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红楼梦》之“梦”

2018年01月01日 00:41:10来源:头条号 作者:虞子居 浏览数:61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红楼梦》由“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而成,作为中国传统梦文学的集大成者,前八十回大大小小描写了近 20 个梦, 诗词曲赋当中用“梦”字亦30余处。脂砚斋庚辰双行夹批曰 “一大部书起是梦,宝玉情是梦,贾瑞淫是梦,秦氏家计长策是梦,今做诗也是梦,一部风月宝鉴亦从梦中所有,故曰'红楼梦'也”。

《红楼梦》前八十回具有实质内容的“梦境” 描写共19处。这些梦境描写是我们研究酉雪芹梦境描写技巧的材料。只有确定了材料,才能为研究奠定一定 的基础。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揭粲《红楼梦》梦境描写艺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二百年来无人能出其右的原因之所在。

《红楼梦》之“梦”

“外邪“致梦

中医把致病因素称为“邪”, “邪”又分为“虚邪”和“正邪 ”。“虚邪”是指明显而强烈的致病因素,“ 正邪”是指隐晦而轻傲的致病因素。其实,外邪除了“风”之外,还有“寒”、“暑”、“湿”、“燥”、“火”等。曹雪芹在梦境构建的过程中,也十分注意梦因中的“外邪”因素。

在“甄上隐梦幻识通灵”中,甄士隐“伏儿少憩,不觉朦胧睡去”时正值“炎夏永昼”,梦醒时,“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春乏夏困,暑天热气逼人,“正邪从外袭内”容易导致人体内阳盛火旺 ,从而易梦。

第二十二回制灯谜时,贾元春谜面曰“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宸得人方恐,回前相看已化灰”,谜底为“煤竹”。 “身如来帛气如雷” ,霹雳之声亦有可能出自“煤竹” ,第五十五回就有名曰“一声雷”的跺竹 ,“跺竹”亦与“火”相合。“湿属千地气,地气为浊邪,浊气最昏人神智。往往温病初起,即令人神气异常,昏糊烦跺,不知所苦,间有神清而能自主者,梦寐亦多不安,闭目即有所见。”曹雪芹在“湘云醉梦作酒令”中即用此理。

正说着,只见 一个小丫头笑嘻嘻的走来:“姑娘们快瞧云姑娘去,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板石凳上睡着了。”众人听说,都笑道“快别吵壤。”说着,都走来看时,果见 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况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稷报的困着他,又用蛟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呴呏嘟嘟说:“泉香而酒洌,玉碗盛来珑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力宜会亲友。”众人笑推他,说道“快醒醒儿吃饭去,这潮凳上还睡出病来呢。”湘云慢启秋波,见了众人,低 头看了一看自己,方知是醉了。

“青板石凳”,性屈阴凉,正是湘云自己找的“纳凉避静”之所。在上面睡久了湿气必然侵入体内,容易导致风湿、关节痛,因此众人忙把她推醒,说“快醒醒儿吃饭去,这潮凳上还唾出病来呢。”又“泉香而酒洌”,“泉”含“清凉”意 ,与“湿”相合。湘云酒醉后,躺在青板石凳休息,湿气“由外袭内”,从而发梦。湿邪多见千夏秋,此梦恰在夏天,正合。

宝玉秋冬夜里经常要喝茶。“命四儿剪灯烹荼”( 第二十一回),“沉烟洹拨索烹茶”(第二十三回《秋夜即事》),“却喜侍儿知试茗, 扫将新雪及时烹”( 第二十三回《冬夜即事》)。第七十七回更有详细描写 “没半盏茶时,只听宝玉叫‘晴妥’。袭人忙睁开限连声答应,问作什么。宝玉因要吃茶。袭人忙下去向盆内罹过手,从暖壶内倒了半盏茶来吃过。”宝玉夜里吃茶多在秋冬天。秋冬天气干燥,因而易夜间口渴。石节南《医原》云.“燥邪……入心包则神烦意乱,轻则多言,重则澹语,闭极则神明昏乱,吃语不休,目精频转。”燥邪侵入体内后,引人发梦,且多狂言呓语。曹雪芹所写近二十个梦中,宝玉之梦最多,秋冬之梦亦达五个之多。如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第十三回宝玉梦见秦氏死了、第七十七回宝玉梦晴雯辞别、第七十九回宝玉梦晴雯等庾座不宁之梦等皆为秋冬之梦,且宝玉在这几个梦中都有吃语现象。

“风、火、暑、湿、燥、寒”,是为“六邪”。其中风邪多见于春,火邪多见于夏,暑邪多见于夏,湿邪多见于夏秋之际,燥邪多见于秋,寒邪多见于冬。

《红楼梦》之“梦”

“内感”致梦

曹雪芹在梦境起因描写中,十分重视“内感”的因素。但是两者的切合,不露痕迹,平滑自然。若非细心体会,实难以察觉。这正是曹雪芹梦境描写高超技巧之所在。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中 ,“一声霹雳”合“火” ; 随“二仙师”“到幻境”合“远行” 。那甄士隐是否心气虚呢?答案是肯定的。曹雪芹是如此安排甄士隐梦醒的“士隐意欲也跟了过去,方举步时,忽听一声霹雳,有若山崩地陷。士隐大叫一声,睛一看,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所梦之事便忘了对半。”心气虚“的症状便是“惊悸喜忘”、“庾梦参错,谬忘恍惚”、 志淡心松。“士隐大叫一声,定睛一看” ,蒙侧批亦云“真是大警觉,大转身” , 足见士隐“心神惊悸” 。 甄士隐是在梦中被惊醒,而非自然醒。如果是自然醒,经历了浅睡眠到深睡眠再到浅睡眠循环往复的过程,梦的遗忘则尚可理解。但如果是梦中惊醒,则在梦醒的一段时间之内,很多梦境还是记忆犹新的。比如贾宝玉梦甄宝玉,惊醒之后还尚以为宝玉 ”才出去了”呢。但甄士隐在梦中惊醒之后“所梦之事便忘了对半” ,则不能不说是“惊悸喜忘”了。又“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 ,可见士隐志淡心讼。因而可以看出甄士隐确实是有“心气虚”症候的。夏三月火为王,火与心配,为心之时。此梦当在夏季,正合。

正说着,只见袋人走来说道,“快回去穿衣服,老爷叫你呢。”宝玉听了,不觉打了个雷的 一般,也顾不得别的,疾忙回来穿衣服。出园来,只见焙茗在二门前等着,宝玉便问道“你可知道叫我是力什么?”焙茗道“爷快出来罢,桢竖是见去的,到那里就知道了”一面说,一面催着宝玉。(笫二十六回)

前日夜里姑娘和我说了,叫我告诉你·将从前小时顽的东西,有他送你的,叫你都打点出来还他。他也将你送他的打叠了在那里呢。“宝玉听了,便如头顶上响了一个焦雷一般。紫鹃看他怎样回答,只不作声。”(第五十七回)“打了个焦雷”这种感觉实际上就是因为外部刺激过千强烈,导致大脑皮层瞬间疼痛。除了头痛外,曹雪芹亦描写过宝玉骨头痛。第七十八回宝玉随贾政赏杜花回来之后“一心记省晴雯,答应完了话时,便说骑马颠了,骨头疼。”宝玉定是有过骨头疼的经历,否则也不会找“骨头疼”这个借口。当然,头痛、骨头痛不一定就意味滔肝脏虚损,但症状上相合,这正体现了曹雪芹梦境描写的高超技巧。

这些梦境无不体现出梦象与“金木水火土”五行、“春夏秋冬”四季、“心肝脾肺肾肖”等五脏六腑的比配与切合,如果不是曹雪芹有意为之,焉能如此之巧合!

《红楼梦》之“梦”

“七清”致梦

人有七悄六欲,“七悄”指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悄志。 《礼记·礼运》曰 “七悄弗学而能。"曹雪芹在创作梦境时亦注意到梦前的情绪与脏腑、梦境乃至季节的切合。

湘云梦中酒令“泉香而酒洌,玉碗盛来玻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宜会亲友。”和众亲友一起,像当年欧阳修《醉翁亭记》中所写“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般,一直喝到月上梢梢。这难道对湘云来说不是喜梦吗?“心在志为喜” ,心主喜,又 夏为心之时。此梦之时应为夏季,正合。

第三十六回“宝玉绛芸轩金玉、木石之梦”“这里宝钗只刚做了两三个花瓣,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宝玉竟然在梦中“喊骂”出来,足见梦中已经怒不可遏了。此梦梦前宝玉并未发 怒,可第二十九回“赌气向颈上抓下通灵宝玉,咬牙恨命往地下一摔”,第三十二回黛玉“一句话把宝玉说急了”“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此时的“怒”进入之后的梦中,因而便产生了“怒梦”。

《红楼梦》之“梦”

“心结”致梦

心结,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日间的心结在梦中呈现,把白天的情感带入梦中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脰幻境”中宁荣二公托付咎幻仙姑菩示宝玉“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而宝玉自己又“因懒于读书,家父母尚每垂训饬”。这些都是日间的心结进入梦中所致。宝玉睡前在“上房内间”看到一幅画一一《燃黎图》。画的内容取材于《拾遗记》所载故事:

刘向于成帝之末,校书天禄阁,专精覃思夜有老人,著黄衣,直青蔡杖,叩阁而进。见向暗中独坐诵书,老父乃吹杖端,烟然,因以见向授《五行洪范》之文。至曙而来, 请问姓名,云“我是太乙之精,帝闻卯金之子有博学者,下而观焉。,这便是“宵黎学士”的典故。宝玉却“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学问。”能把人情世故弄懂,掌握人际交往的技巧,就是学问,就是文邸。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甲戌双行夹批 “看此联极俗,用千此则极妙。盖作者正因古今王孙公子,劈头先下金针。”宝玉实乃“潦倒不通庶务,愚顽怕读文意,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面对作为劝学“仕途经济”的楷模和格言,竞如此的反感。这种反感即为心结,并带入了稍后的梦中一一“我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愿意,强如天天被 父母师傅打呢”

第 十九回“汜儿母亲梦汜字花样” 中祀儿母 “梦见得了一匹锦,上而是五色富贵不断头祀字的花样,所以他的名字叫作祀儿。“宝玉听了笑道“真也新奇,想必他将来有些造化。” 祀儿 能够在宁府里做侍奉丫头,其母很有可能在宁府里做事。祀儿母亲定是希望其长大后能在宁府里做个姨娘等谋个富贵,自己也好沾光享福。可祀儿在前八十回中始终未再出现,根据脂批等线索似在后四十回也未出场,实乃暂雪芹“随手成趣耳"。 庚辰双行夹批曰“于奇百怪之想,所谓'牛搜马渤皆至乐也,鱼鸟昆虫皆妙文也',天 地间无一物不是妙物,无一物不可成文,但在人意取舍耳。此皆信手拈来随笔成趣,打游戏、大慧悟、大解脱之妙文也。" 虽然 是一个“信手拈来”之梦, 却也反映了曹雪芹“日有 所思,夜有所梦”的梦境创作原则。只可惜汜儿母亲之梦已不可能成为现实了。一旦和茗烟这样的“奴才”发生关系,做姨娘定是不可能的了,最多嫁给“岁数也不问问,别的自然越发不知了”的茗烟。这样,汜儿便不可能再“汜”了。汜儿往后一直没有登场,说明酉雪芹虽然是“随笔成趣” , 却也绝非“粗制烂造”。

第二十四回“小红遗帕惹相思梦” 是这些梦中最典型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红玉虽然是个不谙布的丫头,却因他有三分容貌,心内着实妄想痴心的往上浆高,每每的要在宝玉面前现弄现弄。只是宝玉身边一干人,都是伶牙俐爪的,那里插的下手去。不想今儿才有些消息,又遭秋纹等一场恶意,心内早灰了一半。正闷闷的,忽然听见老嬷嬷说起贾芸来,不觉心中一动,便闷闷的回至房中,睡在床上暗暗盘算,翻来掉去,正没个抓寻。”红玉“眼空心大”一直想“往上禁高” ,现实却“那里插的下手去" '"又遭秋纹等一场恶意,心内早灰了一半。“宝玉这里实已指望不上了“忽然听见老嬷嬷说起贾芸来,不觉心中一动。”“ 心中一动”便是“心结”。 此“心结”已千前一日就结下了一“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贾芸转身走时,“还站在那里”。小红希望能够挚上贾芸这棵树,恰巧此时丢失了手帕,手帕又是相思情赠之物,自然希望手帕能由贾芸拣到。入睡前尚“暗暗盘算” ,入睡后这个“思”便随即进入了“梦”中便是很自然的了。几天之后这个心结仍然未解开一 “红玉道`你那里知道我心里的事! ' " 此“心里的事”便是彼“暗暗盘算”之事。

曹雪芹写梦,将外邪、内感之生理与“七情”心结之心理结合起来,将春夏秋冬之风、火、暑、湿、燥、寒与五脏之心、肺、肝、脾、肾等与“ 七情” 之喜、怒、思、恐、忧、惊、悲再与白日之思、念、想、见结合起来,深得中国传统梦理论之精简。现举一例,综而述之。

第五回贾宝玉进了“秦氏房中”。“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 甲戌侧批曰“此香名'引梦香'。”“ 宝 玉觉得限炀骨软,连说'好香!'庚"辰侧批曰: " 进房如梦境。" "入房 向壁 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甲戌侧 批曰 “妙图。" 唐 伯 虎 号 “ 六如居士”,取世事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之意。又《海棠春睡图》画杨贵妃醉态。“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甲戌夹批曰“艳极、淫极""已入梦境矣。"

秦太虚,用其字称幻境。第十一回宝玉探望可卿病情,“限瞅着那《涌棠春唾图》并那秦太虚写的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的对联,不觉想起在这里睡晌觉梦到'太虚幻境'的事来”也体现出此图、此联对其梦境的影响。曹雪芹在此处写宝玉入梦前的准备是着了很多笔墨的。连脂砚斋等批书人也意识到曹雪芹这一点,几乎一句一批,每批皆不离”梦 ” 字眼。宝玉闻着“引梦香”,看着“《海棠春睡图 》", 念着“嫩寒锁梦因春冷”,想楷“ 世事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便进入了秦“太虚”之梦境了。宁荣二公托仙姑菩示宝玉亦为平日间之“心结”,触《燃黎图》及对联而发。《燃黎图》,既无此图传世,亦无相关记载。宝玉 ”也 不看系何人所画”,因为很有可能根本没有此图。曹雪芹在这里虚撰一图,目的就是提起宝玉的心结。梦中仙姑所唱“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也当与此“心结”有所关联。《燃黎图》及其对联使得本心悄愉悦到宁府赏花的宝玉峉忧参半了。除了清醒时的“思、念、想、见”之外,仍尚需外邪、内感之条件。冬季天燥,燥与干联,容易伤津,“淫于藏府”,便易于发梦。且宝玉梦前饮酒,时方八岁。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云“肝藏病者....梦..见人若音衣,持音刀杖,或狮子虎狼来怖人。"肝动化酒,亦有可能发梦。可见,曹雪芹在描写此梦时,将外邪之天燥、内感之肝动、心结之念想、情绪之喜忧参半结合起来,体现了其高超的梦境描写艺术。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