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梅兰芳艺术与民主主义

2017年12月24日 17:31:33来源:头条号 作者:三庆园 浏览数:36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梅兰芳是我国京剧名家,是“四大名旦”之一。

著名画家丰子恺在会见梅兰芳之后,曾激动地称他为“造物主精妙无比的杰作”,表示画家对这位旷世奇才的惊叹。凡是受到过梅兰芳艺术的感染和熏陶的人们,总不免会从心底产生一种崇拜之情,叹服这位戏曲艺术大师的不凡。一个和常人无二的六尺之躯,竟能蕴含着如此博大深邃的艺术天分,这确如奇迹一般。丰子恺先生惊叹造物主的神奇创造,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个平常的人,又是一个盖世的天才,确实令人惊奇。不过,从我们的观点看来,这个造物主不是《圣经》里说的创造了人的上帝,而是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

梅兰芳这样一位天才的出现,是整个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的产物,可以说,没有我们民族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也不可能造就这样一个旷世少有的天才艺术家。我们把梅兰芳当作我们民族的骄傲。因为他的艺术,达到了一个时代的高峰,这种艺术体现着我们民族的艺术文化几千年来所积累的历史成果,是中国戏曲独特的艺术风格和表演体系的结晶,是世界上独树一帜的中国戏曲文化的代表。他的艺术,也创造了一个美的世界,这种美体现着中国人民美好的精神品德,和中华民族特有的审美观念与心理素质。作为一代艺术家,梅兰芳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艺术遗产,这些遗产是我们全民族珍贵的艺术财富。

虽然,人生无常,即令是造物主的特殊杰作,他的肉体也不能免于凋谢,但他留下的精神财富却不会消逝,无论是现在或将来,这种精神遗产都将深刻地影响着后人,启迪他们的才思,哺育他们的天分,使他们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能获得某种教益。

民主主义与梅兰芳艺术

把梅兰芳的名字同民主主义这个政治概念相联系,不免会令人奇怪。因为梅兰芳毕竟只是一位艺术家,一个戏曲演员,而不是政治家或思想家。然而,梅兰芳却是一位艺术革新家,他的艺术体现着一种不断创新的精神,而这种创新,又是民主主义革命时代的产物,具有这一时代的特征。在梅兰芳的艺术创作中,常常是曲折地、微妙地反映着民主主义的思想影响。

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总是生活在他那个特定的历史时代。他之所以伟大,有一极其重要的条件,在于他能适应时代的要求,跟随时代潮流前进。梅兰芳所生活的时代,正是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革的时候。他早期的舞台生活,就是在辛亥革命前后的历史环境中开始的。辛亥革命的历史功绩,是推翻了统治中国的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并且唤起了千百万中国人民的民主思想觉醒。这种变革也唤醒了年轻的梅兰芳,使他看到了时代的变化,使他在艺术活动中产生了力求顺应民主潮流,并通过艺术实践来宣扬民主思想,改革社会风气的愿望。

这种愿望的具体表现之一,是他从1913年开始,进行了编演时装新戏的尝试。时装新戏是近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推动下的产物,是戏剧改良运动的一个主要内容。在辛亥革命前后,资产阶级的革命家们认识到戏曲在普及教育中的重要作用,认为要传播民主思想,鼓吹革命,改变社会风气,必须利用戏曲这种艺术形式作为启蒙手段。但是以表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为主要内容的旧戏曲却又不能适应这种要求,于是他们提出了戏剧改良的主张,提倡多编演新内容的戏,尤其是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时装新戏。因此,时装新戏的出现,在当时确是一种具有革命意义的变革。梅兰芳是这种时装新戏的积极参与者之一。1913年编演的《孽海波澜》,是他从事时装新戏的第一次实践。此后,他又陆续编演了《宦海潮》《邓霞姑》《一缕麻》《童女斩蛇》等剧。

梅兰芳艺术与民主主义

梅兰芳《一缕麻》剧照

这些时装新戏的主题、内容,都含有某种要求社会改革的进步思想。《孽海波澜》暴露旧社会娼寮的黑陪,呼吁解放妓女;《宦海潮》则揭露清末官场的阴险欺诈和官僚的人面兽心;《邓霞姑》描写一个少女为争取婚姻自由与封建恶势力作斗争;《一缕麻》通过一个少女的悲剧结局,揭露包办婚姻所造成的悲惨后果。这些戏的内容,都是取自现实题材,针对当时的社会弊病的。梅兰芳自己也说过,他演这些戏是“意有警世砭俗”。其中最能说明梅兰芳这种创作意图的,则是他在1918年上演的《童女斩蛇》。他之所以要选取这个故事题材,是由于1917年天津大水灾的触动。那次灾情十分严重,民间流言说是水灾的起因是由于得罪了“金龙大王”。这类利用人民的愚昧无知,散播迷信以欺骗人民的事例,在北京、河南、山东等地也有过。因而激起了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促使他编演了这本以破除迷信为主题的戏。

梅兰芳这些时装新戏,在当时曾产生过重要的社会影响。《童女斩蛇》初次在天津演出很受欢迎,因为它揭露了三姑六婆、算命相面这些社会底层的种种黑幕,也把晚清时期官吏的贪污昏庸,衙役的狐假虎威,以及乡民的愚昧等黑暗的社会面貌一一暴露。人们认为这样的戏有益于世道人心。在“五·四”时期,有一个对传统戏曲持全盘否定的观点、主张以西洋戏剧取代中国戏曲的傅斯年,在看了《一缕麻》以后,也不能不承认它的社会意义。他说:“我有一天在三庆园听梅兰芳的《一缕麻》,几乎挤坏了,出来见大栅栏一带,人山人海,交通断绝了,便高兴的了不得”。因为“这篇戏竟有‘问题戏’的意味”,“是对于现在的婚姻制度,极抱不平了”。这样的评语,出自一个根本否定戏曲,认为“中国戏剧是非人类精神表现,”的人之口,是很不寻常的。这足以说明这类时装戏的社会影响。

演这样的时装新戏,不仅需要有改变社会风气的愿望,在艺术上也需要有敢于探索、不怕失败的勇气。时装戏表演的是现实生话题材,剧中人穿着的是紧身窄袖,露手露脚的袄裤,这就不能像传统的青褶子,长水袖那样去运用舞蹈身段。为使剧中人物的动作显得自然而不生硬,也就难免要尽量接近日常的生活形态,从而使锣鼓点也难于运用。这样,时装戏的表演感到英雄无用武之地。再有,传统戏每每有大段缓慢的抒情唱腔,这往往是全剧最为精彩诱人之处,也是演员最显功力之处。但在时装戏里,这类大段的抒情唱腔往往难以安插,这又难免形成白多唱少的状况。梅兰芳自己也说过:“时装戏里安插慢板,是最伤脑筋的事。像我这样一个有嗓子能唱的演员,假使编演新戏而没有一段过瘾的唱工,京剧的观众是不满意的”。上述这些情况,都反映了时装戏中传统的艺术形式与现实的生活内容的矛盾。梅兰芳便是在面临这种矛盾下从事时装戏的艺术实践的。虽然这种时装戏在艺术上还没有一部能够保留的作品传下来,这是由于各种历史条件的限制,我们不能苛求于梅兰芳本人。但他那种适应时代的要求而在艺术上敢于作革新尝试的精神却是可贵的。

1984年4-5月 原载《戏剧论丛》1984年第三辑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京剧知识小问答 下一篇:梅兰芳先生的“舞台轶事”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