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歌

高恺:关中老宅

2017年03月12日 06:22:15来源:大唐手艺馆 作者:高恺 浏览数:19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雕塑是空间的艺术,空间是雕塑的舞台。空间有现实、历史和虚拟之分。现实空间是每一个生命个体当下生活游走的空间,而历史空间是过去的现实,虚拟空间则存在于想象之中。虚拟空间当下的代表就是网络空间,这是刚坐在这里的一个认知。

关中大地是一块厚重的历史空间,也是一块现实的生存空间,在这个空间里生活四十多年了。乐而忘返行走其间,感受历史深处的神秘诱惑,体会关中人文的成型过程。西安城墙是先民在关中大地上,圈起的一个巨大历史空间。这里遍地都是周秦汉唐的印迹。难怪有人说中国如果是一棵大树,北京就是树冠而西安才是树根。如果说西安城是树的主根,那么关中民宅便是伸向民间支系。

老家门前曾有一段残破的青砖遗迹,小时侯听老人们反复的叙说:那历史的残迹见证的是武举老爷的功业。武举是什么样的人物我不太清楚,人们叙说历史人物表情的鲜活让我着迷。第一次走近大簸箕柏家,隔着墙看见那锈迹斑斑的遗迹,心便狂跳不已。再看那院子里散落的青石浮雕和底矮的残砖断瓦,一种历史感立刻将我包围:我在历史中漫步,历史在身体里穿行。

真正走进去的老宅是咸阳王世万的家,王世万这个名字小时侯曾听老人们说过。印象里那是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地主老财,感觉他是故事中的人物,现实中不一定存在!第一次听康兄说到他的名字,就有一种强烈的愿望:何日能亲眼目睹一下那老宅!

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早晨,和康兄走出喧嚣的城市,在渭北的平原绿野中看见那个小村。和关中所有的村子一样平凡普通,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走进村道,步入老宅,震撼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百年前的青砖碧瓦没有丝毫的张扬,开阔的建筑连着九间足以让人吃惊,真是地主老财才能有的气魄!一般的平民百姓三间瓦房已是不错,若是六间就显不凡,而人家九间砖房是百年前的!记得小时侯自己家里盖房,地基以上九层砖基乡亲们已是称赞不已。数年后面对那些一砖到顶的建筑,那九层砖基实在不值一提,这也不过是近三四十年的事啊。青砖碧瓦的王家老宅连着就是九间!“这只是保留下来的四分之一!”闻听此言我的嘴张的老大老大!

侧门进去院子到是不大,但院子后面的客厅让人惊叹。六间大厅全是用巨大原木撑起,原木下面是雕着各种图案的柱顶石,青石雕刻精美而华丽。“过去四周每个原木柱子上都挂着一盏大红灯笼,柱廊之间都是名人题字木刻牌匾。”一抬头便看到东面的木刻牌匾,在天光的照耀下字迹不清,北面的木刻牌匾亦是字迹漫漶。巨大的“客厅”里,几扇木雕精美的门上面,画着传统的吉祥图案。地上的老桌、老柜和掉下来的黑底牌匾上落满灰尘,历史感在灰尘中扑面而来!

客厅后面有两扇门,门的四周是青砖浮雕和家训。门后是什么?真想进去看看,门却锁着只好作罢。现在想来前面的门房是看家护院的家丁们或者来客的住所,客厅是待客之处,门后当是主人生活的私密空间了。我们饶着客厅转了一圈又一圈,看那牌匾题字、看那青石浮雕、看那门楣木雕,最后走到客厅和门房之间的小耳房。耳房东西各有一间,黑暗而狭小,东面的耳房之南便是大门。门厚而重,门槛高大。那门对于我这样的书生而言开启都是问题,然“过去此门是用巨石所顶,那巨石只有一个人能挪动。每到夜晚某时人们都休息了,那个身强力壮的家丁便用巨石将门顶住,整夜里里面的人便不能出,外面的人当然也不能进!”我俩吃力的打开门,外面是开阔的街道,门两旁是高大的青石狮子门墩,门墩正侧都有精美的浮雕,站在门道里防佛是站在历史的隧道口。

历史上的王世万,据说本名王老十。兄弟十个,各个不凡有做官的、有做学问的,也有行医的,据说今天的四医大所在地,就是昔日王世万的一个德国留学归来哥哥的行医之所。做官最底的也是某县县长,难怪他家曾挂满省府长官及省内名人的牌匾。据说他家曾有土地800亩,是当时仅次于四川刘文彩的大地主!刘文彩的庄园我没去过,但是收租院的雕塑图片却从小就看过,那逼真生动的形象至今难忘。

陈云岗老师在他的雕塑论文里写到:雕塑始终是空间的艺术。沿着陈老师的思路思考,空间的属性大致可分为:自然空间、物理空间和感觉空间。自然空间应该属于物理空间,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这个空间之中,当然自然空间里不光有人还有万物,但只有人才能深刻的认识这个自然空间,并创造出属于人的感觉空间,建筑和雕塑就是人创造出有别与自然空间和物理空间的感觉空间。

关中民居是生活在秦岭和黄土高原之间的先民,一代代的积累和发展起来的一种独特建筑。走了几个关中老宅觉得,先民们对空间的把握真是很独到!每走进一所老宅便能感到老宅主人的气息:或粗放大气、或精巧优雅、或谦谦君子、或赳赳武夫等等,共同的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和喜爱。你看那门口的青石狮子,进门的砖雕土地神龛,精美的镂空门窗、门楣和木雕抬梁,青石浮雕基座以及传统的屋脊瓦当等等无不在佐证着他们的喜爱。

豁口孙蔚如老宅是个例外,那是一座三间两层的青砖建筑。从外面看比王家老宅高而挺,但却少了王家的开阔和大气。孙家老宅是抗日期间守护潼关的一位将军的,从外面都能看到里面的楼梯和砖雕,已经有很多西化的感觉,但青灰色的基调在整个村子里并不张扬,甚至你不注意都很难找到。

霸桥张家是我见过老宅里唯一还有人居住的老宅,坐落半塬上的一个村子,居高远望溪流潺潺霸柳依依,白鹿原隐约可见。进村便看到一棵巨大的老树,(忘了是槐树还是皂角树?)却没见几个人,安静的村子只有我们发出的声音。古老的青砖、深邃的街巷,令人心情无比的轻松愉悦。向导前去敲门:“我这老同学原来在西安某高校是校长,听说你们要来,前两天专程赶了回来!”正说话间,从南面的院子走过一个白发老人,他就是房子的主人!老同学相见说笑开来:“快开门!让咱这些客人进去再说!”走上高高的台阶,门口的石狮威武,进门的神龛精巧。我们在树下的石桌、石凳上逐一落坐,向导介绍起石桌旁的树:“这就是金线吊蝴蝶树!”这树名来前曾听说过,是一种很名贵的树木,据说二三十年代全国仅有两三株,而这家便是其中之一!走到树前仔细的欣赏,树不高杆也不粗,叶子也不是很大,希奇的是那一条条下垂的绿线下面都吊着一只形似蝴蝶的叶片。“到了秋季红红的一树很是好看!”后来我们便在屋主的影集里看到了那红红的“金线吊蝴蝶”!

空间是宁静的,植物是有生命的,人是活跃空间的。在百年前的空间中,那棵树静静的长着,我们在那个空间中穿行、呼吸、感受,历史在我们的脑海里延伸,延伸,延伸!我似乎看到:先民走出山林来到半坡,艰难的刀耕火种之后的穴居,再后来从穴居到窑洞,从窑洞到这砖瓦老宅。他们一路走来,沐着历史的风雨,迎着酷暑严寒。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王耀辉:拥抱你——久违的白雪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古乐埙演奏家刘宽忍
  • “关公”陆树铭
  • 孙见喜:墨里禅香 简
  • 秦腔四大名旦:李娟
  • 实力派书画家李圯
  • 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亲
  • 马友仙,不老的秦腔皇
  • “老榆林人”收藏家王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银幕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