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莫伸:读长篇小说《母亲河》

2017年10月27日 02:34:28来源:浅海文苑 作者:莫伸 浏览数:68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读何振基的长篇小说《母亲河》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当时的感想和感慨很多,这些感想和感慨都是随着阅读而自然生发,非常适时,也相当强烈,如果及时捕捉和记录,理应写出一篇全面些也翔实些的书评。遗憾在于:当时只顾着为口头发言做准备,没有预留更多,等到得知这些即兴的口头发言需要形成文字时,记忆已经远远跟不上来了;此后偏偏又事务繁杂,去了俄罗斯整整一月,当域外各种各样的新鲜信息和见闻都扑面而来时,阅读《母亲河》的感想和感慨就不由得远了淡了,所以我自己也觉得惭愧,觉得眼下写就的这篇读后感,是不能完好地表达出我原本的阅读感受的。

好在,一部好的作品,总有它不灭的生命力。这强大的生命力或多或少会镌刻在一个人的印象中。

我谈几点比较深刻的阅读印象。

第一,《母亲河》这部书的创作难度很大。大就大在它是写现实生活的,通篇翻阅,它写的都是我们眼皮子底下鲜活而真实的环境、氛围、事件、人物。过去常常说画鬼容易画人难。鬼谁都没有见过,所以怎么画怎么是。人天天都见着,稍一走笔,就破绽百出。所以直面现实生活的写作,吃力而难讨好。

何振基偏偏就啃了这样一块硬骨头。

第二,《母亲河》这部书的境界很大。境界大的内容是多方面的,我觉得具体可以从四个方面去说。一是这部小说所写的历史跨度大。二是它涉及的地域跨度大。三是它反映的问题大。四是作者的气魄和情怀大。

所谓历史跨度大,是指作者从半个世纪前的1957年写起,一直写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无论是物理意义上的时间概念,还是这些时间段内人物命运的发生发展和变化,都随着历史的演进而在变化,能够将自己笔下的人物、事件和内容非常逼真地囊括进各个不同的历史阶段,很不容易。

(《母亲河》作者何振基》)

所谓地域跨度大,是指作者从陕西汉中,一直写到了青海、东北、北京、台湾、香港等地。作者写如此之大的地域,不是为大而大,不是强贴,而是书中人物命运和生活事件顺理成章的发展所致。这就成为一种艺术上有机的融合与粘接,相当难得。

所谓小说反映的问题大,是指作者始终不拘泥于个人的命运和事件,始终不是沉湎于某位个人的悲欢离合,而总是站在一个社会进步和发展的大层面、大角度、大视野来描述和思考着这些具体的生活现象和人物命运,也就自然而然地站在了一个很高的基点上来描述、思考并展示着汉江两岸、甚至是整个中华民族曲折蜿蜒发展的进程。

有了以上三个大,作者的大气魄和大情怀也就蕴涵其中,不言而喻。

一边阅读《母亲河》,我能够相当清晰地感觉到,作者无论写人写事,都有信手拈来,驾轻就熟之感。这显然得益于对生活的熟悉。相比较而言,全书前半部分由于矛盾冲突没有充分地展开,多少有些磕绊,多少有些像报告文学;但是随着故事进程的不断推进,也随着人物之间的矛盾展开得越来越真实,冲突得越来越激烈;作者笔下所塑造的人物也就越来越鲜活,越来越立体。尤其是后半部写到官场,写到贺庆生与柯明之间的纠葛和冲突,极具吸引力。我们常常说艺术。艺术是什么?从本质上来说,小说艺术就是把生活中的人物和事件集中起来,使之形成完整的、能够牢牢吸引人的文字。如果书中不是有一双无形的手伸出,牢牢地抓住你吸引你,使你为之喜怒哀乐,而是要你去俯就它,去硬着头皮阅读,甚至读得昏昏欲睡也仍然要硬着头皮去领会和猜测,艺术事实上就已经不成其为艺术了。

(小说《母亲河》在汉中市首发,中为著名作家王蓬)

我注意到,何振基虽然是初写小说,但他把控长篇小说的结构甚至节奏都很到位。他在注重艺术品质的同时,也明显地很重视整部小说的思想含量。他具有很活跃的思维,也具有很强的思辨能力,这不仅得益于他长期的生活实践,而且得益于他生活中所处的角度和位置,还得益于他个人的秉赋,得益于他个人的善学善思。当下社会思潮多元,各种多元的思潮相互融合也相互抵触;各种复杂的社会现象层出不穷,这其中既有不可小觑的新生事物;也有不该忽略的沉渣泛起。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客观、理性、正确地认识和对待各种生活现象,确实不那么简单。或许正因为社会现象的复杂,我发现如今的许多小说作者都越来越离开了真实的现实生活,而钻进了自我的小圈子里。这使得许多小说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无病呻吟式的孤芳自赏。何振基完全不同,他所写和所思的都是当下国家和政党所面临着的一些大问题,也都是有关国家和民族前途和未来的大难题,还是人类需要共同去领悟和步入的大境界,这确实体现出一名作家应有的担当,也体现出作家对祖国、对人民的拳拳之心和赤子之忱。要祝贺何振基,一部风云尽揽的作品,远胜十部池畔自怜的呻吟。

《母亲河》也有缺点。我觉得最主要的缺点在于不少思辨性的内容不是通过故事和人物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而是由作者直抒胸臆地阐述出来的。在很大意义上,这犯了小说创作之大忌。一部真正的好作品,一定要留白,要尊重读者的理解力和联想力,恰恰在这一点上,整部小说填充得过满过实。如果适当地缩减一些人物,压删一些内容,使笔力集中,事件紧凑,或许效果会更好些。

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管之见,未必准确。

 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何振基长篇小说《母亲河》在汉中市首发)

【作者简介】莫伸,原名孙树淦。江苏无锡人。1980年毕业于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曾任《西安铁道报》记者,西安铁路局文联副主席,西安电影制片厂编剧、文学部主任,陕西省作协副主席。1977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著有长篇小说《年华》、《尘缘》、《权力劫》,长篇报告文学《闯荡东欧》、《中国第一路》等14部,电影剧本《列车从这里经过》、《相逢在雨中》、《家在远方》等十余部,电视剧剧本《郭秀明》、《一起走过的日子》等四部。作品先后获全国首届优秀短篇小说奖、《小说界》优秀中篇小说奖、《啄木鸟》优秀长篇小说奖、建国40周年优秀电影剧本奖、夏衍电影剧本奖、老舍文学奖剧本奖、全国电视剧飞天奖、金鹰奖等。部分作品译有英、日、西班牙文版本。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