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秦腔名宿袁兴民先生采访实录

2017年04月16日 21:01:33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桃花岛主人 陇东野人 刘浪 浏览数:76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5年6月12

采访地点:甘肃平凉袁宅

采访对象:袁兴民、袁秀芳(袁老大女儿)、窦富民(袁老学生)

采访人员:桃花岛主人、陇东野人、刘浪

录音整理:追风

文字编辑:陇上一痴

名家简介:袁兴民,秦腔名老艺人。1921年生于陕西咸阳,1934年入益民社学艺,师承李步林、惠济民,工须生、老生。西安事变后到甘肃平凉搭班,先后在平乐社、聚义社、民艺社担任主要演员,50年代以后,在平凉新民剧团、新陇剧团、平凉地区秦剧团担任主演、导演、业务团长。做唱兼工,黑白不挡,尤以衰派老生见长,在数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在西北五省享有盛誉。代表剧目有《四进士》、《打镇台》、《十五贯》、《烙碗计》《走雪山》、《劈门卖画》、《苏武牧羊》等。

以下为采访者(简称“”)和袁兴民先生(简称“”)、袁秀芳老师(简称“”)、窦富民老师(简称“窦”)对话实录:

采:袁老您是哪年出生?什么时候学的戏?小时家庭情况怎么样?

袁:我生于一九二一年二月二十五(即公历1921年4月3日),家在咸阳市北门鱼池巷,1934年学的戏,1936年毕业演出的是《烙碗计》。

芳:《中国戏曲大辞典》上的登的我父亲上过小学,实际上没有。家庭就是城市贫民,我爸学成以后家里也非常清苦。因为当时我爸住的隔壁就是咸阳益民社,当时他就听的学会了几句。每天我爷就靠着给人出苦力,送米、送面养家糊口。我父亲开始唱的时候我爷还不让,隔壁班主听见了,说我爸嗓子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不让娃唱戏。我爷当时想着唱戏就是不好,可是生活所迫,没有办法才到益民社学了三年戏。

袁兴民先生60年代留影

采:当时益民社的老教练有哪些?

芳:当时的教练是惠济民、李步林,启蒙师父也是这两个。这两个老师一个给他教的是白胡子戏,一个教的是黑胡子戏。

袁:惠济民排的是《济南案》,李步林排的是《日月图-卖画劈门》。

芳:一个白胡子,一个黑胡子戏,所以我爸的功底比较扎实。

袁兴民先生《法门寺》剧照

采:当时和您一块学戏都有哪些人?

他想不起来,从咸阳出来就再也没有联络了。

采:当时益民社的情况怎么样?

袁:益民社领戏的箱主是郑四,他不会演戏。后来到了泾川县水泉寺组织了一个私人班子。益民社当时的演出时间还是比较长,前后收了四班学生。

袁兴民先生《杨门女将》剧照(1984年)

采:当时益民社都有哪些名演员?

袁:唱旦的何毓华、刘毓华、吕秀华,唱须生的王正民、王益民,唱花脸的关振西、赵定国,这几个都是主要演员。这都是甲班学生,比我早些,等我进入学戏的时候,人家都能演戏了,我不太了解,在当时情况下他们都是名演员。

采:您当时在益民社都演了哪些戏?

袁:我当时以白胡子为主,《苏武牧羊》、《四进士》、《烙碗计》、《劈门卖画》、《祭关张》。

采:是不是还有益庆民、唐理民?

袁:当时有。

窦:益庆民后来到了庆阳剧团,王益民到了泾阳剧团,袁老师到了平凉了。王益民的戏好,和我还在一块演过。

袁兴民先生《十五贯》剧照(70年代末)

采:袁老哪一年到平凉的?

袁:西安事变那年到平凉的,来了就在平乐社。当时西安事变后都害怕战争,平凉有个山西晋剧社、河南豫剧团,那会子乱得很,动不动就散伙了。最后我到了民艺社。

芳:平乐社当时班主是杨子恒,甘肃省解放后当了交通厅厅长。把乔良平认的干儿子,灵台人,文革中跳井了。

窦:民艺社的班主是张鸣山,这里是秦腔重镇,好多西安名演员要想上兰州演戏,必须能在平凉打出来才敢走兰州。如果在平凉演不出去,那就到兰州就吃不开。因为平凉这儿就是戏窝子,西安的演员如果在平凉第一炮能打响才能到兰州。耿善民在西安很有名气的,到兰州去就很不如意。陇东地区回民多,回民对秦腔最懂。所以,解放前这个地方就三个剧团,一个平乐社、一个民艺社,还有一个正义豫剧团。每天晚上三个园子在演戏呢。

袁兴民先生《激友》(饰苏秦)剧照

采:袁老在天水、宝鸡演戏多吗?

袁:在天水、宝鸡没演过,主要在平凉、兰州、宁夏。

窦:1958年铁路通车典礼,我们平凉新陇剧团整个在银川市去演了,还有西安易俗社,王朝民、袁兴民、我,还有去世了的杨治平。还有高致秦、陈慧英,这都是些名演员。

芳:杨治平2000年去世了,都十六年了,当时59岁。

采:咱们平凉当时还有个聚义社?

袁:聚义社主演是沈爱莲,主演剧目有《金玉奴》、《五家坡》、《夺锦楼》等。他父亲是沈和中,外号“活周瑜”,是易俗社的学生。

采:袁老,在您一生演戏中,哪些戏比较喜欢?

袁:白胡子《四进士》、《鱼水缘》、《烙碗计》、《日月图》、《祭关张》、《走雪》。解放后我还演了些反面角色,《红灯记》的鸠山,《沙家浜》的胡传魁,中间人物就是《李双双》中李双双的爱人喜旺。省政协会闭幕的时候,我演了《打镇台》,返场五次,谢幕两次。这些戏中《四进士》我最喜欢,其次是《烙碗计》、《卖画劈门》等。

袁兴民先生平凉广场留影(1994年)

采:袁老哪一年退休的?

芳:1980年12月底。

采:您看过的前辈或者同行演员,您评价较高的有哪些?

袁:最佩服的有蒲剧的阎逢春。

芳:那是我爸的偶像,那可是真的。我爸还买下蒲剧的帽翅。

袁:秦腔界就是刘毓中的学生姜望秦。

采:这些和您合作演出过的演员中,您认为哪些比较理想?

芳:和安玉梅合演《杨门女将》,她的老太君。还有和陈慧英演的《打金枝》、《赶坡》,她50岁不在了,这些都是很攒劲的演员。刘月娥是甘肃省秦专门和我爸录像的演员,还有九龄童王晓玲也和我爸合演过《赶坡》,咸阳的郭明霞也和他演过。

袁兴民先生和王晓玲演出《赶坡》(1986年6月5日)

袁:《杨门女将》在兰州演出两个月;沈爱莲到平凉也和我演过,合作过《赶坡》、《鱼水缘》、《金玉奴》等戏。

采:袁老现在留存的录音、录像资料有哪些?

芳:录像有折子戏《卖画劈门》,现在资料丢了;《赶坡》有前面的一段唱,网上有,但是东西不太清晰;还有《走雪》,甘肃音像出版过。录音有甘肃省广播电台的几个折子戏,有《苏武牧羊》、《祭灵》、《烙碗计》、《卖画劈门》,还有个什么戏,一共五个。

采:袁老在平凉带的徒弟主要有哪些?

芳:他就没有专门带徒弟,基本就是团里的。他的业务团长从1963年干到1980年。大学生那一班的戏基本都是我爸排的,像康建芳的《谢瑶环》、《三滴血》,我们小学生演的《写状》。剧团一个导演、教练本身就是老师。

窦:他基本就没有带,一是他是业务团长,再加上是个名演员,剧团的人物比较多,一本戏下来就是他的导演。平凉的三个老演员人家都给了个副团长的职务,袁兴民、王朝民、陈慧英。

袁兴民先生接受采访时示范表演(2015年6月12日)

采:您对现在新编戏摈弃传统程式怎么看?

芳:没有程式就没有戏曲,现在的演员比较会走“捷径”,这些程式化东西,技巧也难练,还不见得就成名。现在秦腔的最大问题是观众断层,那一年我领我们群艺馆艺术团下乡演戏,台上十一个演员,台下坐了八、九个老观众,把观众从房间里请出去叫看戏,人家等会又回去了。这些传统的东西年轻人听不懂,只有老年人,可是老年人又走不动、走不到剧场,所以现在你看现在柳胡的业余秦腔演唱热火的很,但百分之百都是老年人。

采:您对现在戏曲包括传统戏剧、技巧的丧失都是归于演员、观众的断层?

芳:对,你看人家京剧就是从学生教学课堂开始,灌输接受这个东西,我们秦腔就没有做过这样的工作。第一节奏太慢,年轻人听不懂,所以慢慢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去接受,欣赏的都是老观众,那么老年观众走了,这个还存在吗?按理说应该还有一部分人热爱,但毕竟是少数。第二就是演员的断层,现在学秦腔的人都嫌太艰苦,谁像上几辈人这样的努力,练功和学艺非常艰苦、艰难,而且是一辈子的创造性东西,所以学的人少了,观众也少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秦腔名旦张燕采访实录 下一篇:三意社50级学员冯亚民访谈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