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王一凡:月逢中秋

2018年09月27日 16:18:09来源:终南性灵 作者:王一凡 浏览数:28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每年的农历八月是最怕下雨的。

这时候的雨好像女人忧思的眼泪,断断续续地没完没了。带着一场西来的风,天就凉了。走在雨中,突然的一片树叶落在伞上,好似轻飘飘的没有声音,但其实却是一场郑重的宣告,秋天真的来了。

秋雨总是让人心生烦恼的。

昨天清晨正在读辛稼轩的《木兰花慢》中“况屈指中秋,十分好月,不照人全”的句子,却又听得窗外,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猫儿淘气,扯着竹窗帘吱吱呀呀地响。大约他也是听到了帘外的雨声,想要一看那些开在房屋顶上水花的缘故吧,一大早地便异常的焦躁。

我替他卷了竹帘,抱着他一起看帘外的天,灰蒙蒙的,划着细细的雨线。心里默默地数了一下日子,中秋即至而雨却不停,看起来莫说不会再得人全,毕竟是连十分的好月也不会再有的了吧。

香炉里的香燃尽了,只留一缕淡薄的味道弥漫在屋里,这味道却是最熟悉不过的,那是小时候生长在乡下老屋里的味道。

那个时候每到中秋,母亲便会在屋里点香,只不过,她点的是线香,与我如今点的盘香在形状上虽有所不同,但味道却十分相似。这味道是我刻意选的,大约也是为了怀念母亲留下的这一缕淡薄的气息。

其实当年母亲与我的中秋总是十分清冷的。

即便没有凉意渐逼的秋雨,纵然皓月如镜,照着的也不过是母亲与我两个相依的身影。姐姐在郑州,哥哥在上海,父亲在西安,只留我与母亲在乡下老家。母亲是名数学教员,她不懂诗,否则这样的夜晚,大约一定也会对着月亮唱出“一夜乡心几处同”的句子来。而母亲只会说“一家五口,待着四个地方,跨了三个省,看着同一个月亮”的话,心里想着的,最大不过什么时候才能“明月照人全”的心愿吧。

后来真的团圆了。

却已不再是五口之家。姐姐姐夫,哥哥嫂子,外甥侄女,也真真的是热闹了一阵子的。姐夫正值春风得意之际,若是遇到了中秋这样的日子,必然也是想着办法地讨母亲欢喜,西安有名气的酒店自是尝了遍的,场面非凡的气派。母亲不是拘紧的人,花好月圆的日子里尽情地享受着儿孙承欢膝下的乐趣,却在一个月明如水的中秋夜里突然说出了“淡淡长流水,滟滟不到头”的话来。她说这是祖母教给她的,她如今把这话教给我们,其中的奥义还得我们自己慢慢去体悟。

母亲是在那一年春节之后离开的,我的影册里还存着与她那个中秋夜的合影照片。我穿一件肉粉色连衣裙站在母亲的身后,她一只手抚弄着项上的项链,另一只手握着我的手,目光低垂却十分安然。

从此再无团圆。

兄嫂离异,侄女远走他乡,姐夫官场失意,姐姐病体加身。真好似那一句“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而我却依然盼着中秋。

不知道是喜欢在这月圆人不圆的日子里去体会离别的疼痛,还是为了能把死在心里的圆全都画在了月亮上去。总之每年农历八月一过,心里便开始默默数着日子,而这样的日子却往往是多雨的,就好像是要把一年的想念全都哭尽了似的。有的时候真真的就让这泪水吞没了月亮的圆满,而有的时候眼看阴霾不可散,十分懊恼地躺下要睡的时候,月亮却又顽皮地露出了她美丽的脸庞。

这样的事情大约也发生过无数次,最近的一次就在去年。

去年的雨直下到中秋的夜晚,原以为再也见不到月亮了,却在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收到了来自同学看月亮的邀请。初以为是玩笑,但推开窗户的时候,却分明看到了一轮满月银盘一样地镶嵌在蓝黑色的幕布之上,明亮得有一些耀眼。

今年的雨一样还在没完没了地下,一直担心着那轮圆月能不能在中秋夜升起,天却在今天早上意外放晴了。晚上回家的时候透过公交车的窗户,一轮即将圆满的月亮,在灯火如潮的城市夜空宁静而澄亮,悄悄地,不露声色地提醒着人间儿女,又该是一个月圆人圆的好日子了。

这难以琢磨的阴晴圆缺啊!我那远在天国的母亲,你可知道是究竟是谁造就了这一切!

【作者简介】王一凡,原名王燕,汉族,西安白鹿原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自小酷爱文学写作,目前已完成短篇小说及散文百万文余字的创作,其中发表 《我的家在白鹿原上》《网》《美丽新灞桥》等散文及短篇小说,2015年出版长篇小说《穿过尘雾》。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陈嘉瑞:大好时节是秋光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