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关于王宝钏的传说

2018年03月21日 16:02:42来源:头条号 作者:三庆园 浏览数:44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提起“王宝钏”这个名字,大家一定不陌生,她是电视剧、电影里苦守寒窑十八载的坚贞女子形象,我国戏曲中更是有许多关于她的戏目,如京剧《红鬃烈马》、秦腔《五典坡》、越调《王宝钏》等。

梨园追秘——《立言画刊》关于王宝钏的传说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是出自《立言画刊》的一篇文章——《关于王宝钏的传说》

《红鬃烈马》在今日京津的舞台上,是最走红运的一出戏。戏中所叙述的故事不要我说,大家都极熟悉的。考戏剧的本意,本来是警恶扬善,在迷蒙的群众中,指给一般人所应走的路子,也就是在广漠的人生中,告诉人生活的方法。至于戏剧本身的材料的取舍,本不必拘泥是真是伪。不过为茶余酒后的谈助。对于某故事的首尾,也不妨一考其究竟,只要认清于该戏的立意无关,就是了。

梨园追秘——《立言画刊》关于王宝钏的传说

马连良、王玉蓉之《武家坡》

据《国剧画报》第一卷第二十九期齐如山先生对于所赠之王宝钏造像的识语上,有以下的记载:

“长安城东南十五六里有洼地如盆状,广数里,唐之曲江也。今已涸竭。池之东南隅,有长沟,名虹沟岸。沟之南坡,坚立数千仞,有古洞,颇深邃,红鬃烈马为怪时之巢穴也。好事者因洞作庙,供王宝钏。宝钏为立像,依然青衫素巾,二女侍立,一持菜篮,一捧印绶。则前之苦节,后之富贵,同时表现矣。庙之东南三里,有村曰武家坡,寒窑所在也”。

根据这段记载,与台上所演出的王宝钏故事,大致无甚出入。但我在国剧学会时,听齐如山先生对于王宝钏又有以下的述说:

“王宝钏之父,并非如戏上所记的‘身为当朝太宰’,不过仅为一村或一镇的一位富家翁而已。王三姐与她丈夫的结合,大概中间有一段为当时社会所不许的文章。那末王三姐之见弃于家庭,情节是可能的,与情人同奔而宿于破瓦寒窑,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至于爱情战胜一切之后,生活问题紧跟着窘迫着英雄美人含泪分离,这更是造物揶揄人类常有的惯技。那末以后的王三姐,便不得不走上孤苦伶仃、饥寒交迫的路上去。更不得不在那被人类蔑视甚或遗忘中,消磨了她的岁月。

“她的情人去后,是永无音耗的。自然王三姐在寒窑中不断地日夜在悬望,可是,一天一天地过去,一年一年的过去。她的青春,她的美貌,随着她的眼泪,都偷偷地溜走了。也许是十年吧!也许是十五年吧!也许是十八年吧!反正中间是经过一个极悠久的时间,她的丈夫终于不回来了。

“她的生活,在当时的社会中,大概不十分成问题。因为在千年前的唐朝的农村间,民风总可以相信是比较淳厚的。一个人只要忠厚勤俭,在一乡或一村中,求一个人仅免饥寒的衣食,还不至没有希望。自然谈不到什么盈余了!至于她谋求生活的方法,我们可以推想,总不外乎给一般独身无家室的男人们洗洗缝缝。在春光日暖的天气里,到野地去挖些野菜在秋光老去时,拾些地里的遗粮和烧柴。

“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去了,王宝钏脑海里情人的印象,和一般人一样,总不能不说渐渐淡上来。更加上生死存亡的疑问发生,勿拘是怎样坚贞的人,对于这永无音信的悠久的悬望,不能不渐渐灰心的,那末事情就在这种情势中发生了。

梨园追秘——《立言画刊》关于王宝钏的传说

侯玉兰之《武家坡》

“起初在同村中有一个男人常常求王三姐给洗做。这个男人是极正派的,对于王三姐的志操,是极端钦佩的。对于王三姐效劳的报酬,自然总要优厚些。被一种义气所感,这是人类常有的行为。并不能全然认为别有用心——自然另具用心的人也是有的——一年到头的日子,最苦的时间,对于寒窑中的王三姐,要算是隆冬多雪的时候。在这冰天雪地中,又没有盈余的积蓄,三顿、两顿米水不沾牙,恐怕是常有的事。在这时候,出现了这位关怀孤苦的仁心的男人。初时,这位男人便常在这种景况中救济王三姐。有一次,也可以说最后的一次吧!天气变得异常凛冽。一连是几天的鹅毛大雪。王三姐的寒窑,几乎都全部葬埋在大雪之中。不用说,总有几天未曾吃饭了。这位仁心的男人,本来也没有什么积蓄。不过比王三姐强得多,总不至于挨饿,忽然间想起王三姐来。于是蒸了锅馒头,热气腾腾地把馒首放在胸前怀内,踏着没腿的雪一气跑向王三姐的寒窑来。谁知道,他在这一跑中,也许摔倒了几次,也许摔破了手脚,那我们都不去管他,等他跑到寒窑时,看看王三姐,已经冻饿得不能动转了。于是他由怀中取出馒头。天哪!热馒头竟把胸前的肉皮烫伤而随着馒头掉下来,鲜血淋淋把馒头都染红了。聪明的读者哟,在这种情形里,男女二人黯然含泪对视中,我们决不忍心来责备王三姐任何举动吧?以后,自然他们就成了夫妇。”

梨园追秘——《立言画刊》关于王宝钏的传说

梨园追秘——《立言画刊》关于王宝钏的传说

程砚秋之《红鬃烈马》

以上这一段的叙述,是与今日台上所表演的全然不同。戏台上王宝钏的结局,当然是荒诞不经,但这一段的事实,又不知齐先生有否根据。但无拘这两个结果哪一个是靠得住些,我们对于王宝钏的人格,是没有一点微词的。依我来臆断,或者齐先生所说的比较近于真实,那末后来使王宝钏捧印绶的人,也许是这位在苦难中救她的仁人热心的男子吧!

编者按:文先生考据“王宝钏”一稿,系以齐如山所谈作根据,其中是否有绝对把握,尚不敢定且多属臆测。唯王宝钏一剧,考之正史,确无可稽,但民间传说如此。陕西长安南,确有王宝钏遗迹可寻,并有王允墓,王宝钏祠,然欤否欤?须待专家考证,但王宝钏若照如山先生所云,已另嫁他人为妇,如是则岂能受人崇拜耶!姑作妄谈视之可也!

(《立言画刊》1939年第42期)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粉墨春秋——裘盛戎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