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秦腔名旦查俊卿访谈实录

2017年07月02日 13:06:40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梦回秦情 岁月如歌 浏览数:74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5年10月31日

采访地点:兴平市查老师家

引荐人员:田杰

采访人员:梦回秦情  岁月如歌

录音转换:陇上一痴 秦腔网友

文字编辑:陇上一痴

名家简介:查俊卿(1936-2017)秦腔名旦,西安市人,完小毕业后从事秦腔表演。先后曾在彬县剧团、三意社、耀县剧团、正俗社短期演出,1953年参加了兴平剧团,和焦晓春、贾秀芳为该团三大主演,被观众合称为“焦查贾”。查俊卿表演师承崔晓钟,又受苏蕊娥、李正敏、封至模、杨金凤等人指点,常演剧目有《火焰驹》《宇宙锋》《双凤钗》《金琬钗》《白玉楼》《三娘教子》《断桥》等。

以下为采访者(简称“采”)和查俊卿老师(简称“查”)对话实录:

采:查老师您是哪一年出生的?

查:我生日是1936年的阴历2月14,属老鼠,原来办户口的不负责任胡写,给我写成了1930年12月,后来说改也没改,自己知道就行了。

采:您是什么情况下学戏的?

查:我从小爱戏,小时候在家拉风箱做活就开始唱“老娘不必泪纷纷”。后来在西关上学,我们校长叫王新伯(音),是个戏迷,爱唱《三娘教子》的老薛保。他给学校买了副戏箱,组织我们这些学生演戏,像师凤琴、任哲中、宏秀云、曹韵卿这些好演员都给我学校帮过忙,动不动就过来唱个两三天,我越看人家演自己越爱戏。这在期间我学了《探窑》《柜中缘》《苏三起解》等几个小戏,经常在学校周六的晚会上演出。学校把这些名艺人请来,有时他们缺个啥角就让我补,像我给宏秀云就配过《断桥》的青蛇,她唱戏嗓子不太好,但味道很好,我给她配戏时地下蛮给青蛇拍手呢。那时候我到底是个娃么,嗓子好。

毕业以后,经人介绍我去了彬县妇联工作。那时候妇联正在成立,县上听说我爱唱戏,彬县剧团那时候没有女演员(刚解放那会儿叫坤伶),叫我去先支援剧团。我好像对戏特别爱,学起来也快,人家晚上给我教个啥,我一念就会了。这剧团有了坤伶,收入也就比较好了,帮那剧团就翻了身。后来从剧团又回到妇联上班,我继母给彬县那边书记写信,说屋里有事,其实是她不愿意让我在外地,想让我回到西安。老书记宽宏大量,给妇联主任打了招呼,就让我回来了。

查俊卿、刘亘天《杀庙》剧照

采:回西安您参加了三意社?

查:我们隔壁有个唱正旦的高老师,和苏育民关系好。苏育民和我叔父(三爸)是拜把弟兄,听说我会唱戏,就叫姓高的把我领到三意社去了。当时三意社女演员只有李夕岚和赵晓岚,去了以后就参与了很多戏的演出。我虽然没参加过戏校基础学习,但接受能力比较强,人家给我戳个六合枪把子我就会了。特别是在《卖国求荣》一剧中扮演的陈圆圆,其中给刘宗敏献酒那一场,要耍彩绸。这一场彩绸走四门,跳几段舞蹈,是请戏曲剧院京剧教练粉牡丹(邴少霞老师)给我教了两天,然后自己在三意社新生部练功场练了二十几天。练得见人不敢说话了,把腔子也练肿了,咳嗽一下都疼。我那彩绸三丈七长,在剧场扔出去能到到八九排那么远,还要收回来,演出后效果很好。

刚演出的时候常香玉回到西安了,就是她捐飞机那一年。常香玉到三意社把我演的陈圆圆一看,非常欣赏。她想让我和她学豫剧,问我爱不爱,我说只要唱戏的我都爱。她给我教了两句豫剧《拷红娘》的戏,“谯楼上打四更”那几句乱弹,教后我一唱,人家说“中”。就叫我跟她去,我说不敢去,在三意社演戏呢,一走其他旦角没人往上顶。

我和苏蕊娥关系好得很,我俩同吃同住,像《三娘教子》《打金枝》这些戏,就是娥姐把我手拉住,一边拍梆子一边教,一字一眼学下的。我这人个性不好,是我最大缺点。我在三意社待了一年多,演的戏比较多。因为我三爸和苏社长的关系好,所以我就从别人跟前听了些闲话。那时候快慰问朝鲜去呢,一个热天上午,在三意社门口吃了一碗浆水面。三意社宿舍在舞台楼底下,渗得很,我吃了浆水面后没盖被子,一睡就着凉得病了,忽热忽冷打摆子。趁这个病我就回家了,朝鲜也没去成。那时候太年轻,想法过于简单。当时还没有调档那些事情,一说不干就走了,谁也挡不住。

查俊卿青年时留影

采:您三爸是演员吗?

查:我三爸不唱戏,他爱拉二胡。他和戏曲界很多人有来往,和李正敏也是拜把兄弟。解放前我父亲在桥梓口开粮店,李老师的班社没啥吃了,就打发我三爸来拿麦、拿面,所以两家关系很好。后来我参加了任阁臣重组的正俗社,当时社里请他做艺术指导,他来看过我演《探窑》。看完以后他说:“女子,你的《探窑》和一般人不一样,在唱腔、表情某些方面处理和伯伯还有些相似。”他给我分析王宝钏的性格,就像鸭子,在水里煮了七十二滚,嫩biabia的身子,硬邦邦的嘴。所以她是“烈性的王宝钏”,性子比较刚烈,所以表演上和一般正旦就要有区别,要掌握这个性格分寸。他认为我这个唱腔,出来感觉很有骨气,和一般正旦不一样。这时候焦晓春、贾秀芳也在正俗社演戏,我们在一起演过《劈山救母》,焦晓春演刘彦昌,我和贾秀芳换着演三圣母和灵芝。后来剧团五六个人都争着当领导,弄不到一起,散伙了。正好兴平到西安给剧团找演员,我和焦晓春、贾秀芳三个人1953年就到兴平剧团了。

兴平剧团1957年在西安演出戏报

采:以后再没离开过兴平剧团吗?

查:中间离开过一次。那时候我怀着我大儿子,因为团里评工资的事情,发生了点误会,我一生气就走了。陇县剧团来咸阳接演员,有人把我介绍过去了。到那儿演了一个多月戏,就生了儿子,四十多天后抱着娃回兴平,火车上有人认得我,给兴平剧团通了消息。剧团的团长、书记,还有几个和我关系好的演员,都把我截到了剧团,说和大家见个面,让我晚上演个《断桥》。这一演,就没有再离开过。

采:当时兴平剧团是什么情况?

查:我刚去时任哲中还是兴平剧团的团长,我们同台演过《周仁回府》这些戏,不久他去了西安。这时候兴平剧团排的戏就比较多了,五五年宝鸡地区(当时兴平归宝鸡管)戏曲汇演,我们排演了《火焰驹》,演出效果比较好。我演黄桂英,得了一等奖,文教局有个赵局长,对我的评价很高,在会上动员宝鸡地区唱旦角的都向我学习。我认为这个话有些过了,我担当不起,当时比我好的名演员有很多,但对我也是一种鼓励。

查俊卿《火焰驹》剧照

采:您没有正式坐科学过戏,在后来的表演风格上受谁的影响比较大?

查:戏曲剧院有个男旦叫崔晓钟,后来调到了兴平当导演。解放前有人称他是“秦腔皇后”,在唱念做打各方面有很深的造诣,我们的《火焰驹》就是他排的,在表演方面给我传授了很多。唱腔上苏蕊娥对我影响最大,我俩在一起时间也长。

采:排电影《火焰驹》时导演看过你们演戏?

查:当时摄制组在全省挑演员,那天看我们演戏还有个笑话。来了四个人,其中有个导演姓张,他们当晚在西关剧场看我们演《火焰驹》。那时候我怀的大女子,已经七八个月了,“打路”一场我穿一身白衣服,比较窄,出来唱“我要到杀场去祭桩”,把裙子一豁,导演一看我肚子,问我书记:“这演员咋这么胖的,有啥病没?”我李书记也不知道啥情况,就说:“我这演员怀孕着呢。”导演把眼睛一瞪,看完戏就走了。事后才听人说,人家马上就进影棚,生娃肯定不行,要影响工作,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我们到宝鸡、咸阳一带去演出,不演《火焰驹》本戏的话,不管啥戏完了都要加一场《打路》,观众非看不可。

查俊卿《打路》剧照

采:那时候兴平剧团除了你和焦晓春、贾秀芳,还有那些主要演员?

查:当时有个苏新恭,原来唱正旦的,后来也唱老旦,《火焰驹》的老旦就唱的很好。还有李志中、张兴良都是剧团的顶梁柱。

采:查老师您大概演过多少剧目?对自己的哪些作品比较满意?

查:折子戏和本戏加起来的话,大概有七八十个吧。除了《宇宙锋》和《火焰驹》以外,像我演《金琬钗》等戏,对人物的时代背景、家庭环境等都做了详细的分析,演出后大家反映还可以。有几个现代戏我也比较喜欢,因为它接近生活。演《一家人》的时候,我只有二十来岁,在里面演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婆,平时我就跟在年龄大的小脚老婆后面学人家走路。在化妆方面,省歌舞团有个白杨老师,她的化妆技术很高,我在西安演这个戏时就请人家给我化了一次妆。化完以后我自己都不认识了,就像七八十岁的没牙老婆,以后我就按照她的化妆线路化,以后演这类角色群众很欢迎。

采:说说您的《宇宙锋》。

查:这个剧本是封至模和陈显远改编的,根据梅兰芳先生的“灯下修本”和“金殿装疯”两场加了开头和结尾,编成了全本《宇宙锋》,崔晓钟老师排导的。在排练时,封至模先生还来兴平看过,看后给了我很多指导。梅兰芳先生来西安演这个戏时,我因为晚上有戏,错过了观看的机会,这是我一生的遗憾。有人说我化妆起来很像梅先生,后来从电视上看录像还就是有点像。这个戏在西安演出影响很大,省电台有个高导演爱那个剧本,把剧本藏了。二回想排那个戏,去要那个剧本,高导演说他寻不见了。

查俊卿《宇宙锋》剧照

采:您的《庵堂认母》是杨金凤老师排的?

查:那一阵苏蕊娥还在戏曲剧院当老师,有次我去看娥姐,她问我想排啥戏,我说想排《庵堂认母》。她就介绍让我跟杨金凤老师学这个戏。杨老师见我们去了以后很热情,对娥姐说:“妹子,你能把你妹子领来姐很高兴,你妹子就是我妹子。”开始没有排戏,先把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让我理解这个人物性格,后来排了两遍戏,我就学会了。我和李爱云的关系也很好,她见我了以后说:“杨老师的《庵堂认母》演的好,姐演的也不差么,咋不叫姐给你排?”文艺界这些人对我都好得很。

采:回望您的艺术道路,还有没有什么遗憾?

查:我没参加过科班训练,是个白石灰地里出身。我一天基本功都没练过,学啥戏才根据戏自己练,所以看到人家功夫好的就很羡慕。那时候自己练的也比较狠,年轻时在人民剧院演戏,我跪步从台子这边到那边,能很利索的跑,后来得了骨增生,很早就离开舞台了,这几年年龄也大了,越来越严重,站也站不稳。现在就想一天尽最大努力把我的爱好能传授下去,有好多爱唱戏的业余朋友来想我学习,他们嗓子的确好,想让我教表演,我只能拿嘴说,示范不了。

按:2017年7月1日凌晨2时,秦腔名旦查俊卿在兴平不幸逝世,特发出本社2015年采访查老师实录,以示缅怀。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明正社学员万锋采访实录 下一篇:​秦腔名旦郝彩凤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