉一字,应为“龟兹都督兹王”。“右武卫将军”为唐官职名。“白回地罗徽”为姓名,未见于史,或许是第二任龟兹都督。衔名前称“故”,表明立像前已死。

龟兹大首领那利自阿力 “那利自阿力”为人名,可能就是原龟兹国相那利。

疏勒王裴夷健密施 它书作“疏勤王”,误一字,实为“疏勒王”。“疏勒”为国名,地近葱岭,今仍名疏勒。“裴”为姓,“夷健”为人名。“密施”为王名之尊号。

于阗王尉迟璥 它书作“于阗三尉叔叔”,误三字,实为“于阗王尉迟璥”。“于阗”为国名,在今新疆和田县境。“尉迟”为姓,“璥”为人名。武则天天授二年(691),唐册立璥为于阗王,其时高宗李治已死八年。《新唐书•于阗传》载,璥于开元时献马、驼、豹。璥死,复立尉迟伏师战(《旧唐书》作尉迟伏师)为王,证明璥死于唐玄宗时期,乾陵竖立之石像,当不会是死后,而是在生前。

朱俱半国王斯陀勒 它书作“木俱罕□□斯勒”,误三字,脱二字,实为“朱俱半国王斯陀勒”。“朱俱半”为国名,地在葱岭,中心约当今新疆叶城。“斯陀勒”为姓名。

播仙城主何伏帝延 它书作“城□河伏帝延”,脱一字,误一字,应是“城主何伏帝延”。“播仙城”是唐在塔里木盆地南部的军事据点之一,即今新疆且末县治车尔城。“城主”匈官职名,“何伏帝延”为姓名。

康国王泥涅师师 它书作“康□□”,脱二字,应是“康国王”。“康国”为国名,在前苏联撒马尔汗,其王姓温,后改姓“昭武”。“泥涅师师”为人名。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697)唐始册立泥涅师师为康国王。据此,康国王泥涅师师为石像竖立乾陵也在生前。另外,波斯王之子也名泥涅师师的,乃同名者也。

石国王子石忽那 它书作“石□□”,脱二字,应是“石国王”。“石国”为国名,在前苏联乌兹别克首府。唐太宗贞观十五年(641)唐朝以其地为大宛都督府,以其王为都督。“石”为姓,“忽那”为人名。

吐火罗王子特勤羯达健 它书作“吐火□□子持勒”,脱二字,误二字,实为“吐火罗王子特勤”。“吐火罗”为国名,今阿富汗境。唐初,吐火罗国役属于突厥,西突厥可汗常遣其长子统领其地。“特勤”是王子专任的官名。“羯达健”为人名。

右骁卫大将军兼波斯都督波斯王卑路斯 “右骁卫大将军”为唐官职名,“波斯”即今伊朗。唐高宗显庆六年(661)唐朝赠卑路斯为波斯都督,后避国难来到中国,唐又授他为右骁卫大将军。唐高宗仪凤三年(678)高宗令吏部侍郎裴行俭将兵册送卑路斯为波斯王。行俭以其路远,至碎叶而返。卑路斯不得入其国,客于吐火罗国。唐中宗景龙二年(708)又来长安,不久病卒。这是武则天死后的事,证明卑路斯生前已被雕像树立乾陵。

波斯大首领南昧 “南昧”为人名,我国史籍未载,可能是与卑路斯同来长安的波斯大首领。

大首领可汗颉利发 “大首领”、“可汗”、“颉利发”均是官名,故衔名只有官名,没有族别和姓名,可能有残缺。

吐浑青海王驸马都尉慕容诺曷钵 它书作“青□□”,脱二字,应是“青海王”。“吐浑”,也称吐谷浑,部族名,居甘松之阳、洮水之西。“慕容”为姓,“诺曷钵”为人名。慕容诺曷钵是身历太宗、高宗、武后朝的吐浑王。唐太宗贞观十五年(641)太宗以弘公主妻之,太宗死,刻其石像立于昭陵,其时诺曷钵尚未去世。高宗时,以其尚主,封为驸马都尉和青海王。武则天垂拱四年(688)死,晚于高宗5年。从衔名不称“故”,说明也是生前雕石像树于昭陵和乾陵的。

吐浑乐王徒耶钵 它书作“彖□”,脱一王字,应是“乐王”。“徒耶钵”为姓名,是吐浑王族辞中封为“乐”字王的首领。

吐蕃大酋长赞婆 “吐蕃”为部族名,居今西藏。“赞婆”为人名。

吐蕃使大论悉曩热 它书作“夫论悉曩然”,误二字,应为“大论悉曩热”。“大论”是吐蕃大相的官号。“悉曩热”为人名。诸书记载他是在武则天死后于唐中宗景龙元年(707)来到长安的,因而不可能列像乾陵,可能悉曩热在武后死前到过长安。

默啜使移力贪汗达干 它书作“贪开达干”,误一字,应为“贪汗达干”。“默啜”,王名,是东突厥可汗,居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带。“达干”突厥语为大臣。“移力贪汗”为姓名。武则天长安三年(703)默啜遣其大臣移力贪汗献名马千匹并方物以谢武后许亲之意。

默啜使葛暹嗔达干 “葛暹嗔”为姓名,不见于史。

为什么雕立这些石像唐《封氏闻见记》卷6载:“太宗葬九嵕山,门前亦立石马,陵后司马门内又有蕃臣曾侍轩禁者一十四人,石像皆刻其官名。”《资治通鉴》卷199载:贞观二十三年(649)太宗死后,高宗为了阐扬其父徽烈,于昭陵将“蛮夷君长肉先帝所擒报者颉利等十四人,皆璩石为其像,刻名列于北司马门内”。元李好文《长安志图》卷中说是“擒服归和者”。清叶奕苞《金石录补》卷32载:“按诸酋姓名,见于唐史者数人,皆助祭之臣,故史官不能详记也。”岑仲勉《隋唐史》引《周书•突厥传》:“葬讫,于墓所立石建标,其石多少依平生所杀人数”为据,认为“唐昭陵北阙石璩擒伏归降诸君长侍立十四人,盖师突厥之制而略变其意者”,以上是关于昭陵“蕃臣”石像的几种说法。

乾陵蕃臣石像据《陕西通志》卷71载:论者谓“高宗之葬,诸蕃酋来助者甚众,武后不知太宗之余威遗烈,乃欲张大其事刻之以夸耀后世也”。因此,一般认为乾陵石像是前来参加李治葬礼的“蕃臣”首领或特使,武则天为纪念这件事,因刻石像排列乾陵两侧,象征着唐朝的国威以及和这些边境民族、国家的友好关系。日本足立喜六《长安史迹研究》则认为“是乾陵营造之际来助工役的人”。还有据章怀太子墓内壁画“客使图”,认为是“谒陵吊唁客使”。陈国灿以衔名前称“故”和衔名前有唐十二卫大将军、将军之称,及《封氏闻见记》为据,认为乾陵石像既非参加高宗葬礼者,也不是来助工役或吊唁的客使,也不是突厥杀人石的变意,而是“为着民族间的友好与和亲来到长安与洛阳的”,以及是“为高宗、武后朝侍立过轩禁的蕃臣形象,并由武则天将他们立像陵侧,列其官名,明显地表示侍卫宫阙,如生前之仪卫的性质”。不过,唐人封演著《闻见记》,既然认为昭陵石像是“高宗为了阐扬其父徽烈”,而乾陵石像当也有“夸耀后世”,以宣扬高宗武后朝的国威之意。因此乾陵“蕃臣”石像,一是表明这些“蕃臣”是于高宗、武后朝曾侍立轩禁者和为着民族间的友好与和亲的使者;二是武后为宣扬国威乃欲张大其事刻之以夸耀后世也。

乾陵蕃臣石像主衔名的意义,陈国灿认为:“一千二百多年前的乾陵包括昭陵蕃臣石像及其衔名,除个别名义上赠与的以外,可以说是刻画了我国古代民族的结合与封建统一的。”“这样多的各族首领获得唐朝宫廷的高官厚禄,参与唐朝军政统治,反映了唐朝多民族统一国家的政治生活,反映了各民族封建结合的历史。”“现存的三十六尊石像衔名,大部分属唐西北地区地方都督级以上的官员,他们的管辖地区不仅有天山南北的我国新疆地区,而且北至巴尔喀什湖与额尔齐斯河流域,西则达到碎叶河以西的千泉、俱兰、塔什干、撒马尔干。唐贞观二十一年(647)在漠北直至叶尼塞河置6都督府7州;其后在天山以南设置4都督府;显庆三年(658)前后在天儿以北、包括巴尔喀什湖在内的碎叶河东西建置的20多个都督府,都是具体实施了的。在这些地区普遍建立的中国地方行政机构——都督府和州,不仅实有其官员,而且实管其地。一千二百多年前的实物就是这个历史事实的证明。”

从上可以看出,乾陵蕃臣石像的雕凿有两种情况:一是死于高宗前的蕃臣,所以衔名前称“故”;一是死于高宗或武则天之后的蕃臣。这就排除了乾陵蕃臣石像是参加李治葬礼的首领或特使、“是乾陵营造之际来助工役的人”,以及是“谒陵吊唁客使”的说法。

石狮4对 内城四门各置石狮一对,朱雀门石狮完好,玄武门石狮残损严重,青龙门石狮完整,白虎门石狮一个完整,另一个佚失。南门外石狮为石灰岩质,蹲式,圆雕,狮高3.35米,胸宽1.30米。狮座两层,底层高0.8米,长3.3米,宽1.6米;上层高0.25米,长2.6米,宽1.4米。石狮昂首挺胸,前肢挺拔,巨头,突目,隆鼻,阔口,利齿。表现出凶猛异常和威武的神情,有巍然不可撼动之状。

卫士石座1对 在石狮背后,东西各有卫士石座一对,东西石座中心还残留守卫石人残脚。

毕沅立唐高宗乾陵碑 献殿遗址之上有清乾隆年间陕西巡抚毕沅所立石碑一通,隶书“唐高宗乾陵”。

玄武门6马 在玄武门之北原有石马三对,现仅存一对,分东西排列。西边一个较完整。马高1.98米,长2.20米,座长2.36米,宽1.54米,高0.78米。东边一个缺头,其他仅留基座。

帝王陵中的玄武门(北门)设置六马,即六龙。天子出行时,所乘之金银车驾为六马。唐代诗人杜牧在《长安晴望》一诗中写道:“翠屏山对凤城开,碧落摇光霁后来。回识六龙巡幸处,飞烟间选望春台。”诗中“六龙巡幸处”就指皇帝乘六马车巡幸所到的地方。

郭沫若题乾陵碑 位于西蕃臣像北,修有碑楼。碑正面刻郭沫若手书“乾陵唐高宗与则天皇帝合葬之墓”,背面线刻乾陵地形图。字为郭沫若1963年3月4日再次视察乾陵时所题,碑为1963年立。

地宫隧道

地形及位置:梁山北峰(即主峰)山势陡峭,为一圆锥形山巅,露出自然石之山脊,石颇坚硬。乾陵隧道位于梁山主峰的南面中腰部,其表面如同原始的天然山坡。千余年来,乾陵地宫的门一直是一个谜,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挖掘乾陵时因无法找到地宫大门,曾在主峰西南山脚下凿洞,留下了名闻遐迩的“黄巢沟”。

发掘经过:乾陵隧道的发掘,从1960年4月3日开始,到5月12日结束取土工程。在发掘之前,组织人力先修好防洪渠道4条,以防山洪注入。为使隧道在试掘清理时安全,不易受到雨水的破坏,于隧道之北修筑长达25米之水渠三道,分成第一、第二、第三道,逐级分散洪水,使之无法储留。

隧道之西,修有一条长达70米的防水渠。用夯土打成,上面铺有地砖,空隙均用灰泥灌缝,可防止清理隧道时发生破坏。

揭露的情况:隧道是凿在自然石灰岩质的山上露天开凿的。待棺材及陪葬品运进地宫后,用一两吨重的石条叠砌填塞,上部用夯土打成,比较坚硬。隧道呈斜坡形,南宽北窄e实测全长63.10米,宽3.9米。由隧道南部向北21米的地方,宽4米。由于东边自然山石低洼,全用石条砌补6层,在砌补的墙外均用土和小石片混合夯打上来。隧道北端向南13.10米的地方,东西宽2.60米。

隧道分两段通向山腹,前一段,在岩石上凿成深堑,在到达约17米深度即进入石宫。隧道是由堑壕道部分和石洞部分两段组成的。这两段交接处,便是宫门洞口。埋葬后,堑壕隧道全部用石条堵塞,用铁细腰拴板左右拴拉,上下层用铁棍穿拉,然后再用铁浆灌注。石条上部用夯土打上来,永与外界隔绝。

夯土的组织:隧道除了用石条砌筑外,其上部用夯土打成,夯土由石条向上伸2.8米。夯土每层厚16厘米~23厘米,分为平夯及圆夯两种,主要是圆锥夯。夯窝直径4厘米~6厘米,深1厘米~1.5厘米,质量坚硬。夯土中夹杂有石灰块,土为黄褐色与石灰混合组成。夯土中还夹有少量的残砖瓦块、木炭灰、残壁画、破石灰块等。

石条叠砌结构:隧道长达63.10米,全用长方形石条所封闭。石条上凿有嵌铁细腰拴板的凹槽,然后用铁细腰拴板嵌上。有的石条上凿的槽穴填满石灰代替铁细腰拴板;有的石条上不填石灰也不嵌铁细腰拴板;有的石条上凿数槽穴;有的石条凿榫眼穿有铁棍,再用铁浆灌注缝隙。从石条排列上,铁细腰拴板的功能是使石条左右不能移动,铁穿棍的穿拉功能是使石条上下层不能移动。

铁细腰拉板大小不一,最长27厘米,最短为18厘米,厚5厘米~8厘米,重9公斤~10.5公斤。石条大小不一,薄厚不一,宽窄不一。石条长达1.25米,宽40厘米~60厘米。

隧道叠砌石条,由南向北顺山坡一层一层筑了39层。从测绘图上看,表层共410块,石条拴拉铁细腰拴板141个。

石条空隙之间的加工法比较科学,它是在缝隙之间先撒上少量石质粉末,熔化铁浆灌注后,发生氧化,与石条成为一体。这一方法的运用,只有冶金技术具有相当水平才能实现。

石条刻有编号,平面上刻有363个字,这些字分布在110块石条上。刻字中有“菜常口”,“合一”,“元二”,“开一”,“五、六、七、八、九”,“一百二十九”,“日、月、星、辰”等,刻字笔画中所涂的红色,仍比较鲜艳。隧道两边石墙壁上露出部分红、绿等色,似为笔画,北端石壁上写有墨笔字是“□中古社至,渭南居上□。”两行大字。

出土物:铁细腰拴板五个,铁锭五个,其中长椭圆形二个,上刻“宿五”重18公斤,钮皿重17公斤。长方形铁锭重16公斤,圆饼形两个,各重14.75公斤。残锡铁727.5公斤。还有瓷片、开元通宝、朱红色配木棍等。

隧道发掘清理,为进一步研究乾陵提供了重要资料。

一、道内中部低洼的边沿之外,石条砌墙上部封石。据了解,修西兰公路时,被群众在山上采石头时发现隧道内石条,被揭取数块外,其他的石条均排列很整齐未移动,上部夯土层完整。石条用铁细腰拴板嵌住,空隙用铁浆灌注,加之堵塞,陵墓寝宫是凿在自然的石山内,再从别的地方凿洞进去是不容易的,且发掘中未发现任何斧凿痕迹,因此乾陵可能不曾被盗。

二、道内封石上刻字编号有的零乱,如(日、月、星、辰,却排列日一、日二、星一、星二、辰一、辰二,还有五十五、五十八),由于排列顺序的错乱,证明是武则天与高宗合葬时,经过二次移动原位的结果,因而编号是无顺序的。

三、封石结构中,石条空隙之间加工法是科学的。它在空隙之间,先撒上少量石质粉末,熔化铁浆灌注后,与石粉末发生氧化,与石条成为一体,这一方法的使用,反映在唐代冶金技术已具有相当的水平,给研究唐代冶金技术提供了可贵的史料,从而说明隧道封石坚固,不易揭露。

四、封石上刻有编号和记载部位的文字符号,证明每块石料,都事先做了周密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施工。石条的接触面、铁细腰拴板、槽穴都凿得很准确,是有高水平的手工工艺匠师才能胜任这一工作的。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