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我们的时代依然需要“热血”——读王伟功纪实长篇《热血》

2017年11月07日 11:49:33来源:第一文学 作者:杨云峰 浏览数:82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三年前,王伟功给我送来他的一部长篇纪实文学作品《热血》清样,说实话,我是一口气读完的。之所以一口气读完,倒不是这部长篇纪实文学中有什么奇巧的情节和多么华丽的文学语言,是因为我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那个早已被国人忘记的战争中所记述的人和事感染着,是被那些我所熟悉和不熟悉的人和事感动得热血澎湃。在此后的几年中,王伟功不时给我发来他的一些战友和同事读了这部书之后所写的一些感想,我并没有因为他的战友们的激动和唤起当年的热血所撰写的文字感染,而是为那些和我同龄人所表现出的战友深情激发了我深深的思考。

《热血》是抒写和平年代共和国一代人青年人对使命的忠诚,是一代青年为了共和国的安宁而付出的青春和热血,在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人依然需要有的激情和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依然必须具有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热血》唤起了我们在社会主义新时代走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长征路上澎湃记忆,也是重温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无数革命先烈为了实现中国梦而付出的生命代价所做的热情礼赞。

三十年前,为了保卫改革开放和维护边境地区的安宁,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依然做出对滇南某国进行惩罚性军事行动,并以此来作为激励国人爱国、凝聚民族向心力的举措。数十万热血将士枕戈待旦,向撮尔小霸王发出了大国之吼。1985年,作为老山轮战参战部队的组织科干事,王伟功用他的亲身经历,用照相机,用生动且富有热度的文字记载了当年老山前线的英烈们用热血铺就的祖国西南长城的点点滴滴,用生命谱写人生壮歌的当代军人的人生情怀。

我和王伟功曾经共居一室。王伟功的热情、奔放、豪爽和接人待物的谦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部队上前线初期,也曾唤起我曾经当过兵的热血记忆。王伟功曾经多方奔走,力主我重新穿上军装,由于多种原因未能成行,成为终生憾事。

老山战事期间,伟功曾不止一次给我发回前线快报和无数照片以及录像带。我无法想象老山前线的艰苦和官兵们如何在泥里水里血里浴血奋战,也无法想象猫耳洞中坚守阵地的精神是如何炼成的。

在这部书中,作者用一个个特写镜头,一组组震撼人心的照片,一章章充满生命激情的文字,真实记载了30多年前枪林弹雨中,做这样富有生命热度的文笔热情洋溢,记叙主次分明,情感浓烈,令人热血奔涌,血脉喷张。 作者并不拘泥于一人一事,而是以真实的一组组人物群像,谱写了一曲壮怀激烈的生命壮歌。

在书中,作者并不是用文学形象的塑造手法,堆砌起英勇献身的英雄狄国平的形象。而是以赴滇参战的官兵群体为基座,托起了一个靳开来式的个体英雄。为胜利,为抢救战友,他不惜违抗命令,数次只身深入敌营,深入火线,用革命战士的热血和生命,用非凡的点点滴滴细节和语言,塑造了令人信服的“人物”形象本身,用血与肉、骨与魂做基石把自己累积到了一定的人生高度!

我不认识狄国平,但我熟悉所在部队的中层以上的干部,当王伟功从不同的角度描述他们,讴歌他们英雄事迹的时候,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我曾在部队的人物群像,袁建国、杨忠敏、王学义、王军荣、王铁炼、张高潮、张全福等……,在我的学生中,已有相当一部分是第一次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后进入学校学习的,他们当中还有一部分带着南疆的硝烟。而当祖国一声召唤,他们毅然再次踏上南国的战场。“金刚钻”团、“铁锤子”团、“钢铁团”的官兵战前雪片似请战书,决心书、血书,至今依然漂浮在我的眼前。

作者以典型化的记叙手法,描写了在“10·19”拔点作战的前三天,身为营长的狄国平带领部属抵近侦察越军1号无名高地,出色完成了预期任务。按计划他完全可以带部属平安如期返回,但狄国平却以自己是营长的“特权”, 又擅自带着任长军和孙建民,不顾连日作战的疲惫,不顾敌情的危险,在敌人鼻子底下近70米的火线上,要寻找一个既利于藏兵,又利于快速出击的隐身之处。他的抵近侦察,无异于将自己置身于越军的火力网之下,置身于危险之中。狄国平和任长军、孙建民经过艰难的搜寻终于找到一个十分隐蔽,可容纳400人的溶洞。为我军的后续反击找到了一个近距离的出发地。这种为破敌而将自身置身于险境之中的意外举动,不是任何兵书战法教科书中的经典,却是革命战士对党的事业的一腔热血。寻找战机,创造战机,这是任何国家的任何军队都不可能创造的战史上的英雄壮举。

正式实施“10·19”作战计划那一天,狄国平带突击队员历经8个多小时的攀爬,好不容易到了预定出击地域,当三天前发现的“无名3号洞”找不见后,临近战斗打响仅剩下一个多小时,狄国平有冒着违反战场纪律的风险,临机决断,带着通信员韩胜和重新寻找“无名3号洞”。在这场战斗中,狄国平的临机决断是以战场主人的身份,以生命和军职为代价作出的正确决定。显然,这种战斗的热情和向战友生命负责高度自觉性,是出于一个基层指挥员对战斗结果高度负责的自觉牺牲精神而实现的。这里,我们不难看出,作者是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来表现战斗英雄狄国平这个活生生的人的,因而是一个大写的人,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战斗英雄。

王伟功深谙“文似看山不喜平”的写作技法,高潮迭起,妙笔之下一处更比一处精彩,处处令人泪奔。在“10·19”拔点战斗中,突击队员经过35分钟激战,全歼55号阵地守敌,胜利撤进“3号洞”后,在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突击队员——臧振林。副营长张永辉冒死要返回作战地域去寻找,狄国平立即进行了阻止,但他却义无反顾地走进了“拥抱”死神的梦魇,再一次将读者的心提到嗓子口。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将生的希望留给被人,将死的可能留给自己。尽自己的最大可能,拯救战友的生命,这也是《热血》最能感动读者,令人心揪之处。这就是现实中的中共党员,我们的热血战士。

全方位透视狄国平,虽然他身上也有不该有的“毛病”和桀骜不驯的“狼性”,但瑕不掩瑜,他不愧是红军师大熔炉里锻造出来的一名“兵王”、“战将”。他并不完美,并不听说顺教,而是在显示个性中呈现出强烈的共性。军队依然需要狼性,需要在人民利益指导下的狼性。因为只要有了狼性的军队,人民才不受欺负,才能保证国家的富强,民族的独立,领土的完整。

当代著名军旅作家张正隆在描述战将韩先楚时说,敢于打没有上级命令的仗,那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指挥的自信,对战士的完全了解,对战争规律的充分认知才有可能作出的正确抉择。狄国平即属于这类人民军队培养出来的热血军人。

对越自卫反击战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战争已经不再是时代的主题。然而,天下虽安,忘战必忧。王伟功的这本军旅纪实文学作品《热血》从一个师级规模的反击战视觉,记叙、反思那场曾给了无数国人激动、令国人热血沸腾的边境战争,至今读来依然令人激情奔涌,血脉喷张。

王伟功不是职业记者,更不是职业作家。他只是以战争的参与者和有心人,在战争过去了三十年之久的时候把自己的所闻所见,真实地记叙了那些和他曾经在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记叙了那些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领土的完整而不畏牺牲,狼性十足的战友和同志。沐浴在和平阳光下的我们,对那些曾经在枪林弹雨中浴血奋战的军人和他们的事迹,已经淡忘。然而,在王伟功的心中笔下,他们依然是活生生的形象,依然是令人可亲可敬、值得感佩的战友。

时代需要和平,但是时代更需要热血军人。没有热血军人的热血,和平就仅仅是一种奢望。在这一点上说,王伟功在以军旅纪实文学《热血》,呼唤着军人的热血,希图以热血唤起人们对热血军人的尊敬,唤醒对曾经是热血军人对自己历史的尊重,对为共和国的建立、富裕、富强而浴血奋战的军人的尊重!

党的十九大提出富国强兵,为实现“两个一百”年而努力,为建立世界一流军队而奋斗的伟大构想,就依然需要时代的热血青年,需要有掌握先进武器和打赢信息化时代战争的热血军人。在这个意义上说《热血》可以说是一部共和国军人的生命礼赞,更是一部对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着的热血青年的生命礼赞!


【作者简介】杨云峰,(原61师天水师范学院进修班教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戏剧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陕西省评论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戏剧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室艺术指导、研究员。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