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汉调桄桄老艺人李天明采访实录

2017年04月27日 19:06:07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古洋州 浏览数:73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6年2月11日

采访地点:汉中市洋县谢村镇李老师家里

采访人员:古洋州

文字整理:古洋州

文字编辑:古洋州

名家简介:李天明,汉调桄桄老艺人。1941年6月生于陕西省洋县,师从汉调桄桄名老艺人李艺才等,工须生兼演花脸、小生、丑角,1956年学艺,主要任职于洋县木偶剧团。在《竹子山》《雁塔寺》《兴汉图》《三仙仇》《白叮本》《三传令》《夜打登州》等多出剧中任主要角色。

(剧种简介:汉调桄桄为在汉中地区分为东西两路,“东路桄桄”流行于陕西洋县、城固县等地,“西路桄桄”主要流行于陕西汉中市区、南郑县等地。 1952年,一批关中演员加入“洋县人民剧社”,唱腔渐趋秦腔,东路桄桄结束了大戏舞台演出,只有洋县木偶保留了东路桄桄的唱腔和表演特点。在汉中地区,木偶戏通常被称为“小戏”、“木脑壳”、“肘娃娃”。)

以下为采访者(简称“采”)和李天明老师(简称“李”)对话实录。

采访者:李老师您好,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学戏的?

李天明:我是因为家庭背景出去的,过去演戏唱戏是被人瞧不起的。吹鼓手、戏子等,特别是戏子,更被人们瞧不起,要是从事了这一行,每年上坟时连祖坟都不让进,这在洋县地区是很普遍的。当时我家很穷,民国三十年,也就是我刚出生满月的时候,父母逃难逃到西乡,在那里做点小生意,卖点凉皮之类。父母去西乡后,我一直跟着我叔父生活,给放放牛啥的。土改以后,家里分了点田地和家具。我叔父想让我种地,一直反对我读书,我上了一年学,第二年才去了三个礼拜,再去上学时叔父站在路口拦着,不让我去学校。

正好我叔父他们去西乡,准备接我父母回家。周围的邻居我看我挨打很多,非常可怜,就推荐我去木偶剧团。他们前脚走,我后脚就去剧团报名了。我有个婶娘,他的父亲,小名叫“黑狗”,官名叫穆春华,他就在木偶剧团唱戏,当时我婶娘就介绍我去了。那是1956年年底,洋县木偶剧团刚成立不久。去了后老师让唱个歌或戏,听听嗓门,我唱了一首歌,老师觉得还不错,就收下了。咱们这边有句俗话:“唱戏凭腔,卖面凭汤”。只要嗓门好,就过了第一关。剧团准备要我,正好家里也没人,我叔父他们还没回来,我回去在公社把介绍信开了,就到了剧团。

李天明被评为汉调桄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采:您跟着哪位老师学戏?老师怎么给练功呢?

李:我是剧团招收的第一批学员,我是第一个去的,后边慢慢又进了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不适合,后来回去了。只剩下我和我师弟杨丑娃两个人。我们当时是跟班学生,老师们演戏,我们跟着学习。早上五点多就起来练“臂功”,演出的时候我们就去拿个不重要的角娃。当时戏很多,一个地方演完又得去另外一个地方,我们背着行李,走在路上,老师给我们口述唱词,说上几遍,我们先记下,然后再教唱腔。一般三个月就得出台呢!

我当时主要是跟着李艺才老师学的,他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剧团当时以老艺人为主,有李义才、穆春华、马泰芳、路启西、高嗣林、高树枝、宋嗣海、周义寿等,木偶剧团人少,所以不能分得太细,通常一个人得会好几个行当,遇到什么就得会什么,比如缺个家院,那你就得上去唱家院,缺个内侍,那你就得上去唱内侍。像穆春华老师,既能唱花脸,还能唱小旦,也能唱老生,也能打鼓。唱一本戏,每个人通常得把整本戏词记个差不多,团里至少有两个人得记住所有的戏词。演职人员一共有18个,武场面4个人,一个人敲鼓,一个勾锣,一个铙钹,一个手锣,文场面3个人,一个二胡,一个板胡,一个笛子。以前演出剧目很多,能演370多本戏呢!出去演戏人家点戏呢,不会也不行。演宋朝的戏,从赵匡胤没出世就开始演,一直能演到宋朝灭亡。封神之类的戏也很多。

原来学戏的时候不太规范,1964年我们被保送到省木偶剧团拜师,我和师弟,以及文乐上一个人,一起去西安培训学习。我当时是跟着梁向前老师学习的,他们演戏时,我们先去看他们演出,看他们的演出那么精彩,我们都不敢上他们的舞台。他们给我们做工作,你们不要怕,不要有什么顾虑,正是因为你们不回,才过来学呢!老师问我在剧团演什么戏,我说《朝阳沟》的栓保,他说那你走几下我看看。我拿上走了记下,老师一看说不行,首先你这臂功就不行,不能拿着木偶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这像什么事?所以你们先得练功。早上五点就让我们起来练臂功,开始是半个小时,后来增加到一个小时,最后一直增加到两个半小时,这个过程中胳膊不能抖。第一关坚持下来以后,接下来给我们说怎么演戏,说男的女的怎么走路,当时都是现代戏,他领着我走,告诉我你走到位,娃娃才能走到位,你走不到位,娃娃肯定不到位,娃娃不能在台上一会这样,一会那样。

洋县汉调桄桄杖头木偶

采:您学了几年戏出科?第一出演得什么戏?

李:我学了三年时间才出师,58年就正式开始演戏了,演的戏也越来越多。开始的时候嗓子好,马泰芳老师先给我教了一个旦角戏——《孙尚香别宫》,唱了一年多,又改成生角了。开始的时候都是跑角子,如二起瓦门,扎门之类,之后才是动作,像“走马”,八字步,台架等。讲一些唱戏的行道,如“走路开左脚,扇扇扇耳朵”,三步走到台口等。老师给点化后,下来再自己练。有不合适的地方,老师再给指点一下。老师有时候会发火,但从来没打过我。老艺人退休后,又调过来一批年轻演员,文武乐队和演员都有。60年代我们演出很多,比大戏演出还多,一天三场,卖票演出。还去城固县、西乡县演戏,演出经常是满场。一出去演戏,很多天后才能回来。

出去演戏时,如果那个地方的人特别爱好,又有演出条件,既有舞台,又有衣箱,我们也唱大戏,整本戏都能唱。我第一次出台演大戏是58年,在华阳的一次演出过程中,出的就是《孙尚香别宫》,给我把妆化好,穿好衣服,老师说别害怕,我在旁边给你看着呢!到我出场的时候,吓得不敢出去,老师把门帘掀开,直接把我推了出去!我的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下来了,台下观众不知道怎么回事,还说这个演员演得好,真眼泪掉下来了,真的孙尚香出来了。其实我是担心害怕,吓得眼泪出来了!

李天明演出《竹子山》

采:程海清先生是汉调桄桄很有名气的老艺人,您看过他的演出没?

李:看过程海清老艺人演的《火焰驹——打路》,还看过他的《三进士》,他演孙淑琳。我还和他一起演过《三进士》,他负责唱,我们剧团的人捉娃娃!也看过洋县剧团的一些老艺人演戏,如邓玉林、刘泰祥(人称“白麻子”)、罗泰坤(人称“老状元”)等,他们年龄都大了,演法很老,演戏很少,我看过有印象的有他们的秦琼戏。我还给华天堂老艺人配过一次戏,他唱了《虎堂训子》,高怀德和高怀亮两个娃娃生,我演其中一个。

采:五十年代的木偶和现在的有什么差别没?

李:那时候演出时,条件比较简陋,衣服不太完整,木偶也比现在小很多,头都是用木头做的,但只有拳头大小,出去演戏时,通常一个人就能背上所有的演出行头。现在的头虽然大了,但是纸做的,磕碰一下,就会缺一大块。以前的头很结实,不怕磕碰,过几年重新粉刷一下,又是崭新的!原来木头做的头,是插上的,演戏的时候,有时候不小心头会掉了,观众看到会罚戏,让加一本戏,现在的头都是绑上去的,不会有这种情况了。

木偶里边最讲究的一个就是唱神戏,黑胡灵官和红胡灵官的头是必须要有的。其他的不太讲究,颜色对了就行,像黑脸,一代三,一代四,都可以带过去,张飞也可以,敬德也可以。像白脸,不管是哪个朝代,只要是奸贼,都可以用,曹操也好,王莽也好,都用的这个白脸。除非是包公头,这个是特殊的,但是演其他戏头不够的时候,也得用包公头带,比如演敬德的时候没有头,用张小纸片把额头的月牙贴上,就是敬德的头。大戏人物分得很清,小戏经常一代几呢!戏里边缺一个老生头,用娃娃生的头带上胡子,也就行了,胡子能说明身份就行。

李天明表演“耍梢子”

采:文革中剧团有没有受到冲击?您一直在剧团工作吗?

李:1967年木偶剧团解散了,年龄大的让退休回家了,年轻的给安排工作。我调到商业上去了,去了洋县金水供销社。1968年,我的老师在文革中也含恨自缢而亡。1984年,在洋县文化馆馆长陈建昌主持下,又恢复了木偶剧团,招收了一批学员,开始请的是周至的老师马三奎。1985年正月初八,我在洋县县城遇到了文化馆老馆长伍建华,说木偶剧团要在谢村演出,让我过去。我回去叫了师弟杨丑娃一起过去,演出《破天门》,观众很多,让我们捉了几下,我们攒了些劲,大冷天脱了棉衣服去演,我捉了杨延景,一段“见太娘跪倒地魂飞天外”,木偶脱帽子,剧团都觉得很好,又让我回到剧团去教学生教了半年。教完学生,我又回到了金水上班。

1993年,木偶剧团很不景气,县文化馆准备处理箱子,想找一个能继承的人,后来找到我,一千元处理给了我。从此以后,我就离开供销社,组织剧团,开始到处演戏。但这时候很多戏已经演不了,像《庞涓搜府》,我老师当年演得很好,已经演不开了,年轻的学员见都都没见过。我还会这个戏的演法,有些地方大戏可能都演不过,像《庞涓搜府》,将柜子抬出来后,听到柜子里有人声,一个转身将头盔旋到额门上,抡起蟒袍,靴子一亮,一下子坐到柜子上,耸肩弓背,眼睛东张西望,这个大戏要演不容易。

采:您进京展览演出是什么情况?

李:06年曾经有电视台来采访了好几次,07年6月初,组织我们去北京演出,文化部的领导接待了我们,温家宝总理也观看了我们的演出,看了我们的《李延贵卖水》《三家店》《竹子山》《唐玄宗醉酒》等戏片段,每个戏都是四五分钟,08年我被评为了汉调桄桄国家级和省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2007年6月,中国第二个“文化遗产日”活动中,汉调桄桄进京展演

采:听说您现在还去给南街小学的学生教戏?

李:我去南街小学教过好多回,孩子们去演出都得奖了。给孩子们教过木偶的基本知识,给他们说操作的基本要领,也讲一些不同的走法步法,今年开学后准备给他们教唱腔。孩子们对木偶很有兴趣,学得也很认真。

采:木偶戏现在演出不太景气,您有什么遗憾和期望吗?

李:提起遗憾,也有啊,但有遗憾也没办法,桄桄流传多少年代了,发展到现在,马上就要遗失了,桄桄要是唱好了,也非常入耳啊,但是现在保留不下来了!现在剧目等失传很多,五十年代我们能唱370多本,90年代只能唱五十几本了,现在演员越来越少,我们一般出去只有十个人左右,只能演三十几本了,大的戏开不了,现在常演的有《雁塔寺》《夜打登州》《胡氏骂殿》《下河东》《破天门》《望春楼》等,现在一年也演不了多少场戏,主要是庙会演戏,村里不再演戏了。现在观众基础也不好了,以前洋县城演戏,我们这里距离县城二三十里,都步行过去看呢!现在农村就在家门口演戏,也没人出来看。

曾经有北京的记者都来问过我,我觉得解决传承,有两个办法解决,一个是经费问题,一个是娃们的前程问题,有了经费才能办事情,娃们的前程能定下,都才愿意学。现在子女都很少了,不像以前子女多,都抓教育,抓得很紧,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谁来学这个呢?现在大学毕业了不分配工作,但是有文凭毕竟好找啊!没有依赖没有奔头,谁愿意来学戏呢?学三年才能出师,学出来也没人管。所以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富平剧团老艺人柏福荣采访实录 下一篇:泾阳剧团名旦宋竹梅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