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著名秦腔花脸程天德采访实录

2017年06月27日 23:14:43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追风 张乐 浏览数:76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7年05月07日

采访地点:三原县北城程宅

引荐人员:盛振国

采访人员:追风 张乐

录音整理:追风

微信编辑:追风

名家简介:程天德,秦腔花脸演员。祖籍山西,1944年生于陕西三原,1958年入陕西省戏曲剧院学艺,师承华启民、田艺魁、田德年等先生,工大花脸。1964年离开戏曲剧院后,先后在淳化剧团、三原剧团和甘肃省秦剧团工作,1997年退休。常演剧目有《铡美案》《赤桑镇》《打銮驾》《忠保国》《回荆州》等。

以下内容为采访者(简称“采”)和程天德老师(简称“程”)对话实录:

采:程老师,您是哪一年出生?在什么情况下学戏?

程:我祖籍山西,1944年农历九月二十三日生于三原县。我小时候很爱戏,嗓子一直很好,倒仓迟,时间也短,只有一年多,小时候嗓子也没有受过吃亏。1958年,我上学上到了小学六年级,家里人看我不爱上学,就爱戏,于是通过旁人介绍到戏曲剧院学戏。父亲在世时,他有个山西的朋友叫姚俊庭(音),他当时就在东渠岸住着,正好明正社的学生也在那里住着,他们肯来往,姚先生认识贾志明,通过贾先生的引荐,就这样我进入戏曲剧院。贾先生虽然不能唱戏,但是这个人非常好,对学生好、对演员好。三原的明正社相当厉害,它演出的戏质量非常高。过去西安这些名演员、名老艺人都在三原唱过戏,因此三原人的欣赏水平就非常高。一般唱的不好的演员,在三原就要挨砸。1952年明正社划归于咸阳地区文工团,后来改成实验剧团,1955年合并到陕西省戏曲剧院,就是现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前身。当时戏曲剧院分三个团,一、二、三团,这三个团有个训练班,我不是训练班的学生,是一团收的跟班学生。

采:当时进团有没有考试?

程:58年4、5月份,我就在戏曲剧院一团的办公室考试。考试的老师就是当时的教练,团里的领导,时间长了我记不起有哪些老师了,当时就清唱了一段花脸乱弹。我小时候唱戏的板路就比较好,嗓音很纯。进去后就是跟班学生,不是团里培养的训练班学生,一个月工资22块钱。当时一团和二团是唱秦腔的,一团是明正社的底子,以老艺人为主,有阎更平、秦鸿德、阎振俗、任哲中、高登云、魏正风,李惠风、童艺民、赵正凯、王正秦等。另外还有一些年轻人,像万锋、樊小鱼等。万锋是从明正社来的,原名叫赵明易。二团是民众剧团的底子,有李应贞、马蓝鱼、李继祖、蔡志诚等。三团是原陕西省眉户剧团的底子,是唱眉户、碗碗腔的。

采:当时一团都演哪些戏?

程:《春秋配》《法门寺》《薛刚反唐》《铡美案》《蛟龙驹》《屈原》《周仁回府》,现代戏有《刘巧儿》《高山流水》等。

采:当时训练了多长时间?都有哪些老师?

程:进去后,秦鸿德老师给我练过功,他是甘肃人,唱须生的。秦老师那时候都六十多了,当时在教研组,都不太演戏了。老艺人挖掘遗产汇演时我就看过他演的《审石龙》,甘肃平凉这一带都知道秦老师;还有黄育民老师也给我练过功。起先我是跟华启民、田艺魁老师学的唱腔。当时正是华启民老师年富力强的时候,我看过他《春秋配-掀涧》的侯上官。他是文武花脸,嗓子好,身上也好,就是没有犟音。过去他也是在平凉这一代演戏很红火,像《虎头桥》的魏延、《薛刚反唐》的薛刚、《无底洞》的猪八戒等。老师没有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但是画出来的脸很干净,笔法很细腻。田艺魁老师是李正敏正艺社的学生,和童艺民、张艺胜、魏艺泉等都是同学。田老师是大花脸出身,演过《十五贯》的督爷、《屈原》的楚怀王,现代戏也不错。缺点就是个子低,后来没有华启民老师的嗓子背唱,一般大花脸戏都是华启民老师演出。田德年、刘易平、杨金凤、赵毓平老师都开始在二团,剧院有演出任务就临时把田老调到一团,但属于二团的人。大概是六一、六二年挖掘秦腔遗产才把这些老师调到一团,把一团的年轻人像樊小鱼调到了二团,之后我就在田老跟前学的唱腔。其他几个花脸都没有田老的唱腔好,老艺人挖掘遗产汇演时,田老演的《豫让剁袍》,老汉的戏好,当时田老年龄也大了。田老文化水平比较低,给我教唱都是他念我记。当时和我在田老跟前学戏的还有两个娃,一个是刘东慧(音),主要跟罗四奎学的二花脸,没有学唱腔,现在已经不在了;一个是张凯文,嗓子已经倒仓后调到宝鸡剧团了。主要是我跟着田老学,老汉给我教的《抱琵琶》,白口很多,这个戏我没有演。还给我教了《打銮驾》,还有一些白口戏,给我说早上练嗓子要练《草坡面理》的白口、《黄河阵》里的白口:“混沌不分天外天,就地无风起狼烟。吾在八宝池中炼,脑后炼就万朵莲”。秦腔的白口很重要,还有一笑二白三乱弹,笑要在第一位,花脸的笑要存住气(示范)。花脸笑有好几种笑:大笑、奸笑、狂笑(示范黄巢的笑)。老汉吃的旱烟,一边吃烟一边给我教,练嗓主要是要存住气,靠丹田。老汉可以说是天才,西北五省再也没有了,秦腔只有一个田德年。田老年龄大了,一上年纪就没太有犟音,他是这样唱的:“你富贵莫忘糟糠妻”,一般人是这样唱的:“王朝传来马汉禀”(示范)。

田德年《铡美案》剧照

犟音虽然是一种假音,但是很高,可以烘托气氛。秦腔花脸的犟音都很纯,我年轻的时候犟音也比较纯正。秦腔的花脸不宜声大,只要你能唱好,主要唱味道。像“陈千岁”这一板乱弹,一板乱弹有几个高潮,有几个上音。我的这板唱腔,哪里该唱上音,哪里该唱平音,基本上都是固定的。过去梆子团的向志春就说我的《二进宫》有特点,《二进宫》一般人都不会磕梆子,就是“一见国太念老王”这一板唱。有些演员唱这一板是苦音,我理解这是不对的,徐彦召在那种程度上怎么能是哭的。一般都是双锤,而田老唱的是摇板磕梆子(示范这版唱腔),现在会磕梆子的人很少。周至的戏很难唱,樊小鱼在周至带了一排娃,给娃教戏。把我叫去让我在那唱两天。我在周至辛家寨唱戏都捏了一把汗,人家周至业余剧团有戏箱的都多很。樊小鱼给人家宣传我的嗓子好的很。结果我把那场戏唱下来,我觉得这跟考试一样,算过关了。人家有个业余剧团的领班的老汉说:“我领了20多年的戏,没有见过这样的大花脸”。我当时就唱的《黑叮本》的本戏,《二进宫》就用田老的磕梆子唱的。张健民老师的《草坡面理》好,田老的和他的大致上一样的,但是有些唱词不一样。秦腔花脸一般没有人动这个戏,尚友社的张小亮也能唱,但是他不是花脸的嗓子,有些毛。不是我在这说,我发现秦腔后世的花脸就和大海捞针一样,虽然都唱,但是要发现一个好的,就很难。五六十年代,甚至更早的老艺人,老前辈确实好,像咸阳的王化民老师,是化民社的学生,虽然老汉眼睛里面有个萝卜花,但是功夫很好。我看过他演《大报仇》的黄忠、《取长沙》的魏延、《范睢》里面的须贾、还有《黄金台》《黄河阵》《破宁国》《下河东》《金沙滩》。他是文武花脸,主要以二花脸为主,大花脸也能唱。他的《马踏淤泥河》,里面有耍牙的绝技。现在富平剧团的柏福荣也会耍牙,他原来也是剧院的学生,他比我到戏曲剧院早,后来调到富平了,演过《王魁负义》里面的判官。

程天德《忠保国》剧照

采:你那时应该见过李正敏先生吧?

程:见过,李正敏老师的乱弹好,但是我觉得秦腔界对李正敏先生宣传的少,人家京剧对李少春都盖的剧院。咱们都说李正敏老师是秦腔正宗,既然是秦腔正宗,但是在宣传上……,我对戏曲界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是不是觉得老汉是男旦?秦腔界还有个前辈杨金声老师,杨老师的乱弹也好,他虽然上了年龄没有牙,但是和田老、刘易平唱的《二进宫》,不了解第一次听的人可能以为是个须生,但是仔细品味那个味道,非常好。气力不行就得巧唱,要想法把乱弹唱好呢,就和花脸的犟音一样,不能直接上去,就得绕着上去。杨老师是新筑镇人,戏曲剧院过去也把老汉请过来给训练班们的娃们教唱,李正敏见了杨金声老师都叫杨老师,他要比李正敏大。品听这两个老人的乱弹,味道很好,各有千秋。

采:程老师,您的启蒙戏是什么?

程:我的启蒙戏就是《三对面》,这也是华启民和田艺魁老师给排的。进团三个月后去白银慰问演出,算是我第一次登台,就是这出戏。说实话,我那时也是没有练下功,但是嗓子条件很好,排的戏少,下来就排了《赤桑镇》、《打銮驾》,前期主要是跑龙套,我演戏主要是在第二个文艺的春天-八几年古典戏开放后,演出的有《游西湖》的平章、《回荆州》的乔玄、《天河配》的金牛星、《铡美案》的包公、《串龙珠》的郭广卿、《游龟山》的卢林,到甘肃演了个《葫芦峪-拜台》的司马懿、《包公赔情》,我的《包公赔情》唱的还可以。

采:您什么时候离开研究院的?

程:我64年离开的,社教马上开始了,跟班走的时候能演戏就让演戏,不能演就让跑龙套。研究院是国营单位,看你几年不行就淘汰,就给你另找工作,就是说你在这行没有前途。他认为我在里面演戏不行,就把我调到西安新华印刷厂了。在新华印刷厂我就待了一个多月,我邻居任长安知道了,就不让我去印刷厂,让我去淳化剧团。到淳化剧团前,就在三原陵前镇,先一天中午演的《三对面》,第二天白天又演了《赤桑镇》,晚上的《打銮驾》。淳化剧团就说:“这娃年龄不大,连着唱了三个大花脸戏,嗓子好很”。就这样留到淳化剧团了,我当时才21、22。

程天德青年时留影

采:你进淳化剧团时,淳化剧团是什么情况?

程:当时还可以,须生有夏景民、王义国;旦角是张爱英、杨淑兰;花脸有张新申、陈艺坤、张艺胜;丑角有高文艺、杜成德。夏景民当时都算是老艺人了,老汉都60多了。我见过他演《祭灵》、《葫芦峪》。他唱戏卖力,爱出汗,戏很好,深受群众欢迎。我进团后不久古典戏就停演了,包公戏也没演,我还演过旧《红灯记》李玉和,还有《江姐》等一些现代戏里面的角色。到65年的时候,我得了感染病,急性黄疸肝炎。下半年就把我调到了润镇供销社当了营业员,这刚好就是文化大革命,在这待到了71年,又把我调回剧团了。开始时我到淳化剧团感觉演戏还行,到后来可能是我不适合演样板戏,一个《沙家浜》里面的胡传奎把我演的不行了。胡传奎的艺术形象是个大胖子,我当时很瘦,个子又显得高,形象就不过关,这个角色我没有演好,所以就不行了。这个时候正是文化大革命,我家里也没有其他人,娃都小,我要求从淳化回到三原,就把我调到三原南关的毛巾厂,在这一直工作到78年了。

采:那您什么时候进三原剧团的?

程:当时是这样的,我在毛巾厂时咸阳人民剧团也要我。我想了下,母亲小孩都在三原,就决定待在三原剧团。三原剧团有个拉板胡的袁俊民,是我小学同学,对我很了解。78年我虚岁35岁,嗓子很好。他把我叫去,我唱了一板《打金枝》里面“汾阳王”乱弹,就留在了三原剧团。当时的三原剧团也处在兴盛时期,有邓全艺(从人民剧团过来的)、张勤民(唱须生的)、郝新英、王亚萍、朱文艺、冯武耕、宋桂兰这一些人,主演的剧目有《杨门女将》《十五贯》《天河配》《游西湖》《周仁回府》《小包公》《李离伏剑》《劈山救母》《串龙珠》《回荆州》等。我进团后演的《铡美案》,秦香莲是培养的学生朱美英这些人。上面提到的《串龙珠》《天河配》《游西湖》《回荆州》《小包公》都演过。《游西湖》《小包公》都是我学人家的。我在《小包公》中给人家演的王彦龄,冯武耕演的小包公。

采:在三原剧团待了多久?

程:81 年咸阳组织了个咸阳地区中青年演员汇演,当时有三原剧团的一台子晚会。王亚萍的《虎口缘》、宋桂兰的《悔路》、我的《三对面》、冯武耕的《小包公》,学生队还演了个戏,《斩秦英》还是《柜中缘》,我记不清楚了。其他各县参赛的有旬邑、泾阳、兴平、户县(那时候还属于咸阳地区辖区),我的《三对面》荣获了二等奖。在这以后由于剧团上的一些事情,我就离开了三原剧团。

采:后来您是怎么去的甘肃省秦?

程:当时甘肃来人在陕西招演员,也不知道跟谁打听的,说三原剧团有个程天德,就把我找见了。看了以后,让我唱了一下,他一听,就给他领导汇报。最后让我我去甘肃给人家演了个《三对面》,当时省秦剧团没在,我在市秦剧团前面加了一场《三对面》,人家文化厅领导在台底下看戏,戏演完后才决定我把调到省秦去的。人家就让我回来办手续,我说我是三原剧团的,人家不放我,也不可能给我办手续。所以一年多、两年没有给我手续,最后只把粮户关系给我了,不给行政关系。我就给人家甘肃那边说,我啥条件都没有,但是工龄得从58年算起。人家就调查实际情况,给我重新建档,主要看上咱这个人了。当时咸阳人民剧团团长也调我,还不敢说他是人民剧团的,害怕甘肃这边知道。甘肃这边是名正言顺有指标招的我,是按照国家干部把我招过去的。尚友社当时也叫我,五一剧团也叫我,但是害怕三原剧团要人,都没待成。

采:您进甘肃省秦的时候,那边是什么情况?

程:省秦是国营剧团,我到省秦时大概是82年,剧团正红火呢。主要演员有刘茂森、黄新闽、王晓玲、温警学、王定秦等,阵容很强大。刘茂森是我副团长,是咱户县人,老汉人也很好,爱下棋,功好。我到剧团的时候刘茂森都50多了,没有牙,戴的假牙。他原来在甘肃张掖剧团,从张掖调过来的。他的《五台会兄》确实唱的好,他的身架别人学不成,放到他身上好看,放到别人身上就难看,这就是自身条件决定的。他还有《张飞闯帐》《芦花荡》《杀寺》。他的嗓子也好,发音位置靠后,他是二花脸,不唱大花脸。黄新闽是大、二花脸都演,身架也好,但是嗓子不是很好,说到这,老汉的入党申请也是我写的,我也爱写,家里一些字都是我写的。温警学是我们团的头把须生,基本都是黑胡子,白胡子很少演,像《打镇台》、《辕门斩子》、《回荆州》这些戏。我在那边也没有排啥戏,主要都是些眼面前的戏。我长的像邓宝珊,为了纪念邓宝珊,我还给演过《和平将军》,这戏就演了一场。王界禄在其中演的蒋介石,他这人很细腻,我还演过他编的小品。我还演过一个藏戏《央金卓玛》,路玉玲主演,我在里面演的他爸,说上北京去,也没去成。

采:您是哪一年退休的?

程:我在省秦待了将近20年,到97年退休。退休后我就回到三原家里了,回来时戏曲研究院准备调我,但没有调成。当时研究院院梆子团没有花脸,赵柱是梆子团的书记,和我是同学,就把我返聘过去。他们出去唱的也是秦腔,不演梆子,演梆子没人看。出去后也都演的这些老戏,演《窦娥冤》,我还给演过桃兀;还有《周仁回府》,我配过严年。出去演戏我就去了,没有演出我就回来了。在梆子团也陆陆续续演了两三年,后来梆子团和秦腔团合并了,我就回到三原了。

采:您原来在甘肃或者回来后有没有带学生?

程:有些人也问我有没有收学生,没人来学,另外我也没有发现个好苗子。

采:对后辈大花脸演员有什么建议吗?

:咱也没有见过,要是在当面,你给我唱一段,我给你指出点问题,提高。起码嗓音条件要好。另外,吐字要真,要正,花脸一般存在的问题都是音裹字。有人说过我,我就很注意,注意了就能改正。有些字为了那个音不能那样唱,不好听。稍微变一下,就能好听些。现在秦腔的大花脸也不好找,我现在就不爱看秦之声,那就是胡整,该评的没有评上,不该评的评上了。有些评委就不会示范,你说人家唱的不好,你给人家示范一句么。我就觉得卫赞成不错,人家就可以示范。卫赞成和杨荣荣唱的《别窑》,他一出去,骑马着,戏就开始热起来了。

采:回过头看您一生演过的花脸戏,您怎么评价你自己?

:我不是多么好的把式,但是我感觉我演戏还比较规矩,我不胡来。不管在长安魏寨,还是周至辛家寨,或者是和马友仙在兰州演《铡美案》,观众对我的评价都不错。我觉得我有几个戏都不错,像《铡美案》等戏的包公、《忠保国》的徐彦昭、《回荆州》的乔玄。

程天德《铡美案》剧照

采:介绍下您出的磁带《白叮本》《铡美案》?

程:当时耿善军把我和李凤云,王炳潭组织起来,意思说我是田老徒弟,李凤云跟李正敏先生学过戏,王炳潭跟刘易平老师学过,就录个《白叮本》。李凤云比我迟,她是和李正敏先生学的;王炳潭原来是戏曲训练班唱老旦的,后来和刘易平老师学的须生。《铡美案》是甘肃省秦为了给王晓玲录音,我给他配的包公。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延安民众剧团老艺人陈兴民采访实录 下一篇:正艺社老艺人雷艺强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