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漫谈三意社《苏武牧羊》

2017年10月25日 19:05:42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频阳刘畅 浏览数:664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苏育民先生《苏武牧羊》(饰苏武)

秦腔《苏武牧羊》是西安三意社常演剧目之一,1950年代,长安书店出版过苏育民《苏武牧羊》折子戏演唱本。该剧1935年由西安名票李逸僧根据京剧《昭君和番》和《苏武牧羊》改编,当年6月首演,此后,直到1949年,民国时期三意社每年都有上演,有的年份演出达四十多次,平均每月有三四次贴演。1942年11月起,苏哲民、苏育民和苏蕊娥三人常联袂演出《打雁》一折,为西安观众所赞赏,也为三意社赢来可观票房收入。

李逸僧(1878—1942),陕西西安人,原名翼生,因左臂跌伤,自称“短左袂僧”,因排行老二,时人也称李二老。他出身富商专家,曾到北京随姜妙香等学习京剧小生并参加票友演出。1930年代在西安代曾为三意社新编或改编过《娄昭君》、《玉堂春》、《卧薪尝胆》、《苏武牧羊》等戏。李逸僧所编《苏武牧羊》共有大小27场戏,其中近乎一半是过场戏,从这方面来说,剧本还是比较松散的,而甘肃靖正恭藏《苏武牧羊》和三意社剧本情节大致相同,却只有17场,就显得较为紧凑。该剧名为《苏武牧羊》,可是直到第二十场苏武才首次出现,而且是过场戏,第二十四场是今天我们所常见的折子戏《苏武牧羊》,第二十五场是《打雁》,其他几场苏武也只有过场戏。从剧本结构和文学性来说,这本戏和同时期易俗社的剧本甚至李逸僧其他剧本都是有一定差距的,或许这也直接导致全本《苏武牧羊》没有流传下来,只留下一折经典折子戏。

《苏武牧羊》全本戏有名有姓的角色27个,有老生、须生如苏武、王忠、李广、汉武帝、胡德成等;有旦角如正宫林后、王嫱、包丽丽、胡莲香等;有净角李延年、土金辉等;还有丑角包十金、李长春等,可谓是生旦净丑行当齐全的大本戏。三意社郭育中、杨金声、王庆民、李益中、田玉堂、王禄林、和家彦、晋福长、苏哲民、苏育民等经常贴演。

苏哲民、苏育民、苏蕊娥合演《苏武牧羊》戏报

李逸僧为三意社所编《苏武牧羊》本戏,借鉴了京剧《昭君和番》与《苏武牧羊》的有关情节,剧情大致如下:

汉武帝时期,越州知府王忠夫妇中年得女儿王嫱(细君),视为掌上明珠,清明佳节,王忠夫妇带王嫱踏青。踏青途中遇到首相李延年之子李长春,这李长春前鸡胸、后罗锅生地十分难看,而且不学无术,但偏偏看中美貌的王嫱。李长春央媒到王府求亲,被王府打将出来。恰在此时,越州籍首相李延年奉汉武帝命到原籍寻访美女,见到儿子被打,心中十分生气,公报私仇,要把王嫱选送宫中。路途之中,李延年见王嫱生得美貌,欲将其留给儿子完婚,便以渔家女胡莲香(赛细君)代之入宫,而将王嫱暂寄普渡庵。胡莲香进宫后,与汉武帝朝歌夜饮,武帝无心朝政。正宫林后见武帝不理朝纲,十分忧虑,便去普渡庵祷告,遇见王嫱弹琵琶诉幽怨,明白真相。于是,林后带王嫱回宫,李延年见事发,从狗洞逃脱去番邦投奔昔日学生卫律。出逃时李延年带了王嫱的画像,并蛊惑番王强迫王嫱和番。番王发兵,汉武帝命郭昌前去迎敌,兵败,先行官李陵被擒。李陵被擒后起先拒降,后在番地丫鬟“若将你有用之身留下,日后还能回上中华”的唆使下投降并与金花公主完婚。番王一再进犯,要王嫱和番,汉武帝无奈一边送王嫱去和番,一边让苏武先行去谈判,若谈判成功,王嫱则不必和番,原路返回。苏武到番帮后痛责番王,拒绝投降,被流放到北海牧羊。李陵前去劝降,苏武拒绝。苏武将要冻饿而死之际,得猎户包十斤、包丽丽父女相救。后来,李广带兵征番,大败番王,夺回王嫱。李陵阵前刺死金花公主并自刎,苏武被李广迎回汉朝。

从以上故事情节来看,李逸僧著《苏武牧羊》叙王嫱多,谈苏武事少,这样一出戏为何要取名《苏武牧羊》,其中是有原因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当时陕西省戏剧审查委员会饬令修改的。

1935年9月22日《西北朝报》一则消息:《〈昭君和番〉改为〈苏武牧羊〉,三意社呈请复审》提到:

“本市秦腔剧团三意社,前编制《昭君和番》一剧,送呈本省戏剧审查委员会审查,经该会审:认为该剧内容事实多与历史错误,当经退还该社,令限于三个月内修正完竣,送呈多审。兹悉昨三意社已将《昭君和番》剧修改完竣,赍请复审。一、剧名改定为《苏武牧羊》,二、王昭君改为王细君,《通鉴》汉武帝元封六年,以江都王健女细君嫁乌孙,三、毛延寿改为李延年,《通鉴》载汉武帝时延年荐卫律使番,后因延被收,律降番。该会以原剧由范委员紫东审查,兹复将修正剧本原送范委员继续审核,俟审核竣事,再行通知该社遵办云。”

1935年5月11日《昭君和番》首演戏报

三四天以后,1935年9月25日《西北朝报》又有关于三意社《苏武牧羊》的消息:

“《三意社新编〈苏武牧羊〉,戏剧审查委员会昨批准公演》:本省戏剧审查委员会兹据该会范委员函送审查三意社之《昭君和番》一剧,改名为《苏武牧羊》,审查结果:剧情与历史各节尚无不合,该会特于昨日令饬三意社准予登记公演,发给许可证。爰将范委员紫东审查此剧所具意见录后:此剧原名《昭君和番》,兹改名为《苏武牧羊》,内容情节与原剧本略同,尚无不合,惟将王昭君改为王细君,又毛延寿改为李延年,系为迁延历史故也。查原本错误之点,即因昭君和番事在汉元帝时,去武帝时相隔甚远,故不能与苏武出使之事相牵混也,兹已将昭君改为细君出嫁乌孙,及延年荐卫律之事,均在武帝时,《史记》、《汉书》皆可考也,是则此次修复与历史尚不冲突,似无问题。”

至此,我们大致可以明白为什么三意社《苏武牧羊》本戏中叙王嫱事多、讲苏武事少了,原本作者写的就是《昭君和番》!只是不能通过戏剧审查委员审查,才在审委会委员范紫东先生建议下改为《苏武牧羊》。范紫东先生精通历史,对剧本史实之考证和审查也的确严谨,甚至有些苛责。但将《昭君和番》这样改成《苏武牧羊》,则似乎有些草率和无奈,好在有经典折子戏《苏武牧羊》被历代艺人传唱至今,也算是三意社种豆得瓜的意外收获吧。

此外,根据秦剧学社整理的民国时西安秦腔演出广告来看,1935年三意社最早演出《苏武牧羊》是6月15日。但1935年9月25日《西北朝报》却说“本省戏剧审查委员会兹据该会范委员函送审查三意社之《昭君和番》一剧,改名为《苏武牧羊》……该会特于昨日令饬三意社准予登记公演,发给许可证”,可见,《苏武牧羊》正式拿到准演证是9月24日,那么6月到8月的十多场演出显然是“违规”的。更为吊诡的是,1935年9月23日《西北朝报》上《戏剧审查委员会禁止演唱淫(污)戏》一文中提到“本会迭经通知,各馆、戏园每日务必将演唱剧目先一日报会以考准,除三意社始终遵办外,其余各戏园早经辍报”,如果说三意社每日遵照审委会要求,凡演出必报审,为什么会出现9月24日才通过的《苏武牧羊》,6月15日就演出了,难道是在边审边演?如果能边审边演还能被树为“始终遵办”的典范,那么三意社社长耶金山也真算是会交际、会通融的了。

1935年6月15日演出《苏武牧羊》戏报

李逸僧早年登台票过戏,在编剧时很能照顾场上演出,有时寥寥数语就能刻画出人物性格,并增强舞台效果。如在《苏武牧羊》第三场中有一段对话:

李长春  我爸爸在朝中官居首相

      可怜我二十岁没有婆娘

     (白)我父李然然

家   丁:李延年

李长春:李然然

家   丁:李延年

李长春:李然然,李然然,咦哟哟!再莫急人了了些!

家   丁:是然然,然然。

李长春:我大爷李长春。我爸爸在朝官居醋酱

家   丁:首相

李长春:醋酱酱酱嘛!

通过这一问一答,简单几句话刻画出李长春说话结巴、不学无术的丑态描绘地淋漓尽致。此外,作者还通过一些当时的类似于当今段子一样的话调侃,如番帮丫鬟劝李陵和公主完婚时说“虽然说我满洲的脚大,现在兴的缠足剪发”,风趣幽默,增加了舞台喜剧效果。

李逸僧创编这本戏是在1935年,正是日本侵略中华民族之时,作为有爱国情怀的知识分子,他所做唱词也多有激励国人自强的意味。如王嫱唱词中有“国势弱不能与外国交战,尽出的卖国贼是非倒颠,用花言说动了匈奴可汗,把一个大中华受人辱贱”。可以说李逸僧改编《苏武牧羊》既遵循戏曲高台教化,启发民众的思想性,又照顾了舞台演出效果,从内容和形式上是做了一些努力了,只是由于场次太多,情节不够紧凑,影响了全本戏的流播和传承,好在有经典折子戏《苏武牧羊》传唱不衰。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