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史海钩沉

“两晋”简史

2018年05月21日 09:36:06来源:头条号 作者:博物馆看展览 浏览数:38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话说天下大势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公元184年

东汉灵帝光和七年,甲子年

张角立太平道,率黄巾军揭竿而起

汉祚泱泱四百余年积重难返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四百年乱世就此开启

两晋极简史

曹魏、蜀汉、孙吴三家分汉

打作一团,一甲子中原逐鹿

没想到最后都便宜了司马氏

“大丈夫行事当礌礌落落,如日月皎然,终不能如曹孟德、司马仲达父子,欺他孤兒寡妇,狐媚以取天下也。”——《晋书》

两晋极简史

晋朝开国皇帝司马炎很是得意

还不忘羞辱一下曾经的竞争对手

虽然乐不思蜀的阿斗早活到了头(271年卒)

但不要紧,还有刚降的吴国君主孙皓

他命孙皓作尔汝歌助兴

孙皓举起刚到唇边的酒觞便道:

“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

上汝一杯酒,令汝寿万春。”

晋武帝问孙皓:“闻南人好作尔汝歌,颇能为不?”皓正饮酒,因举觞劝帝而言曰:“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上汝一杯酒,令汝寿万春。”帝悔之。——《世说新语·排调》

两晋极简史

按理说,开国之初多见盛世

然而晋朝的第二位皇帝是司马衷

司马衷是司马炎的嫡长子

继承大统合情合理没得商量

但可惜这位脑子不太清楚

百姓因饥荒饿死时

他居然疑惑地问官员们:

百姓没有饭吃,“何不食肉糜?”

“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晋书》

两晋极简史

他虽然有一个聪明的儿子

还曾被司马炎寄以厚望:

“此儿当兴我家。”

“武帝爱之……因抚其背,谓廷尉傅祗曰:“此儿当兴我家。”尝对群臣称太子似宣帝,于是令誉流于天下。”——《晋书》

两晋极简史

但同时,他也有一个不省事的老婆

——贾南风

贾南风的偶像可能是吕雉

吕雉是个一等一的狠女人

把刘邦的小老婆和儿子们

欺负得跟小鸡崽儿一样

两晋极简史

但贾南风比较尴尬的是

自己的公公司马炎是个好色之君

后宫万把人不止,还要扩充

晚上想不出到谁屋里睡觉

司马炎乘着羊车,羊停哪里就睡何处

宫人们为了吸引畜生的注意力

使百般手段,花样尽出

窗上插竹叶,地上撒盐水

“羊车望幸”就从这里来的

如此努力之下

他有了二十六个儿子

所以贾南风夺权路上的对手

两支足球队不止

两晋极简史

“自此掖庭殆将万人,而并宠者甚众,帝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便宴寝。宫人竞以竹叶插户,盐汁洒地,以引帝车。”——《资治通鉴》

本来就不服这个做了皇帝的傻哥哥

嫂子又蠢蠢欲动,玩弄权势

真当我司马氏无人乎

于是谁都不甩正牌皇帝

一个女人与八个男人的故事拉开帷幕

开始了各种阴谋阳谋明争暗斗

这场“八王之乱”

从司马衷即位即始

从公元291年乱到306年司马衷被毒死

持续了整整十六年

两晋极简史

被寄予厚望的太子死于非命

诸王你来我往,互有杀伐,僵持不下

被权力欲望迷了眼的败家子们

打得正欢,并没有意识到

就算此刻安内

外,已经攘不了了

“晋室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也,由宗室争权,自相鱼肉,遂使戎狄乘隙,毒流中土。”——《资治通鉴》

永嘉五年(公元311年)

匈奴人攻陷洛阳,俘虏晋怀帝

是为“永嘉之乱”

“丁酉、刘曜、王弥入京师。帝……为曜等所追及。曜等遂焚烧宫庙,逼辱妃后,吴王晏、竟陵王楙、尚书左仆射和郁、右仆射曹馥、尚书闾丘冲、袁粲、王绲、河南尹刘默等皆遇害,百官士庶死者三万余人。”——《晋书》

建兴四年(公元316年)

长安城破,西晋灭亡

神州陆沉,衣冠南渡

“十一月乙末,使侍中宋敞送笺于曜,帝乘羊车,肉袒衔壁,舆榇出降。群臣号泣攀车,执帝之手,帝亦悲不自胜。御史中丞吉朗自杀。曜焚榇受壁,使宋敞奉帝还宫。”——《晋书》

南北自此以淮水分界

以北,五胡更迭十六国交替

以南,司马睿立东晋于建康

两晋极简史

司马睿袭爵琅琊王

因此与封地内的琅琊王氏交好

他听从王导建议南下江东

苦心经营江南,意图接应晋室南渡

王敦霸道总裁气场全开

帮助司马睿搞定了江东士族

两晋极简史

侨南士族与江东士族相助立国

于司马睿是幸,于晋则是大不幸

从东晋立国,皇权便被士族绑架

王、庾、桓、谢

这几个家族更是依次把持朝政

做皇帝的司马氏一点存在感没有

若说东汉末年军阀相争

东晋便是门阀弄权

以至于“王与马,共天下”

“王”指势力鼎盛时的琅琊王氏

“马”自然是有名无实的司马氏

但“天下”却只剩一半的天下

胡人正在北方打作一团

门阀士族再不服皇权

王师北上也确是人心所向

所以一逮到机会就往北打一打

数次北伐中,尤以桓温最凶

北伐之前,桓温去了一趟成都

想灭掉蜀地的成汉(公元347年)

此次出兵,桓温是先斩后奏

师出无名,底气不太足

有点虚,想撤退

但击鼓的小吏误把撤退敲成了进攻

士兵们无路可退只得奋力拼杀

万万没想到,居然打赢了

一举扩张了东晋在南方的版图

两晋极简史

“自将步卒直指成都……三战三捷,贼众散,自间道归成都。势于是悉众与温战于笮桥,参军龚护战没,众惧欲退,而鼓吏误鸣进鼓,于是攻之,势众大溃。”——《晋书》

桓温第一次北伐(公元354年)

把苻坚的老爸苻健揍了个半死

顺便把首都洛阳给打回来了

北伐归来,一老妇人见桓温潸然泪下

问怎么回事?

老妇人说你像我以前的主人刘琨

桓温虽然常被拿来与王敦相比

但心里是不服气的

因为他爱豆其实是刘琨

(刘琨就是与祖逖一起

闻鸡起舞的那位)

所以这次被称赞后,他心花怒放

感觉距离爱豆又近了一步

老妇人又仔细看了看,说:

“脸面像,可惜瘦,

眼睛像,可惜小,

胡子像,可惜红,

身材像,可惜矮,

声音像,可惜娘。”

桓温郁闷得哟

帽子一丢,衣服一脱

闷在被子里生闷气

连着好几天都不开心

两晋极简史

初,温自以雄姿风气是宣帝、刘琨之俦,有以其比王敦者,意甚不平。及是征还,于北方得一巧作老婢,访之,乃琨伎女也,一见温,便潸然而泣。温问其故, 答曰:“公甚似刘司空。”温大悦,出外整理衣冠,又呼婢问。婢云:“面甚似, 恨薄;眼甚似,恨小;须甚似,恨赤;形甚似,恨短;声甚似,恨雌。”温于是褫冠解带,昏然而睡,不怡者数日。——《晋书》

第三次北伐时(公元369年)

桓温已然老矣

加上朝廷中枢里拖后腿的太多

又撞上了十六国第一战神慕容垂

东晋领土再次退回淮河

南方无力北上,北方就打了过来

公元375年,前秦苻坚统一北方

现在,苻坚离天下一统只差一个东晋

太元八年,公元383年

前秦苻坚亲帅百万大军,南下攻晋

东晋存亡在此一战

谢安布阵,谢玄迎战

天佑晋室,淝水大捷

那一日,苻坚想起曾被桓温支配的恐惧

溃败途中,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八月,苻坚自将,号百万,九月,攻没寿阳。十月,刘牢之破苻坚将梁成,斩之,杀获万余人。谢玄等又破苻坚于淝水,斩其弟融,坚大众奔溃。”——《晋书》

两晋极简史

自此,前秦瓦解

北方无强权镇压

再次陷入混乱攻伐

南方虽暂无外患

但也没有安生日子过

这时候东晋的晋安帝(396年)

不巧,又是一位智力不太合适的

两晋极简史

隆安三年(公元399年)

孙恩、卢循以五斗米道起众叛乱

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

时任会稽内史,乃一郡长官

下属请示:迎战吧

王凝之道不用,我刚静心祈祷

求得了得道大拿许诺

将显灵派鬼兵助我守城破贼

诸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不久孙恩攻破了城

王凝之逃跑不成,送了性命

两晋极简史

王氏世事张氏五斗米道,凝之弥笃。孙恩之攻会稽,僚佐请为之备。凝之不从,方入靖室请祷,出语诸将佐曰:“吾已请大道,许鬼兵相助,贼自破矣。” 既不设备,遂为孙所害。——《晋书》

王凝之的妻子,谢道韫

“未若柳絮因风起”的那位

对这傻丈夫失望透顶

抽刀出门,手杀数人

凶残的孙恩都被她镇住

亲自给夫人松绑

两晋极简史

“凝之妻谢道蕴,弈之女也,闻寇至,举措自若,命婢肩舆,抽刀出门,手杀数人,乃被执。”——《资治通鉴》

士族一群弱鸡指望不上

还好有北府兵四处救火,镇压叛乱

北府兵是谢玄为应对前秦创建

主要由亡南流民构成

于淝水之战中一战成名

是东晋一股不可小觑的战力

可以说得北府兵者得东晋

令当权者既渴望,又忌惮

权力倾轧,勾心斗角之下

这柄利刃忍无可忍,最终弑主

刺向了东晋的心脏

公元420年,北府兵将领

刘裕废司马氏自立,国号宋

东晋终是灭亡

公元439年,北魏灭北凉

拓跋焘一统北方

南北朝就此开启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