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玩鉴藏>> 文玩鉴藏>> 古典家具

解读明式家具

2017年06月17日 08:25:15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佚名 浏览数:79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好比那行走高山大川的剑侠,玉树临风,侠气凝眉宇,挥手间身影已疏忽远去,留一抹远山似的烟霭在你心里。这是明式家具给我的视觉和心理感觉。木质仿佛羽化成了气息,回旋在山林和丘壑间。

明末清初 紫檀四出头官帽椅

也好比深宅高院的闺秀,从厢房走到天井,从回廊莲步后园,华年与朝露夕霜沉潜,红颜消逝,淡定的气度一样从容。就像那些几案圈椅的束腰罗锅枨上细密的木纹,几代更替,依旧不躁不火,温润如珍珠泉要从里面汨汨滋溢。

好比林下之风的山水卷轴,高远的山、飞流的瀑,和山脚的杂树,蜿蜒深入远山的一线飞栈,实在的山水不知不觉中转化成意境的山水,是隐逸脱俗的伊甸园。就像你坐在一张明式椅子上,感受却超出了"坐"这种最日常的行为。

清早期 紫檀独板围子罗汉床

这样说来,似乎有些“文化”化了明式家具,它成了气息,酝酿了意境。当然,明式家具是非常功能化世俗化的,家具嘛,总是伴随最平常不过的生活的,但,在木质、纹样、线条、块面、装饰的融合中,明式家具却让人产生一种虚静逸远的气息。

明式家具是指包括了明代的嘉靖、万历到清代的康熙、雍正(公元1522年~1735年)时期制造的家具,无论是数量还是艺术价值,这个时期堪称中国古董家具的黄金时代。大工商城市的兴起,手工制造业的发达,市民对硬木家具的需求,南洋木材的进口开禁,众火苗燃起了明代家具生产的火焰,余温竟一直延续到了21世纪的今天,西洋本埠爱好明式家具者不在少数,在家中放上几款已然时髦,搜罗修补旧款或者干脆模仿造新者已成高利润行业,收藏欣赏者亦摇身塑成家具收藏家了。

明晚期 黃花梨嵌桦木及楠木面圆角柜一对

纹理精致生动,不静不喧的黄花梨,仿佛“凌波欲去,且为东风住”;静穆沉古份量坚质的紫檀,承得起“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虽是“绣屏深锁凤箫寒”,难掩风华斑斓的铁力木等,这些木材坚硬致密、色泽幽雅,在山林间慢慢生长,吸尽了山林野气日月精华,本身就是大自然中沉着刚健之子,“天生丽质难自弃”,已然奠定了明式家具天生的一种沉稳儒雅品质。历年而成的木材,线条修丽的造型款式,全部手工制作的心意揉和,浑然拈出风格化的明式家具气质,使其于功能性之外,成为人们的审美对象。

明末清初 铁力木日字櫈

就像山水长轴中,满目的山峦叠嶂松涛起伏间,一领茅屋露出草檐,静寂山林终是人间的。弯腿也罢束腰也好,椅背上的蟠龙,牙口间的卷云,无论线条怎样的灵动,还是收敛于了桌案椅凳的实在,明式家具是人间里飞出飘逸气。可是又是端肃严整的,灵性的张扬是素瓷静递的,就好象张岱《湖心亭看雪》中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的意境。如电影《十字小溪》式的静谧,生活如水,波澜也是有的,只是在水中流逝,水流的痕迹就刻在水中石上,体味就在心里了。正如时坐时卧饮食男女的日常生活,日日于中的人竟是要厌倦了它,将梦想托付给了远方,当远方变成了当下,日常生活的重新开始终于使人感觉到了珍惜。简净的明式家具以慢工出细活的古典,不自弃,不虚妄,自自然然安度岁月,也从不因为当下现代人的喜爱而骄矜。好比真悟道的人是务须言说的,只是将心得贯通于了日日的柴米油盐中,拈花一笑不过是所有心得中一个普通的瞬间。

明末清初  榉木万历柜

所以,明式家具其实是朴素的,日常的,钟鸣鼎食之家摆紫檀黄花梨,柴门布衣的就用榉木榆木的,一样的线条明丽,一样的结实耐用,只是贵气与否的差异罢了,并不因为木材之异而弯曲了圈椅扶手漂亮的弧线,也不会因此而省略了牙口的灯心草装饰。细致、精工,是手艺人行事的原则,并不因为材质贵贱就松了自己的精气神,日久了,点染出那种手艺的认真和妩媚交融的气质。于是,日常的用具也可以成为了风格化的审美。

明代是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朝代,所谓“存天理灭人欲”,推行奴化人性为目的的思想统治。但明代也是一个个性解放思潮兴盛一时的朝代,前有李贽的“童心说”,后有袁中郎的“性灵说”,人的个性表达得到充分的肯定,世俗生活的欲望也张扬非常,《金瓶梅》、“三言二拍”和戏剧《牡丹亭》在各自的领域达到历史的高度。明代还是一个手工业和商业繁华的朝代,青花、甜白釉的明代瓷器之雅致细腻无出其右。在这样的背景上,明式家具是端肃的、板正的,坐势较高,人坐上去是一定要正襟危坐的,才行,先理后人嘛,可没有现代柔软的沙发那样任身体随意处置,在青砖圆梁的客堂里会客的确端庄谨严。但,明式家具也是简洁方正的,直率地表达自我即可,不必埋在繁复的雕饰里隐忍心事。于是,稍稍的装饰够了,恰到好处,好比春风吹过山径上的一丛野花几只蝴蝶。不过,客堂间的清正并不影响半桌上的卡子花,卧室架子床围的云纹盘旋,抑或面盆架上的麒麟童子图。那种清丽和妩媚恍若镜子里的波纹,荡漾着弥漫开来。定睛看,却又收了回去,只一地平素而已。一不留神,它竟自蔓延了,让你猝不及防地。忽然就想起一个词:性感。细腻、简净,暗藏妩媚,仿佛寒山烟紫,是骨子里的性感呢。表面的妖娆抓你一时半会的眼神,要渗入的那种才让你牵肠挂肚的。明式家具也是当得起,时光将人世颠来倒去,这些榫头、牙口、冰盘沿、束腰……永远流畅着回旋着,“过尽遥山如画,短衣匹马”,岁月是它的养颜秘方罢了。

明末清初  铁力木长条案

若以性别喻,明式家具似乎是“双性同体”的,岸然秀丽,俊朗婉约,倒是人世间最完美的结合了。若以时代论,明式家具以古典之身立于现代之世,一样不卑不亢,风姿绰约,传统就在眼前,与现代并非水火不容的。若以实用看,案桌不妨是电视柜,小炕桌就是一个鞋箱,中药柜子摇身一变成了唱片的“小房子”,甚至一个茶壶桶也可以变形为一张小几,创意是明式家具现代变法的灵性。真可谓:眼底风光留住,毋须惆怅,和暖生香,斑骓一系天地处处。

明末清初   黃花梨圈椅

坐在仿明式的圈椅上,用文字打磨心中的明式家具,如果可能真的就希望是一个工匠,全心全意地与木头交流,无名的流失在时空里,却留下了这些心意圆满的家具,留给后人一份想象和遥羡。“天涯望处音尘断”,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