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快报>> 非遗传承

筷子轻敲小磁盘:陕西非遗项目漫川大调之前尘往事

2018年06月15日 21:13:54来源:乡土商洛 作者:陈非 浏览数:43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二月来是春分,春芽生,雪花消融水长清,无情小郎君,绣房伴孤灯,妹心碎,你却不知情,贪恋烟花不回程。”漫川大调,作为陕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可谓是山阳的一张名片。但是漫川大调究竟的一种怎样的戏曲艺术,他的来历是什么,他究竟的传承人是谁?众多纷纭中,我们来听听不同的声音。

漫川大调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 正月,乾隆皇帝第三次南巡江浙,在归途中,有位乐师被漫川的山水吸引得不忍离去,便谎称生病无法回往长安,请求留在漫川修养。定居在漫川的乐师闲暇无事,便找来了镇上的姑娘们,教起了宫廷盛行的丝竹乐器,从此这种宫廷音乐被人称之为“漫川大调”。又传说乾隆年间,有一貌美女子被皇宫选中,徐娘半老时请求回漫川成家,并把宫廷音乐带到了漫川,从此便有了“漫川大调”。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漫川大调这种表演唱最大的特点就是用筷子敲打小瓷碟。艺人在自唱自敲时,摆动自如,姿势优美,仿佛“风摆荷叶”,并且能敲出很多曲调来,如“珠落玉盘”、“高山流水”、“雨打芭蕉”、“蜻蜓点水”等,时而欢畅明快,时而疏疏落落,同时伴有三弦,曲调委婉缠绵,既带有秦腔、碗碗腔、眉户唱腔特点,又掺杂有京韵大鼓、越剧、黄梅戏等曲调。

漫川大调的源头绝不是单一的,其实这种敲唱起源于元代“小唱”,在著名的扬州清曲中亦有“敲瓦碟”技艺。

民歌小调,你无法说它的起源只与某一个地域某一种生活方式有关,这些源自江南的丝竹,以及胡人的乐器,它的源头是复杂的。我在陕北榆林观看榆林小曲,它的形式为一人用筷子敲打小瓷碟伴奏,或一人主唱,多人敲打乐器伴唱。“尝以两象箸敲瓦碟作声,能与琴筝箫笛相和,时作络纬声、夜雨声、落叶声,满耳萧瑟,令人惆然。”

从晚清到民国年间,这种小曲一方面溯江而上到了四川、湖北、湖南、江西等省;一方面这种小曲汲取了外地民歌,使得曲牌较以前更为丰富,曲调更为多彩,而这种唱腔的“五大宫曲”(南调、鹂调、软平、波扬、劈破玉),联套技巧高超,曲牌结构完整,在“论气”、“论板”、“论声”、“论字韵”、“论唱法”等方面都显现出独到的见解。气——丹田之气;声——宏亮刚柔;节——板眼准备;音——甜媚色润;字——清正圆润;腔——细黏净纯;口——适当力美;动——心目有感。切——清轻拼读;情——真实自然。“五大宫曲”具有强烈的艺术个性。唱曲牌,有单支和联套之分。

在曲牌丰富的基础上,又出现了大量用多支曲牌连缀的“套曲”,以及由数首套曲组成的连本套曲,可以演唱有较多情节的长篇故事,表现各种人物的思想感情。现存的漫川大调有曲目30多个,既有传统剧,也有山水风景和爱情剧。传统剧目如《孔明借箭》《关公单刀赴会》《周文王访贤》《盗灵芝》《水漫金山》《鸳鸯游庙》《拷打红娘》《洞宾戏牡丹》《夜打登州》等;山水风景剧目有:《田园乐》《长安八景》《十六行》《游赤壁》等;爱情剧目有:《女忘郎》《闺阁自叹》《盼郎》等。唱腔主要有月头、月尾、月调、慢诉、紧诉、滚调、吹调、道情、满江怨、背弓、三朵花、剪剪花、哭五更等。其唱腔变化颇多,拖腔优雅飘逸。

漫川大调词句讲究合辙押韵,以五言、七字见长,由即兴表演逐渐发展成为民间流行,或婚丧嫁娶时的雇乐班演唱,用以安顿、酬谢客人,或闲暇时候自娱自乐。演唱时各操一种乐器,不化装可以表演,可围桌而坐,每人分担曲中一个至数个角色,以唱为主,以白为辅,全以音乐和歌声来刻画人物、表达感情、描写环境、情节连贯,常用的乐器有扬琴、琵琶、三弦、月琴、二胡、板尺等,并用筷子敲击瓷盘。如《游赤壁》的词句:“江水悠悠,云散风收,赤壁河下一小舟,上坐着东坡禅师秦少游。稍婆掌舵,解缆开舟,停篱驻桨,任意风流,上备着华糕美酒,划拳猜筹,吟诗歌赋,乐以忘忧。”

行走在漫川镇的山水间,我无意探寻这些传说的真伪,这些徽派建筑,山水格调,早已开启了此地在浪漫大调下潜藏的前尘往事。潮起潮落,时间后退到千年前的某个春天,春雨后的金钱河,春潮涌动,该是那些船只返回小镇的时候了,金钱河畔的木楼上窗户依次撑开了,春的气息顿时蔓延了整个吊脚楼。一家敞开的窗户先是一个婀娜的身影,紧接着探出一张面若桃花的脸庞, 向着河面张望。“那个人”已经走了有半年了吧,金钱河上来船无数,就是不见心上人的船儿回来,她掐指算来应该是今天回来的,做好的饭菜已经凉了,想想不等了,饭吃罢。河对岸的黄鹂叫得人心痒,春天的太阳暖暖地照进了半个窗户,也照得她萌动起来,她不自觉地拿起了筷子,敲起了吃完饭菜的盘儿

“二月来是春分,春芽生,雪花消融水长清,无情小郎君,绣房伴孤灯,妹心碎,你却不知情,贪恋烟花不回程。”

漫川大调传承人之争真相

“漫川大调”是流传在山阳县漫川关一带民间的古老唱腔,因其曲调委婉缠绵,既带有秦腔、碗碗腔、眉户唱腔特点,又掺杂着京韵大鼓、越剧、黄梅戏等江南丝竹的多种元素,使长江文化的温婉和黄河文化的狂悍相互交融,别具特色。2008年,漫川大调被商洛市政府列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11年被陕西省政府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2014年6月,陕西省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公布,漫川大调的代表性传承人确定为山阳县剧团团长王有山,而他当年学艺的师傅之一--山阳县漫川关镇王氏家族漫川大调第七代传人王安礼、王安道两兄弟,对王有山的传承人资格提出质疑,并在网上形成长达8个多月的口水战,至今无法平息。

那么,师徒几人为何反目,到底谁是漫川大调的真正传人?漫川大调传承人之争为何难以平息?近日,记者专程赶到事发地山阳县对此事进行调查采访,终于揭开了事实真相。

1、漫川大调世袭相传未被认可

自从2014年8月3日,在当地媒体看到漫川大调的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为当年拜自己学艺的山阳县剧团团长王有山,漫川大调王氏家族第七代传人王安礼、王安道兄弟俩感到心情特别郁闷,他们认为根据自己家族对漫川大调的收集、保护和传承,只有他们才有资格称得上“漫川大调传承人”,半途学艺的王有山虽然对漫川大调的包装、推广和宣传有所贡献,但没有资格被认定为“漫川大调的代表性传承人”。

据73岁的王安礼回忆:“我们上七辈祖先王心坤原住湖北省,自幼跟班演戏为业,当时被户族、邻里歧视,于清朝乾隆年间迁至陕西山阳漫川关居住,仍以演唱为业,传至我父亲王自愚已是第六代,经过百年的世袭传承,逐步形成了具有秦楚文化底蕴,鄂陕周边演唱特色的漫川大调。”

在“文革”期间,漫川大调的曲本被视为禁书,当中医的王自愚为保存祖传的漫川大调曲本想尽办法,经常把曲本东挪西藏,把精华部分大调写在皮纸上,反面装订,正面写中药汤头,这才使曲本保存下来。一共6册120多个曲目,50多个调子,这么全面完整保存漫川大调的曲目和唱段,在漫川地区绝无仅有,这也成了王氏家族传承漫川大调的有力物证。

在父亲的熏陶下,王安礼(老大)、王安道(老二)、王安秀(长女)三兄妹从孩童时代,就开始学习演唱漫川大调。十七八岁时,已经掌握了漫川大调主要唱段,当时他们白天在生产队干活,晚上随父亲王自愚悄悄学习漫川大调。王氏兄妹熟练掌握了漫川大调后,又将他们所学的唱段全部传承给晚辈王贤丽,并将所有曲本交给她保管,王贤丽成为漫川大调王家第八代传人,她利用业余时间又教其他人演唱漫川大调。

王氏兄弟认为,经过百年的世袭传承,漫川大调才能流传至今,而且最基本的第一手资料都是他们提供的,经过他们演唱后山阳剧团王有山等人才掌握了曲谱,如果没有他们的传承和鼎力相助,山阳剧团如何包装,也无法将漫川大调传播开来,形成气候。

2、“传承人之争”令当事人很无奈

3月31日上午,记者在山阳县剧团采访,说起网上质疑、媒体报道的“漫川大调传承人之争”,当事人王有山感到很无奈,他说早在2008年前,山阳县剧团前任段团长在位时,就曾经以剧团的名义申请漫川大调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和传承人,并非由他而起,而代表性继承人,也并非局限一人,如果老艺人们认为他们也是漫川大调的传承人,他们也可以申请,这和他被认定为漫川大调传承人并无冲突。他坦承刚开始看到网上的帖子,非常气愤,后来觉得不管怎样,自己是从老艺人那儿学的漫川大调,老艺人对漫川大调的传承也有很大贡献,闹到目前这种地步,是自己和老艺人们没有沟通好。

随后,在山阳剧团提供的《陕西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表》中,记者看到在王有山个人简介一栏,写有“2006年(据王安道回忆,实际为2010年),拜漫川关街道村民王氏三兄妹学习漫川大调”。说明他本人和王氏兄弟确有师承关系。

在谱系传承中,第一代:王元哲、朱笔民(漫川关镇人)。第二代:王自愚、贺昇平(即王安礼兄妹的父母)。第三代:王安礼、王安道、王安秀、徐世珍(漫川关镇人)。第四代:王有山、毛杰等9人,都是山阳剧团演职人员。第五代:章印、何苗等31人,均为山阳剧团新学员。第六代:陈玉珍、黄丽从等60余人,都是漫川大调艺术团成员,多由漫川关镇人组成,而漫川大调王氏第八代传人王贤丽的名字,没有收入其中。

对此,王有山解释说,去年在山阳县举办的陕南民歌大赛,他第一次听说王贤丽演出漫川大调,此前,他并不知道,所以未将其写入谱系。

3、漫川大调发掘颇具传奇色彩

“漫川大调”在漫川关民间流传从明朝至今,但因其唱段都是民间艺人口口相传,没有曲谱。2006年8月,山阳县文化馆干部赵恢贤和山阳电视台记者贾怀林受山阳县旅游局的委托,在当地文化站工作人员杨先锋的陪同下,专程到漫川关收集唱段歌词。他们找到王氏家族漫川大调第七代传人王安道,由于王安道要下地干活,就约好第二天演唱。第二天晚上,王安礼、王安道、王安秀三兄妹唱了一晚上,他们三人将所有曲调都进行了反复演唱。贾怀林负责录音,赵恢贤负责记谱,随后,赵恢贤把谱好的唱段用二胡演奏给他们听,获得他们的认同。

七天采风结束后,整理形成了《漫川大调》曲谱集,共收集漫川大调曲牌31首,赵恢贤把“曲谱集”交给县旅游局和政协,山阳县政协文史资料第十五辑《山阳民俗》把王氏兄妹的名字记载在上面。

记者采访时,赵恢贤坦言:“王家兄妹对漫川大调的传承发展功不可没,如果不是我们偶然发现,如果不是王氏兄妹热心演唱,如果不是王氏父辈精心收藏,再过几年后,漫川大调很可能失传。”

2010年春节,山阳县剧团把赵恢贤谱曲、王安秀演唱的漫川大调《满江红》改编后,第一次在山阳县春晚闪亮登场,大获好评。2011年,山阳县剧团重新包装的漫川大调参加4省市联合春晚的表演;同年,漫川大调被列为陕西省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3年,王氏兄弟写了“漫川大调传承人申请报告”送到山阳县文广局,却因“不够条件”“个人不能申报非遗传承人”等原因遭到婉拒。

4、王有山欲辞去漫川大调传承人称号

漫川大调王氏第七代传人65岁的王安道告诉记者,在传承人之争发生前,漫川关镇逢年过节、赶庙会、赶集会,需要演唱漫川大调的,他们都积极参加,义务演出。他们还多次为远到漫川古镇旅游的游客及省市县领导演唱原生态的漫川大调,每年演出十五六场。2014年7月,山阳县举办陕南首届民歌大赛,漫川大调第八代传人王贤丽作为漫川关镇代表,演唱了漫川大调《大小争风》,获得优秀表演奖;同年底《陕西电视台》“七女秀陕西”栏目组来漫川大调发源地拍录了王氏家族演唱的漫川大调,并对王贤丽做了专访,在陕西台多次播放。“现在漫川大调的传承人已经确定,不是我们王氏传承,把我们的贡献都抹掉了,我们演唱名不正言不顺,哪还有心情演唱啊?”

漫川大调的发掘、谱曲人赵恢贤认为,如果从民间原生态的角度考虑,漫川大调的老艺人们应该是漫川大调的代表性传承人;行政人员组织推广被认定为代表性传承人似乎不妥,但他至今搞不明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认定标准,如果规定组织推广者也可以被认定为非遗代表传承人,那王有山当传承人也无可非议。

对于网上指责“暗箱操作,骗取传承人资格”,山阳县文广局原局长杨彬、副局长封明新均表示,漫川大调的代表性传承人的申报和推荐,他们严格遵守陕西省文化厅《关于推荐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规定和程序办理的,不存在暗箱操作,这个经得起调查。至于老艺人反映申报造拒,是因为他们申报时,就写了一个申请报告,其他资料一概没有。代表性传承人是公开申请,只要符合条件都可以,这几位老艺人没有达到某些条件。

3月31日下午,就在记者结束采访时,漫川大调的代表性传承人、山阳县剧团团长王有山向山阳县文广局递交了《辞请书》提出辞去漫川大调传承人:“……近期网上又在炒作《漫川大调》传承人之事,使我身心疲惫压力很大,整夜失眠。……(我)没有考虑到老艺人的感受,使老艺人产生了误解,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为了消除影响,也为了使《漫川大调》能有序的良性发展,本人声明辞去漫川大调的代表性传承人,请主管部门予以批准,逐级上报,此后,我将在媒体公示辞请申明。”

被省政府认定的非遗传承人提出请辞申请,在非遗传承审批中,还属首次,王有山的请求没有被山阳县文广局接受,他被局领导批评“太冲动不成熟”。“我本来想为漫川大调的传承做点好事,没想到弄成这种局面,我实在无法承受压力,但愿我的退出能够平息事态。”他委屈地告诉记者。

随后,记者询问王氏兄弟:“既然,你们对漫川大调的代表性传人的认定提出质疑,认为你们自己才是真正的代表性传人,为何不通过法律途径,由法院判决认定呢?”

对此,王氏兄弟表示,“第一、我们年龄大了,没有精力打官司。第二、多年来我们演出、传承漫川大调,都是义务的,不但没有挣钱,反而贴进去不少。第三、我们只是想通过网络曝光此事,引起社会重视,分清是非,为自己讨个公道。”不过事后,王氏兄弟又通过王贤丽转告记者,如果他们的请求不被认可,最终他们只能选择上法庭对簿公堂,请求法院判决。

漫川大调走进韩国访谈录

[商洛新闻网主持人]广大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网络访谈节目。日前,在韩国晋州举行的第六届“石榴花之春” 文化旅游交流活动中,咱们山阳剧团表演的《漫川大调-春之歌》,与西安电视台选送的其它5个节目,分别在韩国晋州、首尔三星电子集团总部进行了表演,这是我市文艺演出首次走出国门,在异域他乡展示民俗文化的特色和魅力。

今天,做客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山阳县剧团团长王有山。

[主持人]我们将与王团长一起来聊聊《漫川大调》走出国门,赴韩国演出这件喜事。

王团长,您好!

[嘉宾]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王团长,咱商洛素有戏曲之乡的美誉,像商洛花鼓、道情、柞水渔鼓。为什么仅仅咱们的《漫川大调》参加了韩国第六届“石榴花之春”文化旅游交流活动呢?

[嘉宾]您要问起这个事情吗?还有个小故事。

[主持人]小故事?

[嘉宾]当时我们商洛每年的春节晚会要到各县区挑选节目,我们《漫川大调》有幸被商洛电视台挑选参加2012年春节晚会。当时我们正在后台做演出准备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小演员跑过来很高兴地说,王老师,有个导演找你呢!好,我就过去了。就是咱们西安电视台的徐导,徐亚非老师。他说,你说漫川大调的编剧导演吗?我说,是的。请问老师有什么事吗?他说,我是西安台的导演,徐亚非。我看了你这个节目后,非常高兴。能不能邀请你们这个节目,参加关天的春节晚会。我听后,非常高兴。当时节目还正演着呢,所以就约了下来联系。徐导,就把给我们留了个名片,我们留了相互的联系地址、电话。这样不是咱们独选这个节目过去,而是咱们西安电视台选送的。咱们参加关天八台演出时,韩国理事馆住西安总理事也在现场看了我们的演出。他觉得这个节目真美呀!他就跟徐导说,邀请《漫川大调》节目到韩国去演出。后来,徐导就把这个事给我们说了,我们当时也非常高兴。但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主持人]当时在韩国演出的《漫川大调—春之歌》节目,一共演出了几场?

[嘉宾]我们先前定的是,要走丝绸之路,在中国演四场,在韩国演四场,共演八场。当时定的行程大概就在二十天左右,最后种种原因吧,在韩国演出了两场。第一场在晋州,咱们和晋州是友好城市,所以在晋州演出一场。第二,代表咱们曲江管委会,去慰问三星集团的职工,总共是两场。咱们这次按组委会的要求,带了编剧、导演和演员,总共是27个人。

[主持人]带着这么多人,第一次代表西安,出国参加对外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您当时压力大吗?

[嘉宾]有压力,但更多的是兴奋,激动。

[主持人]压力大,您又是如何化压力为动力呢?

[嘉宾]压力变动力。咱们想打造漫川大调已经很久了。有这个机会,咱们就把这个做好。我们以前想的是要把它,推出陕西,走向全国,最好是能走向世界,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主持人]我看报道说,《漫川大调》演出人员一上场,就获了热烈欢迎,那当时现场是个什么状况,您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吗?

[嘉宾]到了韩国以后,发现路上人不是很多,城市似乎也不大。开始彩排的时候,没有观众。(当时会不会失落呢?)对,有这种担心。演员在舞台上,要有观众的互动,才有这个激情。没有观众怎么办?产生不了共鸣呀。但是演出那天晚上,真是人山人海,我们拍了很多照片,大家到时可以看。我们演员一上场,下面观众非常激动,热烈的掌声都送给了演员,好多孩子激动的都没有睡觉,非常激动。

[主持人]韩国人讲的是韩语,咱们的漫川大调唱的是山阳方言,双方语言隔阂,在舞台上,怎么与观众产生共鸣呢?

[嘉宾]语言方面,不存在问题,艺术是无国界的,音乐是相通的,大家能听到美妙的旋律,看优美的舞姿,都能感受的到。唱词虽有些听不懂,但是舞台表演有肢体语言。当时我们过去也做了很多准备,韩国人特别细致,在这方面,我们带的有我们的字幕,我们准备的文本,最后到现场一看,不需要这些,艺术是无国界的。

[主持人]咱们在表演过程中,他们完全沉浸在这个过程中。

[嘉宾]咱们的肢体表演,舞台的展现。他们会理解的。

[主持人]漫川大调在表演形式上有什么特点呢?

[嘉宾]咱们商洛这边,差不多都听过,用的乐器也不同,咱们用的是生活中的碟子、筷子,一个小鼓,还有竹子,都很普通的东西,但是唱词比较优雅,唱腔比较唯美。

[主持人]漫川大调这个名字的由来?比如商洛花鼓,叫花鼓小调。而漫川的戏曲,叫漫川大调,这是怎么定名的呢?

[嘉宾]这就是要与花鼓小调区别,商洛花鼓的音乐形成是山歌、小调,这种是很随意的。漫川大调的词是不一样的,这也有个小的典故,漫川和湖北,不是秦楚两交界,有好多达人贵族,在漫川,这个曲调很好听,就说,咱们能能把这个带到宫廷。让宫廷乐师做个全国的传播,但是带过去以后,还是不行。漫川大调用漫川方言演唱是最唯美的,最好听的。那也是因为语言限制,最后也没有普及。

[主持人]我看咱们去韩国演出的剧照,非常漂亮,服装很好看。

[嘉宾]你看出咱们这个服装的特点了吗?

[主持人]有点像汉服。

[嘉宾]对,说的很对。演出的服装当时按照陕西的传统服装定做的,就是汉服。

[主持人]咱们这次去的演员,好像全部都是女生。

[嘉宾]对,看的真仔细。也是我们团里资源有限吧,我们团里男演员比较缺,都选的是女演员,女小生,女扮男装。

[主持人]这样演员看起来,都比较清秀。

[嘉宾]各有各的特点吧。

[主持人]让女士来唱男生的这种唱腔是否会影响他的这种感觉?

[嘉宾]暂时看好像还没有吧!你们听着挺好听的是吧!如果换成男士唱也有一番风味,

[主持人]那在这次演出当中有什么事情是让王团长印象比较深刻的,或者说让您非常感动的,有没有?

[嘉宾]这个从好多事说起,每天都有感动吧!每天都有激动都有感动,从接这个消息以后到韩国去游好多趣头,因为从这个日期定不下来,到人数、曲目等等,当然过去以后感受韩国老艺术家么他们对艺术的追求啊让人深受感人,你们看到照片有一个老艺人大概有70多,他们表演的就是韩国的剧目地方特色的“狮舞武戏”非常震撼。韩国的观众非常熟悉这种表演形态。他们随着上面的节奏都欢呼起来非常感动,特别这个老艺人他对艺术这种追求,这种执着,值得我们学习。

[主持人]通过这次演出通过这次文化交流互相双方也都学到了彼此的优点。

[嘉宾]你可以看下韩国一百年以前吧,他们的建筑啊,包括什么都用的是中文,都有相同之处。

[主持人]咱们这次过去实际上在语言上障碍并不是很大。

[嘉宾]没有多大的,有好多又趣的事,都是我们在演出空闲时间与当地人交流,他们都是非常亲切,非常友好。

[主持人]看到您的衣服很眼熟,因为在看剧照的时候,好像咱们的主持人穿的也跟你的衣服很像的一件。

[嘉宾]您看得很仔细,这也是个小故事吧!我们过去以后我们的

主持人在中间穿插的时候穿的是韩服,导演说这好啊!能不能给咱们的主持人找一身咱们中国的元素,找来找去看到我这,哎就这件,中华立领代表中国的元素,就是这样我这身服装就让他们主持人穿了,

[主持人]那么就是说主持人穿的就是您现在穿的衣服,我就说么看着特别眼熟,那么主持人应该是韩国人吧!

[嘉宾]是的,韩国的,韩国的著名主持人李东奎,他也来西安主持节目。

[主持人]咱们这次出国演出,虽是代表西安,参加友好城市之间的文化交流,但也是商洛戏曲文化首次走出国门参加演出。对于作为陕西省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山阳《漫川大调》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嘉宾]非常大的影响,包括咱们这次采访,也是走出国门以后,咱们媒体关注、领导重视,包括我们演员后期的创作传承,包括我们现在申报国家级都有很大的帮助,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主持人]你是说通过这次出国演出让后让更多的人了解了山阳的漫川大调。

[嘉宾]让更多的人了解咱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宝贵。

[主持人]戏曲不分国家、种族,语言不是障碍,音乐传递心声。在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今天,我们也希望更多商洛的特色艺术文化能走出商洛,走出陕西,走出中国,让世界各地的人,能一同欣赏到属于全人类的文化精神食粮。感谢王团长做客我们网络访谈室。

[嘉宾]谢谢。也希望广大观众朋友们多关注漫川大调,支持漫川大调。

[主持人]好了我们本期节目就是这些内容,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漫川大调”传承人之争:老艺人与剧团团长各有说辞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地理人文
  • 三秦回眸
  • 文化产业
  • 文化视点
  • 食肆店家
  • 美食小吃
  • 土特名产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