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李星:展现曹氏父子与建安文学的扛鼎之作——《风雅三曹建安骨》序

2018年08月29日 07:24:29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李星 浏览数:44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以诗家之笔,诗家之韵,当代理性眼光,以信史《三国志》为依据,杂以稗官野史,在诗文作品、父子家庭、妻妾床帏与士人关系中,塑造了一个具有空前思想深度的曹操形象。此书的文本价值不仅在于对《三国演义》的美学超越,还在于对“建安文学”现象的历史演绎和全新透视,揭示了在“王纲解钮”的社会时局动荡和军阀权力高压之下士大夫们的沉沦和坚守、背叛与忠诚,在对无限制的权势拷问的同时,也拷问了人性的卑微与阴暗。应当说,作品的文化含量是非常可观,值得称道的。

本书可能引起争议的,也构成其最大叙事亮点的在三个方面:

一是虚构的“青州军”下层军官“单耳人”(田艾)和艺妓出身的女艺人嫽人形象,从他们与曹操的交往和心理命运中,将视野的笔触由上层伸向民间,在大众生存和历史方向的意义上,审视了曹操的功与过,正义与邪恶,伟大与卑微。也正是在对他们爱恨情仇的表达中,小说的内容从文人的文学活动扩展到民间鼓舞、演唱等大众娱乐活动,创造了可信的历史文化及民俗风情,接通向地域文化和历史文化的地气文脉。

二是继作者第一部历史人物小说《圣哲老子》将性与色融入老子心理和著作之后,更加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色与性在曹操权力意志中的重要位置,在卞氏、甄妃、蔡琰、陈菲等杰出女性之外,又塑造了正史有考的崔氏、郭妃和虚构的风尘女子兰蕙等淫荡女性形象,表现了她们与权力的复杂关系。虽然对性色与人的心理意识,作者有着独特的理解与表现,但具体的性描写,却是有所克制,并没有給人以淫秽之感,做到了色而不淫。

三是《风雅三曹建安骨》的语言面貌呈现出驳杂而和谐的大雅大俗色彩。表现在:曹氏父子与众文士对话的半文言,在私密空间和下层人士的粗言俗语,表达情绪心理时对《诗经》和当时一些诗文的大量借用。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余秋雨在《中国文脉》一文中对《诗经》与北方土地、与当时生活的关系有着充分的肯定。因此以诗,包括《诗经》,来传达自己的情感,应该说在秦汉两代文人中间完全可能成为惯常之事。《风雅三曹建安骨》这样的表达方式,应该是于史有据,并能有力地实现多样的历史生活氛围和人物情感。

《风雅三曹建安骨》不仅写出了曹操自己的政治野心和和理解士,爱士,怜士,却又不得不恨士,杀士的内心矛盾,而且写出了在评价历史人物时遇到的历史主义和道德主义的冲突,其实这正是早已为马克思指出的永恒的“历史之谜”、“人性之谜”(如他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之后,又在后来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文章中肯定了恶有时也是历史的动力)。应该说本书对在统一北方,结束战乱,抑制豪强,创造并推动“建安文学”辉煌方面的曹操是肯定的,对他嗜性成癖、残忍屠杀反对者又是否定的,批判也是深刻的,雄才大略与忌刻猜忌统一在他身上,也是恰切的,构成了本书基本的历史立场和评价准则。

作者新的可靠的历史观,是历史小说品位的关键所在。当今对于曹操的评价,基本上已经不存在否定的声音。“至少是一个英雄”,鲁迅当年的感慨不能说不新潮大胆而十分重要,今天谈及曹操,就会对鲁迅十分敬佩。“代汉”而不是“篡汉”,已经得到普遍认同。这集中体现在和荀彧的关系上。于是,多次写到曹操与荀彧的相处,注意了二人关系发展的层次。应当说,曹操是坚定的,毫不留情的,但又是多情的。

崇尙节俭,这是曹门风气的重要内容。曹操的俭啬,记载很多,除了日常用度的极为细致的规定,还有他在铜雀台看见曹植妻子衣着华丽而下令赐死的情节。这无疑是一个生动的用得上的情节。王修其人,为主子高干收尸,忠贞之士,清贫廉洁,家里只有十斛谷子,曹操将王修请到家里,让此人成为曹家楷模,由此看出曹操在这方面的决绝之心。

曹操对不法豪门地主的打击,对平头百姓的体恤扶助,以此构成矛盾的线索,衍生了一系列故事,这是一种新的历史观的体现。曹操意在彻底改变东汉以来豪强愈强,贫民愈贫,两极分化严重的局面,创造太平世界,推行一条庶族政治路线,确实令人称道。王修,作为打击豪强的一线人物,他的坚定,曹操与他的配合,单耳人,嫽人,兰蕙,刘祯,他们成为正义的一派,吴质,曹丕,柴伦等裹挟其中,与之作对,这样的矛盾线索,过去的文艺作品是不曾出现的。

三曹与建安文人,无疑是书稿的重点。在这方面,正史记载及稗官野史较多,“刘祯平视”,路粹作奸细以刀笔杀人,既是很真实的素材,也是很生动的情节。建安文人及建安文学,建安风骨,是激励后人的重要一笔。“不为轩冕肆志,不为穷约趋俗。”庄子的逸气,对士人影响很大。文学的自觉,实际上是因曹氏父子对文学的爱好和重视起了作用。这是中国文学史上一段重要的佳话,也是此书文化含量加重的根由所在,也使此书成为写建安文学的扛鼎之作。

这个年代对于民众来说是灾难深重的。对于有些官宦士人家庭来说也一样天降横祸。单耳人,嫽人,兰蕙,蔡琰,她们有了特殊的遭遇。和春秋末年战乱不息的情形相似,那个年代有“易子而食”、“踊贵屦贱”(假足贵鞋子贱)的典故,但具体描写战争的苦难,还是三国时期的诗文为多,也更详尽。曹操的《蒿里行》,曹植的《送应氏》,建安文士的诗歌,将他们所见的凄凉惨景一一道出,这些诗作成了一个历史时代的文学代表作。下民如单耳人,嫽人,兰蕙,名门淑女蔡文姬,不寻常的遭遇,尤其是三位女人,遭到惨绝人寰的蹂躏伤害,这是唯有小说可以表现的精彩之笔。战乱让民众受苦,作家却有了想象的依据。嫽人被董卓蹂躏,她却将董卓点了“天灯”,后来被冀州土豪蹂躏咬断舌头成了哑巴,最后惨遭“大卸八块”。这些情节,为曹操这个杰出人物的历史进步意义作了强有力的反衬。

作者张兴海因为写了《圣哲老子》,积累了处理历史素材和写好历史人物的经验,在思想文化精神的追求方面下了功夫,此书在构思和写法方面显得更为老道。当今,表现曹操以及曹门的文学艺术作品不少,但是有较高思想和艺术品位的作品,尤其是以风雅文化表现曹操、曹门和建安文人的作品还很少见。此作填补了这个空白,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李星,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茅盾文学奖评委。)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