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陕北方言词汇趣谈

2017年08月26日 21:47:49来源:上郡网 作者:佚名 浏览数:82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陕北地处偏僻荒凉的黄土高原,几千年来交通阻隔、地方闭塞、经济落后、生产方式稳定保守,几乎很少受外界影响,这为方言的保留提供了天然的文化生态环境。词是语音、语义的结合体,是最小的造句单位,也是语言的基本单位。词汇作为语言的一个要素,显现出语言的重要特征。深入系统、全面地研究陕北方言的特征词汇,揭示陕北方言独特的地域特征和文化内涵。  
  陕北地处偏僻荒凉的黄土高原,几千年来交通阻隔、地方闭塞、经济落后、生产方式稳定保守,几乎很少受外界影响,所谓“圣人布道此处偏遗漏”,这为方言的保留提供了天然的文化生态环境,所以陕北方言中滞古的成分比较多。蒋绍愚先生说:“近代汉语词语的考释是近代汉语词汇研究的基础工作,尤其是因为原先对近代汉语的研究重视不够,现在我们对很多近代汉语的意义都很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更应把词语考释放在首位。”词语的考释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由于文献的缺失,一些专门的词典和考释类专著对其中的有些词语的考释是不准确的,甚至有些是错误的。而这些被误解的词语很多现在还活在人们的口中。这就告诉我们,在考释词语的时候要把目光投向活的方言,陕北方言的滞古性,正是它的优势。
  需要说明的是,陕北方言很复杂,内部并不统一。所以我们只能选择一些在广大陕北地区具有普遍性、共通性和一致性的词语,并非涵盖所有的陕北方言词。
  1、婆姨
  陕北方言中称呼妻子或已婚女人为婆姨,民谣中也有“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把“妻子”称作“婆姨”在全国范围内并不多见,所以能看到的文献资料并不多。有学者认为,“婆姨”一词源于佛教。佛教称女居士为“优婆夷”。唐《敦煌变文》:“优婆赛者,近佛男也。优婆夷者,近佛女也。”“优婆夷”是梵语upasika的汉音译,在译经里经常简作“阿姨、阿夷”,三国时已有之。当初佛教传入中国时,信奉的人并不多,但是到了后来佛教兴盛时候,人人信佛、家家女居士,很多人的老婆都被称作是“优婆夷”。陕北方言中一个基本词汇竟然是来自于佛教外来语,笔者对此有些怀疑。因为基本词汇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所以是本民族语言固有的可能性较大,从外族引进来一个新说法的可能性较小。汉语词汇非常丰富,指称“妻子”的说法有很多,除了“妻子”之外还有“内人、内助、妻小、媳妇、夫人、孺人、太太、娘子、婆娘”等。我们认为“婆姨”和汉语词汇中的“婆娘”最为接近。“老婆、婆娘”用来指称妻子早见于宋代,例如:
  ①西门庆道:“莫非是卖枣糕徐三的老婆?”(《水浒传》第二十四回)
  ②旁边就哭杀了玉英姊妹,喜杀了焦氏婆娘。(《醒世恒言》第二十六卷)
  封建时代实行一夫多妻制。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都能讨几房妻妾。而古代家庭中为了妻妾和睦,所谓家和万事兴,干脆肥水不流外人田,亲姐妹或者堂姊妹共事一夫,这样妻妾间少了争风吃醋,丈夫也落得个心安,何乐而不为呢?正如《大阪城的姑娘》里唱得那样:“带着你的妹妹、带着你的嫁妆一起嫁给我。”“姨”原指妻子的姊妹,因为同夫君就如同姐妹,所以后来便成为妾的通称之一了。后世还称妾为姨娘,如《红楼梦》里那个心如毒蝎、常怀嫉妒之心的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
  可见,“婆姨”一词是对妻妾的统称。后来婚姻制度发生了改变,实行一夫一妻制了,但是“婆姨”称呼“妻子”的叫法仍然沿用下来了。
  2、生活
  陕北老年人把“毛笔”叫“生活”,的确是很有意思,但是分析起来却很令人费解。把“毛笔”叫“生活”并不仅限于陕北,甘肃、晋南、关中都有此说,而且很有来历,时间也不短,最晚在清代就有此说。用“生活”一词指代“毛笔”是很有意思的事,道出了古代文人的心声,即“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只有好好读书,谋取功名了,才能摆脱“劳力”之苦,才能生存下去。可见,古代文人的命运是悲哀的,手无缚鸡之力,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如若名落孙山、不能考取功名,其结局很可能是孔乙己式的翻版,穷困潦倒一生。旧式文人读书离不开写字,写字离不开毛笔,所以“笔”就是“生活”,“生活”靠得是“笔”,甚至有时候即便是没有考取功名,但是如果能用毛笔写得一手好字,也可以像孔乙己那样去谋生、去生活。
  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北京大学的王福堂先生则有另一番见解。他说该词与唐代的一个传说有关。五代后周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中说:“李太白少时,梦所用之笔头上生花,后天才瞻逸,名闻天下。”可见“生活”应即“生花”。“生花”在传说中用来比喻诗才神奇地提高,但现在转而用来指毛笔的代称,就逐渐和传说失去了联系。可见王先生认为,“生活”即是“生花”的音变的结果,有个成语不是就叫“妙笔生花”吗?
  笔者以为把“毛笔”叫“生活”或许是一种避讳的说法,是一个委婉语。因为“毛笔”的“笔”与女阴“屄”是同音字,为了文雅,只好换了一种说法。语言是文化的载体,禁忌语是社会禁忌这一文化现象在语言方面的具体体现。禁忌语包含多种不同的类型,或是神圣的、神秘的,或是不洁的、不祥的,或是令人窘迫的,甚至不堪入耳,令人愤怒的,不同的禁忌语有着不同的社会文化根源,它反映着人们的社会文化心理,并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而相应地产生变化。中华民族素以衣冠之邦闻名于世,礼义廉耻、忠孝节义,自古倡之。具体到言语谈吐,讲究“非礼勿言”,否则有伤名节。在很多场合,当涉及到人体的某些部位,以及性和排泄等方面的内容时,若直言相称则不雅或易引起反感,还易引起不洁联想。所以民间通常以为凡是涉及到性及排泄的词语都属亵渎语、粗俗语,是有教养、有身份的人所羞于启齿的,对它们往往持厌恶态度,或在言语心理上产生羞怯感,于是常以委婉语代替,很大程度上也体现了人们避俗趋雅的心理和对美好事物的追求。由此可见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人们是极其忌讳在公开场合说与性器官相关的词语,而“毛笔”又恰好与女性器官谐音,直说很不文雅了,更何况是封建社会的文人雅士了,于是把“毛笔”叫做“生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3、熬
  陕北话中叫‘熬’,我们陕南老家叫‘熬煎’。这一个字是陕北人对生存的全部表达。陕北过去自然环境恶劣,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是不适宜人生存的地方,并且惊呼“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简直是人类生存的奇迹。”但是陕北人却乐观、顽强、坚韧地活着。“好死不如赖活”,这不仅仅是陕北人的生死观,何尝又不是中国人生生不息的价值观?中华民族是一个苦难民族,然而她并没有在苦难中沉沦、死去。活着就是一种希望,活着才能浴火重生。但是,活着又谈何容易?叔本华说:“人活着就是痛苦。”佛说:“人一生下来直到死去都是痛苦的,痛苦的根源就在于人们有各种各样的欲望。”美国人福克纳在《喧哗与骚动》的末尾说:上帝死了,但是人还活着。人必须活着,活下去。史铁生《我与地坛》中说“握手,拥抱,好好活着。熬。” 
   陕北地域偏远,条件恶劣,过去较少受封建正统思想的束缚,相对保持了自然淳朴的民风民俗及生活方式。清朝末期一朝官巡视陕北三边地区后,曾写了《七笔勾》,描写了陕北人的生活习俗:“客到必留,奶子熬茶敬一瓯。炒米拌酥油,剁面加盐韭,猪蹄与羊首,连毛吞入口,风卷残云吃尽方丢手。因此上把山珍海味一笔勾。”“塞外荒丘,土羌回番族类稠。形容如猪狗,性心似马牛。出语不离球,礼貌何谈用,圣人之道此处偏遗漏。因此上把礼义廉耻一笔勾。”陕北过去条件艰苦,活着就是一种煎熬,但是陕北人和游牧民族一样自由不羁,有愁就说、有苦便诉、喜乐随心、无所顾忌。“今朝有酒今朝醉”,喝着奶茶,吃着剁荞面,啃着羊蹄,嘴里面说话句句不离“球”,天大的事情也是“淡球事”,过好每一天、珍惜每一天。
  旧时,陕北文化落后,语言贫乏粗俗,嘴里面说话句句不离“球”。对“球”字的运用,起初只是戏谑之语,久而久之,演变成了日常用语。“球”字在各种语言环境中都可以出现,运用极其广泛,难怪有人说陕北人离开“球”不会说话了。“球”用作句首,表示感叹,如:“球,今天真倒霉!”表示祈使,“球!快点给我。”“球”用在句中,只作补字,没有实在意义。如:“这事干球不成。”“你球没事干了?”“球”用在词尾,表示加强语气。如:“这事我不干了,球!”
  4、眉眼圪都子
  陕北话把“额头”叫“奔颅”或者“眉眼圪都子”。叫“奔颅”很好理解,显然是存古的遗迹,因为“颅”是古汉语词,就是指“头”。而叫“眉眼圪都子”就有点不好理解,这个“圪都子”到底是指什么?“眉眼”是用了借代的手法,用部分指代整体“脸部”,因为“眉眼”是脸部最重要的两个部位之一。陕北人骂人不说“你不要脸”,而说成“你不要毬眉眼。”
  5、挨腰
  陕北方言把口袋叫“倒衩”或者“挨腰”。“倒衩”的说法陕北方言中比较普遍,“挨腰”比较特别。大概是旧式的大襟衣服口袋正好在腰间。人们出门赶集或者办事情总是谨小慎微,把钱别在腰间是最放心的。所以口袋设计在靠近腰间也是最安全的了。但是,到了今天,口袋装东西的功能已经退居其次,有时候完全成了摆设,成了装饰品,所以口袋也就不一定挨住腰了。
  6、壮袄
  “壮”在我们陕南老家是一个动词,意思是把棉花或棉絮放进缝好的布里面去,如:壮被子、壮棉袄、壮棉裤、壮褥子。壮,《广韵》去声漾韵侧亮切,行装义。《集韵》:“行具。”“壮袄、壮裤”在陕北方言中是偏正结构,“壮”是动词充当定语,在陕南方言中是动宾结构,名词性短语可以说成“壮的棉袄、壮的棉裤。”
  7、藏麻猴儿
  普通话中的捉迷藏,陕北多数地方叫“藏猫”或者“藏猫忽鲁”,但是陕北吴起话却说成“藏麻猴儿”。捉迷藏是小儿戏耍的游戏,把这些天真无邪的儿童比作是“麻猴儿”显然要比比作“猫”要贴切。再加上猴子天性多疑、胆小,见到异常的情况赶紧躲在树背后且有好奇之心,偷偷探出头想看个究竟。小孩儿捉迷藏也是这样的,躲起来的人既怕别人发现自己,但是如果等了老半天,同伴还没有找到自己时,就又忍不住偷偷把头探出来偷窥一下找寻者,猴子的这个动作与小孩玩游戏的举止竟是如此的神合。
  8、赖大家的
  “家”作为词缀,在陕北方言中用法分为四种:一是附加在称谓词后或其组合后头,指一类人,第二种是附加在男人人名或姓后,表示“某某的妻子”,第三种是附加在亲属称谓后面,指“某门亲属”,第四种是附加在姓氏或人名后面,指“某家人”。第二种用法,陕北方言表示“某某的妻子”时,曹雪芹的《红楼梦》里面仍然有此种说法。比如把赖大的媳妇叫“赖大家的”,纯粹的北方方言活化石。明清时期,“家的”加在男子名字后面表示改人的妻子,多用于民间和下人。《红楼梦》第九七回:“这里李纨和林之孝家的道:‘你来得正好,快出去睄睄去,告诉管家预备林姑娘的后事。’”《儿女英雄传》第十二回:“一时晋升家的、随缘儿媳妇也换了件干净衣裳,知会了外面的人,跟了大爷过去。”
  9、逗诳
  说笑话。来自佛家的“打诳语”,所谓“出家人不打诳语。”在中华民族历史悠久、光辉灿烂的传统文化中,佛教是其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曾长期与儒、道二教鼎足而立,既互相比较、对立、竞争,又彼此吸收,从而极大地丰富和充实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中国哲学、文学、语言、美术、雕塑、音乐、建筑等文化形态,乃至中国民众的生活习俗,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佛教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其实自魏晋南北朝以来的中国传统文化已不再是纯粹的儒道文化,而是儒佛道三家汇合而成的文化形态了。佛教自从东汉初年传入我国后,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洗礼,它已渗透到了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因此可以说不懂佛教就不能全面弄懂中国文化。正如我国著名佛学家赵朴初先生所说的那样:“现在许多人虽然否定佛教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可是他一张嘴说话,其实就包含着佛教成分。我们日常流行的许多用语都来自佛教语汇,如果真要彻底摈弃佛教文化的话,恐怕他们连话都说不周全了。” 
  10、解不下
   解不下,在陕北话中的意思是“不知道,理解不了”。这又是一个活在人们口中的古语词。《切韵》对“解”的解释是“晓也”,即明白的意思。贾平凹在谈到《秦腔》的创作时说:“农村的文化形态就表现在日常琐碎生活之中,表现在那些看似鸡零狗碎的泼烦日子里。以往许多写农村的作品,写得太干净,像是把树拔起来,根须上的土都在水里涮净了。” 在贾平凹看来,古典汉语与方言是天然地联系在一起。这些散落在民间的古语词,听起来很土,但是经过挖掘调度、刮垢磨光,可以赋予其新的生命力。于是这些在现代汉语书面语中已经消亡的词义在人们的口头方言中得到了复活,并给人以全新的阅读享受。可见,方言土语非但不土,而且很厚重、很文雅。
  11、白汉
  陕北吴起方言把“不识字的人”叫“白汉”,这与周边的陕北方言不同。陕北很多地方把“不识字的人”叫做“睁眼瞎”出语有些伤人,显得很鲁莽、不文明,不符合格赖斯提出的交际基本原则“礼貌原则”。相比之下,吴起的说法更文雅。“汉”如前文所述在陕北方言中既可以泛指“男人”,也可以是特指“丈夫”。比如民谚所说的:米脂婆姨,绥德的汉。这里的汉就是指“男人”,所以“白汉”就是指“不认识字的男人。”因为在封建社会,妇女要遵循三纲五常,“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妇女不识字是正常的,事实上绝大多数妇女也的确不识字,所以在吴起话中“不识字的人”叫“白汉”,显然是不考虑妇女的。
  12、嚎
  陕北方言说“嚎”,不说哭。“嚎”在《水浒传》里有段耐人寻味的描写。说“妇人之哭有三种。有泪有声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无泪有声谓之嚎。当下潘金莲干嚎了几声。”这样回环往复的文字真是神来之笔,诙谐洒脱。潘金莲与西门庆勾搭成奸,谋害死丈夫武大郎,所以她心中的悲伤是强装出来的,她既不会真哭,也不会心有戚戚焉的泣,只能是嚎上几声。当然,陕北方言中的“嚎”与此不同,嚎肯定要出眼泪的,有时候甚至连鼻涕都嚎出来,说成“嚎了一鼻子。”在陕北方言中,“鼻子”既可以指普通话中的“鼻子”,还指“鼻涕”。
  13、胡齐
  陕北吴起人把土疙瘩叫“胡齐”,只知其音,不知其意,而且从字义上也百思不得其解。吴起这里过去生活着很多少数民族,历史上吴起归属依次为前燕(鲜卑)、前赵(匈奴)、后赵(羯)、前秦(氐)、后秦(羌)、大夏(匈奴)、北魏(鲜卑)。后经唐、宋、元、明、清,有契丹、党项、女真等少数民族在这里建立政权,汉族同少数各民族经过漫长的交往、融合,得以发展至今。这些为陕北文化注入了丰富而独特的文化内涵。这些少数民族被汉族同化后,只有极少数词语还残留在吴起方言底层中,我很怀疑这是一个陕北方言中仅存的少的可怜的几个少数民族词语之一。
  14、平漾漾
  陕北方言中把地或者什么东西“平”叫“平漾漾”。这个“漾漾”是个词缀没有意思,但是却增添了形象色彩。一江春水、碧波荡漾,微风拂过,湖水是怎样的平静呀。陕北地处黄土高坡,没有湖水,但是陕北人却不乏想象力,把湖水的“平”移植到地面的“平”,需要穿越时空的灵感。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陕北过去是蛮荒之地,很多获罪的犯人被流放到这里。加上陕北又是边防重地,为了充实边关,戍守边疆,政府还强制南方很多人口迁徙至此。今日之陕北人很多没有见过碧波万顷的湖水,但是他们的祖先以前可能天天和水打交道。斗转星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代代相传、生生不息,可是不变的是那“秦时明月,汉时的关。”
  15、圪贝山尖
  陕北人形容“高”,很夸张,说“圪贝山尖”。我疑心这个“圪贝”是不是“胳膊”,意思是“高得胳膊快要挨住山尖了。”这与普通话的“高耸入云”有相似的奇妙之处。只是陕北人更朴实一些,夸张得不那么离谱。好比是,外地人可以说“燕山雪花大如席”,但陕北人是不信的,认为那是“扯淡”,要让他们说,可能是“燕山雪花大如羊。”因为雪花是白色的,席子却不一定,更重要的是席子是静止的,雪花是飘动的。别的地方也许狗和牛是人们饲养最多的动物,陕北却是羊,羊是陕北人的最爱。羊把它的一切都无私奉献给了人们。陕北人吃羊肉、炒羊杂、穿着羊皮袄,头上戴着白羊肚手巾,羊早已经融入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陕北人因为有了羊,生活变得美好了。因为,“美”字本身就是:上面是个“羊”字,下面是个“大”字,即“羊大为美”。夕阳西下,从一望无垠的黄土高原放眼望去,那一群群奔走回家的羊不正像那天边朵朵的浮云吗?用流动的羊来比喻空中飞舞的雪花,真是天然的契合。陕北人说高得快要摸着山尖了,却不敢妄想高得快要冲破天了,足见人们对高山的敬仰、崇拜和亲切。
  16、菩萨
  陕北人把“太阳”除了叫“日头”和“太阳”之外,还有一个别样的说法叫“菩萨”。这种有趣的说法,很耐人寻味。太阳给人们光明和温暖这是肉体上的,而菩萨给人们点燃希望之火,保佑人们平安幸福却是心灵上的。这种灵与肉的结合,神与物的统一是那么的和谐自然,但你却不得不为陕北人民的想象力感到震撼。
  17、黑霜
  陕北方言中把“下霜”叫“降黑霜”。乍一看,不明白,“霜”明明是水固体化形成的,颜色是白色的,怎么陕北人却偏偏说成是“黑色”的呢?后来一琢磨:这个黑,不是只颜色是黑色的,而是指夜晚,也就是“天黑了”。“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霜不正是在人们都熟睡的时候,不忍搅扰人们,悄悄地在黑夜里降临到人间。
  18、髽髻夫妻
  过去,陕北婚丧嫁娶十分讲究,仪式也十分繁琐。新婚之夜,新郎、新娘互相交换杯子喝一点酒,叫“喝交杯酒”。然后夫妻新婚进入洞房,铺完床后,夫妻背靠背,然后新娘把自己的头发搭在新郎肩上,由丈夫给新娘梳头,表示已经结婚,妻子从此以后只能梳成妇人式的园并头,再不能梳成髽髻式的小姑娘的辫子了。过一会儿,嫂子辈又端来两碗“扁食”,新郎新娘共同食之,谓“喝儿女汤”,祝早生贵子。新娘背坐在米斗旁,叫“背圪崂”,新郎也陪坐一旁。
   陕北有名的剪纸“抓髻娃娃”,这里的“抓髻”就是小孩特有的发型,《诗经》上有“婉兮娈兮,总角丱兮。未几见兮,突而弁兮。”“总角”是古代男孩子将头发梳成两个发髻,等到二十岁弱冠的时候,就要戴上成年人的帽子,行成年人仪式,也就是要告别“总角”式的发髻。真不知陕北的抓髻与《诗经》中的“总角”有几分相似,或许是直接的传承也未可知。
  19、树圪巴
  陕北很多地方把啄木鸟叫“得木子”,吴起话更形象,用了一个象声词“圪巴”,很有形象色彩,也就是啄木鸟在啄树的时候会发出“圪巴圪巴”的声音,让人有如闻其声、如临其境的感觉。
  20、水棒槌
   棒槌是妇女们下河洗衣服用的木制器物。陕北吴起方言却把“蜻蜓”叫“水棒槌”,二者看似风牛马不相及,但是“蜻蜓倒立在水中”不正像一株张在水里的棒槌吗?你不得不为陕北人民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感到吃惊。吴起方言中还把“七星瓢虫”称作“拦羊娃儿”,形象逼真,用了拟人的手法。
  21、伢伯子
  陕北人妻子称呼丈夫的哥哥为“伢伯子”。先秦时期人们称呼大伯子为“兄公”,后世仍见于字书,如《尔雅.释亲》“夫之兄曰兄公。”后来有兄伯的说法。如:《史记.陈丞相世家》里有“负诫其孙曰:毋以贫故,事人不谨。事兄伯如事父,事嫂如母。”后世学者认为这是称丈夫的兄弟为伯的最早记录。重叠的“伯伯”见于元明时期,如:《水浒传》第四十九回:孙立道:“婶子,你正是害什么病?”顾大嫂道:“伯伯拜了。我害些救兄弟的病。”又《醒世恒言》卷二十九:金氏向前道了万福,问道:“请问令史:我家伯伯可在吗?”“大伯”之称见于元明时期,如《醒世恒言》卷三十五:徐召道:“大伯昨日要把牛马分与你,我想侄儿又小,那个去看养,故分阿寄来帮扶。”后来也称作“大伯子”,如:《红楼梦》第四十六回:“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
  延安宜川、延长等地的“大伯子”称谓是“阿伯子”,吴起方言称作“伢伯子”。其中的“伢”指小孩儿,如湘语中把小孩儿叫“伢崽”,赣语中把小孩儿叫“伢子”,陕北神木把小孩儿叫“孩伢”。所以“伢伯子”是套用孩子的称呼,即“娃娃他大伯”。同样的用法在关中话中很普遍,比如丈夫称呼自己的妻子是“娃他妈”,妻子称呼自己的丈夫为“娃他爸”。
  22、灶马爷爷
  陕北人把“灶王爷爷”叫“灶马爷爷”。有意思的是吴起人骂人很残火,不说让你“拉肚子”或者“跑肚”,觉得这样还不解气,于是说成“叫你灶马爷爷拉三天稀。”意思是叫你不得安宁。中国人敬神、畏神,但是把人给惹毛了,连你家的神灵一起骂,真可谓是“人神共愤”呀!
  23、一搭里
  陕北方言中把“一起、一块”叫“一搭里、一搭儿”。据说,几个陕北后生去南方打工,老板问他们是哪里人?后生们回答道:我们是一搭里的。把个南方老板唬了一跳,因为他听成了“意大利”。但是他左看右看怎么看也不像是“外宾”,最后终于搞清楚了,的确是“内宾”。“一搭里”在元明时代的口语中大量使用。如《梧桐雨》(元):“沉香亭畔晚凉多,把一搭儿亲自拣拣。”《潇湘夜雨》:“倒不如你也去一搭里当天。”《金瓶梅》第27回:李瓶儿道:“咱两个一搭里去,奴也要看姐姐穿珠花哩。”第二十九回:“我才描了一只鞋,教李大姐替我描着,径来约你同去,咱三个一搭里好做。”
  24、倭瓜
  陕北人把南瓜叫“倭瓜”、“番瓜”。可见,这种植物是来自于少数民族。汉民族古代一直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唯我独尊,以自己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而骄傲,别的民族在他们眼里都是未开化的野蛮民族。所以,在我国古代称呼北方少数民族是“北狄”,南方的少数民族是“南蛮”,彝族是“猡猡族”,瑶族是“猺族”。从这些字眼中,我们可以看出来古代的汉人是十分轻视古代少数民族的,认为他们是动物(反犬旁),或者是虫(“蛮、闽”等字是从虫字旁的),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人看。陕北过去又是各民族之间相互融合的聚居地,各民族之间取长补短、互通有无。倭瓜便是民族融合的产物之一。南瓜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物,可能很多人以为它是我们本民族自产的东西,不知道它竟然也是从外民族引进来的。同样,还有蔬菜“西红柿”有的方言叫“番茄”,这些方言词语为我们研究这些作物来源提供了重要线索。
  25、背搭树
  陕北吴起人把杨树叫“背搭树”实在有些不解,问当地人缘由,也无从知晓。曾猜想是不是善于联想的陕北人又把杨树这种北方极平凡的树比喻成亭亭玉立的披肩发女子,从远处看杨树的树枝不正像少女把瀑布似的秀发搭在背上吗?然而我也否定了自己。杨树高大、挺拔、伟岸,茅盾《白杨礼赞》中把它们比喻成大丈夫,象征着北方的人民,所以它们怎么可能是秀女子呢?我臆断或许把柳树叫“背搭树”更合适一些,但语言是约定俗成的。按:据《吴旗县志》上记载,是指小叶子的杨树,写作“柏搭树”。
  26、耍水船
  陕北地处黄土高原,水资源贫乏,除了黄河岸边渡头有船之外,平时很少见到船,更不敢奢谈划水船。陕北很多地方都叫“跑旱船”,为什么独有陕北吴起县这里叫“耍水船”。我很怀疑吴起人的先祖们一部分是来自鱼米之地的江南水乡。吴起过去是重要的军事重镇,历代王朝长期与少数民族在此对峙,征伐无数,导致吴起本地人烟稀少,为了充实边防,统治者从江南调来大量民众戍边。“戍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这些戍边的战士有的血洒疆场,有的早已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有的就在此繁衍生活下去了。总之,能够活着回到自己魂牵梦绕的故乡的人寥寥无几。于是,他们只好通过“耍水船”这种民间活动,自娱自乐,借以怀念“竹喧归浣女,莲动下鱼舟”的家乡生活,聊以自慰。
  方言距今时间久远,加上有些字音的变化,实在是不好考证,故笔者限于水平,没有作深入考究,况且很多解释只是照字面主观臆测,徒增调侃意味,可姑妄听之,故而谓之为“乱弹”,或许是合适不过。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