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周文英:三访真元山庄

2018年05月08日 18:20:42来源:嘉年华时光 作者:周文英 浏览数:49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真元山庄之于商洛,如上书房之于西安,文化人去那里走一趟,回来便多了底气,仿佛已挤身鸿儒行列。真元山庄是孙见喜先生的老家,是隐于商州区沙河子镇的一座文化殿堂,在商洛,尤以商州文学爱好者为甚追随和朝圣的地方。它曾经在我眼里神秘而高远,以为只能从文字或图片中瞭望,不料有幸三次走近。

一、初访

前年五一,作协王卫民主席电话询问,想不想去拜访孙老师?这话如问买彩票的想不想中大奖,我快速而哄亮的回答:想!

等我电话!重要事情,王主席总说得简短、干脆。

下午三点半,王主席开车在前面带路,我驾车跟随,他突然停车,叫下来看风景,大伙甚感莫名,难道他变卦不想带我们去了?面对七八双疑问的眼睛,他才说刚联系过,孙老师还在路上,咱们晚点到,让老师进门先喝口水。

到了门口,孙老师和弟弟出来迎接,笑说咋不打个电话,他好先奏乐,王主席也笑,说怕你仪式隆重,才故意不打电话呢。踏进院子,就见一大丛火红的月季昂着头朝我们笑,一会儿大家争相拍照,忍不住感叹:人养花,花映人。

王主席递上见面礼——一袋鸡蛋,我们被这俗气的礼物惊着了,王主席可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咋出手这么小气。见大家疑惑,他忙说这是自家生的!继而解释是他养殖场的鸡生的,不是他生的,孙老师笑着接过手里,说你也生不出来么。

孙老师招呼大伙坐下,马老师忙着沏茶,洗水果。柏香的味道有点呛,孙老师解释说给先人上了香,燃完就好了。悄问王主席是不是祖宗忌日,我们是否随礼。王主席笑说,孙老师孝顺,每次回家都是先向祖宗祭香的。

大家吃水果,喝茶,眼睛也没闲着,看屋子的陈设,客厅的四壁全是字,沙发背后和正对面,各挂四扇屏。墙壁上的字,大小不一,大至A4纸张,小如蝇头,皆清晰可辩,恍若置身敦煌,好奇这些字出自谁之手,又是怎么贴上去的,终没好意思问。

王主席汇报说去年西北大学培训回来,学员写作热情高涨,想把学员作品收集起来出本集子,整理得差不多了,但经费落不到实处,就一直搁着。王主席事无具细,说成绩,也说困难,说熟悉的老作家,也说新秀,我们几个认真聆听。王主席说孙老师是咱商州作家在省城的靠山,请名家授课或是邀请来访,不熟悉或是请不动,请孙老师帮忙,他准能办到。

“孙老师,我送你的书看了没?”诗人郭涛说话和写诗一样,思维永远跳跃。我们都楞住了,名人收的赠书多到成灾,又十分忙碌,每本书都看哪有功夫?“挑的看了几篇,没全部看,写得有灵性!”我们都笑,以为孙老师只是客套敷衍,不料他却说,“商洛作家出的书会关注多一些,送到手里来的都尽量看看,以便了解商洛文学现状。”

“孙老师,您能不能给我写一幅字?您的字大家都很喜欢!”诗人又一次妄言,这次轮到王主席难堪了,可话一出口,如一碗水泼地,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名人的字就是钱,岂能随便张口?

“行!一会给你们大家都写!”大家面面相觑,不敢相信。

孙老师的书房不算小,周围放置书架,中间是硕大的书案,旁边是马老师的古琴,我们八九个人涌进去,不致拥挤,但也不宽展。

“你们可以请马老师弹琴!”孙老师提示,“不敢不敢!” “不用了吧?”又不是官员,岂敢在老师家贪享贵宾待遇?

“没事,只要你们邀请,马老师就弹呢!”大家疑惑地望向马老师,马老师笑着说,家里这个琴是练习用的,不是很好。

本人堪称音乐白痴,老师弹的《高山流水》,只知好听,却说不出为啥好听,只是第一次,见识了古琴。孙老师从乐器开始,讲了一段名家热爱音乐的爱情故事,听得大家如痴如醉,本以为老师只擅文学,不料他对音乐也有深厚的造诣。

孙老师为大家写字,尽量满足个人要求,我当然很想求一幅,但见他从回来就忙个没停,连续写了近十幅字,实在累了,就不好意思开口。他却铺开纸说,这个给文英写,我特别开心,却大气也不敢出,怕打扰到他。“文攀李清照,英比方郎俊”。手起字落,观者皆惊,继而羡慕。李清照是有名的才女,方郎,意指方英文,因为我自诩是其表妹,大家又是一乐。

意犹未尽,天色将晚,孙老师邀大家去张村农业园夜宴,按说应该请老师,但孙老师说园区老总是他朋友,知他回来,专门留一桌饭菜让招待客人。孙老师和弟弟陪我们外出用餐,马老师留在家里,照看90高龄的婆婆。

蓦然觉得孙老师幸福,马老师伟大,而我们,真不该留下来,那样孙老师一家人就可以共进晚餐了,我们的到访已成打扰。

二、真元山庄吃粽子

农历五月初四,如约再访真元山庄。茶,水果,一人手里都拿了一样子吃喝。马老师拆开一个小纸箱,黄澄澄的鲜杏,特别惹眼诱人,孙老师说蓝田的朋友刚送的,你们刚好赶上。早杏尚未上市,见数量不多,家里有老人,大家不舍分享。孙老师说一人一个,马老师就把刚洗的鲜杏一人手里塞一个。

卫民主席、先军老师、郭涛老师和孙老师聊写作,内容比较深奥,我们几个女士悄悄去院子里看风景,院子不大,但树木花草挤得密密扎扎,木瓜、桃杏、梅子、玉兰、红黄月季、兰草等,像北上广深的密集人口,似乎生存竞争激烈,每一株都在努着劲吸收阳光雨露,茁壮成长。

“大家吃粽子了!这是昨天我和婆婆自己包的!”马老师没有问大家要不要吃,就端了几盘剥好的粽子放在大茶几上。客气说不饿,或是昨天在家也吃过,都是见外的话,只有拿起筷子。味道还真不错!感叹马老师那双手,会弹琴就够了,偏偏还要懂厨艺,想必婆媳一起包粽子的画面肯定十分温馨。

想起小时候大人常取笑城里人小气,说去乡里走亲戚一定要空着肚子,否则主人定让你吃饭再吃就饱得难受。而去城里走亲戚一定要吃了饭再去,否则主人不管饭就饿得心慌。孙老师和马老师待人如此真诚却是城乡难寻,十分感动,来他家,你从来不必担心饿着肚子,遇到啥吃啥,恭敬不如从命。

在陈彦老师笔下,孙老师家里是这样子的:他家里永远是高朋满座,作家、编辑、教授、记者、演员、演奏家、生意人,也有老乡、老翁、老妪、家庭妇女等与文学完全不搭界的人……到了饭口,洋芋糊汤、蒸馍、稀饭、干炒鸡蛋、醋熘土豆丝,也管饱。常来吃的,还会提些意见,稀饭干了,鸡蛋油太大,土豆丝醋激得不在火候等等。

突然觉得,我们不是拜访老师学习写作的,倒更像一群食客,而老师,也不像高高在上的学者,倒像个大家长,他关心每一个孩子的成长,而不是仅关注某个成绩卓著的孩子。遇到纷争,他甚至成了和事佬,不是没有主见,而是宽于包容异己者。

时代进步,越来越多的人讲究生活质量,卫生习惯、自我空间,不愿把朋友带到家里,怕踩脏了地板,弄脏了沙发,更别说用自家餐具吃饭了。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现代人更新曰:朋友来,先保持距离!孙老师思想落伍?非也!要知90年代电脑尚未普及,作家开会,电脑公司现场推销,鼓动作家电脑写作省时省力,一些人当他们骗子,只有孙老师和另外两个年轻作家买了电脑。私家车刚流行,大家还在争执学不学得会时他就先报名了,拿到驾照就买了车自己上路了。

看来一个人的善良,与他所处的环境,接受的教育,甚至贫富贵贱都没多大关系,总是看见美好,是因为心里装着美好。

快五点了,起身告辞,孙老师说时间还早,大伙可以多坐一会,王主席笑说,再坐怕您又开始准备晚餐了,粽子还没消化呢。

三、那家人,那些手

又逢五一,三访真元山庄。

院门开着,却不见人,喊一声,孙老师从树背后走出来,脚穿旧式运动鞋,搓着手上的泥巴,老农模样,招呼我们进屋里坐。他一回家,身份就成了园丁,菜农,院子里的花草、果树、蔬菜,像留守望儿童一样眼巴巴地盼着父母回来,等着施肥浇水,也等着展示各自的长势。

多年以前,孙老师拿起笔,画下这幢房子的设计图纸。多年以后,还是这双手,又在院里栽树种花,清静时吹埙,热闹时击鼓。感叹孙老师有一双能写巨笔文章,也能躬耕荷锄的手。山庄的最大亮点,既不是建筑风格,也不是园林美景,而是嵌在围墙上那一块块石碑,皆出自名家之手,可谓浓缩版的私家碑林。

马老师烧了水,就去洗圣女果、苹果,不一会儿,龙眼、香瓜、瓜子、茶就摆满桌子。大家过意不去,可又插不上手。知道孙老师在家这几天总是宾客盈门,马老师也早就习惯了他的热情好客,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小院春色正好,大家移步树阴下石桌前喝茶。欣赏马老师弹奏古琴,我坐在正对面,因为不识乐谱,又不懂乐器,只是盯着那双手在琴弦上跳舞。单看马老师的手,并无过人之处,它既没有修长纤细的指节,也没有被精致寇丹装饰过的长指甲。那双手,刚刚沏过茶,洗过水果,甚至连护手霜都没涂,它太普通太平常。那双手,不是想象中艺术家的贵手,而是普通劳动者的凡手。

听说明星会为她能赚钱的金手购买巨额保险,也听说爱美的女人常做手膜。望着马老师不停忙碌的手,有点替它鸣不平,那可是一双弹琴奏乐的手,一双用来写字的手,一双可以敲击键盘的手呀。怎么舍得用它洗洗涮涮干家务呢?后来想及英国诗人雪莱的名句:如果你过分珍惜自己的羽毛,不让它受一点损伤,那你将失去一双翅膀,永远不能凌空高翔。我用手摸了摸马老师指尖的肉茧,又厚又硬。她肯定也珍惜自己的双手,只是没有视若珍宝、舍不得用,而是把它当作身体的一部分,爱它,劳役它。

院子里,孙老师92岁的母亲坐在矮凳上拔草,一双枯手,经过岁月的风刀雕琢,不再丰腴白晰。斑驳,是印迹,也是成绩,这双手的劳作,培养了晚辈的优秀,辛苦也都值了。这双手,本可以歇着,她说不出“劳动最光荣”的豪言壮语,她却在身体力行。书桌大一小块地里的草拔得干干净净,一簇簇韭菜露出了小脑袋,仿佛正在对老人家笑,感谢你从草堆里解救了我们。俯身问老人多大年纪,她笑着让去屋里坐,去喝茶。孙老师解释说她耳朵背,听力不好。父亲去世后,每见八九十岁的老人,我就羡慕人家子女有福,而福不同于富,是努力也挣不到的。记得有次看到孙老师推着母亲在西安城墙上游走的照片,凝望良久,母健儿孝,便是人间幸福事。

有人说过,看一个人是否养尊处优,要看他的手。记得去年冬天,多年不遇的寒流,孙老师牵挂着偏远山村的一户贫困老人,特去看望,山路不能行车,他用双手抱着一床棉被,和马老师踏雪步行数里,棉被送到了,他的手也冻得麻木,看到老人的笑脸,他却安心了。孙老师一家人没有赋予双手养尊处优的荣耀高贵,而是普通劳动者的平凡使命。

(注:文中插图由作者本人提供)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