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梨园轶事:王瑶卿先生谈十三妹的“驴”

2018年03月12日 09:29:05来源:头条号 作者:三庆园 浏览数:41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雪夜书千卷,花时酒一瓢

大家新年好啊,今天为大家介绍的是被梨园界誉为“通天教主”的王瑶卿。《王瑶卿先生谈十三妹的“驴”》录自《戏剧论丛》1981年第3期,作者彤马,文章讲述了王瑶卿先生为弟子说《十三妹》这出戏的一个小细节。

王瑶卿(1881年-1954年),祖籍江苏清江 ,出生于北京,京剧表演艺术家、戏曲教育家 ,他不仅青衣、刀马旦兼演,而且文武昆乱不挡,艺术上博大精深,他所创造的“王派”,是京剧旦角艺术的基本流派。

王瑶卿享有盛名以后,首先突破了京剧界多年来的陈规旧念,把青衣、花旦、刀马旦的唱、念、做、打、舞的特点融汇起来,创出“花衫”这一行当,给京剧中的旦角开辟了广阔的新道路,同时也促进了旦角与生角并驾齐驱的发展。

梨园轶事:王瑶卿先生谈十三妹的“驴”

1948年的夏天,王瑶卿先生坐在古瑁轩西间的窗下与笔者闲聊。一个青年女演员在院里摇着一根马鞭跑圆场,但见她热汗淫淫,却非常认真地一手“持缰’、一手拿鞭向身后挥打,嘴里还“瓜仓,瓜仓,瓜仓…”地念着“锣经”。先生偶一回顾,就兴冲冲地大声接念起来: “答台,仓,仓,巴答,仓切……通!”

这一声“通”,分明是对拙劣表演的“倒彩”。随着先生的打趣,我绷不住地笑了,那位练功的女孩子也就挂不住了。她拎着马鞭匆匆地走进屋来,红着脸站在桌前,双眸向先生一“涮”,一副少女对长辈的娇嗔:“您这是怎么啦?您瞧出俺们哪儿不对,您也不言语。您还给王家门的‘绝话’,喊倒好儿。您瞧俺们这头汗,您可真够‘乐’的!”

这里必须说明一点,那就是师生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先生的晚年,绝无旧“科班”的那种“师道尊严”。在教学方法上总是循循善诱;但对学生的艺术要求是严格的,必须做到一丝不苟。不论是对王门的正式弟子,或是其他艺术流派那些登门求教、所谓“王门刷色”的演员以及“票友”等,都是一视同仁,莫不尽其所知认真传授,绝不保守。对于求教者,更是视其所能,应其所求,绝不厌倦。从方才发生的这幕“戏”就得了证实。

梨园轶事:王瑶卿先生谈十三妹的“驴”

王瑶卿之《十三妹》

“怎么?王家门的‘绝活’,就得叫‘好儿’?可那‘好儿’,得真是‘绝活’呀!”先生笑着问那女学生: “你说说,知道你那‘三鞭子’错在哪儿吗?”

这一下可把姑娘给问住了,她手捋着鞭穗,眼望着先生,嘴里“我,我……”地回答不出来。接着,我听到了师生之间探讨生活与艺术关系的一段精彩对话。

先生问: “你演的这个‘我’,是谁呀?”

“十三妹。”

“她骑的是什么?”

“驴儿。”

“骑驴儿,骑哪儿呀?”

“您不是说,骑驴骑屁股蛋儿吗?”

“我瞧你方才骑的是驴脖子。”

“您说的多‘玄’,可真‘逗’!”

“嗬,还满不服气!你要不是骑在驴脖子上,怎么把驴头都压弯啦?”

“您是从哪儿瞧出来的?”

“你的胸脯都快挨着地啦!”

“呕,这么说,我得把身板儿挺着点儿。”

“挺着点儿,你还是骑的驴脖子。”

“怎么呐?”

“想叫驴儿跑快点儿,鞭子该往哪儿打呀?”

“打驴儿的屁股蛋儿呀!”

“把鞭子往后伸出二尺远,你还‘瓜仓、瓜仓’的,那是骑在驴屁股蛋儿上打空气,还是骑在驴脖上打驴胯骨呀?”

“呕,您是说,鞭子应该贴着裙边儿向后甩?”

“那也不对!”

“怎么呐?’

“你‘瓜仓、瓜仓’地跳什么?。”

“表示驴儿给我一打就跑得快呗!” 

“我还当你得了彩票啦!”

“什么?”

“瞧你那么紧搂缰绳向前冲,不是争头彩的‘骏马奔腾’吗?”

“那可怎么表现十三妹骑的是驴儿呐?”

“马长、驴儿短。勒马缰绳,手在这儿,离着人的前胸二尺远,显得‘人强马壮’,动作‘边式’;骑驴勒缰,手在这儿,紧贴人的下颏不越尺,才显得驴儿轻人娇,这才是侠骨英姿的十三妹。知道啦?姑娘,闲时到骡马市去溜一圈儿,好好瞧瞧!”

“哎呀,这一下可明白啦。您瞧,是不是这样? ‘瓜仓、瓜仓……’”

“通!”

“又怎么啦?”

“你这一回骑的是骡子!”

“骡子?” 

“俗话说,马跑一溜烟儿,驴儿跑颠儿、颠儿、颠儿,怕摔骑骡子,它不尥蹶子。这叫:烈马、犟驴、蔫骡子。你瞧你,脚不抬,肩不抖,骑的不是一匹没脾气、蔫不唧唧的大骡子吗?”

“哎哟,那怎么才能表现出十三妹骑的是驴儿呐?”

学生感到有点儿骑“驴”无术了。于是年已古稀的瑶卿先生放下了烟袋和纸媒儿,说了声“瞧着”,就站起来给学生作示范表演了。

这时,我眼中所见已不是发脱、齿摇、眉垂、步缓的老人,而是一位神爽、气清、机敏、矫健的侠女。行若清风,伫同丹鹤。步之所踪,如碧波照影;目之所顾,似丹叶凝霜。这种感觉,并不是先生的容颜有“返老还童”之术,而是他的技艺有“引人人胜”之法。这种法,不是借助于有形的衣着、靠色泽渲染人物外貌的绮丽,而是运用虚拟的动作,从动态揭示人物心灵的睿美。所谓“情动于中,志见于表”,把人物的内心世界一此人、此时、此地之所见、所想、所为,通过“状物象心”的表演手法来体现“触景生情,以情幻境”,用人物的感情动作敲开观众的心扉,把观众的视觉幻化于感情之中。

使我感到惊奇的是,同一道具一那根缺缨少穗的“马鞭”,一旦拿在先生的手中就产生了独特的艺术效果。一般武旦拿“马鞭”是三指握鞭,食指与拇指分跷,这样显得着鞭有力,击物劲猛,表现出是驯服骏骑的“马鞭”。驴的脾性虽“犟”,但不像马那样烈,而且驴的体质也禁不住重鞭抽打。所以,先生持鞭时虽然也是用后三指捏鞭,但捏得不是那样用力、那样死,中指还有点儿微跷;特别是食指的运用,不是指尖扣鞭,而是指尖外翘,仅以靠近手掌指关节着鞭,挥鞭时,竟将食指反转过来,以指背扣鞭,使鞭夹在食指与中指中间。这样一挥,就感到那鞭像柳条儿似的轻柔地挥舞,只有吆喝之意,并无狠抽之态。这就把生活之鞭幻化为“艺术之鞭”,把道具之鞭幻化为“人物之鞭”,就有助于刻画人物性格。

梨园轶事:王瑶卿先生谈十三妹的“驴”

王瑶卿之《十三妹》

记得先生示范“辨路”的表演是:左手勒缰,右手抱鞭,丁字步,翘足,微扭身躯,凝眸寻望。这一戳一站,就表现出十三妹是驻骑于三岔路口、判断受骗的书呆子安公子的去向。

接着,先生那勒缰抱鞭的双手,一面随着脚步移动,一面和眼神取相反的方向——左顾则右勒,左勒则右盼。这就生动地表现出人与物(驴)是同时在动,而动的目的性又是迥然不同的。

十三妹的眺望、寻思,是判断安公子的去向,而十三妹的胯下之驴,却是由于日已衔山、急于奔向可以卸鞍的旅店,以便饱餐草料。十三妹在未作出准确的判断之前,当然不能信驴由缰,而一勒之后,驴儿又误以为主人要它走另一条道路……

从先生的手势体现了驴的急不可耐,也就烘托了十三妹难下判断决心的焦急情绪。从先生那左顾右盼、时远时近、亦嗔亦忧的眼神表现出十三妹恼恨安公子不听话,担心其安危,偏在三岔路口难辨去向之时驴儿又来捣蛋,干扰她思路的那种复杂、烦躁的心情,随着手势和眼神,先生的腰姿忽而微挺,忽而前扑,脚步时而跷起,时而移动,把手、眼、身、法、步的动作有机地结合起来,运用“以物(鞭)状物(驴)、以物(驴)衬情(人)”的表演巧技,准确地表现了此人(十三妹)、此时(红日衔山)、此地(三岔路口)、此情(寻找安龙媒的去向),层次清晰地完成了“辨路”的任务,把表演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接着十三妹通过三次“且住……”的独白(【叫头】),准确地判断出安公子的去向之后,就连加三鞭,纵辔驱驴。在表现驴的动态时,先生的步法轻匀细碎,行如波流,先生的双肩微抖慢摇,一颠一颠,使人有“蹄声得得,串铃远闻”之感。既不同于马之疾行,奔似浪涌,也有别于骡之驮物,迟缓沉稳。再加上手的持缰有度,眼的视线有的,胸的微挺适中,鞭的抽打有物,真是绝妙的“古道夕阳,侠女寻迹,不见驴儿形,却闻铃声”的工笔图画。如果说先生画“龟”画中见志,那么,先生演戏则戏中有画。前者是对假、丑、恶的鞭笞;后者是对真、善、美的歌颂。鞭笞得淋漓尽致;歌颂得细致人微。二者虽是不同的艺术形式,但都属于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艺术范畴。

这种传统表演艺术虽然已有悠久的历史,然而像先生这样观察之细,理解之深,创造之新,表现之特,却是我向所未见,恰似猛饮了一杯浓郁醇香的美酒,使我深深地沉醉在艺术享受之中了。

博大呀,中国戏曲的传统艺术!

高深呀,瑶卿先生的艺术造诣!

(选自《戏剧论丛》1981年第3期)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梅兰芳先生的“舞台轶事” 下一篇:古之今日——“梨园三鼎甲”余三胜出生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