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秦腔名旦郝彩凤采访实录

2017年05月21日 22:19:39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陇上一痴 唐青 浏览数:70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5年8月1日

采访地点: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家属楼

采访人员:陇上一痴 唐青

录音整理:追风

文字编辑:陇上一痴

名家简介:郝彩凤,1939年生于西安灞桥,1954年入陕西省秦腔实验剧团学艺,1955年随团并入陕西省戏曲剧院。师承韩启民、王安民、杨金凤等老师,工青衣、小旦,并受韩盛岫、尚小云、李德富、藏蓝光等京剧老师指导。从艺数十年来,在传统戏和现代戏方面均有建树,深受观众喜爱。代表作有《游西湖》《赵氏孤儿》《龙凤呈祥》《卧虎令》《祝福》《江姐》《两颗铃》等。

以下为采访者(简称“采”)和郝彩凤老师(简称“郝”)对话实录:

采:您老家在哪?家里情况怎么样?什么情况下学的戏?

郝:我老家就在西安灞桥区新筑镇,我从小无父无母,父亲去世9个月后我才出生。我生日是一九三九年腊月二十八日(阳历1940年2月5日),4岁时我母亲就去世了,是我大妈把我养大的。我大妈是我父亲的大老婆,由于当时不生育,才娶的我妈,家里没有男孩,有两个姐姐,出嫁后就剩我娘俩了。1954年我小学毕业,我一心想着工作,那时我都考上咸阳国棉二厂了,我大妈非常爱我,听说纺织女工比较苦,一天要跑八十多里路,就把我挡了没让去。在学校时我爱唱,我的嗓子又高又野,性格就像个男娃,在地里看庄稼,爬到树上也唱。54年我和同学第一次来西安玩儿,步行15里从新筑到灞桥,再坐马拉的皮轱辘车到八仙庵,才进城。我有个同村同学他叔父在西安有个家,晚上就在那歇着,白天逛。到了东大街,五一剧团就在端履门剧场招生,我同学知道我爱唱,嗓子也好,就鼓动我进去考了。我就报了个名,结果就初试上了,然后我就回去了。刘化鹏是我们新筑人,和我姐在一个村,我姐夫就给我说参加剧团就参加五一剧团,人家是军队剧团,各方面都好;到了剧团不要演旦角,要演生角,硬邦,别人不欺负我。但是我大妈不愿意让我去,说演戏这行当是男女混杂,结果就没有参加复试。在这期间,陕西省秦腔实验剧团招生呢,实验剧团当时就在西七路,靠南是和平电影院,现在是群众艺术馆。当时那儿是两个剧团,靠西的秦腔实验剧团,靠东隔壁是陕西省眉户剧团。我有个小学同学叫刘宝琴,我也比她大,她在低年级,我在高年级。在小学时,她也爱唱歌,老师经常让我俩一块唱。我也不知道她啥时到的实验剧团,结果剧团招生,她专门让她父亲到我家找我。那天我正好在我姑家,我姑家靠近临潼,离我家也有七八里路,她父亲不辞辛苦步行到我姑家,把我叫回来,然后领到实验剧团考试的。这是我一生确实最感激的,这一段历史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郝彩凤青年时期留影

采:您是哪一年考进的剧团,当时考试的老师有哪些,是怎样考试的?

郝:1954年9月26日考试,当时考试的老师是韩启民,他是秦腔的老艺人,还有狮吼剧团下来的李步云。考试时人家让我唱秦腔,我说我不会唱秦腔,我会唱眉户。因为1953年戏曲剧院到新筑演《梁秋燕》,我姊妹几个都在底下看呢,《梁秋燕》前面加的《十二把镰刀》,《十二把镰刀》还是张亚丽演的,《梁秋燕》是李瑞芳演的。我当时也就13岁,把我看的爱的、激动的。看了我回去以后,自己买的剧本,自己给自己做的梁秋燕的衣服,把《梁秋燕》里面几个人物的戏词全部记下了,学会了。所以考试时说我会唱眉户,那些同学让我到隔壁去,隔壁是眉户剧团。我那老师就不让他们说话,让我先唱了一首歌,《二郎山》“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我天生嗓子共鸣音强,就在那喊着唱呢。老师又问我一句秦腔都不会唱么,我说就会唱两句,记得唱的“刘彦昌哭的两泪汪,怀抱上娇儿小沉香”,就这样通过了考试。老师让我回去拿铺盖,试验三个月。9月26日回去,9月29日来报到。我报到的时候是我大妈跟着来的,我大妈疼爱我,到实验剧团,晚上给我支了个床,我和我大妈睡着呢,其他人睡的通铺。我大妈睡一会说“不行,明儿个回,这睡的冷炕,厕所离的这么远”,我说这次我坚决不回去,我大妈没办法,就把我留到这儿了。领导非常重视我,老师也非常爱我,觉得我从农村来,比较质朴,就这样我到了实验剧团。短期训练了半年,55年5月,实验剧团、眉户剧团与西北戏曲研究院合并到一块了。我的同学刘宝琴他们合并到了西北戏曲研究院的演员训练班,我因为个子长的高,就跟大演员留到一起,就是一团。这个团前身就是三原的明正社,里面就有阎振俗、阎更平、华启民、任哲中、李惠风、王惠芳,后来又调进我的师父杨金凤、刘易平、田德年,我就跟着这些老师一直演戏。从演青衣、龙套、宫女、舞女、内侍官,从演唱两句一直到挑大梁,再到老师给我当配角,就这样成长起来的,我的艺术生涯简单的就是这样子。

郝彩凤《春秋配》剧照

采:当时和你一般大的同学大概有多少人,您还记得吗?

郝:我们实验剧团过去可能有二十多人吧,现在在世的,有些都调到其他地方去了。有郝春艳,她那时小,我帮她洗头,她一直搞教学工作,现在也退休了。还有杭立文、袁文谦,现在都在研究院,还有卫保善,都去世了。段林菊、刘明琳、梁荻秋,这都是我师姐,我来时人家都演了好多主角。关心我,支持我的,就是我最好的师姐段林菊。我这一生没有进过科班训练,就是短期训练,然后就是跟着老师边学习,边演戏,在舞台上跑的多,成天看着老师们演戏。有一年在三原演一个月戏,马院长给我们任务就是挖掘呢,一天两场不演重复戏。早上起来才念词,那时全凭耳朵记呢,中午化妆演出,晚上的戏,到化妆时才传授呢,就是那种快速学习。那时我就跟着老师演了好多戏,我1957年就跟杨金凤老师学艺。

郝彩凤和师姐段林菊

采:您说说杨金凤老师。

郝:杨老师刚调到研究院时在二团,后来才把老艺人归到一团了,一团的任务主要是挖掘秦腔老遗产。我57年跟着杨老师学艺,当时马院长改《游西湖》,一会是人游西湖,一会是鬼游西湖,过来过去才弄了个精品。杨金凤老师在二团时演《游西湖》,从鬼游西湖演到人游西湖,所以我一直跟着她。到了57年我和她一块儿出去演出,她演的鬼游西湖。在老《游西湖》的本子里,前面还有卢小姐,我师父先给我教的卢小姐身边的一个丫鬟,这个丫鬟是正打扮,丑演,出去说的快板,拿着两个棒槌。我刚到剧团还比较活波,一般这些角色还能胜任。在榆林时,我师父就说将来要给我把《游西湖》排上,就给我练吹火。早上5点多就带着我和王正秦老师买上黑麻纸,包上流沙,然后往出吹。为什么这样呢,我师父拿沙子锻炼我的嘴皮功夫,我的吹火就是57年先生给我拿沙子练出来的。到了60年,马蓝鱼走遍大江南北回来时,把《游西湖》传承到一团,一团的青年演员有我和王大为等排演此剧,我演的慧娘,王大为的裴生。我记得那时在院子的葡萄树架子下,马蓝鱼和李继祖给我们排的。我现在都感觉那时人的单纯,人家马蓝鱼走了大江南北,那么高的身价,火中凤凰,但是对我好得很。不但给我排了戏,后来院里派她到北京看李慧娘,她又带的我,对我就像待小妹妹一样。回来后杨老师又给我练吹火,先拿点灯笼的蜡烛练的。师父给我说气大了就把蜡烛吹灭了,气小了火就喷不吹来,练我掌握的气口,还给我教了引火、空中接火。62年古典戏就停演了,尤其是鬼戏,当时我还是非常遗憾。我一生从古典戏来说挚爱的就是《游西湖》,因为我没有进过科班,是跟班学艺,像刀枪把架基础功我就没有练过。真正旦角的东西像台步、圆场,就是两个戏把我练出来的,一个是《游西湖》,一个是我师父给我排的《走雪》,《走雪》的小旦程式动作特别好。我幸运的就是能跟着老艺术家,在舞台底下看他们排戏、演戏,他们肚子里的戏多得很,他们过去排一本戏,打板的、板胡都不用记谱子,人家就熟练到这个程度了,传统戏不用新谱曲。

杨金凤先生《铡美案》剧照

采:《走雪》这个戏您演过没?杨老师排的是老版本吧?

郝:演过,我和雷鸣顺、阎更平老师都演过。是老版本,比较长,压缩到一个小时。进山前,进山后,没有收缩到一块,反正这个戏把我练出来,前后演了两年。我现在有时也想,看咋能把这戏排出来。

采:有没有想过把这个戏现在给娃们排一下?老的版本现在都没有人演了。

郝:我现在也在想,怎样把这个戏压缩一下,现代人都爱看短戏。但是还要把原来的精华留下,就是不容易。这个戏的唱段给人的影响特别深,怎么压缩呢?要是把前台叫话后台搭话的换银子、换耳坠、买饭、端碗把那些取一下,会好吗?我自身现有的东西有些都未弄精,特别是杨老师进山分的几个层次,像正走着裙边挂住路边草,正走着,哎呀将青丝又挂杨柳梢,像过独木桥,这些都是小身段,小表演,把哪个取掉都不太好。走着,看着梅鹿儿不住满山跑,她不认识说那是啥,“那是鹿,咱家花园过去都有”。这些看见动物、花草表演特别精彩,现在把它压缩了,觉得没意思。现在的《走雪山》,为了节省时间,我感觉表现不了。

杨金凤先生《走雪》剧照

这个戏就是小旦的身段,我开始到实验剧团时,给我定的行当就是小旦,虽然我长的细高,但是从我的声形定的。第一段唱学的《三击掌》,下来学的《起解》,再下来排的就是《镇台念书》,启蒙就这样子。但是我第一次古典戏上台演出,演的是《屈原》的郑南后,原来是王惠芳演的郑南后,她怀孕后由我演的。那时的领导也大胆,55年给我排了,就在东大街五一剧团的剧场演的。当时也是刚合并,研究院肖炳的爱人罗兰看了后把我爱的,从那时我们就结的干姊妹,对我鼓励很大。56年我第一个挑大梁的戏是个现代戏《两兄弟》,阎更平老师是男主角,他演的老大、我演的老二媳妇。当时黄院长看了后很高兴,当着我的面说的“好条条,我将来一定要把这培养成第二个梁秋燕”。但是对我也严厉,到59年给我排《两颗铃》,那时就是瓜,不知道咋演戏,不知道感情的贯穿,不知道断线是啥。前面是我的师姐段林菊演的,到了第二稿眉户版在西大街演了100多场,前面就是阎振俗、阎更平、任哲中、华启民,杨金凤老师演的是女特务,借的这边的刘小虎、刘天水演的警察局的科长,南怀容演的203,都是老演员。我师姐调到碗碗腔剧团排《白玉钿》去了,让我上。我一上去,就和别人差一截子,黄院长非常生气,说我表演是神经性表演,感情断线。演戏时我就演,人家演戏时我就跑戏了。以前我就不懂,慢慢的从这才懂。

郝彩凤现代戏剧照

我就觉得跟老演员演戏有好处,他们是主演,我就给他们演二路、配角,比如人家来看阎振俗、任哲中、阎更平来了,我在上面配演,慢慢就把我扶上来了,观众就认识我了。《两颗铃》在南大街牛毛毡棚底下演了100多场,观众慢慢就熟悉我了。《骆驼岭》在西大街演,分两组,有一组就是我和任哲中演的,人家回民都等看任哲中,对我也就熟悉了。像《燕子河》、《江姐》任老师都演的反面角色,我都演的正面角色,但是观众爱看任老师,《骆驼岭》我是一本戏的主角,也没见有多少观众给鼓掌,人家唱上两句,掌声不断。那时有人就给我说,最好不要和任哲中老师演戏,我说我不在乎,人家给老演员拍掌,我也没有产生嫉妒、不服气,我就觉得人家来看老师了,把我也看了。到后来我演的现代戏、古典戏,还有文化革命演的样板戏,老师们都当的配角。59年国庆10周年纪念,在人民大厦开会,领导就把我叫去参加了,那时我也就19岁。所以跟着老师,学了老师也沾了老师的光。秦腔这个传帮带很要紧,和老艺人演戏,他们烘托了我。

杨金凤、阎更平、阎振俗、郝彩凤、任哲中、马友仙

采:还有哪些老师对您印象大?

郝:杨金凤老师、阎更平老师、任哲中老师、阎振俗老师都对我很好。过去的秦腔老教师有韩启民、秦鸿德、还有王安民。我的启蒙老师就是韩启民,秦鸿德是须生演员,比如演《鞭打殷夫人》,还有偏红带武的,过去也很有名,后来一直在团里当教练。王安民老师也是从明正社来的,当时也有四十多、五十。韩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后来一直在研究院直到退休,八几年他80大寿时我带着实验剧团还有我的同学给他祝寿,他就在交大的东隔壁住着,他九几年快九十去逝的,我也带着学生给开的追悼会。过去韩老师就是演刀子旦的,代表作《庚娘杀仇》,给我排了两三年,我和李兴也演过。在古典戏开放后,我这个人就是想的太多,我和阎更平说要排《走雪》呢,我领导说那是个奴才戏,那时就是文革后遗的思想,再加上张咏华演的很多,我就有点退缩,后来《庚娘杀仇》排出来也是,张咏华演的很火,我也不愿意争这个市场。韩老师的《杀仇》名气大得很,有他的风格。“尤庚娘”这段唱,我还在习仲勋家中唱过。1961年马蓝鱼把我领到北京,带到了曹禺、马少波家里,后来在习总理家里有赵寿山、邓宝珊、汪峰等老人,他们让我唱,我就唱的这一板唱。我印象很深,赵寿山给别人介绍说“我这娃是丹田发音”,那是我也就二十一、二岁,那也是我第一次见世面,我非常感激这些人。词和腔都一样,我的唱法离人物更近,规范,没有多余的腔,表演也都是一个路子。当时韩老师教我,领导认为我的性格比较刚强,所以他也让我演一些这类性格的角色,像《周仁回府》的李兰英,这就算刀子旦,《庚娘杀仇》也是刀子旦。我记得很清楚,韩老师给我教那个扎势子,举着刀,这个腿掏腿的时候,这个腿就这样子,那势子好得很,这个戏给我排了两年。到文化革命红卫兵抄团长的办公室,看到一个本子说:“你看,郝彩凤是文艺黑线的重点培养”,我团长王群定写了两个排练记录,一个是排《庚娘杀仇》,一个是排《走雪》,领导对我很重视。但我那时不爱演贞洁烈妇,1957年排的《春秋配》,段林菊一个角,我一个角,双生双旦戏,我是小旦,人家是闺阁旦,我就爱人家的行当,比如“出门来羞答答”这段唱。《庚娘杀仇》后来没恢复,和我自身有关系,我就爱演文气一点的角色。再后来也是工作忙,一个大戏接一个大戏的,把这些折子戏就忽略了。

郝彩凤《赵氏孤儿》剧照

采:韩启民老师除过给您排过《杀仇》,还有啥戏?

郝:最早给我排的《镇台念书》,唱腔也是跟着韩老师学的,王安民老师唱腔也是非常好。当时王安民、秦鸿德老师对我好得很。后来从二团把韩盛岫老师调来,他很看重我,人家是京剧那一派,给我教的身段等。平时吃饭我就给韩老师端饭,那两个老师心情就不好。王安民老师、韩启民老师也都给王玉琴、付凤琴教过戏,到研究院后,这三个老师就到研究院训练班去了,后来就退休了。有一年裁人呢,把老艺人都裁走了,像我们团的田艺奎调到自来水公司去了,魏正风、王正秦,这些老艺人都没到退休年龄,都精简了。很可惜。

采:说说杨金凤老师的演戏风格?

郝:她30多岁我就跟着她,戏路子很广,花旦、彩旦、正旦、青衣,现代戏、古典戏全才,我认为是空前绝后的。像现代戏的白玉花,没有人能达到,生活很丰富。像《血泪仇》农村老婆,八路军赞助难民,她提一篮蓝鸡蛋,刘易平老师背个锅,“听说又有难民到,送一个铁锅把饭烧”,杨老师一出场,走步提的鸡蛋,一亮相,通堂掌声,生活的很。像我演的《燕子河》,任哲中演的我的未婚夫,他是个队长,我是个书记,杨老师演的他妈,张锦演的我妈,她两个亲家在二幕前有个对白,观众在底下的掌声,把这个戏搞的很热火,确实人家演得好。她6、7岁就跟着他哥杨金民出台,52年在北京汇演获了奖。马院长想让她来研究院,但是到了兰州以后不放人,她就在一种机遇下偷偷的跑出来,上火车穿的睡衣,穿的拖鞋,在这样的情况下参加了革命。她善于动脑,演啥像啥,比如秦香莲,她和刘亘天把《杀庙》演绝了,演《卖酒》、《杀狗》,都是花旦,但是两种表演风格。她身段也好,青衣有青衣的身段、台步,花旦有花旦的身段、台步。她没上过学,但后来通过自学,能修词。像《庵堂认母》她给我排的,原来的要演一个多小时,她就把词压缩了,让肖炳按照她的唱腔重新谱的曲子,格调淡雅,一听音乐就像在山里的庵堂里。她给我讲这个角色,说这个人物眼睛不能胡飘胡动,身上不能花哨,你看育婴堂里的女嬷嬷,走出来后头都不抬,王志贞7岁进庵,在庵里呆了多少年,成天念经不见人。老师就是这样给我讲这些人物感情的,杨老师演戏是积累了生活、积累了戏曲程式坚厚的基础的。给我排的最扎实的戏就是《走雪》、《庵堂认母》、《游西湖》。

郝彩凤和恩师杨金凤先生

杨老师真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30来岁就培养我,给我让台,像挖掘遗产时演的《进骊姬》,也就是《蜜蜂计》,她就把这个角传授给我,逼着我演,其实她正演着呢。62年我到三桥演戏,三天就给我排了个《二进宫》,非要我和田德年、刘易平老师演,实际上是她和那两位老师演的,硬让我上台,让那两位老师带我呢。艺高,德高,爱学生,我对我学生好也是和师父学的。62年困难,师父总是工资高点,成天把我叫到她那吃。

采:您看过李正敏老师的《二进宫》吗?他和杨老师的有什么区别?

郝:李正敏老师主要是唱腔好,从身段台步的上来看,和杨老师还是差着呢。他主要就是唱腔的韵味和声腔的婉转。杨老师嗓子不好,但很会唱,主要靠表演来抓观众。

郝彩凤《祝福》剧照

采:杨老师在文革是什么样的?

郝:我的回忆录上写杨老师在旧社会家里穷,她哥把她带出来演戏,也没有过过啥好日子。参加了革命倒是好,很高兴,但是各个运动来,她都要受到冲击。她从旧社会过来,再加上过去嫁的丈夫也有历史问题。反右时,没定成右派吧,就是右派言论严重。到了文革时,批斗老婆,把老婆吓的都瘫下了,走的时候就是架两个拐子。到了那,红卫兵还比较善心,他就叫老婆坐下,也没有打老婆。我那时看着很心疼,但是也无奈,我那时也是文艺黑线的尖子。但是我老师心态好,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也没有说过谁的不好。1992年我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我也向上面反映了,学生都享受了,把老师晾着呢,但是老师从来没有抱怨一句。就给我说你要好好努力,这是领导对你的关怀。到了89岁,得了终身成就奖。她一辈子没有得过什么奖,就是52年在北京得了三等奖,这次老婆很兴奋,还给我说准备咋弄咋弄。好处就是没受啥罪,中午还喝的蜂王浆、牛奶,她说让她休息下,躺下就再没有起来。她平时身体很好,脚底下快得很,就是临去世前一两年脑子有点混。我觉得对我师父有时还没有完全尽到责任,但是我问心无愧,我过去老当的小领导,在团上的时候,到哪里演出时都是通铺。我先把师父的铺盖捆好,放到车上,到了先给她找个安静的地方打开。衣食住行我一直招呼着呢,她比我大十五、六岁,我就把她当母亲一样。

郝彩凤《游西湖》剧照

采:您是哪一年拜尚小云为师的?

郝:61年我拜尚小云先生为师。那几年我工作也忙,没有系统跟他学过啥戏,过年过节给老师拜个年、拜个节,平常有时间就过去,老师在房子给我断断续续说一下身段。到了文化革命时,老师也受了冲击,老就在那一片子空地,挖土、拉架子车。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我看人家在那挖土呢,我往他跟前走,他就给我摇手呢,就不让我过去。在那个年代,这对学生也是一种爱。还有其他几位京剧老师对我也有影响,像韩盛岫老师给我排的《蛟龙驹》前后本,还有顺淑琴给我排的《周仁回府-回府》,还有李德富给我排的《善士亭》,我的水袖、身段都是李老师给我训练的。这些戏都是秦腔老师教的唱,他们给教的身段。我还和藏蓝光学过梅派艺术,给我排的《贵妃醉酒》,通过这个戏对我身段提高了不少。

采:您是哪一年退休的?

郝:我是1999年底,60岁退休的。组织让我退,我就退,组织不让退,我就不退,57岁就退到二线当的艺术指导。我在秦腔团当了23年团长,掌了15年财权,真是两袖清风,没有给家里人办一个特殊事情。

郝彩凤和弟子谭天杏、段桂珍、魏燕妮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秦腔名旦查俊卿访谈实录 下一篇:秦腔名旦马蓝鱼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