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张军安:我心目中的村委会

2018年04月16日 18:49:41来源:头条号 作者:张军安 浏览数:51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我的童年和小学年都是在关中农村度过的。稍大些,大致到了初三的后学期,才移居古城西安。当时,正值国家困难时期。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让本来就受温饱困惑的多子女的我家雪上加霜。粮食不够吃是,所以,不得不想方设法去弄口粮。选来选去,还是选了我的故乡。每到夏天,我父亲就骑上他的二八车带上我,跑十多里路,回到我的家乡去拾麦。拾麦在我几十年工作包括当兵的几年,我以为是最苦、最累的活。头顶烈日,火红的太阳酷热难耐,气温有达摄氏40度以上,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和父亲要鸡刨食那样一个麦穗一个麦穗的捡拾。从早到晚,除中间吃乡亲、叔嫂甚至有时甚至是村长老婆送来的饭外,基本都是在麦田里“工作”。记得当时父亲告诉我,村委会领导说了,救济是没有办法,因为村里的困难户太多,但你家里吃粮人多,属困难大户,可以在收割完的麦地里随意捡拾麦穗。在今天看来,拾几个麦穗没什么,可是在那个缺衣少粮的时代,这是多么大的恩惠和照顾呀。在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的心中,村委会,用今天的话说,高大上。我自懂事后,对村上的乡亲和领导都非常尊重、亲近,就是因为在我小时候父亲就告诉我,要对乡亲有感激之情,没有乡亲们,没有村上的领导,我们家在那个年代是很难熬过来的。这些话、这些事,伴我了半生,直到现在,我回村里,见到村上人,都先笑后打招呼,递烟、问好。因为我明白,村委会及乡亲们对我们家的帮助,使我们这个特困的家庭,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光。直到了高中毕业,我能出去打工挣钱,父亲才不让我和他一起去拾麦,因为打工挣来的钱也能买来口粮,填饱一家人的肚子。

转眼之间,几十年过去了。但因父亲和我们子女共同打造的农村老宅还在,所以时不时地回去看看房子,见到乡亲们的机会似乎多了,可认识的人却越来越少了,在我的记忆里,熟知的长辈们大部分已离开人世,真是岁月无情让人伤感。有一次朋友聚会,不经意间我聊到了村委会,我童年的伙伴都缄口不言。我再三催问,他们才说今昔非比,现在的村委会,可不是你我小时候的村委会了,那时的村干部是村民的主心骨,是致富的带路人;可现在村委会是只给有钱有权人开工厂,办企业,包工程。我说,村委会的委员不是村民选出了的吗,怎么会不为村民着想?他们说时代已经变了,过去当上村干部,总是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困难留给自己。可现在,村委会的干部争着抢着干。因为当上村委主要领导,可以大显“伸手”拿集体土地,集体财产,尤其是遇上像我们村的集体拆迁,更是打破头,争当村干部。你说他们在村委会换届时,费了那么“大劲”,又是许愿村民,又是送烟、送钱拉选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登上村长宝座,上来后还会为村民“着想”吗?他们自己的事还办不完呢,怎会想起你?我愣了半天不知如何接茬,心想,村委会真的变了吗?

前不久,忽听一则消息,对农村“扫黑除恶”运动开始了,村霸和贪腐村官的末日到了。我想,百姓的希望有了,我心中的村委会,一定会回来的。

QQ图片20180326174624.jpg

【作者简介】西安市未央区作家协会理事,中车西安车辆有限公司工贸总公司总经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