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莫伸:《风起毛乌素》获奖是意料中的

2017年12月20日 16:40:17来源:浅海文苑 作者:​ 莫伸 浏览数:69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亚东与著名作家,编剧,导演莫伸)

读《风起毛乌素》

文/莫伸

认识亚东缘自一个很偶然的机会。

偶然的认识,偶然的接触,却在不知不觉中,接触越来越多,关系也越来越好。之所以如此,我想首先是与亚东的品格分不开的。他为人谦虚忠厚。在今天这个浮躁喧嚣的社会环境中,有这样四个字的评价实在不容易。可以说,亚东做人温和得体,这首先就属于我喜欢结交的范围。

但这只是做为朋友而言。和艺术创作无关。

亚东从事艺术创作究竟有多少年了?我不清楚。只记得读他的第一部小说时,我不以为然。觉得那虽然是在写生活,也写得很真实,却称不上严格意义上的艺术——在我身边的朋友中,有不少人是喜欢并从事着艺术创作的,但是真正能够进入到艺术创作的境界或者真正能够对创作进行艺术把握的,却委实不多。亚东的第一部小说之所以不大成功,原因不在别的,在于他没有跳出生活的束缚。这正像一些人让我阅读他们所写的小说或者影视文学剧本时,我提出了尖锐的意见,他们难以接受。双方争执不下时,对方搬出的最有力的救兵常常是:我写的是生活呀!真实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他们往往理直气壮地感到委屈,却没有意识到:艺术确实需要表现生活,艺术表现的也必须是生活,但是这绝不等于说生活就是艺术!哪怕再真实再生动再有趣的生活,它仍然不等于艺术!

那时,我对亚东能否成为一名真正的作家不敢妄言。

今年10月,当我捧读完他最新创作的这部《风起毛乌素》时,我才满怀欣慰也顿感释然——这是一部反映煤炭工业生活的长篇小说,整部小说不仅具有流畅的文字,不仅具有严谨的结构,也不仅具有性格鲜明的人物和跌宕起伏的情节。最重要的是,作者具有相当成熟的、对复杂生活恰到好处的艺术处理和艺术把握。至此,我对亚东的不放心才完全解除了。可以说,亚东完成了《风起毛乌素》这部作品,不仅奠定了他今后从事艺术的牢固基础,更重要的是标志着他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又登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他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作作家了。

陕西的长篇小说创作中,农村题材历来是强项。其他反映历史的,也包括反映都市生活题材的也不少,且都不乏精彩之作。唯独反映工业题材的作品很少。精彩之作就更是凤毛麟角。

原因何在?

细细探究,除了陕西相当一批作家都从小生活在农村,对农村和农民熟悉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恐怕在于,创作工业题材的小说难度要更大些。

就单纯的艺术属性来说,这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艺术是写人写生活的,就本质而言,工人和农民不应当有什么区别,至少不应当有多大的区别。何以表现工人就难,表现农民就不难呢?但我自己写过各种题材的文学作品,因而也就多少有几分心得。与其他题材的文学创作相比,工业题材的创作必须是在诸多纯粹专业的知识和技术这个平台上进行,这就使得作家们表述这一类生活时常感束缚,无法放开手脚。何况工业环境中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所受到的纪律和制度的框束远比自由职业要多,因此他们活动的范围、方式、内容,乃至纯粹的空间和个人的兴趣都有着相对的局限。正是这种局限,为描述和表现他们增添了许多障碍。一个最简单的实例是,有许多作家都写出了大自然风光的美,不仅写出了农村风光的美,田野风光的美,而且那些起伏的丘陵、险峻的高山、荒凉的沙丘、茵绿的草原、蜿蜒的河流……可以说笔锋所至,无处不美。这些“美”是那么飘冉浮现,触手可摸;又是那么丰盈绰约,韵流律动,令人一读而心领,一读而神动。而真正把工厂的形貌和工厂的风光写出美来的作家有几位呢?

不敢说绝对没有,但至少可以说不多。

把话说回来,具体到《风起毛乌素》这部小说,它的难度在哪里呢?

《风起毛乌素》是写煤矿的。煤矿是企业,也是专业,既然写煤矿,作者笔下的人物就必须围绕着煤矿来转。而煤矿生活是什么?除过地底深处的矿井,再就是地面上的机关大楼。尽管可以让人物的生活跳出这个封闭的圈子,跳到省城,跳到家庭,跳到田园风光和灯红酒绿之中,但万变不离其宗。它的根系始终都在煤矿。如果笔墨不围绕着这个基本根系运转,就无法完成对故事的构织和人物的塑造。

我们常常说艺术创作难,难在何处?一个人在舞场里跳舞并不难,难的是让你在一张方圆不过尺余的桌子上跳舞。一个人在宽阔的大路上骑自行车并不难,难的是让你在钢丝绳上骑。其实艺术创作之道,千难万难,最难就在你必须在局限中完成,必须在局限中突破!在一个普普通通的煤矿里,干部们是怎样在工作,怎样在生活,又是怎样在奋发努力或者勾心斗角。而职工们又是怎样在劳动,怎样在拼搏,怎样在千篇一律和日复一日的平凡中感受生活的希望和寻找精神的依附,并且所有这一切都必须搅拌在引人入神的情节里,必须融渗进波澜起伏的冲突中;必须让生活丰富多彩,人物灵动鲜活。这一切都对作家形成了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亚东接受了这场挑战,也经受住了这场考验。

艺术创作是一门太浩瀚太复杂太奥妙的工作,也因此,我不想用太具体的分析来评价亚东这部小说,我坚信所有这部书的阅读者都会旁类触通地伸展自己的想象,也见仁见智地发表自己的感慨。我只想说,当我读完亚东这部长篇小说后,我为这部书稿的成功感到一种由衷的兴奋,但是为了保证我的感觉不失误,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将这部书稿慎重地交给其他几位朋友——他们全都是具有相当文学功底的行家里手。我请他们阅读,请他们谈出自己的意见——当他们终于将阅读意见告诉我,并且大家阅读的结果竟惊人地一致时,我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再下来,我专门抽出时间和亚东见面。见面后,我第一句话说的是:祝贺!

这两个字,我是非常认真,甚至非常庄严地说出的。

《风起毛乌素》荣获第七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

煤矿文学“乌金奖”介绍

五年一届的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是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煤矿文联、中国煤矿文化宣传基金会共同举办的全国煤炭行业最高文学奖项,自1984年开始至今已成功举办了六届。

莫伸老师部分作品照

【作者简介】莫伸,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当过插队知青,装卸工人,报社记者、铁路局文联副主席、西安电影制片厂编剧、导演、文学部主任,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艺术研究所所长,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出版个人专著20部。长篇小说有《远山几道弯》《尘缘》《权力劫》等,长篇纪实文学有《闯荡东欧》《大京九纪实》《一号文件》等,另有多部中短篇小说集。小说曾获得各类奖项,如《窗口》获全国首届优秀短篇小说奖,《沉寂的五岔沟》获小说界优秀中篇小说奖,《尘缘》获啄木鸟优秀长篇小说奖等。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文、西班牙文、孟加拉文等数种外文。其中除《尘缘》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篇小说连播中播出外,另有《生命在凝聚》、《挑战极限》等7部作品被改编成广播剧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

创作的影视作品颇丰。电影有《家在远方》《支书和他的媳妇》《古路坝灯火》等,长篇电视连续剧有《东方潮》《郭秀明》《一起走过的日子》等。影视剧本先后获建国四十周年优秀电影剧本奖、夏衍电影剧本奖、老舍剧本奖提名奖等。影视剧先后获得中宣部第八、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中国电影华表奖、中国电视金鹰奖提名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长篇电视剧奖、中国农业电影电视“神农杯”奖优秀长篇电视剧奖、巫山第二届“神女杯”优秀故事片奖、陕西省首届文艺创作大奖等。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