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快报>> 文坛动态

红柯新作《太阳深处的火焰》复调书写当代“儒林新史”

2018年01月05日 19:24:58来源:新浪读书 作者:佚名 浏览数:118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红柯说,我的创作就是一个核心:火

红柯说,我的创作就是一个核心:火

  在刚刚结束的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举办了红柯《太阳深处的火焰》新书发布会,著名文学评论家贺绍俊、白烨及本书作者红柯出席活动,与各界读者一道分享了他们对《太阳深处的火焰》的理解与体会,并就书中新疆与陕西的对话、皮影艺术的发展、高校的学术生态、徐济云和吴丽梅的爱情等展开讨论。会议由《长篇小说选刊》主编、著名作家付秀莹主持。

  红柯,本名杨宏科,1962年生于陕西关中农村,1985年大学毕业,先居新疆奎屯,后居小城宝鸡,现执教于陕西师范大学,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漫游天山十年,主要作品有“天山-丝绸之路系列”长篇小说《西去的骑手》《大河》《乌尔禾》《生命树》《喀拉布风暴》等,中短篇小说集《美丽奴羊》《跃马天山》《黄金草原》《太阳发芽》《莫合烟》《额尔齐斯河波浪》等,另有幽默荒诞长篇小说《阿斗》《好人难做》《百鸟朝凤》等600万字。曾获冯牧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中国小说学会奖长篇小说奖、陕西省文艺大奖等。

  长篇小说《太阳深处的火焰》是红柯“天山—丝绸之路系列”文学创作的一次总结。新疆的生活给了红柯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从新疆到陕西的数次迁徙让他对生命、对生活永远饱有新鲜感、新奇感。小说本是动态,本是对陌生地域的冒险,不断有参照物交叉对比,使得红柯能够不断发现新的创作通道和灵感。《太阳深处的火焰》共25万字,小说采用复调式的结构。一条线集中书写的是当代知识分子坐困书城的精神困境,写的是他们皮袍下的小。所谓“过去他们衣冠散乱,内心清净。他们如今衣冠整齐,神不守舍。”作者以冷峻之笔写当代学林,语带诙谐嘲弄,皮里阳秋,入木三分,堪称一部活灵活现的当代“儒林新史”,也是小说中最成功而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另一条线讲述渭北大学徐济云教授和新疆姑娘吴丽梅年轻时的浪漫爱情故事。红柯突破以往单纯描写人和动物、人和自然的关系,第一次在作品中写到人和人的共处,细致刻画陕西关中民间皮影艺人的日常生活、工作状态及内心世界,观照基层知识分子、民间艺人的处境。小说中还体现了陕西关中文化和边疆少数民族文化的差异,两种文化在碰撞中相互借鉴和补充,促进了民族间的进一步交融与发展。

红柯《太阳深处的火焰》新书发布会现场

红柯《太阳深处的火焰》新书发布会现场

  著名文学评论家贺绍俊把《太阳深处的火焰》看成是新疆和陕西的热恋,从陕西到新疆,再从新疆回陕西,红柯的文学思绪始终在两边游走,“他热爱陕西,同时他也热爱新疆。于是,在他的小说里,会有两个地域的对话,这使得他的不少小说具有复调的性质。红柯的这一特点在他的新作《太阳深处的火焰》得到了一次集大成式的展现,新疆与陕西不仅在亲密地对话,而且进入到热恋阶段,红柯的思想智慧也在这种热恋的状态中迸发出火花。 ”

  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更关注于书中有关西域与关中的文化冲突,他认为,“《太阳深处的火焰》有着红柯小说常见的西部风景与浪漫情怀,但最为独特的,却是纠结于徐济云和吴丽梅的爱情故事,交织于草原文明与农耕文明深层碰撞的文化内涵,那就是立足于文化自省的文化批判,以及对于生态文明与学术清明的深切呼唤。作品中,不仅西域文化和以关中农耕文明为代表的汉文化构成了强烈的对比,而且对关中的农耕文明在传承中的趋“恶”倾向,给予了深刻的反思与尖锐的批判。作品由此充满了丰赡而深邃的哲理内涵。 ”

  著名作家付秀莹也表示,“《太阳深处的火焰》关注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和心灵成长。多年来,红柯一直致力于书写和阐释新疆与内地两种文化之间的差异、融合以及由此带来的文化交锋和精神震荡。在这部长篇里,两种文化的象征和隐喻,戏中戏的嵌套结构,以及彼此间的对话、冲突、缠绕和纠结,形成巨大的艺术张力,使得作品不断向纵深推进。小说不仅停留在批判和反思层面,在剖析人与人之间,人与天地之间、人与天道之间的关系上亦颇为用力。整部作品充满了烈焰燃烧一般的叙事激情,汹涌动荡,有一种强大的裹挟的力量,给予精神的冲刷和审美的震撼。”

  本书出版方、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在评价本书时说,“红柯大学毕业就来到新疆,他一生最好的十年的青春岁月都是在天山南北度过。新疆的绚烂与奔放由此构成红柯创作中特别引人注目的“热”的一极。从新疆回到内地,回到关中,回归汉文化的大本营,红柯就像从赤道回到南极,从“热”的一端一头坠入“人心惟危,道心惟微”、由机心与权谋构成的“冷”的另一端。新疆是浪漫的,带给他火热;陕西是现实的,带给他冷峻。这热与冷的冲突碰撞构成了红柯作品的一条贯穿始终的红线,成为他作品风格的一大标识。”正如张春燕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所说,“读《太阳深处的火焰》像是患了重感冒,时冷时热,小说读到最后,一片冰凉。这不像红柯的小说,但这一定是他最好的小说之一。《太阳深处的火焰》真正做到了意到笔到、意笔浑然。一边是‘漫天奇光异彩’、‘一千个太阳’,一边是‘我是死者,我是世界的毁灭者’。他在神光与鬼气之间切换自如,明暗对接之间,端的是奇气缭绕。神明与鬼魅之间不断交战,激越辽阔与阴鸷狞厉纵横交错,意境之混茫堪称红柯小说之最。”

  最后,本书作者红柯对各位评论家的指导和归纳、梳理和发现表示了由衷的感谢。谈及创作历程,红柯说,“一部长篇小说的生长期至少也该有十年二十年。生活积累如此,艺术积累亦如此。《太阳深处的火焰》,最初是1988年在新疆时读到的哈萨克生命树创世神话,带学生实习穿越沙漠戈壁无数次碰到大漠红柳,2000年参加中青社‘走马黄河’活动,考察黄河中上游各民族民间艺术,剪纸与皮影艺术点燃了生命树神话和大漠红柳,直到2015年完成了长篇《太阳深处的火焰》。”而谈及写作初衷,他说,“从1983年发表第一首诗到《太阳深处的火焰》,我的创作就是一个核心:火。西部各民族的皮影从古到今以油灯、汽灯、电灯取光;电影源于皮影,皮影是人对自己的想象,电影是人对世界的想象,进入文学世界的皮影需要太阳的光芒来洞察人心之幽微。当我感悟到皮影背后的太阳的光芒时,红柳就成为大漠火焰,成为地火。 中亚、西域、新疆自古就是四大文明交汇地,当宇宙天地万物的生命进行对话时,我就放弃了抒写法显鸠摩罗什、玄奘这些高僧的打算,重点抒写丝绸之路古道上被历史遮蔽的卑微的生命。万物皆幻影,幻影的背后有神灵。 ”

《太阳深处的火焰》  红柯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太阳深处的火焰》 红柯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内容简介

  《太阳深处的火焰》由两条线展开,一条线集中书写的是当代知识分子坐困书城的精神困境,写的是他们皮袍下的小。所谓“过去他们衣冠散乱,内心清净。他们如今衣冠整齐,神不守舍。”作者以冷峻之笔写当代学林,语带诙谐嘲弄,皮里阳秋,入木三分,堪称一部活灵活现的当代“儒林新史”,也是小说中最成功而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另一条线讲述渭北大学徐济云教授和新疆姑娘吴丽梅年轻时的浪漫爱情故事。作家红柯突破以往单纯描写人和动物、人和自然的关系,第一次在作品中写到人和人的共处,细致刻画陕西关中民间皮影艺人的日常生活、工作状态及内心世界,观照基层知识分子、民间艺人的处境。小说中体现了陕西关中文化和边疆少数民族文化的差异,两种文化在碰撞中相互借鉴和补充,促进了民族间的进一步交融与发展。

推荐理由

  红柯大学毕业就来到新疆,他一生最好的十年的青春岁月都是在天山南北度过。新疆壮阔的风景,多民族共处共存的风情,多种宗教与文化的互融互通,丰富奇诡、斑斓多彩的各民族传说,所有这一切塑造了青年红柯,作家红柯,由此他成为了新疆的骑手与歌者。新疆的绚烂与奔放由此构成红柯创作中特别引人注目的“热”的一极。从新疆回到内地,回到关中,回归汉文化的大本营,红柯就像从赤道回到南极,从“热”的一端一头坠入“人心惟危,道心惟微”、由机心与权谋构成的“冷”的另一端。红柯热爱家乡陕西,同时也热爱新疆,在他的小说里,会有两个地域的对话,这使得他的不少小说具有复调的性质。红柯的这一特点在他的新作《太阳深处的火焰》得到了一次集大成式的展现,新疆与陕西不仅在亲密地对话,而且进入到热恋的阶段,红柯的思想智慧也在这种热恋的状态中迸发出火花。

作者简介】红柯,本名杨宏科,1962年生于陕西关中农村,1985年大学毕业,先居新疆奎屯,后居小城宝鸡,现执教于陕西师范大学,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漫游天山十年,主要作品有“天山-丝绸之路系列”长篇小说《西去的骑手》《大河》《乌尔禾》《生命树》《喀拉布风暴》等,中短篇小说集《美丽奴羊》《跃马天山》《黄金草原》《太阳发芽》《莫合烟》《额尔齐斯河波浪》等,另有幽默荒诞长篇小说《阿斗》《好人难做》《百鸟朝凤》等600万字。曾获冯牧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中国小说学会奖长篇小说奖、陕西省文艺大奖等。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地理人文
  • 三秦回眸
  • 文化产业
  • 文化视点
  • 食肆店家
  • 美食小吃
  • 土特名产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