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文人轶事

曾经沧海难为水——风流不羁的元稹

2018年02月03日 17:33:44来源:翠彧轩 作者:张锋 浏览数:48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唐·元稹

这几句口口相传的诗,乃是唐代诗人元稹为悼念亡妻韦丛所作(《离思五首·之一》)。两人喜结连理之时,二十四岁的元稹不过是个落榜又落魄的秀才,而芳龄二十的韦丛则是太子少保(时任京兆尹韦夏卿)的千金。

只因岳父喜欢女婿的才华,而女婿又看中老丈人的地位,于是一拍即合。尽管婚姻的初衷不是那么纯粹,好在婚后两人还算恩爱,尽管生活艰难,但女方丝毫没有大家千金的矫情,且十分体贴温柔,让元稹很是感动。

曾经沧海难为水: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原来如此风流不羁!

从来好花皆易落,正当元稹考中进士后逐渐平步青云之时,二十七岁的韦丛撒手人寰。当时三十一岁的元稹已升任监察御史,还没来得及共享繁华,斯人已逝,怎能不令人心痛。忙于公务的元稹无法自己回去料理丧事,而是写了一篇祭文让人在亡妻灵前代读。

感动归感动,风流归风流。在结识韦丛之前,元稹还有一初恋,据说叫双文,名字无法考证真伪,但原型正是如雷贯耳的崔莺莺。元稹为此还写了一本传奇小说,名字就叫《莺莺传》(后元代王实甫以此为蓝本改编成戏剧《西厢记》,不过除男女主角外,剧本内容有了很大的更改和扩展),对此鲁迅先生曾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

不过这到底是婚前的少年一段风流事,无法苛责(据说是元稹抛弃了双文,双文后来伤心绝望,只能嫁作他人妇,埋葬了这烟花般散去的初恋。后来元稹到双文夫家以表兄名义求见,双文坚拒,只以诗作答。“弃置何足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由此可见,双文有情有义,敢爱敢恨,对方无情无义,便坚决斩断情丝,决不纠缠;却又不失宽容大度,正言劝勉)。而和大他十一岁的薛涛(成都名歌姬、女诗人)的一段旷世奇缘姐弟恋,就值得说道说道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原来如此风流不羁!

正是在其妻子逝世的那一年三月份,元稹来到了蜀地。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人时常在锦江之畔漫步,时而相伴于花前月下。虽说薛涛已过四十,但还是对元稹有着少女般的热情,丝毫不加掩饰内心的火热:“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池上双鸟》)

要知道彼时元稹的糟糠之妻韦丛还活着呢,她是七月份才死的。即便如此,他依然是与薛涛打得火热,至于发妻在病榻上痛苦的呻吟,不好意思,远在千里之外,无暇顾及。

如果说敢作敢当,还算是条好汉,不过元稹似乎是不屑于做好汉的。就在韦丛逝世的七月份,元稹从四川调离,与薛涛劳燕分飞。他也没送别亡妻,唯有写诗表达自己的感情,毕竟文字才能被后人看到。

曾经沧海难为水: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原来如此风流不羁!

然而就在满含深情、怅然若失地吟哦出“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和《遣悲怀三首》后不到一年,元稹续了弦,悼亡诗停写 。是因为宰相裴度去世,元稹在政治上失去了倚靠,转而依附藩镇严绶和监军宦官崔潭峻。同年春末夏初,老朋友李景俭遗憾元稹的元配夫人韦丛不幸病逝,见元稹生活无人照顾,将表妹安仙嫔嫁与他作侧室,成就了元稹的第二次婚姻。至于薛涛,那还是写信继续恋爱吧。

可怜的薛涛,还在天真的以为元稹是真的有一天会架着五花马车来娶她,却把相思泪化成笺上墨。(薛涛制笺遂成为一典故)

出人意料的是,元第二任妻子没过多久又死了!再次经历丧偶的元稹一年后,终于来到了四川,但,不是为了薛涛,只是因为官职调动。在一次宴会上,元稹和一个刺史的女儿又结婚了(36岁时,元稹在上司山南西道节度使权德舆做媒关照下续娶大家闺秀裴淑为妻。裴淑是山南西道涪州刺史裴郧的女儿)。我们不得不佩服他撩妹与攀附权贵的技能。

曾经沧海难为水: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原来如此风流不羁!

元稹调任越州刺史(今绍兴)、浙东观察使后,他遇到了江南著名女诗人兼歌手刘采春。在唐代,刘采春以靡靡之音,红遍江南。彼时吴越一带,只要刘采春的《曲》响起,“闺妇、行人莫不涟泣”,可见其流行程度。据说她有夜莺般的嗓子,“歌声彻云”,或许果真绕梁三日而不绝。刘采春当时二十五岁,充满了少妇的妩媚和娇柔,比起薛涛的徐娘半老,对元稹更有吸引力。在观看了刘采春的一次表演后,元稹立刻被年轻美艳的刘采春迷住了,并且写了篇声情并茂的评论文章,极尽捧角之能事,这篇文章立马拉近了二人之间的距离。刘采春对元稹这个大才子也是仰慕已久,非常崇拜,便一头扎进了元稹的怀抱。而元稹第三任妻子裴淑则在川地旧居照看着他们的孩子。

曾经沧海难为水: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原来如此风流不羁!

期间七八年光阴,元稹一直仍然还和薛涛有书信往来,但是薛涛终其一生,至死未能如愿(薛涛终身未嫁,隐居浣花溪,死后葬于成都)。要说还是陈寅恪先生看得清,对元稹评价曰:“综其一生行迹,巧宦固不待言,而巧婚尤为可恶也。其岂多情哉?实多诈而已矣!”

不过,作为一个风流倜傥的又生活在盛世唐朝的那么一个才子,也许我们不能简单的用是非道德来衡量一些事情,但其与白居易的友谊还是值得千古称道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原来如此风流不羁!

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得乐天书

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何如。

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

酬乐天频梦微之

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

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

——唐·元稹(和白居易诗/绝句·三首)

元稹得知白居易因被自己牵连被贬江州,写下“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坐起。”

十数年后,白居易为悼念早逝的元稹,写下“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梦微之》)

我常想古人之友谊为何能如此笃定和感人?他们的唱和诗作又让多少像我这样的后来人感佩涕零?

唐贞元十七年(公元 801年),30岁的白居易在长安结识了23岁的元稹,他们为对方的文采而深深折服,政治上又都反对宦官专权、提倡轻徭薄赋。真是相见恨晚!为了实现古代仕人怀有的那份安邦定国的宏伟抱负,二人同时参加了吏部的制科考试,并且同时当上校书郎。虽是个闲官,倒也可自得其乐。

曾经沧海难为水: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原来如此风流不羁!

从此,光阴似云飞,诗酒趁年华!直到元稹因敷水驿事件得罪宦官、被贬下放,白居易以死上书无效。十五载后,元稹被贬为通州司马,同年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同是天涯沦落人!此后,二人只能互通书信、倾诉衷肠!又十五载过去,已60岁的白居易正赋闲于东都洛阳,惊闻元稹病逝于武昌,悲痛不已!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唐·白居易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浅品二人的诗作,我感知到了这世间有一种真情叫做志同道合、相濡以沫!

张锋编撰 丁酉冬写于黟县宏村三友堂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