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富平剧团老艺人柏福荣采访实录

2017年05月16日 20:01:28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古洋州 浏览数:84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6年7月2日      

采访地点:西安市柏福荣老师家里

引荐人员:温军海

采访人员:古洋州           

文字整理:古洋州

文字编辑:古洋州

名家简介:柏福荣,富平剧团老艺人。1940年4月生于陕西省西安市,师从李步林、党治国等,1954年考入西北戏曲研究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前身)训练班学艺,1956年到富平剧团工作。工花脸,擅长吐暗火,耍牙等绝技。在阿宫腔《王魁负义》《锦香亭》《女巡按》等,秦腔《火焰驹》《赵氏孤儿》《五台会兄》《忠保国》等多出剧中任主要角色。

以下为采访者(简称“采”)和柏福荣老师(简称“柏”)对话实录。

采:柏老师您好,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学戏的?

柏:我老家在长安县甘寨村,我是在南稍门生的,也是在那边长大的。家里在那边租了房子,以种菜为生。我外爷他们在五典坡住着呢,我的几个叔伯子舅,他们爱去西安市三意社、尚友社看戏,把我也领着,所以我小时候就爱戏。三意社有个导演徐元民,是我叔辈子外爷,他也经常带我去看戏,有这个关系,看戏不要钱,所以就爱上戏了。平时也爱喊叫,上学走到路上也在喊叫,爱到什么程度了呢?星期六放学后,把卫生打扫一下,桌椅收拾起来,唱《铡美案》,乱喊叫呢!我12岁的时候,想去三意社学戏呢,家里不让去。一直好爱戏,上学不好,肯留级,就不是上学的材料,上到14岁了,还在完小。54年2月份,有个周末的时候,戏曲剧院考学生呢,一帮学生娃都想去看看,我也想去看看。当时主考是演员训练班的班主任李正敏先生,我唱了《三对面》,嗓子美得很,唱完后李正敏先生很高兴。考完让我回去,第三天再过去,叫两个院长去复查,马健翎和黄俊耀把我又考了一下,他们看了都很高兴,就把我定下来了,我回去就背着铺盖去了剧团。2月21日,我正式到了剧团。考的时候是偷偷去的,等我考上了,才给家里说,家里也就同意了。

柏福荣早年生活照

采:您学戏是什么情况 ?都有哪些老师给您教过?

柏:我学戏时已经14岁了,年龄有点偏大,但是爱,就不觉得苦,休息时间都在功场呢!我的启蒙老师是田德年,田老给我顺了《铡美案》几板乱弹。还有个李步林老师,他是长安人,也给我教了一些。练功是几个京剧教练,有张福有,门学周等老师,他们要求都很严格。第一次上台是和樊小云一起演《闹龙宫》,我演龙王。本来是姚武育的龙王,结果演出时他病了,我就上了一回舞台。

柏福荣《五台会兄》剧照

采:您是什么时候去富平剧团的?富平剧团当时状况如何?

柏:56年毛主席有个双百政策,号召院校、剧社去支援外省、外市、外县文化建设,我响应了号召,就去富平了。本来没有分派我去,我是志愿去富平的。我跟一个同学师从林调换了,人家不想去,我说你不去我去。为什么我要去呢?主要是,李正敏先生把他的两个娃:李炳恒和李亚玲,都弄到富平去了,我想李老师把娃都弄到富平去了,那说明富平好,我也想去,我们一共去了6个。去富平前,我们没排过什么戏,没经过实践,但学了三年,跟头,把子这些已经学得差不多了。

富平剧团是1951年成立的,我们去的时候,演员阵容很不错。我们去了主要就是跑龙套,看人家怎么化妆,怎么唱怎么演,演完下来还要问。我当时跟着党治国老艺人,学了不少戏。他是唱媒旦的,扮相好得很,特别是一对灯(指眼睛),跟铜铃一样,好得很。嗓子不行了,但是身上很好。化妆很严肃,演戏也认真。胡子生也能唱,花脸也能唱,啥都能来。《金沙滩》演天庆王,往那里一站,身上特别好看,我现在天庆王的脸谱就是学的他的。特别是他的媒旦,《拾玉镯》、《小姑贤》、《看女》等,我再没见过那么好的。在他手里我学了不少东西,特别是艺德,唱戏必须认真,化妆必须干净,到前台必须认真卖力。他打脸子,我就给他扇扇子,他高兴,我把东西也就学到了。看他演戏,我也特别爱,平时也就跟着模仿。

59年初期,我就开始背重戏了,像《火焰驹》《赵氏孤儿》等。演《火焰驹》,虽然只有三场戏,但是戏非常重,要是狠戏的话,就挣得很。艾谦“三把火”,第一把火就要冲到台子口,就要这么利索,最后抖马下场后,在后台睡到箱子上直喘气。罗四奎老师演戏,我也看过,许多东西现在还在我肚子里!罗老师的架子好,看起来大方,眼睛特别好,现在的年轻人,根本办不到。《游西湖》演廖寅,一个飞脚上桌子,我亲眼见到的。戏曲剧院演《赵氏孤儿》,我们富平县剧团全班人员过来看戏,回去立马就排。我把《赵氏孤儿》演了四十年,直到我退休。

柏福荣《火焰驹》剧照

采:富平剧团是什么时候开始唱阿宫的?

柏:58年开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把小戏搬上舞台,阿宫开始在大戏舞台上演。这一年,我们将阿宫《玉瓶赠金》搬上了大戏舞台。我们当时主要唱秦腔,排练阿宫的时候就唱阿宫,叫皮影社的老艺人给我们教唱腔。

采:1960年在西安市举行了一次会演,阿宫演出非常轰动,您能介绍一下会演的情况吗?

柏:60年3月,在人民剧院汇演的时候,富平剧团演了《王魁负义》,是杨远中给我们导演的,他是易俗社的学生,跟我前后到富平剧团的。我们演的时候,开始几天晚上的《十三姐妹闯三关》等戏,非常热场,演出后红火得很,到我们演出《王魁负义》时,大家还有点紧张,因为阿宫相对比较凉,怕演出后挨砸。没想到刘宝琴的“梁鸿孟光”四句齐板,就是满堂好。这下大家才把心放下,后来我的判官,出来吹暗火,耍獠牙,又是满堂好,叫好声一片,我们终于才放下心。

61年3月14日,我们进京演出阿宫《王魁负义》,陈毅和习仲勋接见了我们,我演的判官。64年传统戏禁演后,就演现代戏了,8个现代戏我演了7个。彭霸天,胡传奎,鸠山等,我都演过。文革结束后,传统戏逐渐恢复,富平团第一个恢复的《铡美案》,路德荣演包拯,我演了王朝。我演戏主要是二花脸,摔打花脸,年轻时候倒仓不注意保护,嗓子有些欠缺。文革后我逐渐开始唱大花脸,《二进宫》等也开始唱了。剧团渐渐没人了,老的老,走的走,演出剧目也很单调。到2000年退休,我们一起去的6个人,就剩我一个在富平剧团了。带了几个学生,后来都到别的剧团去了。现在形势好了,但艺术走的下坡路。

柏福荣演出阿宫《王魁负义》节目单

采:柏老师,您的绝技“耍牙”非常有名?您是跟着谁学的呢?

柏:这是我自己琢磨的,在59年前后学的,党老给我说,咱们秦腔界有耍牙绝技呢,你把它学下么。但党老也不会,只有我自己去摸索。我先去西郊屠宰场找獠牙,找了8副,挑来挑去,只留下了1副,这副牙艺术性高,含在嘴里窍道好得很。先把东西弄到手,然后再自己摸索怎么演。含着牙有白口没有乱弹,练习一段时间后,慢慢就习惯了,再含着牙练白口。

柏福荣演出用的獠牙

采:您练习“耍牙”难不难?吃了不少苦吧?

柏:技巧这些东西,在人呢!在你摸索,不摸索你怎么成功呢?跟演戏一样,一出台,唱啥要知道自己该干啥!关键在于体会体验,这一句词什么意思,先把老师问清楚,然后再出来再表现表演。“耍牙”这个技巧学会后,就主要用在阿宫《王魁负义》里的判官,其他地方很少用!

柏福荣展示“耍牙”绝技

采:您觉得阿宫有什么特色?您对阿宫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柏:阿宫,如果你懂文化,会享受,是高级的,绝对的,你坐到那里,用耳朵听,柔软缠绵,相比之下,秦腔就有些慷慨激昂,有些爆,和阿宫的味儿就不一样。所以,优雅细腻就代表了阿宫,慷慨激昂就代表了秦腔。我对阿宫的将来,也熬煎,没有好的人才好好地弄,阿宫就毕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汉调桄桄老艺人李天明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