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马鲜红:傲寒绽放,雅静含香——读芳菊散文集《寂静的腊梅花》

2018年01月20日 09:22:19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马鲜红 浏览数:85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读了两遍芳菊的散文集《寂静的腊梅花》,可是第一次读与第二次相隔了一年。第一次读的时候,我还没真正见过腊梅花,只听说是在冬天开花。当在现实生活中目睹了腊梅开花的过程,再读就感触颇深。

        这本散文集里,有两条主线:横向的是情感,纵向的是精神。这个纵横坐标就构成了她生命的全部。真切的情感,刚强的精神常常让我感动得流下眼泪。笔名“芳菊”,书名“腊梅”。菊和梅都是傲寒绽放,且都清悠含香,不与百花争艳,只默默装点人间。这就是作家芳菊,也是她灵魂的写照。        

        她出生的时候,因为是第四个女儿,母亲就此苦恼:“我的命咋这么苦?又生了个丫头片子!”母亲一狠心就叫接生婆把她扔掉。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接生婆随手就把她扔在了路边,是匆匆赶回来的父亲把她抱回了家。因为生不出儿子,母亲在村里抬不起头。她就被视为隔断香火的罪魁祸首,成了母亲眼里的“赔钱货”。她的童年就在母亲无端的责骂和随意的棍棒相加中度过,可是倔强的她就算头皮被打得咚咚响,也绝不向母亲求饶。虽然后来母亲接连生了三个男孩,让她的日子得以缓和。但是在成年后,母亲一手操办的包办婚姻又把她的日子推进了水深火热之中。她要一边工作,还要独自带三个孩子。后来母亲瘫痪了住在她家,她又承担起了照顾母亲的责任。她尽心尽力伺候母亲,从未有过一句怨言。母亲过世后她因劳累过度,大病了一场,住了几个月医院。读完《母亲眼里的赔钱货》,我的眼里泪光闪烁。        

        无论生活多么艰难,她都绝不屈服,绝不流泪。她的坚强和毅力,我想很多男人都会自叹不如。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输液造成的意外医疗事故,使我的心脏憋闷得像一颗随时要爆炸的炸弹,呈直线上升的高血压折磨得我头晕脑胀,周身乏力,我闭上眼睛默默地承受这一切。”她希望能有个亲人守在她的身边,可是充塞她耳朵的却是同病房妇人无休止地向她哭诉——哭诉早年丧偶,哭诉一人带儿子的艰辛,哭诉自己身体的病痛。妇人一连哭诉了三天。她在痛苦和烦躁的双重压力下睁开了眼,阻止了妇人的哭诉。她还挣扎着抬起身子,用颤抖的手从枕头下拿出仅有的三百元钱塞到妇人的手里,并把朋友们送的营养品全部拿出来,送给了妇人。

        一九七六年,她在一家电瓷厂上班,困境中的她突发灵感用工厂盖泥块的,被当垃圾扔掉的破塑料布合着大红纸一起融合、染色,然后用铜线、棉花做出了一盆梅花。这盆梅花就一直伴随了她几十年,“在肉体和灵魂的挤压拷打中,是梅的精神陪伴我坚强而充实地走过了人生的每一天”在《梅伴人生路》这篇散文里,她如是写道。       

         痛苦是能圣化人的。其实当作家芳菊开始漠 视痛苦,把自己的生命与梅的精神合而为一的时候,她的生命就已经向天地万物敞开,她开始具有大爱精神,她的灵魂就已经含香,这种“香”就表现为对万物生灵的“爱”。她自己说:“丰富的内心世界会使人变得强大自信,由此开辟出新的人生道路。尽管磨难还是那些磨难,坎坷还是那些坎坷,痛苦还是那些痛苦,但这些苦难被自身的开阔强大过滤消化了。”这使我想到泰戈尔诗集《渡》里面的一首诗:“坚定你的信念吧,我的心,天会破晓的。/ 希望的种子深藏在泥土里,它会发芽的。睡眠像一个花蕾,会向阳光打开它的心,/而沉默也会找到它的声音。/白天是近在眼前了,那时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大爱”思想,在这本散文集的很多地方体现了出来。有人在机场抓到小偷,众人把小偷一顿暴打的时候,她作为机场的工作人员怀着悯人之心出面制止了这种暴行。她为买不到机票的老人疲惫奔走,为每一位有需要的乘客奔走呼号。她关心小动物,家里养了只叫“雪儿”的猫,可是一到冬天就有乱撒尿的毛病。有一次她在一怒之下把雪儿赶出了家门,可是到深夜她还牵挂着雪儿而久久不能入睡,她想:“外面天寒地冻,从没出过家门的雪儿会不会冻坏?”仿佛雪儿就是她自己的孩子一样。最后她打开门把雪儿找了回来。她说:“其实,人有时也和动物一样,在强大的外力之下也无法主宰自身的命运,也有很多的无奈,这便是人性与动物性的统一。”这句话就和庄子的“齐物我,闵主客”很接近了。但真正要达到圣人的境界,还要在庄子的“一生死”上下功夫。她爱花花草草,自家的阳台一年四季都春意盎然。单位后面有一株四季海棠,她每次走过都会站在那儿久久的凝视。早春三月,海棠花蕾被大雪淹没,她就开始为花儿的命运担忧,担心这娇嫩的花能否抵挡这狂风大雪,暴风雪整整刮了三天,她的心也揪了三天。她还发动同事去购买残疾大学生花店里的鲜花,但别有用心的人问她是不是拿回扣;担心别人的车胎被扎破,在家属区院子的路上,只要见到玻璃渣、碎啤酒瓶她就会捡拾,天长日久,别人就奇怪地问:“捡玻璃渣卖钱吗?”这也间接的反映出了社会道德的缺失,人性的物化。         

        苦难确实给芳菊指明了道路,那就是文学之路。中学时他就沉迷于文学,像个书虫,走路看,回家看,晚上躺在被窝里看,以致年纪轻轻就把眼睛看近视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她调到西安民航做售票员,由于全西安市就一个售票处,每天售票窗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她忙得连头都抬不起来。每天回家累得骨头像散了架,却不能休息,还要做家务,给孩子们洗衣做饭,忙完家务还要打发孩子们睡觉。只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有看书写作的时间,就这样她经常熬到半夜两、三点采写新闻稿件。她说:“我的人生需要文学相伴,心灵需要文学滋润,文学于我就像暗夜里的灯烛,照亮我的心灵和前进的路,给我经受坎坷、磨难的勇气和力量。”退休之后她专心于文学,报了鲁迅文学院的函授班,又去北京参加了《鲁迅文学院》暑期进修班。她不懈的努力,辛勤的付出,终于开花结果,她的散文集《寂静的腊梅花》在二零一三年得以出版。         

        再次读完《寂静的腊梅花》,我仿佛看到一朵女人花开在红尘中,人世的风霜雨雪,不但没能摧残她,反而让她更加灿烂夺目。她散发出淡淡的花香,温暖着每一个触及到她的生灵。

写于2017-12-19

【作者简介】马鲜红,网名远古诗灵,湖南常德人,80后诗人,湖南师大文学学士,出版诗文集《穿越天地的爱恋》。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