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陕西风俗文化

2018年01月23日 10:14:03来源:头条号 作者:民俗杂谈 浏览数:39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陕西的历史造就了陕西的文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是这个道理。陕西的地理位置和政治地位,成了历代兵家必争之地。长期的战争也就造就了陕西人性格的粗犷、豪迈,所以陕西人说话,简洁、刚劲。我们陕西人常用单音节词语。如“咥”、“尿”、“嫽”、“辿“。这些词语大多是沿袭了古汉语。

陕西的地方戏曲,我们简称“秦腔”。

秦腔也称“乱弹”,唱腔音色高亢激昂,要求用真嗓音演唱,所以保持了原始豪放的特点,角色可分为:老旦、正旦、小旦、花旦、武旦、媒旦、老生、须生、小生、大净、毛净,丑角等十几种。是我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经秦,汉,隋,唐,宋,元,明历代发展日趋成熟,明末清初盛行于南北各地,对许多剧种都有很大的影响。其特点是:慷慨激昂,宽音大桑。主要流行于西北各地,为群众所喜闻乐见,其唱腔、道白、板路、脸谱、身段、角色门类自成体系。秦腔所保留的剧目达700多个,为各剧种之首。

秦腔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剧种,是在古时陕、甘、宁一带民间歌舞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形成的。由于它产生于民间,所以能够生动的反映出人民的愿望、爱憎、痛苦和欢乐,反映他们的生活和斗争,因而有着深厚的根基。

秦腔艺术源源流长。相传唐玄宗李隆基曾经专门设立了培养演唱子弟的梨园,既演唱宫廷乐曲也演唱民间歌曲。梨园的乐师李龟年原本就是陕西民间艺人,他所做的《秦王破阵乐》称为秦王腔,简称“秦腔”。这大概就是最早的秦腔乐曲。其后秦腔受到宋词的影响,从内容到形式上日臻完美。明朝嘉靖年间,甘、陕一带的秦腔逐渐演变成为梆子戏。清乾隆时,秦腔名角魏长生自蜀入京,以动人的腔调,通俗的词句,精湛的演技轰动京城,如今京剧的西皮流水唱段就来自于秦腔。

秦腔可分为东西两路,西流露入川成为梆子;东路在山西为晋剧,在河南为豫剧,在河北成为梆子,所以说秦腔可以算是京剧、豫剧、晋剧、河北梆子这些剧目的鼻祖。

陕西美食录

羊肉泡馍

骨,羊骨,全羊骨,置清水锅里大火炖煮,两时后起浮沫,撇之遗净。放旧调料袋提味,下肉块,换新调料袋加味。以肉板压实加盖。后,武火烧溢,嘭嘭作响,再后,文火炖之,人可熄灯入睡。一觉醒来,满屋醇香,起看肉烂汤浓,其色如奶。此羊肉制法。

十分之九面粉,十分之一酵面。掺和,搅匀,揉到。做馍胚二两一个,若[左食右乇][左食右乇]状,[左食右乇]边起棱。下鏊烘烤,可悠悠温酒,酒未热,则开鏊,取之平放手心,在上骚骚,手心则感应发痒,此馍饼制法。

食客,出钱并非饭来张口,净手掰馍,碎如蜂[左月右上夭下韭]。一是体验手工艺之趣,二是会朋友谈艺文叙家常拉生意,馍掰如何,大、小、粗、细,足可见食者性情;烹饪师按其馍形,分口汤、干泡、水围城、单走诸法烹制,且以馍定汤,以汤调料,武火急煮,适时装碗。烹饪十年,身在操作室,便知每一进餐人音容相貌,妙绝比柳庄麻衣相师有过之而无不及。

西安五味巷有一翁,高寿七十。二十年前起,每日来餐一次,馍掰碎后等候烹饪,又买三馍掰碎,食过一碗,将掰碎的馍带回。明日,将碎馍烹饪,又买新馍掰。如此反复,不曾中断。临终,死于掰馍时,家人将碎馍放头侧入棺。

葫芦头

同于羊肉泡,异于羊肉泡,同者均为掰馍,异者一为羊肉,一为猪肉,猪肉又仅限于肠子。

史料载:孙思邈在长安一家专卖猪肠的小吃店吃“杂碎”,觉肠子腥味大,油腻多,问及店家,知制作不得法。随告之窍道,留药葫芦于店家调味。从此,“杂碎”一改旧味,香气四溢,顾客盈门。店家感激孙思邈,特将药葫芦高悬门首,渐渐,葫芦头取其名。

葫芦头三道制作工艺,处理肠、熬汤、[左水右上大下卯][左食右歹]。肠过十二次手续:[左提手右妥],捋,刮,翻,摘,回,再[左提手右妥],漂,再捋,又再捋,煮,晾,污腥油腻尽脱。熬汤必原骨砸碎,出骨油汤水乳白,下肥母鸡一只,大料花椒,八角,上元桂,大火小火汤浓而止。[左水右上大下卯]时将肠切“坡刀形”,五片六片即可,排列在掰好的馍块上,滚汤烧,三四次,加熟猪油,味精,调料水。

南方人初见葫芦头,皆大骇,以为胃不可克,勉强食之,顿觉鲜香,遂大嚼不要命。有广东人在羊城仿法炮制,味则不及。

乡俗:身弱气柔人宜多食之,日久健壮。这恐怕是和药王孙思邈有关吧。

肉夹馍

并不是腊肉,腊肉盐腌,它则是汤煮。汤,陈汤,一年两年,三代人四代人,年代愈久味愈醇色愈佳;煮,肉入汤锅,肉皮朝上,加绍酒、食盐、冰糖、葱段、姜块、大茴、桂皮、草果,大火烧开,小火转焖,水开圆却不翻浪。

食腊汁肉单吃可,下酒佐饭亦可,然真正欲领略其风味,最好配刚出炉的热白吉馍夹着吃,这便是所谓“肉夹馍”。是馍夹了肉,偏称肉夹了馍,买主为了强调肉美,也便顾不得语言的规范了,奇怪的是这个明显错误的名称全体食用者皆承认,可见肉美的威力了。

现在的城镇人最不喜欢吃肥肉,肉食店里终日在走后门拉关系站长队争买瘦肉,但此肉肥而不腻,瘦则无渣,深为食者所好,故近年来城镇经营者甚多,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店铺。

有上海女子来西安,束腰节食要苗条不要命,在一家店铺前畴躇半晌,馋涎欲滴却不敢吃,店主明白,大口咬嚼,满嘴流油,说:“我家经营腊汁肉三代,我每日吃六个肉夹馍吃过五十年,你瞧我胖不堆肉,瘦不露骨。”女子连走了八十家店铺,见卖主个个干练,相信人的广告准确,遂大开牙戒。

凉皮

是夏天食品,三九寒天却有出售,吃者,男食者绝少,女人多,妙龄女人尤多,半老徐娘的女人更多。

制法:一斤面粉用二斤水,分三次倒入,先和成稠糊,再陆续加水和稀,加盐,加碱,稀浆用手勺扬起能拉起筷子粗细的条为宜。笼上铺白纱布,面浆倒其上,摊二分厚,薄厚均匀,大火暴蒸,气圆,约六七分钟即熟。将面皮从笼箅上扣在案上,每张面皮上抹一层菜油,叠堆一起晾凉后用摆刀切成细条。

卖主卖时并不用称,三个指头一捏,三下一碗,碗碗份量平等,不会少一条,多一条也不给。加焯过的绿豆芽,加盐,加醋,加芝麻酱,后又三指一捏,三条四条地在辣椒油盆里一蘸放入碗上,白者青白,红者艳红,未起唇则涎水满口。

且记:吃凉皮子的别忘记带手帕,否则吃罢一嘴沿红色,有伤体面。

贾三灌汤包子

本来南方生南方长的我,不爱面食,更不喜牛羊肉,若有选择,我更愿意尝尝上海的南翔小笼汤包。无奈家中有三个血脉里融这三秦地气的人,每年回国便也会饕餮一番。

正宗的贾三包子,据说是,选用精白面粉作皮,秦川黄牛肉作馅,牛骨髓汤为汁,小笼强火蒸出。因而,肉嫩皮簿筋软、外形玲珑剔透、汤汁醇正浓郁、入口油而不腻、皮薄透而不漏。不过这年头谁都明白创业难,守成保持更难。

朋友说,坊上的人如今已不再喜爱贾三家的包子。我等却仍乐之,叫上三五笼包子,舀上两三碗八宝粥,再添上几杯冰镇酸梅汤,看着小儿油乎乎的小嘴,心满意足不过如此。

岐山面

歧山是一个县,盛产麦,善吃面条。有九字令:韧柔光,酸辣汪,煎稀香。韧柔光是指面条之质,酸辣汪是指调料之质,煎稀香是指汤水之质。

歧山面看似容易,而达到真味却非一般人所能,市面上多有挂假招牌的,俗辨其真伪,一观臊子[左火右览]法和面条擀法便知。

臊子,猪肉,必带皮切块,碎而不粥。起锅加油烧热,投之,下姜末、调料面煸炒。待水分干后,将醋顺锅过烹入,冲冒白烟。以后酱油杀之,加水,煮。肉皮能掐时,放盐,文火至肉烂舀出。擀面,碱合水,水合面,揉搓成絮,成团,盘起回性。后再揉,后再搓,反复不已。而后擀薄如纸,细切如线,滚水下锅莲花般转,捞到碗里一窝丝,浇臊子,只吃面而不喝汤。

在歧山,以能擀长面者为女人本事,否则视之家耻。娶媳妇的第二天上午,专门有一个擀面的隆重仪式:客人上席后,新媳妇亲自上案擀面,以显能耐。故女儿七岁起,娘便授其技艺,搭凳子在案前使擀杖。

关中婚俗

过去在关中,婚姻全赖父母之命,媒的之言。娃娃亲特别盛行。父母在娃娃长到十二三岁时,就托媒人给娃订了婚(当地男娃叫“占媳妇”、女娃叫“寻主儿”),娃娃亲一旦订妥,双方就不能随便翻悔。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娃娃亲愈来愈少。娃娃长大后。自由恋爱,只不过还要有个中间人“介绍”一下。订婚之后,双方商定一个“吉日”准备结婚。男方修整布置新房,女方准备嫁妆。过去结婚,仪式繁琐。迎娶时,男方去7人(6男1女),拉着箱子,提着篮子,内装猪肉5斤,公鸡一只,酒一瓶,红帖一个,到女家后送上红帖,女方以酒席招待。新娘上花车,多由平辈兄长背到车上。鞋不着地,脚不沾土,上路后撒“路帖”,(用红帖纸剪成碎片边走边散以之引路),女方家有送女客人,一般视亲戚多少定人数。大多数在40-50人之间。花车到达男家时,先放炮杖,后放鞭炮,再端一碗醋绕花车浇洒一圈,名为避邪。此时新郎出门迎车。新娘下车后由执事人散麦草节于新娘盖头布上,随撒口中随念:“一撒草二撒草,三撒媳妇下了轿”“一撒金,二撒银,三撒媳妇进了门”。新娘下花车,踩着芦席,由男方嫂子陪送到洞房。然后男方开早饭请亲戚朋友吃臊子面。中午时分,几声炮响之后,新媳妇在嫂子陪送下,行至堂前,行拜堂礼。一般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拜夫妻,四拜亲戚朋友。拜完一堂即开午扳,以酒菜为主。饭后,新郎新娘进入洞房,由一位能说会道的中年妇女铺床,边铺边说:“铺床铺床,儿孙满堂,先生贵子,后生女郎;福贵双全,永远吉祥。”结婚三天后,新娘要回娘家,称为回门。由新郎陪同,提一篮子20个礼馍。中午吃饭时,嫂子身份的妇女故意刁难新郎,第一碗臊子面做得十分咸,放在新郎面前,老实的端起就吃,再咸也得硬着头皮吃下去,而机灵的便会找话题把这一碗递给岳父。岳父一吃感到很咸便叫女儿端走,嫂子的计谋也就落空了。吃完饭,村里妇女开始耍女婿。那些嫂子,每人手里拿一草圈往新郎头上套,新郎既要亲热地笑,也要机智地躲。老实的,往往头上套了四五个,这个风俗带有检验新郎是否聪明伶俐的目的。

陕北迎新娘、戏姐夫

陕北男女结婚时,迎亲队伍十分壮观,前边有吹鼓手开道,后边有新郎擎酒相送,一行队伍浩浩荡荡踏得山沟里黄土飞扬。崖畔畔,山梁梁,到处是人观看。由于山大沟深,迎亲队伍有时得走两天时间。晚上,还要在途中的村子里住上一宿。不论歇在哪个庄里,村里人十分高兴,安排食宿。迎亲人数也有讲究,迎人送人的婆姨应为双数,里方去多少人迎亲,女方也陪多少人送亲。迎亲队伍中,婆姨们打扮得花枝招展,男人头扎崭新的白羊肚毛巾。但是深藏在花轿中的新娘,却身穿旧羊皮袄,怀抱押轿娃娃(一个6、7岁男娃),用锅底黑把脸涂得黑漆一般,据说是为了在路上逃避魍魉鬼怪的拦截。一声炮响,新郎所在的村庄霎时沸腾起来。男女老少涌到畔上来迎接。吹鼓手鼓着腮帮子吹唢呐,十几分钟不换气。迎亲队伍走进院子,随着司仪“落轿”一声喊,鞭炮齐鸣,唢呐高奏。新娘踩着毛毡进入洞房窑。洞房窑陈设一新,前有供桌,桌上搭红布,放米和猪肉。司仪待新娘时窑后便宣布拜天地。司仪唱道:“一拜神灵送福来,二拜四方甲乙丁,两家儿女合婚姻,一年四季永安康。三拜公婆福寿长,钱财万贵有牛羊……”拜完天地,新娘新郎抬上米斗进入洞房,新郎揭去新娘的盖头,一位老年婆姨为新娘上头,一边梳一边唱“头一木硫长,二一木梳节节长,张家的女子跳过王家的墙。对对核桃对对枣,对对儿女满炕跑。养女的,要巧的,石榴牡丹铰得好。养小子,要好的,穿长衫,戴顶子……”唱完后把新娘子头发盘成髻子挽起,最后叫二人喝交杯酒,开始闹洞房。结婚三日,新娘携新郎回门。新郎最怕的是小姨子戏姐夫。新郎刚一进家门,眼尖手快的小姨子,趁姐夫不防之际,将锅底黑抹姐夫一脸,意为新娘到男方家受了气,回门非得偿还不可。当然,这是一种戏虐。回门姐夫须得在岳父家住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为了考察新郎心眼多不多,小姨子做回门饺子,盛情招待姐夫,回门饺子里分别包着花椒、辣面、冰豆、干草节。老实一点的挟着就吃,往往会受捉弄。“丈母娘疼女婿”,会出来解围,用另一碗换下来,小姨子子可开心哩!

丧礼

葬礼俗称“白事”。从老人溘然长逝的那一刻起。丧礼仪式便算开始。在关中农村,过去人死后,最初,亲人除了嚎啕大哭外,手拿一个瓦盆一张纸,敲着瓦盆走到门外,烧了纸,这叫送终。送终后,再将瓦盆拿回来,放置在死者脚前,名日“孝盆”,在里面烧纸,给冥间的亲人“送钱”,然后将尸体安放妥当,差人向死者的娘家、舅家报丧。待亲戚子女到齐后,举行入殓仪式:先给死者剃头、洗身、然后再穿寿衣,往舌头下压一小硬币,最后穿鞋戴帽,放进棺材。入殓后在家搭一灵棚,设一香案,摆上水果、礼馍之类的供品,点一盏长明灯,白天晚上由死者家属守灵。守灵多为死者的子女,名日“孝子”,身穿白孝衣,头戴白孝帽,腰里系一根粗麻丝,手握丧棒(用大姆指粗的柳木做成,上缠白纸)。凡见有前来吊丧的不论生熟都要磕头,以表感谢。在出殡的前一天晚上,死者亲属要请自乐班演唱秦腔,或者表演木偶戏,有的演电影,亲友送的挽帐,恳于灵堂之上,孝子按辈份大小,分跪灵堂左、右两侧,女眷则围坐在灵枢的后侧,吹鼓手吹起唢呐,声声悲伤凄楚催人泪下。唢呐声中,孝子按次向死者献酒,行跪拜礼。翌日凌晨,开始出殡。一般由阴阳先生主持。随着一声“起”,悲壮的喷呐声起,哭声连天。24人抬着棺木起身。前边是白纸做的“白鹤”,“引魂幡”引路,两边24杆纸幡及花圈花篮。后边吹鼓手引导,孝子扯起一丈多长的白帐,牵引棺木徐徐前进。棺木周围是女孝子,手把棺木放声唱哭,按照一定的“哭丧调”诉说对死者的思念。全村人都来送殡,在大路上燃起大火。到了坟地,棺木绕坟三周,然后放在墓前,孝子施礼送入墓穴。之后填土起坟冢,丧礼结束。

庙会

在陕西,很多有庙字的地方基本上都有庙会,庙会原本是为祭庙中所供之神而举行的。过却庙会都是群众自发而起的。庙会内容大都是烧香拜佛,抽签问卜。各个庙会都有会长,负责布施化缘,将捐来的钱交到会上,或者修理庙宇,或者购买粮食,供过会的香客食用。佳县白云山和延安清凉山过去过庙会时,煮一大锅小米饭,谁来谁吃。一锅饭吃完再煮一锅。信男信女逛庙会,大多是为了“布施”,讨个吉利、消灾除祸,“布施”五花八门,有送匾的,有给“积德箱”放进省吃俭用节省下来几元钱的,留一份香钱,讨得一张“福从天来”、“吉祥如意”的红纸,兴高采烈,心满意足。也有根多人逛庙会是为了看热闹,因为庙会均唱大戏,人山人海,热闹非常。

过寿

在农村,上了60岁(一个花甲)的老人,儿孙都要给其祝寿。民间叫“做生日”。后辈念上辈一生劳碌之苦,祝老人健康长寿,过生日时,亲戚儿女给老人送寿礼,头天晚吃长寿面,第二天全家团聚在“老寿星”周围,小辈的磕头祝寿,合家欢乐,一般是满60岁以后,每年过寿一次。

做满月

在农村娃娃生下三十天后,要做满月。这一天,亲朋好友和亲邻都带上礼品,前来看望“月婆”和娃娃。礼品多是鸡蛋、挂面、糕点,奶粉等营养品和娃娃衣服,同时给“月子娃”用红绳子系10元钱挂在脖子上。主人设酒席招待来客,孙子的爷爷奶奶乐得合不上嘴时,前来助兴的妇女、青年,乘其不防,往其脸上抹红,庆贺他们喜得孙子。娃娃过了满月,就要上舅家,叫“移窝”。离家时给娃娃脸上抹一点黑,回来时抹点白面,意为走一趟舅家,“黑娃”变成了“白娃”。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